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

更新时间:2019-03-22 16:47:05

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无弹窗免费阅读 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斯若安
分类:言情

冬去春来,时节更替,万物生机勃勃。吹面不寒杨柳风,像最怜惜你的人,轻轻地抚摸着你,温柔地触动人心最柔软的地方。抬起头,可以看到那柳枝也发了新芽,路边的小草悄然从土

精彩章节试读:

冬去春来,时节更替,万物生机勃勃。吹面不寒杨柳风,像最怜惜你的人,轻轻地抚摸着你,温柔地触动人心最柔软的地方。抬起头,可以看到那柳枝也发了新芽,路边的小草悄然从土壤中探出了头,在那阳光下舞动着自我原旋律。春天,驱散了料峭的寒风,送来了温暖的气息。

潇雨霏身披着厚裘,头上还戴着厚厚的帽子,在夜苍御的搀扶下慢慢地走出了璟宣宫!一个多月了,潇雨霏终于能够下床慢慢地行走!那一天,当夜苍御惶恐以为世界未日之时,当夜苍御恳求着南宫烨无论如何也要保住潇雨霏的性命之时,潇雨霏却凭着最后的意志要求南宫烨不要孩子!南宫烨被夹在两人中间汗流浃背,无法抉择!却最终为潇雨霏最后一句话而触动:“南宫烨,你若怜我疼我,你若知我懂我,你便会助我不要这孩子!”

那一刻南宫烨终是理解了潇雨霏,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负了木子瑞的终究是负了,纵是为他生下孩子反倒是给两人之间多了一个牵绊,而夜苍御的也只有在潇雨霏身临绝境之时方才能容下这一切,这样的他们如何走的下去!多了重障碍的他们今后的生活会如意吗!南宫烨只有祈求上天保佑潇雨霏!幸运的是潇雨霏终于闯过了这一关,幸运的是事隔几日天圣老人也送来了七心海棠解药!只是潇雨霏的身体竟躺了一个多月方才能恢复正常!

而这一个多月,朝堂之事更是风起云涌,变化万千!李明轩收到潇雨霏的信函之后很快给了答复,不过却不是同意木子瑞当皇上,而是要求潇雨霏仍暂居皇位,但把朝政之事全部交给木子瑞代为管理!而李明轩给木子瑞的回信中,则要求木子瑞和金子高与那些立下誓约书的城主们重定誓约,誓约的内容一是拥护圣女国改制,二是拥护圣女国归属南轩国,三是分封圣女国领土给木子瑞,一切圣女国朝政大事均由木子瑞裁裁夺!这样一来,誓约书与原来相比,只是增加了一条,归属南轩国!

实则上当潇雨霏退居后宫,朝政几乎由木子瑞主持,所谓改制已然成型,缺的只是向世人宣布而已!李明轩更是派来两名老臣协同金子高其同完成重立那誓约书大事!潇雨霏的离去,圣女国的回归,一切的一切,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罢了!当然,这一切最大的推动人竟是金子高,这是众人做梦也不曾想到的!

“婉清妹妹怎么还没来?”潇雨霏有些着急地问着身后的夜苍御,后者脸上一片温柔!

“这不是才让宫人去喊吗,不着急!”夜苍御淡淡地笑着,一脸的宠溺!这一个月,夜苍御几乎从未离潇雨霏床榻在一步,在目睹潇雨霏生死一线之际,夜苍御再一次的感到了惶恐与绝望,潇雨霏死里逃生,夜苍御似乎也重获新生一般!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只要活着,只要两人永远相守,什么事都不再重要。

于是这些日子里,潇雨霏虽然身体虚弱不能动弹,却仍与夜苍御不停地商量着今后的日子!两人商定在苍雨国内找一个景色优美之处,建一个大大的宅子,远离朝堂忧患,远离世事纷争,一家人快快乐乐地生活。只是现在潇雨霏的计划里还缺少一个条件,所以今天潇雨霏方能行走,便开始着手自己的计划!

沈婉清急匆匆而来,在阳光下,体态轻盈,眉目如画,眼波流转时仿佛一池春水烨烨生辉。望向站在阳光下的潇雨霏时更是喜出望外,这个一直感恩着潇雨霏的女子,始终视潇雨霏为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人,始终待潇雨霏为亲姐姐一般,为她的快乐而高兴,为她的痛苦而忧伤。

“姐姐,今天身子大好了些?南宫烨交代,姐姐若能下床行走,便要御膳房再更改一下膳食搭配!我现在就去!姐姐,找妹妹来可有什么要交代的?”沈婉清银铃般的声音在这春日的阳光下格外的动听,潇雨霏不禁微笑。这一个月里,南宫烨真是药疗和食疗相搭配,南宫烨忙药,沈婉清忙膳食,夜苍御则动步不离左右,两个孩子则全数交给了步轻恒,在这几人这般的照顾下,潇雨霏不好才怪!

“婉清,别忙,我有些悄悄话要与你说!”潇雨霏示意着沈婉清附耳过来,沈婉清只是诧异,却很快地附耳过来。谁知却在低头之际,只觉耳后一痛,人已失去了意识。

“谁叫你下手这么重!”接下来是潇雨霏重重的呵斥,夜苍御唯笑不语,只在心里琢磨刚才若是用力轻了,那沈婉清不晕过去,岂不是也要被潇雨霏斥责!

“妈妈,妈妈,可以喊父亲了吗?”夜灵儿冒了出来,夜元勋只笑着立在后面不语!

“记住怎么说了吗?”潇雨霏张口再度问道,夜灵儿小嘴一撇,做出了一副欲哭的表情。敢情潇雨霏早已设计好了一出戏,这出戏里夜苍御负责出手点倒沈婉清,灵儿负责报信,步轻恒负责准备道具,而潇雨霏则担任即将的悲情演出的主角。当然一会夜苍御与夜元勋都要退场,因为这父子俩根本没有文艺细胞,他们俩在此,只能让戏一下砸锅,更可能那南宫烨一下看出破绽。

这方一切就绪,那方就看夜灵儿的!

药殿内南宫烨正盯着那一桌子的药材凝神思索着,却总有些心神不宁!纵是从不问朝堂之事,南宫烨也知这圣女国之事即将了结,而潇雨霏与夜苍御偶尔商量着今后的事情也不曾避讳过南宫烨!南宫烨不知道自己今后要怎么办?舍不得这一家人,舍不得灵儿!只是,大家还能在一起吗?恒儿是她的弟弟,婉清是她的妹妹,而自己呢,留在这宫廷还有个假夫侍的位置,若出了这宫门便什么关系也没有了!真得要散了吗?南宫烨心乱如麻!

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来,夜灵儿娇小的身子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在灵儿的身后还跟着数个侍卫。她的小脸上还有着几道泪痕,头发也凌乱不堪,见到南宫烨几乎哇的一声出了出来:“父亲,父亲!快!快点救救小姨!小姨死了!”

南宫烨一把抱过夜灵儿,一时间手都在颤抖,片刻呆滞之后几乎是高吼着对着那些侍卫叫出了声:“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婉清出了什么事?”

“女皇陛下请南宫大人速去璟宣宫!”侍卫们跪倒在地上不敢抬头。南宫烨心急如焚,抱着灵儿向着璟宣宫的方向飞奔!而夜灵儿趴在胸口那偶尔的啜泣声让南宫烨只觉胸口压着千斤大石般喘不过气来。

南宫烨远远地就瞧见了可怕的一幕,潇雨霏坐那草地上正悲伤地哭泣,而在她的脚边正躺着一个女子,正是沈婉清!似乎是听到了南宫烨的脚步,潇雨霏泪眼婆娑地抬起头来:“南宫烨,你来迟了,妹妹去了!今天妹妹陪我散步,突然窜出几条响尾蛇,妹妹不幸被咬中了咽喉,后来……”潇雨霏哭得说不下去了!

南宫烨呆呆地凝视着那躺着的身躯,她的脸上再也瞧不见那白皙娇美的模样,红肿不堪,而在她的咽喉处更是呈现出一种紫黑色,在她胳膊不远的地方,还有着几条断成几截的响尾蛇!

一切只是幻觉!只是幻觉!南宫烨默默地想着,只觉头脑一阵眩晕,一个站立不稳,手一松,怀中的夜灵儿跌落在地上!只是南宫烨此时已顾不上其它,再次摇摇晃晃地站起身,脚步不稳地走到了沈婉清的面前!慢慢地坐在她的身边,慢慢地伸出手想要碰触那变样的脸!

“父-亲!父-亲!救救小姨!快救救小姨!”夜灵儿适时的扑了上来,阻住了那南宫烨即将碰上沈婉清的手。

“南宫烨,妹妹去了!事出之时,李太医和张太医恰好前来给我送药,想要施救已然迟了!”南宫烨这才注意到在潇雨霏身后一直立着两个太医。原来所有的都迟了!自己居然连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就去了!南宫烨抱着灵儿,张开嘴却说不出话来!

“妹妹去时说她有个心愿,她说……”潇雨霏说着,突然扑到了沈婉清的身上失声痛哭起来。夜灵儿也嚎啕大哭,只哭得站在不远处的夜苍御一脸的无奈,这娘俩还真是一对演戏的天才,如此配合默契,那南宫烨能不上当吗!

“她说,这一生感激你为她治病,只想留在你身边为奴为婢,虽然一直在心中深爱着你,却不敢表白心迹!如今去了,终于可以大胆地说出心里话!她还说,她曾大着胆子吻过你,那是她一生最快乐的时光!她还说,若有来世,她一定会生得漂亮些,再有本事些,能让你多瞧她一眼,能让你也爱她几分,那样便可做你的妻子,永远不离你左右!”潇雨霏断断续续地述说着,透过泪眼瞧着南宫烨的反应。

夜苍御不禁摇头,潇雨霏这番假话说得有些多了,试想被那响尾蛇咬中咽喉,估计蛇没松口人已然失去意识,哪里还有时间说这么多话!南宫烨本是用毒行家,当然知道被响尾蛇咬后的情况,但不知道这悲痛之余还能不能分清潇雨霏话的真假。不过夜苍御相信自己的眼镜,因为夜苍御瞧见南宫烨听到潇雨霏这番话时脸上的表情呆住了!

南宫烨脸上的表情是呆了又呆,目光盯着潇雨霏看了良久方才将目光再次回到那躺中在地上沈婉清的身上!再转向那断成数截的响尾蛇身上!南宫烨这一看竟气竟差点晕倒,关心则乱呀,那响尾蛇明显是死去很久的样子,哪里是才死的模样!还有沈婉清,仔细看,都能看到她浅浅的气息!

南宫烨这一气竟有种想杀人的冲动!潇雨霏呀潇雨霏,竟然带了这么一帮人来演戏!目的呢?南宫烨琢磨着潇雨霏刚才所说的一大篇话,难道那些话都是沈婉清让她说的!这般想来心里竟又有了一丝甜丝丝的感觉!

“她爱自己,只是不敢表达!”南宫烨突然想起某个夜晚某女的主动之吻,那唇与唇相碰时难已忘记的感觉,那一刻的紧张与甜美,那般情境和滋味曾在南宫烨无数次的梦中萦绕盘旋,也许是南宫烨一直以来自己都不敢承认,这个柔情体贴的女子,这个善良温柔的女子,竟不知何时起走进了自己的心房!

“南宫烨,你愿意娶她为妻吗?”潇雨霏紧张地问话打断了南宫烨的思维。南宫烨慢慢地站起身来,目光从潇雨霏的脸上转到沈婉清,此刻她的睫毛也在轻轻地颤抖,仿佛在紧张地期待什么!南宫烨叹息,再瞧向夜灵儿,也是一脸的期待与向住!还有那地上的响尾蛇,想来一定是步轻恒的功劳,这样的一群人,真是胡闹到了极点!

“南宫烨,你愿意吗?快回答!”潇雨霏急得汗都流了出来,这演了半天的戏,居然一点效果都没有吗!刚才的南宫烨不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吗,怎么现在站起来跟个无事人一般!

“父亲,你愿意娶小姨吗?”夜灵儿也急了!有些咄咄逼人地问道!

南宫烨开口了,却让众人当即哑言:“灵儿,你让小姨起来,我亲自和你小姨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