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惊悚直播间>

更新时间:2019-03-22 14:47:21

好看小说惊悚直播间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惊悚直播间

科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辰染瞳分类:科幻

当一千斤重担狠狠在身上碾压是什么感觉? 动弹不得,我只有无奈的妥协。 白衣姑娘在寒潭上做法,我和北阴蚩尤都被冻在寒冰中,我觉得快要窒息而亡了,北阴蚩尤却悠闲的在我周

精彩章节试读:

当一千斤重担狠狠在身上碾压是什么感觉?

动弹不得,我只有无奈的妥协。

白衣姑娘在寒潭上做法,我和北阴蚩尤都被冻在寒冰中,我觉得快要窒息而亡了,北阴蚩尤却悠闲的在我周身逍遥的穿梭游荡。

如果我现在能够张嘴说话,我一定大声的告诉他们,我扛不住了,爱咋咋滴吧,可是他们连个认错服软的机会都不给我。

眼看着我的身体和北阴蚩尤就要融合在一起了,整个世界扬起滚滚黑气。

令人有意想不到的是,突然一道雷鸣电闪,天上出现了一个大窟窿,世界竟然坍塌破碎了。

感受着一股心灵的召唤,我睁开疲惫的眼睛。

我躺在一片黑色鬼气中,各种残食腐肉交杂混沌,而我,却被一团流着脓水的皮囊包裹着腐蚀着。

“哼,你小子还挺有骨气!”

是地狱鬼王的声音,我望着一片漆黑的空间,四处寻找光明的所在。

“没想到你竟然不认命,看来当初还真是我看错了!”

鬼王大人黑袍一扫,鬼气散开,连带着他的模样也呈现在我的眼前。

扯淡的是——他竟然也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这会不会太巧了?还是说他也是蚩尤的残魂?

头痛欲裂,一秒之间,所有悲痛的回忆全部涌回脑中。

我记起来了!

那时蚩尤散了魂魄,将残魂洒落在世界各处,他最后的愿望是,打开北阴酆都的结界,解救北阴千万不可轮回的亡魂。

“蚩尤最后的愿望,不是复活他自己,而是打开北阴酆都的结界!”

感觉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我的声音不再那般青春年少,而是如同一个低哑沧桑的老太般无力粗犷。

“什么?你说蚩尤他……并没有希望复活?”白衣姑娘眼眶中泪珠在打转,她似乎非常难以相信我说的话,低着头拼命的回想着。

“哦。”地狱鬼王眼神淡淡的,瞳孔颤抖中带着忧郁,他抬头望向天空的某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不是在时空裂缝中的吗?当时是他通过时空裂缝把我送到北阴酆都,那么他和北阴蚩尤是一伙的?

可是他一上来就打断了北阴蚩尤跟我的融合计划,又好像跟他不是一伙的。

这个家伙,还真是搞不懂他。

“哼,少在那里胡言乱语,只有复活蚩尤大人才能够打开解救拯救族人!”

北阴蚩尤仿佛被抓住小辫子一般,急躁的鬼气大涨,他身后瞬间飞出一群黑压压的恶鬼向我和鬼王扑来。

地狱鬼王也毫不示弱,长袍一挥无数僵尸一般的死人便冲上去跟对面的恶鬼撕咬。

“喂,你打算在里面躺多久?腐肉睡得很舒服吗?”

地狱鬼王的声音顺着一股凌厉的鬼力传到我的周身,那是他在用他的鬼气帮我挣脱其他腐肉的束缚。

“哼,你要逃出去吗?没用的,你逃不掉了!你已经融入蚩尤大人的身体之中了,就算恢复了自我意识,你也将永远逃脱不到!”

什么?这意思是刚刚冻住我的并不是什么寒潭,而是蚩尤千万年来尚未腐烂的尸体?

混沌鬼气的拥簇下,我看见一颗鬼头露了出来,他脖子下长着蜘蛛网状般得血管,缠绕着所有的腐肉。

好可怕的样子!我感到心里一阵恶心,想到自己此刻正被他缠绕着成为了他的一部分了,真是身无可恋!

“小子,顺着我的鬼气,出来吧!”

地狱鬼王的话和鬼气都给了我巨大的力量,我手脚并用,先是撕碎那脓水唧唧的皮囊,扯断缠在我身上的大小血管,顺着温暖的鬼气爬过去。

“没用的!这是你的命,人生可改,但天命难为,你不要再挣扎了。”

我看清楚了,那可鬼头是黑龙的模样,原来以前我灵异直播经历的那些事都是这个家伙有意安排的!

实在是可恶。

气不过,我一口浊痰吐在那颗鬼头上。

黑龙的鬼头便瞬间生出无数触手,要来抓我,却全被地狱鬼王的鬼气挡住了。

“正直啊,我说你就别挣扎了,没有用的。”

身后,张三爷的头从一个腐烂的肉囊中钻出来,他竟然也是蚩尤的残魂之一。

紧接着,是更令人诧异的一幕。

曾经那些死在我面前的好人,一个个都从腐肉中冒出来,就像被埋在土里的萝卜一般,只有脑袋。

“你……你们!”

和蚩尤的身体融合竟然是变成这个样子,那还不如让我魂飞魄散来得干净。

被吓得腿软,要不是周身有地狱鬼王的鬼气扶持,我可能就跌倒在这片粘腻的腐肉中了。

就当我渐渐要走出的时候,脚下却感倒一整滑腻的冰冷。

“别走,正直,留下了陪我。”

腿边突然冒出一个长发盖脸的头颅,那声音确实敏敏的声音,难道说……

不,不对,蚩尤的灵魂属阳,就算是转世投胎,怎么可能会变成属性为阴的女人。所以说,这些与蚩尤身体融合在一起的亡魂并不全是蚩尤的灵魂。

而所谓的让蚩尤复活,也只不过是打着幌子的杀戮。

可恶,我差点就信了。

胸口充斥着愤怒,我借着鬼力迅速的逃出蚩尤的躯壳。

外面地狱鬼王和北阴蚩尤斗得难解难分,一地恶鬼死尸撕咬着纠缠。

最血腥的场面也不过如此。

而站在恶鬼和死尸之间的白衣姑娘则任由鬼怪撕扯,就好像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麻木呆滞。

“喂, 你怎么了。”

眼看着白衣姑娘的四肢就要被扯断了,我不忍心借助鬼气将她拉到安全地带。

白衣姑娘瞳孔灰白,失魂的看着我。

难道说鬼也还有灵魂?

现场鬼怪乱成一片,我抱着白衣姑娘的身子左右躲闪,渐渐也发了。

这么下去真不是个事。

“那啥,鬼王大人,您想给办法解决一下呗,好累啊。”

擦擦头上沁出的汗,我向地狱鬼王和北阴蚩尤所在的高空看去。

尼玛,地狱鬼王竟然被北阴蚩尤偷袭了,眼看就要被打落下来了。

怎么办,要是北阴蚩尤胜出了,那我又要被抓回去种在腐肉中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