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科幻 > 狐君>

更新时间:2019-03-22 16:49:37

全文免费狐君在线观看 全章节狐君推荐阅读 连载中

狐君

科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火火分类:科幻

说来也怪,神木自从受到了鲜血的浇灌,越发的生机勃勃,甚至枯黄的树叶也渐渐恢复了绿色,焕发出深浅不一的光泽。 神木从枯萎重新活了过来,宿家就像是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喜事,

精彩章节试读:

说来也怪,神木自从受到了鲜血的浇灌,越发的生机勃勃,甚至枯黄的树叶也渐渐恢复了绿色,焕发出深浅不一的光泽。

神木从枯萎重新活了过来,宿家就像是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喜事,张灯结彩的,弄的好像大婚一样。上上下下都营造出了一种喜气。

红色的绸子挂了起来,宿槿的尸体也被倒挂在树上。她也穿着红色的衣服,样式基本上跟古代的嫁衣没有两样,上面绣着大红色的牡丹,染了血一般。

锣鼓声声里,没有人听得见凄惨的哭喊。

所有人都在说着:“煞仙果然救活了神木!宿家复兴有望了!”

“百年前宿家的辉煌要重现了!”

"大祭司的主意果然很好,牺牲一个人成全我们大家,怎么算都值得!"

……

一时间几乎所有都是这样的言论,如同海水蔓延而来,将青城都泡在其中。

宿家人似乎觉得自己很是聪明,不停地沾沾自喜,甚至泡在里面就出不来了。

没有人记得宿槿的牺牲,只有极少数的人拿出来说了一两句,但更多的是说她和当年的宿流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人,简而言之,罪有应得。

不过好景不长,就在宿家人做着他们的春秋大梦的时候,聂家打过来了。

当时还是晚上,宿家的人都在睡觉,很突然地就爆发了一阵"轰隆隆"的音响,起先他们还天真地以为是在打雷,没有在意。却是有不放心的人出去观看,这么一看不要紧,才发现来者不善。

聂家人,已经冲破了他们最初设置的防线,恨不得马上就能打进来。

男女大祭司被人从睡梦中叫醒,飞快地穿上衣服,组织人员进行打斗。

打了足足有两天两夜。

有人一看实在是不行了,顶着腥风血雨的压力,问大祭司要不要撤退。

看这阵势是要命啊,能走一部分是一部分,再怎么说,宿家也能留有后人。

可大祭司根本就不听别人的劝阻,在她的眼里,除了自己的决定,其余的人都是错误的。

"你们还是宿家人吗!我们当初是怎么立下的誓言!生是宿家的人,死了也是宿家的鬼!战!"

一个字,就决定了宿家的命运。

他们打得腿都软了,极度想要逃跑,还是在压力的作用下勉强支撑着。

于是就撑到了现在。

这是我昏迷之后的第五天,宿家和聂家开战的第四天。

血流成河。

跟着钟一杭来到了原来宿家的营地,听见不少人在议论:"聂家这是早有准备吧?不然怎么会来的这么及时?"

"肯定是早有准备,你看看煞仙,原本就是和聂遥关系那么好,我看就是她引狼入室。"

"怎么能这么说呢,再怎么说,煞仙大人也算是拯救了我们。"

"拯救?你真的认为是拯救的话,也就不会有聂家人的到来!"

义正辞严,好像他很懂一样。

钟一杭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一听这话顿时来气了,对着那人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噗通!"

那人原本在草地里伪装得很好,在侦查情况,一个不留神就往前栽过去,掉进了水里,溅起一阵水花。

一些甚至溅到了我的裤脚上。

恍然间,我又想起在地窖的时候,溅在身上的都是粘稠的鲜血。

"你还活着?"熟悉的声音被风吹入耳畔,我茫茫然循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张熟悉且沧桑的面孔。

宿年。

真好,宿年还没有死。

有热浪从眼底涌来,我鼻子发酸,一滴泪顺势从眼角落下,沿着脸颊的轮廓滑在唇边,舌尖舔了舔,苦涩的很。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穿着黑色风衣的钟一杭大步向前,询问情况。

裁剪得当的衣服勾勒出了他颀长的身姿,烈烈风吹起了衣摆,招摇又庄重。

招摇的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庄重的是他的表情。

宿年还是趴在地上,和其他宿家人一样穿着迷彩躲在草丛里。不管他之前和宿家有什么恩怨,但现在,他依然是宿家的一员,宿家有困难,一定要上前。

不得退缩。

宿年拧着眉头和钟一杭说着什么,两个人叽叽哇哇说了半天,由于距离比较远我也听不清具体内容,只见他们谈了一会儿,宿年就对我勾了勾手示意我过去。

我紧绷着一张脸,环顾了四周的情况,确保安全的同时踩着碎石头缓缓地移动过去。

这是一座山头,而且坡度很陡,石头偏多,要想顺利过去必须手脚并用,因此费了我相当的力气。

抓住石头的边缘,再度抬起头来,对上的是两张表情严峻到不行的面孔。

我还寻思这是怎么了,勉强站起了身,还没来得及拍打衣服上的草屑,宿年就开了口:"阿辛,你认识夜麟?"

"认识啊。"

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宿年突然又提起了夜麟?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我警惕地转了转眼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情况不太好。"像是怕宿年解释不清楚,钟一杭很快地接上了话茬,"夜麟已经迷失了心智,他现在被聂无期利用了,杀了不少人。"

"所以你才会救我?"我抬眸,对上了钟一杭凌厉的眼神,他比我高了不少,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恨不得在我身上瞪出两个窟窿来,好像这样宿槿就能活过来似的。

"不然呢?要你有什么用处?"钟一杭微微抬起了下巴,眼里满满的都是蔑视。

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是自私了些,所以才会被人利用,夜麟这件事情也的确是我挑起来的,既然这样,也应该由我结束。

"缠情珠怎么破解?"我把说话的对象转成了宿年。

毕竟是他那边的东西,他也应该知道破解之法。

"缠情珠可以控制人的情感,屏蔽人的自我意识,破解之法其实不难,只要唤醒他的主观意识就可以。"宿年话说的很官方,我琢磨了一阵子才将这句台词翻译过来。

"也就是说,要把他最深刻的记忆翻出来,让他想起来?"

"对。"

宿年赞许地点点头。

钟一杭则是没好气地说:"我看夜麟对你挺看重的,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