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神魔逆尊>

更新时间:2019-03-22 15:09:46

神魔逆尊小说免费阅读 神魔逆尊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神魔逆尊

玄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洛阳朝西分类:玄幻

“如此甚好!我涅凤宗的弟子又可大行天下了!”江素希很是高兴。 “敢问江姑娘,升任宗主之后,都有些什么打算?”杨明喜出望外,没想到江素希会主动和凌云派靠近,不过看看一

精彩章节试读:

“如此甚好!我涅凤宗的弟子又可大行天下了!”江素希很是高兴。

“敢问江姑娘,升任宗主之后,都有些什么打算?”杨明喜出望外,没想到江素希会主动和凌云派靠近,不过看看一边的石阳也有所明白。

“涅凤宗救济世人,若能专心行此事,自是最好不过,却不知贵宗能否给我等永久的保护?”江素希说道此处笑了,看了看石阳,一副耐人寻味的表情。

原来涅凤苑已经决定和无上教彻底联手了,一切都是因为石阳。

杨明感觉有些尴尬。

石阳却肃然思索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东方姐姐,有我们在,便没人敢动涅凤宗一人,不过我认为姐姐还是得有自己的实力,如此你们才更是安全。”

如此说,也是吸取了当初和李珊珊交往的教训,而且以无上神教的做派,没准哪一天会成了天下公敌,到时自顾不暇,涅凤宗也有进退方寸。

“没这个必要了吧!居然要联合行事,自然同舟共济,共图存亡了!”江素希何等的聪明,连忙开口说来。

“啊,姐姐是这么想的?”石阳有些意外,有些感动。

“自然是了,只能同甘不能共苦,还如何立世?”说出此话时,江素希已经有了一些责备之色。

石阳看了一眼杨明,心里暖暖的。

“江姑娘果然真豪杰。”杨明再次赞叹,自然明白真要有了涅凤宗丹药的支持,那己方的实力可会突飞猛进。

“姐姐,有这想法,我等求之不得。不过贵宗有如此多的丹药,弟子也是无数,缺得只是功法而已,要是没有一丝的战力,也是不好。”石阳想了一会儿,设身处地的说道。

“以公子所言,又该如何?”江素希明白他这是在为自己着想,便扭头认真的问道。

“姐姐选拔弟子,同时提供足够的丹药,适合女子修习的功法,我会帮你搜集而来。”

江素希还是有些犹豫。

“莫非其中还有难言之隐?”杨明好似看到了一些端倪。

“宗中有训,向来重丹修而轻仙法,仓促改变怕会生变,不过先前小做尝试,战力尚可,师尊也算默许,或许会有改变,只要说服了长老会,便可大胆行事。”

涅凤宗的情况,杨明多少也了解一些,虽然宗主主持宗中事务,可大事还要经过长老会同意的。

不过只要江素希当上宗主,很多事都会改观。

“却不知你们主要需要什么样的丹药?”看两人都是心动,江素希开口问道。

“聚气丹,炼体丹皆是需要,不过先前得到贵宗的丹药,已经足足可用三年了。”说话的是一直没有插言的孙雨涵。

“好,自此后本宗除了炼制救治俗世百姓的伤药外,便主炼这些。”江素希看了一眼孙雨涵爽快的说道。

“多谢东方宗主!”宋成倒是非常客气。

“如此涅凤宗和我凌云派日后便如一家,同舟共济,形同一家!”杨明也很是高兴。

“火焰山和涅凤山相距也不算太近,要是有直通的空间通道,那便更好了。”石阳也是想能够随时支援,才做了这个提议。

“不错,等东方姑娘一上位,我便安排无上魔教工门来打通空间通道,同时为贵宗加强护山大阵。”杨明连忙接言。

江素希连忙起身感谢,当初剑派的换天大阵在杨明的改造下如今已经是今非昔比。要是能如此的话,那可是再好不过了,看来杨明果然是将自己也当做了自己人。

“姐姐登基在即,为何不回宗多做准备一番?”石阳看看江素希,也怕涅凤宗有事,便如此说道。

“哦?莫非是嫌我碍事?”江素希有些意外。

“哪能呢?姐姐,如今天下正乱,涅凤宗事情必然也是不少。有姐姐在凤鸣山,会少生一些意外。”石阳连忙起身急急的解释。

江素希“噗嗤”一笑,自然也看得出他是真的关心自己,笑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我这次前来这里有三件事,一是看看你们从黑暗地域回来了没有,事情进行的是否顺利,二来便是商议联手救济俗世百姓之事;看来这两件事都是水到渠成。”

无上神教的人连连点头,再得到涅凤宗的丹药保证,可是求之不得呢。

“不知姐姐还有什么事?”皆大欢喜,石阳接着关心的问道。

“咳咳!此事还需要个公子单独商议。”江素希看看大厅中人,脸上居然出现一丝潮红,却没失大方。

众人一愣,想笑却又没笑,连忙端酒,尽皆掩饰过去。

“大宴过后,咱们再商议。”石阳倒不觉尴尬,连忙答应道。

“好,若是有一契约,便是更好了。”江素希接着说道,看来铁了心要和凌云派联合了。

“江姑娘,此事好说,目前关键的是宗主能够顺利登基。我凌云派会再加派一些人手,到贵宗保障安全,就让极杀邪皇的孙儿前去吧。”杨明说完看了看石阳。

石阳自然是同意。

“邪皇?可是仙战场中脱逃的那位?”江素希有些意外。

无上神教众人刚刚经过前几日的大乱,对极杀邪皇和小胖皇的本事可是深有领教。

可是说是惊天地泣鬼神。

因此对小胖皇的印象也完全改变,显然江素希对此事还不知道,原本也是听说有人进攻火焰山,这才急急赶了过来,没想事情已经平息。

大家都看出了江素希脸上的怀疑。

“快请胖皇过来!”杨明一声大喝,原来小胖皇在极杀邪皇的示意下已经入了凌云派,正坐镇山中。

片刻后,脚步声传来,一个身形健硕,步伐快捷,威严无比的大汉走了进来。

很多人起身行礼。

江素希也看了过来,有些意外,摸样完全是以前见过的那个人,精气神却完全变了,再也没有了一丝痴傻之态。更感知了危险的杀意,顿时紧张了起来。更惊讶的是那大汉进入大厅后直接走到石阳面前弯腰行了一礼。

“宗主。”

石阳连忙起身,让他落座。

然后杨明将刚才的想法说了。

“我们一家能够团聚,我能够恢复神智,全是派主的功劳,再说如今的凌云派便是我的家,本人自然会是尽力!”如今的胖皇完全不同了,说话有条有理,在情在理非常得体。说完好还感觉不够详尽,接着解释:“而且本人也加入了无上神教单请吩咐。”

这一番话说下来,不光是石阳,杨明和江素希都大感意外,很快又转做了欣喜,都知有如此高手在,又多了一分保障。

“如此甚好,多谢大家了。”江素希连忙起身行礼。一思索还是感觉有些不合适:“仙战一过,怕是贵宗的高手也不多了吧?还是留着镇守山门吧。”

仙战一过,不管是仙门还是魔族,高手都有折损,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无上神教自然损失更重。

“姐姐,不用担心,我宗还有仙兵,经过前番的事情,我相信会安稳一段时间的。”这点自信石阳还是有的,说得也是的底气十足。

“哦?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江素希终于是答应了下来。

“敢问江姑娘回魂丹真的可以还魂?”石阳还是很关心仙战场上陨落的众人。

“这个放心,皆在本宗的孕化池中,至于多长时间能复活就看他们的资质和造化了。”江素希认真的说道,也是信心满满。

石阳微微放下心来。

整个宴会持续了好长时间,相谈甚是愉快,而器门已经开始挑选适合女子修炼的功法了。

而胖皇也准备一番将要和江素希前往凤鸣山了。

足足持续了两刻钟,宴席才就此散去。

各自忙碌,石阳带着江素希来到了仙府楼台上,再次相聚,形势已经是完全不同。

两人皆感非常轻松。

仙府外的山间,房屋重重,人来人往,很显繁华,看到这副景象,石阳意气风发。

“想想先前,再山头一番畅聊,却是生死未知,胜负不可料。如今都可轻松了。”江素希有些感慨。

“如此,姐姐的愿望便可实现了,逍遥修仙,救济生灵,祥和万世,此等鸿愿果然让人敬佩。”

“咳咳,公子就不要取笑我了。”近几次相见,江素希一直以“公子”相称,虽然也没错,却感觉特别。

石阳没有细究,开口问道:“姐姐说此次前来还有一事,却不知是何事?”

“公子修行短短数年,便身居高位,当真是天生英才,也不知天命为何?”江素希此言可是想了良久的事情,如今问了出来也有些紧张。

缘由以往那奇怪的梦境,而自己又是一点都想不通。

“天命?”石阳一愣,想到了自己的金钟,想到的“大公至正”,也想到了父母,可这些都不能为外人道出。想了想开口说道:“为求自保而已,姐姐不也年纪轻轻便要登基涅凤宗主了?”

此言有些搪塞,江素希倒是不怪:“我已经跟随师尊百年之久了,历练也很丰富,如今想来也很是不易。”

江素希说完看看远方,面带急速怅然。

“一百多年?这么说姐姐比我大了好多?”石阳自言自语,有些感慨,心说要是在大唐的话,一百岁便是寿终了。

“怎么了?仙修寿数动辄几万年,就连俗世生灵都能活千年,相差一百年又怎么了?”江素希眼神灼热的看着石阳,极力的争辩着。

石阳没想到她的反应会是如此的激烈,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啊,啊,原来如此啊!”

还故意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姿态。

“哼,知道就好!”江素希这才气顺,抬头看了看山间的风景。

“嗯嗯,知道了,知道了,我是出生他界,哪里的百姓可只能活个几十年的。”石阳连忙解释。

“也确实可怜,命如蝼蚁。”对石阳的来历,江素希还是了解一些的,由衷的感叹。

不过关于相差百岁的事也就此过去了。

“修仙以来,难道公子对天命没受到任何的启示?”江素希依然是这个问题,确实是在意。

“天命为何,确实不知,不过在当下这乱世,搏杀图存,救济世人却是眼下的当行之事,自当尽心竭力。”石阳认真的说道,也正是心中所想。

“难道他的梦也是断断续续,捋不出任何的头绪?”江素希有些疑惑,也有些怀疑,盯着石阳看了又看:“公子晚上不做梦吗?”

“哦?”石阳有些意外,没想到她会问这种问题,思索了一会儿,想想自己接二连三奇特的梦境,还真不能对外人讲,有了主意开口说道:“姐姐怎会如此问?难道睡眠不好?我想来是入定后才睡,百无杂梦。”

也真是如此,一者是为了努力修行,二来也是怕迷失在梦境,不能自拔。

而江素希却完全不信:“呵呵,公子说笑了,是人哪里有不做梦的?”

“莫非姐姐,有什么难言之隐?”

“是常做一些怪梦,偶尓也会梦到公子。”江素希说出此话,脸色微微一红。

“啊!”

“有什么好惊讶的!”江素希也发现了,和石阳说话总是没来由的生气,感觉有些失态,连忙克制了一番。

“没,没什么。”石阳也感觉失言。

“哼,梦到也没什么,白天不还常常见面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啊,是,是,我也常常梦到姐姐!”石阳见江素希急急的解释,也帮着她圆场,哪知江素希对此话可来了兴趣,开口发问:“却不知你梦到了什么?”

“这,这个吗?无非是商议大事罢了。不过姐姐在梦中也是我最可靠的人。”石阳此言倒是不假。

这话说出来,江素希很是满意,想了一会肃然说道:“没错,我的梦境也常常如此。”

说完好似陷入了沉思,对着远山悠然说来:“山崩地裂,你我共存,天翻地覆相濡以沫,末世求存而共历苦难,这么多残碎的梦境,说明只有你我是命运相连,现实中也唯有相互依靠。”

“嗯。”石阳也认真点了点头。

“却不知公子有何大志?宗门已立,必行大事。”江素希这又回过头来,依然提出了那个问题。

“肃清万界,匡正天下。”石阳有感而发,失声说来。

“哦?”江素希听到了,心中暗想:“原来如此,救济俗世生灵或许不是他的大愿。”

一抬头,感知了石阳那一身的杀气,再想想以往有过的战斗,心中若有所思。

“难道姐姐所说的第三件事便是这个?”石阳看到她异样的神情,突然惊醒了过来,连忙开口问道。

“没错,就是这个问题,志同方可道合,难道这不是个大问题吗?”江素希皎洁的说道,心里却想:看来以后拯救俗世生灵的重担得落在自己肩上了。

“嗯,这话没错,姐姐所想果然周全。”

“敢问那蛇女现在如何了?”

“蛇女?”石阳心里咯噔一下,自然明白她问的是蛇族妖皇李珊珊,想起以往的种种,自然是不愿提起。硬着头皮说道:“这,这个吗,她的处境也不是很好,已经回到蛇盘山了吧。”

“咳咳,像这种狡诈多变的人,公子还是少接触的好。”

“为何?”石阳心中正是忐忑,失声又问了这么一句傻话。

“你说为何?就你这傻实在的样子,和那些妖魔接触,何时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呢!”江素希再次急了起来,也不知是怎么了,莫名的情绪失控。

“傻实在?”石阳一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自己傻,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可不是吗?你要愿意上当,那就去!本姑娘先回去了!”江素希看看他的样子,一扭身便返回了仙府。

“姐姐!待我送你下山!”

“不必了!”

江素希飘然而去,石阳感觉有些失落,不过联盟协议达成,也算收获不浅,相信她过一段时间,自然便不会再生气。

关键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者是拜谢极杀邪皇,二是安顿魔狱中人。

另外还有一个想法,希望从魔狱中找来一些能用的高手。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

石阳便带着宋成还有杨明来到了邪皇存身的独立世界中。

天地一片祥和,山间轻风吹来,鸟语花香,正是入春的季节。

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轻松自得,好一副和谐之态。

俗世百姓,只知道山间隐居着以为无所不通,心底善良的老人,却不知那便是威震黑暗地域的极杀邪皇。

石阳等人路上行过,也没惊扰地里干活的众人。

很快来到了邪皇存身的阁楼。

却发现,一大早,邪皇便到河边钓鱼去了。

无奈下只能等待。

“咦,那是什么所在?”石阳透过邪皇的阁楼望去,见后边山间另起了一座高大阁楼,阁楼前却有一片精致的花园,一个绝美的少妇,正在园中劳作。

“邪皇的家属。”杨明小声说道。

而这时石阳也看明白了,那人果然好似是自己从魔狱中救出的少妇:“邪皇将她安置在了这里?”

“这位夫人和邪皇还是不相往来,而且决不允许他人踏入庄园一步,唯有他的儿子才可进入。”

“物资由谁送入?”石阳有些担心。

“是夫人亲自到俗世中采购。”

“这样啊!”石阳有些意外,不过想想这也是人家在魔狱中的生活习惯,便没有多言。

“好,咱们到院中等候一番吧。”想到了极杀邪皇喜欢的清净生活,便一同下楼来到了院中静静等待。

“仙府又危急了?”一声傲然的大喝,极杀邪皇回来了。

“爷爷,哪里话,仙府平安无事,我这是来致谢来了。”石阳连忙带人迎了上来,顺手将鱼篓接了过来。

“我就说嘛,本皇一出手,任他是谁,还不吓得屁滚尿流,哪里还敢再来生事!”

“没错,没错,确实是如此。”杨明连忙奉承。

“你这人,本事倒也有,可一到关键时候就出手不得!记住了一切还得靠本身实力!”极杀邪皇看到杨明有些不喜,开始责备。

“咳咳,是是,邪皇教训的极是,如此不正好让邪皇大显身手吗?”杨明干笑两声,自我圆场。

“屁!本皇要是再回来的晚一些,那些老怪就要攻入仙府了!”极杀邪皇却丝毫不留情面。

此事石阳自然是听说了,妖魔一族来得可都是巨孽,一番大战,已经攻入了换天大阵。

虽然没有邪皇说的那么夸张却也十分危险了。

这不,换天大阵还在急急的修复之中。想了想连忙替杨明解围:“爷爷,先番大战多亏了你老人家了,需要什么,我让生门的人送了进来。”

“不必了,爷爷什么没见过?现在的日子非常的清闲,我很满意。”邪皇只顾在院中升起了炉火,将钓来的鱼架起来炙烤了起来。

同时拿着香料和食盐开始往上撒了起来。

石阳感觉很是温馨,感受到了俗世生活的气息,也连忙加了把柴。

“都不要走了,尝尝老夫的烤鱼。”邪皇豪爽的说道,示意大家院中落座。

“爷爷,难道没有烤冰鱼来吃?”

“老吃那些也有腻的时候,尝尝这些野味。”极杀邪皇很有兴致,心情大好,可能是孙儿好转的缘故,少了很多先前的狠厉之气。

石阳也很是开心,帮着邪皇烤鱼完成,一人得了一条,吃起来果然鲜美好吃。

连宋成都竖起大拇指赞扬。

“爷爷,胖哥已经前往涅凤宗了,在那里相护江宗主登基。”

“好,好!如此媳妇儿有了着落,我邪皇一族也便右后了!”

“啊,什么?”石阳一愣,很有些意外。

宋成和杨明想笑却又不敢。

“啊什么啊!那江姑娘是丢不了的,我的小胖找个下边的弟子便可以了,地位越低越好,这样的好养活。”邪皇吃了口鲜鱼,不耐烦的说道。

“姑娘?那只是我的姐姐,再说涅凤宗都是女弟子,胖哥不会瞎来吧?”石阳有些着急,连忙解释,同时也有些担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