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茶舍诡事>

更新时间:2019-03-22 16:45:25

茶舍诡事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茶舍诡事全本小说 连载中

茶舍诡事

科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鹿小酒分类:科幻

“你这只水僵尸胡说八道,分明是你想要保全玉宗,让自己成为金魃。”洛石的口气与严老头的不相上下。 “你一个脑袋都是用泥捏的干尸,要不是你当初故意把金银珠宝推到降龙洞,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只水僵尸胡说八道,分明是你想要保全玉宗,让自己成为金魃。”洛石的口气与严老头的不相上下。

“你一个脑袋都是用泥捏的干尸,要不是你当初故意把金银珠宝推到降龙洞,安河村又怎么会有此灾祸?”严老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急。

右边说完话我本能的就把头转到左边,可是左边半天没有回应。

当初我爹在降龙洞里发现的金银珠宝是墓主人也就是洛石故意推出去的?我蹭的一下对洛石就起了一股仇恨,若不是他,今天何至于此?

“你为了解除我对你的封印,故意把墓穴里的金银财宝露出去,目的就是为了引那些贪财之人来解除你的封印,好让你从石棺中出来。”严老头继续说道。

我依旧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左边,希望他能给我一个答复或者说是解释......

“咯咯咯咯...”左边的洛石传来诡笑的声音,这声音与我当初在水底遇见的那个小男孩的声音是多么相似,“你说我,那你呢?你挖了他的心,把他的心和玉宗放在一起,咯咯咯咯...”

我极为震惊的把头再次慢慢转向右边,原来当初挖走我心的人是严老头!

这一次轮到严老头沉默了。

洛石像是争抢着话说一样,继续说道:“龙珏,你听,娶亲的唢呐声越来越远了,在不砸碎玉宗,你心爱的姑娘可就要嫁给别人了,你舍得吗?”

我一抬头,果然,似乎有唢呐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远...

我凝视着前面的小石棺,它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力量在朝我招手,引着我一步步的靠近。

我才迈动了两三步,严老头的声音突然呵斥道:“龙珏,你给我站住!”

我本能的就停了下来。

“龙珏,你坚决不能把玉宗给毁了,它是唯一能降住金魃的东西。”严老头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急促。

“是不是你挖了我的心?”我反问严老头。

严老头的声音瞬间就没有了。

“哈哈哈哈...”洛石的声音响了起来,说道:“龙珏,大胆的朝前走,只要你拿到玉宗,就可以解救安河村所有的村民们。”

“解救他们?当初不是你把他们推向地狱的吗?”我冷冷的朝洛石的方向说道。

洛石的笑声也是瞬间戛然而止。

“哼!”我冷哼一声,谁的方向都不看,就只看着前方,“你们一个个都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当我是什么?明确的告诉你,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我叫龙珏,是龙家的后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曾亲手除掉一条黑莽!你们两个谁都别想左右我,别想!”我的声音越说越大,甚至到后来算得上是失声力竭。

“难懂你就不想去取回你的心?”洛石的声音明显比刚才弱了一些。

我的心?我愣愣地凝视着小石棺,一只手不自觉地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曾经有好多个瞬间,我感觉到了悲伤与心痛、高兴与快乐...可是那只是一个瞬间,没有心的我是不完整的,没有心的我永远是半人半尸,没有心的我怎么能够活起来?

我好像听到了小石棺里面的心跳声,我身体的感觉也随着那心跳的声音起了感应,而我的脚正在随着这种感应一点一点的朝前走。

“龙珏!你不可以!”严老头再次呵斥道,“你这样做,会祸害天下人的。”

我的脚步停了下来,眼神冷冷的斜视着严老头声音传过来的方向,“那你告诉我,我们村里的人怎么办?还有我爹、我娘、我爷爷...和小艾,他们怎么办?难道就要他们永生永世的在这杀人湖底承受着永不磨灭的痛苦吗?还有我的心...你不经我的许可,就挖走了我的心,我就不能去拿回来吗?”

“与整个天下比起来,一个安河村算得了什么?你的心......”说道这里的时候严老头的声音放得很低沉,“又算得了什么......”

“啊啊啊啊!”我疯狂的对着严老头嘶吼,“谁允许你们这么自私?谁给你们权利这么自私?凭什么?我不服...”

吼完,我毫不迟疑的就朝小石棺跑去。

眼看着我离小石棺越来越近,洛石发出狂妄的笑声,“哈哈哈哈哈...水僵尸,你输了,最后他还是会选择自己想要的,他才没有你心胸那么广阔装得下天下。”

严老头是怎么回他的我已经听不见了,因为我已经跑到小石棺的前面,看见了我那颗鲜红色的心...

心上面还放有一块晶莹剔透的古玉,也就是我一直要找的玉宗。

也许是因为心是鲜红色的缘故,所以在那晶莹剔透的玉宗里,我一眼就看出了一丝鲜红色,比头发丝都还要细。

是心脏的红色投进去的?还是这丝鲜红色代表的是我们安河村?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如果那丝红色代表的是我们安河村的话,那要把整块玉宗都染成红色,得毁了多少个村庄?那太可怕了......

“龙珏,你看见你的心了吗?你看,它那么活跃,它是那么的想要回到你的身体里?在听听,进入到你耳朵里的不仅是小艾出嫁的唢呐声,还有你娘和你爷爷在死坛里的惨叫声,以及你爹被欺辱的叹气声...你还在等什么?”洛石悠长的声音响起。

我的手情不自禁地就朝小石棺里面伸去,朝玉宗还有我的心伸去。

“龙珏,不可以!你这样做会害死更多人的,会有越来越多的村子会像安河村一样,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孩子会像你一样。当初是为了救你我不得已才将你的心挖走,如今你的心与玉宗已经连在一起,只有你才能触碰玉宗,金魃是骗你的,你这样做解救的只是一堆已经死掉的人,可是将来会有更多的人因为你死去。”严老头的声音极其不稳定。

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手一直在玉宗的上空悬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就在我摇摆不定的时候,左手突然被一股力量控制,硬压着我去玉宗。

与此同时,右手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控制着,伸手去抓住左手,阻止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