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剑行渐远>

更新时间:2019-03-22 14:51:58

完整版免费小说剑行渐远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剑行渐远

武侠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阮轩轩分类:武侠

144 骨王 “嗷——” 霍凡的左臂变得充血通红,渗人的嘶吼传遍这片血色荒野,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般让人胆寒,青色的碧青剑上都被映上些许血芒。 此时的霍凡和寻常完全不一样,没

精彩章节试读:

144 骨王

“嗷——”

霍凡的左臂变得充血通红,渗人的嘶吼传遍这片血色荒野,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般让人胆寒,青色的碧青剑上都被映上些许血芒。

此时的霍凡和寻常完全不一样,没有章法的剑芒狠戾挥砍,招招取人要害。

看着疯狂的霍凡,邪琬琰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交给你了,反叛王。”

“哼!”嘴角流露些许高傲与冷厉,那被称为反叛王的邪徒,邪骨道,“一个失去理智的犬兽罢了。”

双拳紧握,邪骨全身上下的皮肤有规律地撕裂而开,一段段骨节在他微蹙的锋眉下破开皮肤在全身上下铺开,血肉与白骨的重新组合,让得邪骨变得更加可怖,在他的身体表面形成一层凌厉骨甲,清晰可见的血液在他骨甲的缝隙间,失去规律地流淌着。

皑皑骨甲是最坚韧的武器,举手投足间展露的杀戮气息能够瞬间让这片天地凝滞,骨甲缝隙间流淌这的血肉,凭空添了几分妖异和狰狞,暴戾的气场卷起层层血沙。

没错,这就是骨王邪骨的天资【骨王】,让他体内的骨头重新构筑在体表形成比所有宝器都要坚硬的骨甲,在这片血海,包括刀皇在内,从未有人,破开过他引以为傲的骨甲!

但却也因为骨甲是由他体内的骨骼重新构筑而成,每一次硬撼,碰撞和搏杀,都会让邪骨体会到常人难以忍受的剜骨之痛。

这是邪骨在血海内获得的天资,恐怕只有登上那儿,才能破解这个天资的负面作用罢,骨王若有所思地眺望大地尽头,倒立在天上的金字塔。

轻蔑的瞥过霍凡凌乱的剑痕,竟然是好不避讳地伸手向霍凡掏去,道道耀眼的剑痕斩在骨甲之上,“叮——”,火花和凌乱的声音过后,骨甲上竟然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噗嗤——”骨手穿过凌乱的剑芒,准确地掐住霍凡的脖子,在强大的天资【骨王】前,霍凡没有丝毫抵抗的余地,没有元气的支撑下,来自脖颈处恐怖的力量和窒息感让得他左手颤抖,却丝毫不肯放下碧青剑,带着血丝的星瞳丝毫不退半步,狠狠地和骨王面具下的瞳孔对视着。

在这一刻霍凡看到,骨王的眼睛和任何其他人都不一样,黑色的眼白里,藏着一颗红的深邃的血瞳!

熟悉的压迫感,强大力量前的无助,无论是天雷劫,仙界修行者,还是面前的骨王,霍凡都被不曾想过退缩。

霍凡星瞳中的血丝竟然以不可思议的幅度蔓延着,被掐住喉咙上方的嘴角渐渐掀起一抹狰狞的笑容,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

骨王不明白——“哪怕在这个时候,这个家伙还能笑得出来吗?”

霍凡的瞳孔违反常理般地瞪大,扭曲,血丝延展到他全身上下的脉络,左臂抓紧碧青,碧青剑随着一道血痕爆射进骨王的白色铠甲。

“啊——”

“啊——”

两声完全不同的嘶吼撼动着整片血色沙漠。

一个是杀意凝聚到极致的爆发,如狂潮般凶狠的宣泄,从地狱里甦醒的魔鬼。

另一个则是痛苦到极点的撕心裂肺,骨王面容如同一团被搓扁的面团,扭曲变形,四肢也是不受控制地抖动着。

于此同时的“咔嚓——”声似乎就显得微不足道了,骨王那个在血海中从未被人打碎过的天赋铠甲,出现了一道道狰狞裂纹。

【骨王】既是强劲的铠甲,亦是骨王本人体内的骨肉形成,骨甲的破裂,就是剜骨之痛!

血丝浸染了霍凡星空般澄澈的眸子,此刻的霍凡变得诡谲邪异。

“《舍身剑》!”邪琬琰眉目中隐隐有血丝浮现,无边的杀意随着强大的灵魂境界透体而出,眉头紧紧皱起,“你竟然是天门的人!”

没错,霍凡的《舍身剑》在一次次非常的压迫下,他对于《舍身剑》的剑意,领悟得更多了。

“是完整的《舍身剑》,传承天门的登堂入室的《舍身剑》!”骨王双眼即刻充血,强忍剜骨之痛,携着凌厉骨甲一拳砸在霍凡脸上。

携带着几粒带血的牙齿,霍凡倒飞而出。

《舍身剑》,《十荒骷骨爪》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哪怕是修炼有成的《舍身剑》,也没有完全穿透骨王的骨甲。

那样看,哪怕拥有先天的实力,也不一定对付得了骨王。

就在这儿倒下,沦为血食,永远地见不到小夕。对于一个平凡的人来说,似乎这是最好的宿命。

余光瞥过夜无寒。

夜无寒,一个学遍文书儒法只知治国的书生,一个体弱多病被自己的未婚妻背叛的男人,一个握了半辈子剑而无有剑客名号的大皇子。

刀皇,仙界包括七大门派之内第一刀客,其名号丝毫不逊于三千年前燕绝尘,哪怕舍了一身修为,他的战力也是整片血海少有人敌的。

他们之间的结果,似乎显而易见。

可是哪怕如此,那夜无寒还是一次又一次站起,然后被刀皇一刀挥倒在地上。

他明明知道的,他是不可能打败刀皇的,可他为什么还是没有放弃?

这个执念,这般毅力,霍凡突然对于自己这个碧青剑客的名头感到羞耻了。

明明和小夕约定过了,明明以一个剑客标榜自己,凭什么有在这时倒下的理由!

在骨王和邪琬琰惊恐的目光下,缓缓站起,持剑的左手一拳摆正自己脱臼的下巴,择人而噬的眼睛反而让得骨王和邪琬琰感到丝丝不安。

他们看不见的是,血海的空气中丝丝血雾弥漫在霍凡周身,慢慢浸染霍凡毛孔,渗入霍凡体内。

直到霍凡的双眼被血丝弥漫,指爪尖的有着丝丝锋刃在蔓延,带血獠牙在霍凡拿被打碎的齿尖长出。

“叮——”碧青剑被弃入骨堆里,深邃的黑暗弥漫左掌融为一体,如同万古不化的黑石乾坤石。

“【天门】的《舍身剑》之后又是【邪门】的《十荒骷骨爪》!这家伙是什么怪物!”骨王的嘴角不禁抽搐道。

如果说《舍身剑》是七大门派之次【天门】的绝学的话,那么《十荒骷骨爪》就是七大门派之首【邪门】的【邪徒】每个人都必修武学。

《舍身剑》的强弱完全与一个人的决绝剑意,坚毅执念,和后天悟性有关,与修为无关,是最能鉴定一个人是否有剑客天资的武学。

而《十荒骷骨爪》则完全取决于宿主体内的天资有关,使用者的血脉深处隐藏着的天资本相越强大,他使用的《十荒骷骨爪》所表现出来的武技品阶也就越高。

而看霍凡使用的《十荒骷骨爪》已经无限接近于只有真仙才能创造的【神通】,这种本相和天资。

这种级别的《十荒骷骨爪》,别说见过,骨王在整片血海都没有听说过,恐怕,这已经接近于【邪门】的【神之子】所展示《十荒骷骨爪》的境界了吧,可是因为某些原因,这一代的神之子除了【邪门】的【圣女】是既定了的外,其他的根本还没诞生!

“别发呆了,他已经魔化了,管他是邪门还是天门,先抗下这一掌再说!”邪琬琰喝道,手掌的黑暗已经凝聚成型,但仍逊霍凡几筹,她需要骨王的帮助,不然——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死在【神通】级别《十荒骷骨爪》下!

【神通】阶别的武学很快改变了天象,黑云遍野,遮住了血色金字塔和那轮血日,半片血海,被恐怖的阴影覆盖。

邪琬琰咬咬牙,将手中花骨朵中的一片花瓣含入口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