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最后一个猎鬼师>

更新时间:2019-03-22 10:15:46

完整版免费小说最后一个猎鬼师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最后一个猎鬼师

玄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骨娘分类:玄幻

冷霜月他们觉得有道理,就出去了,我先是画了一个符,贴到格格身上,格格身体稍微挣扎了一下,便把我的符打飞,我想了想,如今女鬼附在格格身上,符纸没有太大效果。 我正要想着怎么办

精彩章节试读:

冷霜月他们觉得有道理,就出去了,我先是画了一个符,贴到格格身上,格格身体稍微挣扎了一下,便把我的符打飞,我想了想,如今女鬼附在格格身上,符纸没有太大效果。

我正要想着怎么办,突然格格伸出双手,抓了过来。我知道格格已经被附身的女鬼完全控制,已经开始攻击,但又不能伤害她,只能直接躲开。

我只能躲不能攻击,形势很是被动。房间内空间小,躲来躲去也不容易,直接把她引到外面,现在外面太阳出来,我想怎么也能对她有点影响吧。

下一刻我就打脸了,附身的女鬼和正常人一样,根本不怕白天,而且格格这样的情况和别人不一样,一般人附身也就是身体不适,精神不好。但不会攻击人,更不会有什么法术和功力的。

而且有的不是什么恶鬼的,功力不深的等一段时间自己就会消散或是离开哪些宿体。有些强一些的就需要我们这样的猎鬼师,术士做法驱除。

格格身上的女鬼连我的驱魂符也不怕,驾驭格格的身体也是很自如。躲过几次攻击后,我拿出梦夜吹一曲驱魂,果然格格攻击的动作停下来,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在远处的郎秀秀冷霜月他们躲着,不知道我这边发生的事情。

“你们可以...”我刚刚打算把她们喊出来,格格又动了起来,每一招比之前更厉害,如果中招非死即伤,难道驱魂曲没起作用。

我又吹了一下,发现格格又不动了,我一停下来,然后又会对我攻击。我知道了,虽然梦夜可以对魂魄驱使或召唤,但是对于活体身上的魂魄不能随意驱离,如果驱离就是取人性命。听大伯说梦夜是无视是否有肉体,无视空间时间。但是能做到一点完全靠使用者的水平如何。

很显然,我的水平也就能刚刚控制活体灵魂,不要随便乱动。

于是我就边吹边躲边和他们说,“你们出来,帮个忙”。然后我就吹这梦夜和格格僵持住。我不停她不动。冷霜月她们知道什么意思,于是就找了绳子绑住格格,绳子不是普通绳子,是用来捆绑妖邪的,不然就是铁链也捆不住啊。

格格身体还是不断挣扎,面部已然惨白,双眼猩红,很是可怕,试图挣脱。我便画了几个镇魂符把格格体内的女鬼魂魄镇住,就安静了下来。

“格格是怎么了”琅秀秀还是比较疑惑,为什么格格突然变得这么凶,还要绑起来。

“没什么就是鬼上身了,现在遇到些麻烦”我如实说道,现在问题是格格身上的女鬼是除不掉赶不走。女鬼附身,格格是不能正常活动和吃饭休息,时间一长,魂魄侵蚀,到时候就算驱除了魂魄,格格也没命了。

我前去找大伯询问怎么使用梦夜可以驱赶附在正常人身上的鬼魂。大伯说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直接吹一会就可以驱魂,如果对正常人施用,则夺魂取命。

我对大伯说第一个方法不用考虑了,我还做不到。大伯听了我说笑了一下,继续介绍第二种方法,这种方法就是针对施用夜梦功力不足的时候的方法。

“什么方法”我十分好奇。

大伯说取施法对象的血,然后喝了它,在使用梦夜对宿主身体施法,驱除魂魄。甚至这个人的生死以后都在你手中了。

这么厉害,怪不得梦夜是所有猎鬼师梦寐以求的东西。竟然现在在自己手中,庆幸这是太走运了。

虽然大伯不会使用梦夜,但是毕竟爷爷是用梦夜很好的人,所以即便不会用,但也听说过不少使用梦夜的法子。大伯又补充说到,这血不需要太多,就是一两滴就够了。

我听了很受用,谢过大伯后,赶紧回来,解决格格的问题。冷霜月她们听了我的方法觉得不可思议,从来没听说过。我说我也没听说过,不过可以一试,本来这梦夜就很奇特了,看来我们就是没有见过更多世面。所以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格格的手指被稍微划破一点,流出微微有些暗红色的血滴。我把这血滴吞了一下,然后尝试了使用梦夜,此时已经折腾了一天了,天色也黑了下来,如果不处理,恐怕接下里就不好处理了。

我吹了一曲驱魂,只见格格身体又开始挣扎,似乎连镇魂福和捆妖绳都没用的样子。我继续增加强度,不一会格格就停下来不在动了。

我看她面容正常,只见一团黑色之气从格格身上出来。似乎要透过门窗逃走。

我画了几道符,打了出去,符很快燃烧起来。黑团现身,正是那天那个女鬼,即使在梦里,曾经被控制,但是也没有这次,能控制宿主的肉身。似乎实力比上次提升了不少。

难道这女鬼也在修行,但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针对我的吗,除了几次相遇,真的没有其他过节和隔阂吧。除非就像以前冷霜月一样,是某个幕后指使的工具或助手。

这个女鬼轻松把我的符燃烧掉,对它起不到作用,它似乎害怕的是我的驱魂曲,也就是梦夜。

我接着吹,它则迅速逃出门外,消失无影无踪。

我也没能抓住它,就先这样,看看格格是不是要醒来了。

“风哥,格格脸色恢复了,不过似乎还在昏迷中”念慈她们把格格扶到床上,整理了一下,脸色从之前的惨白色渐渐恢复到红润。但是却没有醒过来。

“风哥,这邪祟已经从格格身上赶走了,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呢”冷霜月和陈朗跟着我驱过几次邪,觉得邪祟被驱赶,人就马上好了。可是格格这个样子是怎么回事。

我从《阴事鬼经》上得知,如果邪祟完全控制宿体,会把原来的宿体魂魄驱赶,那么现在就相当于格格是没有魂魄的状态,就相当于是暂时“死”了,如果不及时召回来,格格就真的死了。

既然梦夜可以招魂为什么不能试试招活体魂魄呢。想到就做,我用梦夜吹了一曲招魂乐。一直吹,大概是有十几分钟时间,只见门窗打开,一团淡淡白色的雾飘了进来,钻进格格体内。

我见状停了下来,格格果然醒了过来。

“我怎么了,为什么躺在床上,我记得我回到了我的部落,见到了族长”格格表情有些懵懵。

“你被邪祟附身了,狼风哥把它驱走了,然后招了你的魂回来,太危险了”秦念慈给格格解释道。

“我以为我做了梦,原来我真的回去了一趟”格格喃喃自语。

“你说你的魂魄回了你们部落?”我疑惑的问道。怪不得我吹了十几分钟的梦夜,你才回来。

我们让格格先休息会,为了防止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必须找出那个女鬼,甚至要找出那个女鬼后又是谁在控制。

不然这次是格格,下次会是谁。敌人在暗,问题真是棘手。

我问了问琅秀秀有没有吓到,琅秀秀说没事,反正这样的事情只要在你边,总是会出现,都已经习惯了,只是希望你能保护到大家就行。

我点头说“那是一定的。”

很奇怪,我现在和琅秀秀说话,面对她的时候身体和脑袋不会痛了,难道自己已经习惯了吗,没知觉了?还是情蛊累了,休息了?

“风哥,格格想要和你单独说一些事情”照顾格格的秦念慈出来和我说了一下。“好”我点头应了应。“秀秀,你不会介意吧”我还是有些担心秀秀会误会什么。

“没事,你去吧,想必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琅秀秀自从上次我表明心意后,就变得特别理解和体贴。这一点我感觉非常好!

于是我放心的进去了,格格刚刚吃了些东西,休息的也差不多。她告诉我她的魂魄出去的一段时间,回到部落发生的事情。

“族长想要我回去继承部落族长之位,我说我还在很远的东边一座城市里,让族长另选他人”格格继续说,“族长说必须只有我才能继承,因为我是部落唯一尊贵的血脉,所以只有我继承了,才能和以往一样是世外桃源。如果是其他血脉就会多灾多难。”

格格又说了其他的,都被一一驳回了,最后格格说自己已经行了族礼嫁给外人了。族长说如果没有婚姻之实依旧可以回来。

“我最终还答应了族长的要求,并且问了关于解除情蛊的方法”格格自从知道我和琅秀秀的事情后,开始有段时间有些失落,后来便想通,这个事情不必强求了。干脆认我做哥哥了。

“好,风哥以后罩着你,你就是我妹妹了”我当然希望这样的结果,说实话,我之前也是不知道怎么处理,能让格格好受一些。现在都好了。

我问了问,情蛊怎么解除。格格说族长说的也不是很明确,只是说格格的血可以破解情蛊,但是要在一定条件下才行,一般情况是没效果的。

我听了追问,是怎样的条件,格格说族长也不知道。

也就是靠运气了?不对,刚刚我不是吸了格格手指一滴血,才驱走她身上的邪祟,然后我和琅秀秀在一起也不会痛苦,难道是这种情况下,情蛊就这样“碰巧”解决了?

“我觉得我的情蛊应该破解了”我验证了我的猜想,告诉了格格。

“那太好了!狼风哥哥,等我恢复了,我就打算回去了”

“好,到时候,我们一起送你”我回应道,格格很高兴。

琅秀秀看我出来,似乎心情有些轻松,也没问我什么事,我说情蛊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脸庞,我看着心中一动,再也没有那翻滚的痛苦和煎熬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