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白狐>

更新时间:2019-03-22 16:52:13

好看小说白狐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白狐

都市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借酒听风分类:都市

“没错,我只是感觉你今晚运气稍微好了一点而已,你要是有种的话。咱们换个赌法再赌一次如何?” “好啊,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赌法呢?”我反问道。 “后天,这个市的凌达广

精彩章节试读:

“没错,我只是感觉你今晚运气稍微好了一点而已,你要是有种的话。咱们换个赌法再赌一次如何?”

“好啊,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赌法呢?”我反问道。

“后天,这个市的凌达广场有一个一年一度的赌石交易节,我的父亲和婷婷的父亲都是做珠宝生意的,所以,我们准备到那一天买几个翡翠的毛料,顺便切割一下。你要是有种的话,不如跟我们前去,咱们顺便赌一下,看谁买的毛料出的翡翠多,要是你输掉的话,就把之前赢我的六十万给了我们。”

“但要是你输掉呢?”

“我要是输掉了,我再给你六十万。”

“这个倒是不用,要是你输掉的话,你直接给我四十万就行,另外的二十万让沈万婷用另外一种眼光看下李大鑫,向他当成认错后并当场在李大鑫面前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就可以了,因为我是代表李大鑫这边的,我想要看到这一幕。”

沈万婷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娇脸一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哪有这样的?”

“没事,婷婷,这些年,我跟着我的父亲经常去各个赌石交易会,已然掌握了大量的赌石技巧,这一次,我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倾家荡产,以解我心头之恨。”

看郑雷如此自信,沈万婷点了一下头道:“嗯,有把握就好,你要是让我在那次的赌石交易会上丢了人,小心我和你恩断义绝。”

在得知我真的要在后天跟他们去赌石之时,霍甚凯和李大鑫忙向我劝道:“兄弟,这个东西咱们可不能赌啊,听说,这个东西可不光赌的是运气,更多的是要看经验,你什么经验都没有,一旦去了那里,那还不得赔死?”

“我确实没什么经验,但是我从一些赌石类的网文中略知其内的一些简单的东西,想必在这次赌石交易会上,一定会有介绍赌石的一些小册子,到时我再学习一下。”

看我如此执拗,霍甚凯和李大鑫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于是,便决定到那一天陪我前去。

这一天,我换上了崭新的西装,在和李大鑫,霍甚凯二人下了车后,便向前走去。李大鑫其实长得不算差,再加上其这一打扮,看得英姿飒爽,帅气逼人,一度迷得场外的一些妹子们惊叫连连。

交易场上热闹非凡,这里云集了来自各个地方的赌石高手和全国各个玉器行的老板。

李大鑫他们陪着我在小摊上买了一本介绍翡翠的小册子后,我便浏览了起来:未经过加工的翡翠原石统称为“毛料”。在所有翡翠交易市场中,满绿的毛料称为“色货”;绿色不均匀的毛料称为“花牌料”,无高翠的大块毛料被称为“砖头料”。一般情况下,翡翠共有红,绿,黑,蓝,紫多种眼色可供选择,无论是哪种眼色只要具备浓,阳,正,艳,匀五大特点,便是同类颜色中的极.品……

关于赌石,赌性较强,有的毛料紧紧几百块钱,却能开出几百万的翡翠原石,当然,也有几百万翡翠原石头开出几百块的翡翠的,甚至,连几百块的翡翠都开不了。

也正因如此,才让无数人为此要么一夜暴富,要么倾家荡产。

“你们来了?”

这个时候,对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发现正是郑雷,而其身边的美貌女子正是沈万婷。

沈万婷这个时候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旗袍,本来就凹凸有致的身姿在这个时候更显曼妙。我这个时候,完全可以利用天眼将她看个精光,但是,我又知道,接下来自己还要利用自己的天眼识别有翡翠的原石,一旦这个时候将天眼的灵能耗损,必然会让接下来的灵能大打折扣。

也正在此时,郑雷颇有自信地指着不远处的三个低,中,高不同的毛料区域对我道:“我们先去买毛料,然后,到最北边的割石器上见分晓。”

“好,就这么定了。”

我说着,便直接走向了低价区。

处在高价区的郑雷看到这里后,不由扭过头,一阵轻蔑地对我道:“真是个傻鸟,只顾着图便宜,也不看看低价区的那些毛料都是一些什么货色?你要是能从这个区域弄到价值万元的翡翠,我跪下来给你磕三个响头,叫你三声爷爷。”

他的声音虽小,但我还是听到了,于是,忙对他道:“好,这可是你说的。现在,我就从这里买一块里面藏有价值上万的翡翠毛料,让你开开眼界。”

在我说到这里后,便开启天眼的灵能挨个儿查了起来。

因为我这时输入了全部的灵能,所以我开启后的天眼厉害无比,胜过世界上任何一台精准仪器。

我发现,这些毛料之所以被放到低价区,还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些毛料内绝大多数根本没有一顶点的翡翠,只有两三块毛料藏有颜色不怎么好的翡翠,这也就说明,很多人只要在这里买毛料的话,不仅赚不到钱,反而会亏损些钱。

“这下可如何是好?”我看此,急得出了一头汗。

就在我动手翻腾了一下这些毛料后,顿时透过开启后的天眼惊喜地看到,在一个很不起眼的一角有一块毛料内竟然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翡翠。这块翡翠的色泽不算上乘,但价值至少也在一万块钱以上。

于是,我便在询问了一下价格后,花了六百块将这块毛料买下了。并来到郑雷的面前对其道:“这块毛料你要看清,到时出了价值超过一万的翡翠,你可要给我磕头喊我爷爷。”郑雷顺势看了一下这块外表丑露粗糙的毛料,不由好笑道:“放心好了,你这块肯定不会出玉的,你做好丢人的准备就行了。要是真的出玉了,我定会履行我的承诺。”

话罢,便继续挑选起了毛料……

十几分钟后,我便和身边的李大鑫他们拿着已经挑选好的毛料向切割机那里走去。

没有想到的是郑雷和沈万婷就在切割机旁等着我们。

在看到我们来了之后,便下意识地看向了我们所捡到的这些毛料上。

一看这,郑雷整个人便向我嘲笑了起来,“年轻人,真不知你这眼睛是怎么长得竟然挑选了这些毛料,看来你是输定了啊。”

这话一出,沈万婷便下意识地看了下我所选的这些毛料,虽然她在选择毛料方面不是专家,但也听说过毛料的好坏与外表的色泽也存在着某种关系,所以,看了下我选择的这些毛料后,原本还带着些许忐忑的心一下子变得舒畅了起来。

她一阵兴奋地对郑雷道:“看来我们是赢定了啊,没想到李大鑫找的那个朋友那么白痴,呵呵,李大鑫,你就等着再次出丑吧。”

她的声音虽小,但是我和身边的李大鑫他们也听到了。

本来就对我没有什么胜算的李大鑫看此后,忙来到我的跟前对我道:“这位朋友,要是让我说这次的比赛取消了得了,我很怕我们和人家比会输的精光啊。”

我把他拉向了一边,对他道:“怕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可是开过天眼之人?”

“这个我知道,可是,你对这个这种东西不了解,再说了,这赌石可不比玩儿牌,这种东西更难。”

看着他这么忐忑的样子,我伸出手轻轻地从他的肩膀上拍打了一下道:“你放心好了,没事的,我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你到时候就等着看好戏就行。”

虽然我都这么说了,但他还是不放心,刚要对我说什么,我对他说了一声,“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总之你相信我就好。”

而后便马上离开了这里,向郑雷这边走去。

看我来了,郑雷便随口向我问道:“我刚才看了下,咱们所拿的这些赌石的数量相同,为了赌的公平一些,咱们分别切,切一次我的,再切一次你的,最后看谁切的玉卖钱多谁就算赢。”

“好,这个也正合我意。”我道,“那第一次先切你,第二次先切我的,你看咋样?”

“可以。”

郑雷很爽快的应了一声,便随手从面前拿了一块向切割机跟前的老先生道:“大爷,您切下我这个,看看能出玉不?”

这位带着花边眼镜的老先生随手把这块毛料拿到了手中,翻着看了下,很是兴奋地对郑雷道:“小伙子,你的眼力很不错啊,看得出来你在这方面是位高手,根据我四十年的经验推断这块毛料里不仅会出玉,且出的这块玉还挺值钱,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我这就开始切割。”

说着话一按切割机的开关,这切割机便马上传来了嗡嗡的声音,听得很是刺耳。

看得出来这位老先生切的很小心,事实上这也很正常,因为要是稍一马虎,就会切块玉,要是遇到好的玉仅仅切坏一块就要损失数万。

就在这位老先生切了一半后,眼顿时亮了,与此同时,郑雷显得异常兴奋,果然如这老先生所言,真的出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