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倾尽一世繁华>

更新时间:2019-03-22 13:22:31

倾尽一世繁华全文完整版 倾尽一世繁华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倾尽一世繁华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大熊猫懒懒
分类:言情

“郡主,皇上宣郡主入宫觐见宫。”木染看着传旨的太监很奇怪,好端端皇帝外公召见自己做什么。 这一年多来,也不知道皇帝是怎么想的。愣是一次都没传昭木染入宫。虽然很关注,

精彩章节试读:

“郡主,皇上宣郡主入宫觐见宫。”木染看着传旨的太监很奇怪,好端端皇帝外公召见自己做什么。

这一年多来,也不知道皇帝是怎么想的。愣是一次都没传昭木染入宫。虽然很关注,但两年的拜恩跟节日都没喧木染进宫。说不关注,好象随时关注。但真论起来,又不理不睬。让人摸不着头脑。

反正对于木染来说,那真是一个难以琢磨的阶层老狐狸,不是自己这个奶娃娃能猜测得透彻的。现在,没那么多时间给她多想。立即换了衣裳,装扮一番,去了皇宫。木染想掀开帘子看看景致,被古嬷嬷给禁止了。说不符合规矩木染只得作罢了。

皇宫,养和殿:

这是木染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去的皇宫,之前都是随波逐流。木染坐在轿子里,打开轿帘。看着外面富丽堂皇的,精致到了极点,真真的富贵精巧。兜兜转转来到一个地,由着太监引进去。

木染边看边感叹着太监在外面喊着,木染郡主求见。里面叫了一个宣,就给太监领进去了。

进了正殿,木染仔细打量着布置。好家伙,里面的东西全都是古董。有整块青玉雕的青松、黄玉默面纹盖瓶、有宝石镶嵌的眶架,反正木染是看不过来的。木染觉得最差的都是一只唐朝的三彩陶瓷。随便搬一件出去卖,就够一户人家用几辈子了的。

到了内殿,闻着一股浓郁的香味,木染上辈子有幸闻过一次这个香味。是最有名也是最昂贵的香,龙诞香。基于此,木染最先入眼的是一只雕了日月的小鼎,香味就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木染用力吸一口。老天,这一口很可能就是好几万块钱。真是太奢侈了。

皇帝看木染一进来,眼睛就瞄到了案上那只龙鼎,再看她很享受地吸着香气,当下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个孩子,还真是个胆大的。进了这养和殿,只看东西不看人的,古往今来,也就只有她一个了。

“皇上,郡主到了。”那太监看着木染跑神了,立即说了话,拉回了木染的思绪。木染见状,才知道自己跑神了,当下不好意思地跪下,磕了三个头,很实诚的三个头。额头又有微微的红肿。

“你很喜欢那鼎里的香?”皇帝笑着问道。木染点了点头,笔画了两下,反正就是这香味真好闻,让自己一下失神了。

“温宝,去包一盒,呆会给木染带回去。”木染听了喜笑颜开。皇帝外公还是很大方,也很慈祥,一点都不可怕。

“来,到朕这里来。”木染站起来,走到皇帝身边。皇帝仔细看了木染,也没觉得有什么区别。倒是看着木染想起了郑王。

木染在皇帝晃神之间,细细打量着皇帝。穿着一身明黄绣着金龙的常服。脸上又起了更多的褶子,加了几道深皱纹,正仔细打量着他。木染纳闷了,几位嬷嬷千说万说要懂规矩,不能惹的皇帝生气。把皇帝外公说得跟恐龙一样恐怖,现在看了,挺慈祥和蔼的老人家。

正打量间,见着旁边那脸上都是肉,非常富态的,手里拿了一把拂尘一样的东西的老头正望着他,给她使了个眼色。忙低下头。

低头之间,木染眼睛还瞄着桌子上的古瓷杯,真精美。要是自己也能得一两样,每天用它们喝茶,那感觉,美孜孜。

皇帝自然知道木染的小动作,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木染还挺有趣味。木染正看着出迷,就感觉脸被掐得疼。

回过神来,看着皇帝外公在自己脸上摸了摸,又掐了掐,要不是看着他眼里的好奇,还有他的身份。木染都怀疑是不是碰上了一个喜欢猥亵儿童的变态老家伙。

“倒是看不出什么希奇的。就是瞧着太瘦了些,身上都没几两肉,得好好补补。温宝,把高丽进贡的野参拿出两枝,找些滋补的好药材。再去内务府寻些好的首饰、多找些好料子给她,瞧着穿来戴去就这么一件衣裳几样首饰的,多寒掺。小孩子就应该装扮的漂漂亮亮才好看,讨人喜欢。”皇帝看着木染,眼里全是笑意。

木染这次穿的是上次来朝拜穿的朝服,只是让给改动了。木染觉得就这么扔掉了太浪费。梳着双螺旋髻,插着两只玉簪,戴着几朵款式一般的珠花。手上也只戴了两个银镯子。看起来非常的朴素。

木染听了是又郁闷又高兴。郁闷的是自己这一年已经肥了八斤,之前是单薄了些,可现在已经好了呀!哪里有这样的,是不是老人家就喜欢肥肥胖胖的,表示有福气啊。高兴的是自己这会为了图方便,穿戴朴素了些。这会又有不少的进项了。

木染知道规矩,得了赏赐得谢恩,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头。

“你这个傻孩子,下次不要把额头又给磕红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朕怎么着你呢!下去吧。”木染听了皇帝外公的话,笑得跟朵花似的。不过想着皇帝莫名其妙这么一通,也没问招自己去做什么。

但也不可能去发问,得了话就出去了。出去的时候看着旁边站着个一直盯着自己老头儿,那眼神全是探究之色,更奇怪了。但也知道规矩,老实地出去。

“怎么?看了有什么感受。”皇帝问着那老头儿。

“奇怪,看不出任何特殊的地方,从面相上,丝毫看不出有逆天改命之数。皇上,那八字真是郡主的?”老头儿非常怀疑皇帝是随便召唤了一个人来冒充。他看木染,仔细琢磨一通后很失望。还以为会是多么精才绝世的人,却没想到是一个才七岁的哑巴娃娃。

“哦?是吗?这孩子之前说。她被人扔到水里去,做了个梦。梦见菩萨对她说她上辈子做了很多好事。所以这辈子苦尽甘来,以后不会再受苦,一辈子安康富贵。一睁开眼睛,就在岸上。她以前不会游泳,可是愣是从水里完好无损上来,你如何看待。”皇帝心中未尝没有疑虑,只是都得不到解释。

“若是真实的话,那郡主定然是福泽深厚之人。”老头儿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把它归为老天的安排。糊弄人的一套。

“福泽深厚?要真是这样,为什么这个孩子会有哑疾,到现在都说不了话,这又岂不是矛盾。”皇帝颜色平和,但话问得犀利。

“这个,这个……一切自有天注定”老头儿还是一如既往的滑溜。就会忽悠人,不知道的就归咎为天命。模拟两可就无话说。

“呵呵,说不通的东西,你们就全都归结为命数,哪里来的那么多命数。好了,下去吧!”皇帝对这事了然于胸,一笑而过。

等人都走了,陷入了沉思。还是温公公从外面进来,跟皇帝说了两句话,皇帝才起身朝外面走去。

马车上:

有一道正在修路,转了一个弯,走了一个比较少人走的路道。不知道怎么的,路过一个路段,木染闻到一股恶臭,掩了鼻子。过了好一会才没的:“这是怎么回事?去查查”

“郡主,刚才那地是个堆放垃圾的地方。”木染很奇怪,怎么会在城市中央有一个垃圾场所。

“这是当初建房屋的时候,留下来的废地。如今臭气熏天,衙门里清理了一次,过一段时间又是一样。周边的住户都很有意见,可是也没办法,过几日又都这样,总是治标不治本,怨气冲天。”夏日笑答着。这确实是事实。

木染一听废地,脑袋里转了不知道多少个弯弯。夏影看着木染在转动着眼珠子,就知道她肯定又想到了什么赚钱的招数。可这样,却没了下文。让夏影认为,是自己想错了。

八井胡同:

“圣旨到,贵郡主接旨……”公鸭嗓子大声地叫着,整个院落就这么大,一下就听见了。木染听见那声音,直皱眉头,这声音,真难听了啊,耳朵真要震笼了。真亏了宫里的人,日日受着这声音的荼毒。

穿着品阶盛装,还得夏影扶着。为什么,因为实在是太重了。这衣服里三层外三层,还有一脑袋的首饰,额外加了十几斤。

太监拿着一张单子念叨着:事事如意玉簪一支、景福长绵玉簪一支、瑶池清供边花一支、绿雪含芳玉簪一支;宝石簪一对、点翠簪一对、金簪两对、金步摇两对,耳环六对、赤金璎珞项圈两个、赤金宝石项圈两个、珍珠项链两窜、各式挂坠四条、各式玉镯两对、金累丝蜻蜓金镯式样两对、银镯两对、虾须镯两对、珍珠手链两对、古瓷杯一对、珠花一匣。

这些全都是皇帝赏赐的首饰,满满的四匣子首饰,全都是精品,难得一见的,每样都值不少钱。木染看得目瞪口呆。这次的赏赐,是不是也太多太丰厚了。自己首饰有很多,她有的戴了。

太监继续念叨:江南进贡云锦一匹、菱锦一匹……反正像什么蜀锦,织锦,玉锦,织金锦,花素绫,广绫,交织绫,花软缎,素软缎,织锦缎,古香缎,单罗纱。全都有,品种非常齐全。

木染看着这二十匹上等的料子,更是傻了。皇帝外公,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原以为给了三四匹就不错了,竟然给了这么多。这些料子好多人有钱都买不着。再听着人参、血窝、鹿茸、冬虫夏草、雪蛤……木染听着听着就后悔,不带自己这么占便宜的。听到后面都麻木了,算了,以后出去一定要把自己打扮的富贵可爱。要不然,别人还以为她在装穷了。

夏影在旁边笑道:“郡主,这定然是皇上为了之前的事,不好明着奖励你。趁着这次,给你厚赏,补偿于你”

木染想想,也没不出个所以然出来。狐狸外公的段数太高,不是她能猜测得出来的。人们都说,帝心难测,果然是帝心难测。好好的见自己一面,就赏赐了这么多东西,有什么内在的意义不成。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丢开不提。

得了那么好的料子,自然是要用的,否则得了那么多东西,放着不用,就成了葛郎台了。料子放久了也会坏,何苦糟蹋东西呢!说到赏赐,木染最喜欢的还是盒子里的龙诞香料。打开闻了闻,又赶紧关了。这可是好东西,真正的有钱都买不上的好东西。闻一闻,就少了一点,还是等到了重要场合再用。

立即吩咐针线房的人,给她做二十套春裳,再准备着做上二十套夏裳,以后每天都要穿新衣裳。不过,没两天觉得做那么多衣服也穿不了几天,身子长得快太,到时候,又穿不得,浪费。又就改主意了让做十套。底下的人听了直笑,没见过这么节省的郡主。

为了让针线上的人悠着点,不要又跟之前那样的图案。最后还是不放心木染干脆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思,自己设计图案,让她们把衣裳的款式都改动。在家里的衣裳的款式,上面刺的花也都有所改动。不要跟别人一样,不是牡丹就是梅花等象征吉祥的花样。绣了一般人不绣的花样,甚至还绣上了小动物上去,可爱之极。因为那样的服饰,不张扬又舒服。

但是她非常喜欢汉服。雍容华贵又不繁复,穿着也非常的舒服,所以,现在做的衣裳大部分都都改成汉服装的样式。当然,出去外面还是要根据大趋所势,穿的是这个时代的衣裳。对内,她怎么舒服怎么来。再给尚堂也做了好些新衣裳,对尚堂,还是老样子,让针线房里的人看着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