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

更新时间:2019-03-22 14:57:24

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全本小说 连载中

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南官若云
分类:言情

宁谦煜这一动手彻底看呆了其他人,倒是上弦表现得格外平静。 看来顾轩辰安排下来的人比他想的还要会看场合。 若不是辞镜命悬一线,这些人还不知道要隐藏到什么时候。 “王妃,

精彩章节试读:

宁谦煜这一动手彻底看呆了其他人,倒是上弦表现得格外平静。

看来顾轩辰安排下来的人比他想的还要会看场合。

若不是辞镜命悬一线,这些人还不知道要隐藏到什么时候。

“王妃,没事吧?”

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宁谦煜淡定地撕开脸上的人皮假面,露出一张妖孽惊为天人的俊美容颜。

又一次看呆了众人。

“我没事。”

辞镜揉了揉脖子,还是很痛,估计已经留下紫红的手印了,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笨蛋,你也可以把面具撕下来了。”

宁谦煜毫不留情地拍了一下凝的脑袋,他很久之前就想说了,这个笨蛋这个面具实在是太难看了。

他已经很久没看到凝的真容了,再这样下去他这个看脸的男人说不定会移情别恋。

“哦。”

凝乖乖地揭开面具,露出的是他那张阳光俊朗的容颜。

这下除了上弦和辞镜其他人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太后宫里所有的太监都有第二张脸了。

“你们是谁?”

蒙莉娜警惕地看着宁谦煜两个人,弯勾直接对着两个人纤细白皙的脖子。

“他们是我的朋友。”

辞镜伸手阻止,她之前就隐隐约约觉得有人跟着她,直到蒙莉娜突然出现倒也证实了她的想法。

虽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但辞镜知道蒙莉娜喜欢上弦,大概是想盯着自己这个所谓的情敌吧?

朋友……

听到这个词,不仅凝和宁谦煜怔愣,其他人也觉得讶异。

这两个人怎么看都是这丫头的侍卫,说朋友也太亲近太随意了吧?

上弦不由得羡慕起来,他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吧?

“皇上。”

蒙莉娜并不听辞镜的,反倒是征询起了上弦的意见,见上弦点头,这才冷冷地收回了弯勾。

“那太后娘娘要怎么办?”

看着倒在地上的魏银怜,蒙莉娜忍不住皱眉,她从来就不喜欢这个老女人,可皇上一直对她孝敬尊重,她也只能默默看着太后作威作福,对皇上百般刁难。

虽然不想承认,但辞镜的确是做了她一直想做的事情。

这也算是善恶终有报了。

“就禁足在这里吧,母后也算是什么都没有了。相信她应该知道以后怎么做比较好。”

“是。”

处理完魏银怜的事情,有一件上弦并不愿意面对的事情直接摆在他面前,那就是辞镜……

面对着这个让他日思夜想了许久的女子,看着她那张清秀可爱的脸,上弦的心里只剩下酸涩刺痛。

“你打算怎么办?”

上弦想要辞镜留下来,可事情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了,他已经没有任何挽留的理由。

他原本以为他会狠心把她囚禁在自己身边,可一想到如此灵动有趣的女子会变成皇宫里任人欣赏的金丝雀,他就打消了所有的想法。

“……我想去找轩辰。”

“好。”

听到上弦如此果断的应答,辞镜有些惊讶,但又觉得在意料之中。

她可以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其实是很温柔善良的。

如果老天爷对他稍微好一点的话,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的君主,好的夫君,给百姓给后宫的女人带来他们想要的安全感归属感……

“莉娜安排一下,下午就把辞镜他们送出去吧。别让其他人伤害到她。”

“是,陛下!”

蒙莉娜的语气很激动,脸上的红晕怎么也掩盖不住。

上弦的确是说到做到,在给辞镜开了一个小小的践别宴会之后,就亲自把她送到了宫门口。

“以后,我还可以去见你吗?”

站在华丽的马车边,上弦恋恋不舍地看着辞镜。

“嗯。”

没有犹豫,辞镜直接点头:“不过你要记得带礼物来哦!我可不免费招待其他人的。”

“好。”

上弦灿烂一笑,狭长的眸子弯成一对明亮的月牙,可辞镜却在那一刻好像看到他眼角点点的晶莹。

马车一刻不停地往前奔去,辞镜把脑袋探出马车,远远地看着上弦那一头随风飘舞的银色发丝,心里忍不住感慨万千。

说到底,每个人都不可能是个完全的好人,也不可能是个完全的坏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人格,只不过是表现的鲜不鲜明罢了。

而上弦那两个人格对她都很善良,也就没有好与坏之分了。

希望下一次再见的时候,他可以更明确自己的人生定位。

辞镜等人赶到皇城郊已经是傍晚时分外,将马车停在顾轩辰说过的客栈外,辞镜跳下马车,四下打量了一下。

客栈的周围是一片竹林,风过一片飒飒声。

可怎么半点人的声音都没有?

辞镜小心翼翼地走到客栈门口,探头进去。

果不其然里面除了几张破桌子板凳,啥都没有了。

轩辰他们已经离开了吗?

难道是因为她一直没来,他生气了?

不会吧?

轩辰可能会不高兴,但绝对不会丢下自己不管的!

辞镜默默给自己打气中……

“镜儿,在看什么?”

“哇啊!”

调侃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辞镜吓了一跳,猛的转身,看到身后依然是衣着款款面容俊朗的顾轩辰,辞镜嘴角直接绽开了欢喜的笑容。

“轩辰,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辞镜上下打量了一遍顾轩辰,看到他手边用草绳绑好的几只野鸡,忍不住咋舌:“你这是出去给自己加餐了吗?”

“是啊。不过不止我一个……”

顾轩辰伸手指了指身后的竹林,辞镜就看到几抹高挑的身影,细看,不仅有夜弑天、花重月、血舞、崔鸣宇,居然连白修洁、武泽浩也在。

这是要开party吗?

“怎么都在啊?”

“你个笨丫头还好意思问!”

白修洁直接把刚买的一油纸包的炸馒头片都扔到了辞镜怀里,要不是顾忌到顾轩辰这个醋坛子在,他大概已经上手按辞镜的脑袋了吧?

“为了你们夫妻俩,我都带了一万大军压境了。结果收到你那边的消息让我按兵不动,我就只能一个人过来看看情况了。”

“我没有寄消息啊!”

“是我做的。”

宁谦煜和凝是自己驾的另一辆马车,因为马匹不行,比辞镜慢了许多。

刚下马,宁谦煜就听到辞镜和白修洁的对话,也不畏缩,直接走上前悠然地开口解释:“因为我觉得没那个必要。”

“哦?怎么说?”

对上宁谦煜那流转着精明光芒的狐狸眼,白修洁不知怎的竟觉得心慌起来,下意识地转移了视线。

这个男人好像能看透他的心思一样,真是奇怪。

“因为西域的皇帝是不会伤害王妃的。”

宁谦煜回答的简洁,现在这情况也无疑验证了他的想法。

既然辞镜没有危险,既然北国的间谍问题已经解决,既然西域未来要用很长一段时间去整理内政,那就没必要让白修洁带兵来互相伤害了。

“至于王爷和魏银怜的仇恨,”宁谦煜看了看腻歪在顾轩辰身边的辞镜,轻声咳了一下:“我想王妃会好好和王爷交代的。”

“呃……”

辞镜本来是想绕过这些事情的,毕竟她和上弦的事情一定没少惹轩辰生气。

可看这情况是跑不掉了……

现在轮到她嘤嘤嘤求原谅了。

“好啦好啦,有什么事情先进去再说。”

血舞指了指崔鸣宇手里的鱼,摊手:“你们知道的,我不会做饭,我只会吃。”

“没事,我去给你做。”

崔鸣宇笑的很憨厚,很温柔,那洁白的小虎牙看得夜弑天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看看自己手里的几个野果子,他突然觉得他这个大男人好像做的有点失败。

他在封地那边吃的要么就是自己买的,要么就是花重月做的……

他可是一点都不会做饭的,太失败了……

一群人气氛热烈地进了客栈,也都很默契地一对一对分开了。

花重月直接拿了一口锅在客栈的院子里生火炒饭,还很有生活情趣地加了洋葱圈和葱花在里面。

夜弑天在一边殷勤地烧火,不时还拿手帕给花重月擦擦汗,其实他自己汗流的更多。

但为了弥补不会做饭的缺点,他只能这么讨好花重月。

凝手脚勤快地扫地,擦桌子,还抽空给自己和宁谦煜收拾了房间。

虽然他有心收拾两间房间,但看宁谦煜一直盯着他,还是没敢。

崔鸣宇则是拿了瓦罐默默在墙角给血舞熬她最喜欢喝的鱼汤,血舞也不时喂给他一块麦芽糖。

辞镜和顾轩辰两个人占了厨房,顾轩辰厨艺实在是窘迫,辞镜也趁机使劲赚好感,不时问顾轩辰想吃什么,想怎么吃。

“你应该知道上弦和那个傻王爷的事情了吧?”

“呃啊!”

手上的动作顿住,辞镜哭哈哈地撇嘴,果然逃不掉:“嗯,我都知道了。”

辞镜声音小的快要听不见了:“对不起,是我太多管闲事了。”

“不会,你就是这个个性,我都习惯了,也没打算兴师问罪。”

顾轩辰把切好的土豆放在辞镜手边,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表情,忍不住伸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弯着嘴唇轻笑出声。

“你啊!是把我当什么毒蛇猛兽了吗?这么害怕?”

“没有,我就是觉得很对不起你。因为我的任性给轩辰你添了很多麻烦,我真的很过分……”

顾轩辰越是温柔宽容,辞镜就越是难受,她还是希望轩辰能对她凶一点,最好是直接责怪她,哪怕是打她一下,这样她还好受些。

“你这样说我可要不高兴了。”

捏了捏辞镜嘟起来的小脸,沉迷于那软乎乎的手感,顾轩辰低下头和辞镜额头互相抵着,呼吸交缠着。

“夫妻之间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知道错了我还不原谅你,那我这个夫君当的也太失败了。你要是真的觉得愧疚的话,就……”

顾轩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对着辞镜眨了眨睫毛纤长的眼睛:“你明白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