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

更新时间:2019-03-22 13:17:33

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阅读推荐 连载中

星耀九天:纨绔王爷圣手妃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雪凝烟月分类:言情

陈相国此时还不知道,轩辕帝已经是怒意满腔,他喜滋滋的跪在那里,等着轩辕帝说出,那块石头上写着的,是天降祥瑞,让太子尽快恢复地位。 可是,他等了半晌,也不见轩辕帝开口

精彩章节试读:

陈相国此时还不知道,轩辕帝已经是怒意满腔,他喜滋滋的跪在那里,等着轩辕帝说出,那块石头上写着的,是天降祥瑞,让太子尽快恢复地位。

可是,他等了半晌,也不见轩辕帝开口说一句话,不禁心中略有些狐疑。

正在他想要看一看的时候,轩辕帝终于开口说:“陈相国博学,天文地理无一不精,这样吧,大典结束之后,你入宫中来,朕与你……要好好商议一下。”

陈相国一听,心中大喜,想想也对,轩辕帝总要顾及点面子,想要个台阶,自己给他就是了。

如果……他不同意,那么,他心里泛起几分冷意,自己带来的那些兵马也不是吃素的。

他这次就是带着兵马来的,分两路前行,和他相差几天的路程,虽然人数不多,但贵在精,而且,领军的人是他这几年在海南收的心腹。

这个人还不是汉人,是一个苗疆人,叫赫铮,此人身材高大,天生神力,是少见的一员猛将。

最关键的是,他没来过中原,没有旧情可言,可以说是完全听命于他,这让他非常的放心。

他已经想好,这一次如果轩辕帝不能恢复轩辕兆郢的太子之位,不能定下退位之期,他就逼宫,和慧锦皇后里应外合,不信事情不成。

他打定了主意,自然不怕进宫。

大典终于结束,轩辕帝先行回了宫,陈相国做着马车,紧随其后。

而郑锐风最关心的,还是那个送信的太监。

他和荣国公提了一声,荣国公转头看向那个太监,立即认出,是慧锦皇后宫里的。

“快,把他叫到马车那里去。”荣国公说道。

郑锐风应了,把那太监叫到马车前,荣国公问有什么事,他急忙把怀里的信掏出来双手往前一递,“国公,这是皇后娘娘让奴才交给您的,说是务必要亲手交到您的手上。”

荣国公一听,就知道此事重大,摆了摆手那个回去送信,随后打开了书信。

看到里面的内容,他不禁愣了愣,雅贵人得宠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也听皇后提过,这个雅贵人示过好,但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今天见慧锦皇后写来信单令提到雅贵人的死讯,不由觉得奇怪。

看到他的神色不对,郑锐风问道:“父亲,有何事?可否让儿子一看?”

荣国公把信递给他,他拿在手里仔细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

荣国公问道:“怎么了?不过是一个贵人,何至于如此惊慌?”

郑锐风脸色微白,用力把手中的信纸一握,低声说道:“父亲有所不知,这个雅贵人……是儿子的人。”

“什么?”荣国公一愣。

而此时,陈国公尚未进宫,他的信使却已经进了宫。

慧锦皇后接到他的信,不由得喜出望外,大叹天命不绝,陈相国来得竟然如此及时。

与此同时,洛九卿在大将军府见到了回来的洛擎天,知道了在大典上发生的事情,她正想要不要去找轩辕耀辰商量一下,洛擎天说,轩辕耀辰已经和轩辕帝一起进了宫。

洛九卿眉心微微一跳,不由得有些担忧,轩辕耀辰只身入宫,如今局势不明,这……

她思量再三,决定去一趟大营,洛擎天听了她的顾虑,当即决定和她一起去。

两人快马出了城,走到半路的时候,洛擎天突然停住了马。

洛九卿问怎么了,他指着地上的马印说道:“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你看这些马蹄印。”

洛九卿俯身仔细一看,发现那些马蹄印比自己马的印子要大三分之一左右,按说她的马也是千里良驹,少有对手,那有这么大马蹄的马会是什么马?

她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对洛擎天说道:“舅舅,你没有听说过,在南海的东侧,有一片荒漠,深处有一片绿洲,那里盛产一种马?”

洛擎天的脸色微变,“你是说……”

洛九卿脸色凝重的说道:“看起来,陈相国此次前来,是来者不善,我们恐怕也要提前准备,把计划往前推了。”

洛擎天点了点头,“那你想什么时候动兵?”

洛九卿咬了咬牙,“就在今天!”

来到大营中,洛九卿让洛擎天在主帐与魏东明制度计划选派人选,她则轻装进了山谷中。

洛临书一见她到了,急忙过来迎接,问道:“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大年初一也不好好休息?”

洛九卿看着他说道:“大哥,恐怕是休不成了。”

今天的晚饭提早了一段时间,士兵们从沈东的布置和吃饭的时间上感觉到今天晚上肯定有事情发生,不由得心中微微有些雀跃。

练了这么久,总算是能够派上用场了。

洛九卿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让沈氏父子把众人集合到一起,这些带着希冀的眼睛望着洛九卿,目光如星。

洛九卿看着他们,沉默未言,只是她眉眼间的肃杀之气却让这些士兵的呼吸不由得收紧,腰杆也更加挺拔。

“儿郎们!”洛九卿声音清朗,透出决然之气来,“今天晚上,你们等待了多年的事情,终于可以做了,就在离京城百十里外的地方,有一群试图阻挡住你们回家之路的人,我要带你们过去,杀之!你们,敢不敢?”

单刀直入,洛九卿没有过多的渲染他们的情绪,最直接了当的,在这个时候就是最有效的。

那些士兵没有片刻的犹豫,洛九卿的话字字如星火,把他们内心的斗志和热血彻底点燃,

他们满怀壮志,看着洛九卿,朗声说道:“敢!”

“很好,”洛九卿笑意如花,她把几个锦囊交给了洛临书,继续说道:“按照方才我们商量好的,把那些的小队,按照时间出发,在出去之前把锦囊交给他们的队长,那个时候再把目地的告诉他们,到达地方的同时,再打开锦囊,记住,不管什么事发生,都必须按照锦囊中所写的去做。违令者,斩!”

“明白!”

“出发!”

一共六个小队,洛九卿最后带着一队,按着地形图,另外的五支队伍一到了指定的地点就会把陈相国带来的那支队伍分斩成五段,陈相国选择的地方地形巧妙,易守难攻。

但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地势狭长,队伍一旦进入就要呈一字长蛇阵排开,洛九卿要做的,就是把这几支小队,像尖刀一样插在他们的关节处,让他们成为被断了关联的残肢,失去了威力。

夜间行军,保持安静的同时还要保证速度,前段时间沈氏队伍中的士兵训练优势完全体现了出来,他们的速度飞快,脚步无声而轻盈,在夜间像一只只草丛里穿过的灵巧的兽。

这些沈氏队伍里的士兵并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这些年心心念念,为的就是今天,心中的激动和兴奋无法言表,简直快要飞上天。

这种感觉,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活着,这么多年,没有白等。

沈东在第二支队伍里,激动的心跳都加快了,他和别人不一样,沈家名誉声望,多年的冤屈,成败就在此一举。

“前方有情况,所有人注意,千万小心。”沈老将军在前面低声说道。

紧随其后的沈东立即打了手势,把命令快速的传达了下去,众人伏在夜色中,在这样深浓安静的夜里,连枯草拂动的声音都很清晰。

沈东抬眼望去,不禁慢慢摒住呼吸,远处的苍穹倒盖,什么都看不清楚,几颗星辰光芒微闪,恍惚间空气中像有一层薄薄的雾气轻飘来过。

他抽了抽牌子,鼻尖处有一股淡淡的辛香气味,这气味——

他不禁一愣,这个地方,怎么会这种味道?他转头看了看沈老将军,沈老将军的目光沉冷,在夜色中一动不动,犹如一只藏了利爪的猛兽等待时机出击。

他微微吸了一口气,用极低的声音对沈老先生说道:“父亲,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正说着,忽然,远处听到有人的喝叫声,距离有点远,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是那说话的腔调和语气,却让他心里无比震惊。

苗疆人!

沈东忍不住用力的握住刀柄,沈家军陷入阴谋的最后一次大战,就是和苗疆人展开的,那些场景他历历在目,至死都不会忘记!

他的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忽然见下面亮起点点的星火,他这时才发现,他们这一队并不是在平地上,就势而上,他们是在略高处,是一个山坡。

那些苗疆人的营帐就在下面,他们没有点火,营帐也用的深色,在黑夜中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真切,由此可见,他们现在要做的也不是要进攻袭击,而是在等待时机。

沈东从军多年,有无法磨灭的敏锐和警觉,他立即联想到此次的行动,不由的泛起一丝冷笑,翘了翘嘴唇,眼睛里迸出冰冷的杀机,就待一声令下,杀个痛快!

沈老将军立即察觉到了他汹涌的情绪,知道他心中所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不急在一时,我们等了许久,比耐性没有人能够比得过我们。”

“是,父亲,”沈东目光晶亮,回答道,“我们的确是已经等了太久了。”

“是啊……好在,终于要来了。”沈老将军看向浓浓夜色,夜风从他们身边吹过,吹乱拂动的心潮。

而此时,洛九卿带着队伍也到了地点,她的那一支在队伍的最前方,正向着带兵主帅所在的地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