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乡野青云道>

更新时间:2019-03-22 16:54:35

免费小说乡野青云道全文阅读 乡野青云道全本小说 连载中

乡野青云道

都市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高丽果.QD分类:都市

“观念问题?”马东愣了一下。 “对!”吴胜利从座椅上起来,两手别的背后,慢吞吞地晃着步子,“那些小摊贩,最注重也是最得意的,就是一个灵活性,三轮车一辆,方便自由,走

精彩章节试读:

“观念问题?”马东愣了一下。

“对!”吴胜利从座椅上起来,两手别的背后,慢吞吞地晃着步子,“那些小摊贩,最注重也是最得意的,就是一个灵活性,三轮车一辆,方便自由,走一路口叫卖一路口,而且还由着性子,想出摊就出摊,不想出摊就玩个四脚朝天,多自在?一旦统一货柜了,他们看重的灵活性就没了,而且想不出摊也不能由着性子了,因为每月还有货柜本钱要扣呢,这就是说,一天不出摊,不但不挣钱,还要赔钱,你说他们会愿意么?实话告诉你吧,我觉得,搞统一货柜,是出力不讨好的事!”

吴胜利的一番话,马东听着也有道理,不过现在不是帮忙讲道理的时候,得夺理!

“吴局长,你说的也对,不过就是考虑得不够全面。”马东这话一出,吴胜利脸色就有点变了,说了一大堆,被批不够全面,着实是够不给面子的。不过马东可顾不上吴胜利的神情,得把自己的话给撂出去,“你说摊贩喜欢灵活自由,由着性子爱出摊不出摊的,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想想,那些小摊贩天天出摊就挣点养家糊口的钱,哪里能由着性子爱干不干?不知道伍局长平常上不上街转转,体察下民情,大街小巷的,哪天摊贩少过?”

“这个,我知道,每天都不少。”吴胜利拉着脸。

“就是嘛。”马东根本就不正视吴胜利,让他板起的脸没起到丝毫作用,“而且吴局长你知道么,摊贩们其实并不想瞪着三轮车到处跑,他们也有尊严呐,老被你们城管追打着心里能平静么,况且大都是为人父母的,就算不为别人考虑,也总会为孩子考虑而想挣点头脸。刚好,我们推出统一货柜,那就跟正常上班似的,有点了!没准他们还高兴着呢!”

“看来咱们的看法很不一致嘛!”吴胜利道,“我们经常犯的错误就是以自己的思想来推知他人,马局长,尽管你说的听上去很有道理,不过不是实情,现实中根本就行不通,你太理想主义化了。”

“理想主义化?”马东一抖眉毛,“谁他娘的理想主义化,说到底还不就是糊弄的事情,你还真以为我指望靠货柜来让城区散乱摊贩来统一步调?扯淡!扯他娘的狗蛋!”

吴胜利听到马东这么一说,嘴唇抖了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

“那你到底是啥意思?”吴胜利窝着舌头问了句。

“不就为了面子工程么!”马东道,“骗骗创卫评审小组!”说到这里,他自己掏了烟,有滋有味地点了一根,继续道:“短期效应,有短期效应就行了,刚好赶上创卫评审小组过来,等他们一走,创卫的牌子拿下来,还啥统一货柜?都拿回去卖废铁皮也没吊事,谁管?谁管这吊事就是没吊的人!”

吴胜利被马东这番话搞的彻底没了脾气,不过他可不能示弱,马东这么“嚣张”其实就是向他示威,不能软了。

“如果你来是为说这些屁话,那我很客气地请你离开!”吴胜利向马东做了出门的手势。

马东哈哈一笑,藐着眼摇了摇脑袋,“我见好人就说好话,见到屁人就说屁话,吴局长,你说我说的是啥话?”

“你!”吴胜利一脸怒气,却也发作不得,“告诉你,别来无理取闹!”

“吴胜利!”马东陡然一变脸,“我跟你这么说吧,宋光明有很多狗,希望你不是!”

这话刺得吴胜利太疼,他顾不上什么脸面了,“马东你别嚣张!”他瞪眼怒吼,“这是我的地盘,你跑这儿来撒野?!”

“你的地盘?”马东一个反问,“你身为国家干部,人民的公仆,竟然把城管局看成是你的地盘?你脸不红么?”

“不要以为有点能耐就觉得榆宁盛不下你!”吴胜利两手叉腰,急促地起伏着胸膛,“年轻气盛,心比天高,看来你是没吃过亏,小心哪天走在路上被套了麻袋!”

“哟,怎么,吴局长,难道你还要找人背后下手,来阴的?”马东一声冷笑,“堂堂一个大局长,竟然用这手段。”

吴胜利没有回答,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又重重地放回去。

“刘三,找刘三吧。”马东不屑地笑道,“榆宁这地方,刘三可算得上是号人物,你不找他多没面子。不过你得先掂量掂量,你找刘三管用还是我找刘三管用?”

吴胜利听到这话,没底了,本来他看家本领也就是找刘三,对付一般人,这招还是相当管用的,但眼前的马东,让他慌了神。“这小子到底是啥来头?”他心里嘀咕着,“可别弄不好我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吴胜利神色稍稍缓和了点,对马东说找啥刘三,都是工作上的事,用得着那么大动干戈?

马东一听,情况似乎有点转变,刚好借坡下驴,“吴局长,其实我今天来是向你征求点意见的,并不是强行要你怎么样听话去搞统一货柜。”

“我知道,说到底就是业务往来。”吴胜利道,“不过我的意见还是那样,认为那计划还不够成熟,有待完善完善。”

“哦,既然吴局长这么说了,那我回去再想想,没准还真有更好的法子。”马东说完就走了,直接找周生强,他觉得这关键时刻非得把货柜搞了不行,要不仅凭驱赶、没收东西、罚款等法子,还不能有效解决摊贩散乱的毛病。

周生强听了马东的汇报,很赞同,说在创卫的事情上,尽量要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不遗余力去把事情办好!他告诉马东,吴胜利那边他会安排个时间打电话说说的。周生强的回答无疑是一颗定心丸,马东随后赶紧打电话给丁新华,要他现在就着手准备订制货柜,并先期对摊贩进行告知。

县里拨款投资那块,当然是财政局的事情了。马东也不罗嗦,直接找局长吴铁良说明来意。吴铁良和马东打过交道,不想招惹他,况且他又有周生强的支持着,哪里还会有半点犹豫,当即就答应下来,说政府工程项目,当然要大力支持,绝不拖拉。马东大喜,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当,不愧是一把手书记支持的事,就是畅通。

两天后,丁新华来找马东,说各项工作都有条不紊地开展着,唯一的问题是老市街那边的摊贩太多,而且都不愿意走,货柜根本就摆不下。

“他们还愿意用货柜吧。”马东有点得意,看着丁新华问。

“那是!”丁新华道,“马局长你的主意就是好!你知道么,他们很多摊贩说也想有个固定的地来卖东西呢。”

“嗯。”马东点点头,他被奉承一句就满足了,“继续说老市街,哪儿的摊贩都卖些啥?”

“大都是蔬菜、水果。”丁新华道,“人数确实很多,要制货柜的话,估计四五十个都不够,当然,够不够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关键是摆哪儿去?”

“那你就说没地摆那么多货柜得了,绕圈子干嘛。”马东道,“为啥都聚在那地方呢?”

“人气旺!”丁新华道,“周围有两三个大居民区,一到下班时,那人多着呢,都想顺路买点蔬菜瓜果啥的回家去。”

“哦。”马东点点头,“老市街旁边还与小街巷没?”

“有,有条小街,不过坑坑洼洼,周围商户都把垃圾朝哪儿扔,整个都脏乱差。”丁新华道,“马局长你不会要摊贩都到那里集中吧。”

“丁局长你说对了,还真是那个意思。”马东道,“如果没估计错,那些个摊贩应该大都是下岗职工或进城民工吧。”

“下岗职工多。”丁新华道,“哪儿差不多都是下岗职工。”

“嗯,也不管有多少下岗职工了,反正都可以去。”马东点头道。

“去哪儿?”

“去你说的那条小街。”马东道,“你带我过去瞧瞧,实地考察下,回来就着手办事。”

“把货柜都推到那儿去?”丁新华显然不太赞成。

“不搞铁皮货柜,搞水泥台的,瓷砖台面,长期固定下来。”马东道,“既然那地方有那么多摊贩,说明哪儿的买卖已经小有气候,既然小有气候,可以变相改造成一个小农贸市场了。”

“农贸市场可不能随便设的。”丁新华一听,连连摆手,“没有规划,搞农贸市场万万不可,只要有人反对肯定搞不成,因为涉及的东西太多,那怕再小的农贸市场,税收、卫生、防疫、安全等等问题一个都少不了,比较麻烦。”

“所以得动动脑子嘛。”马东嘿嘿一笑,“你不想想,那么多货柜都能弄成政府工程了,这小小一条街怎么就不可以?”

丁新华听了,迷惑不解,抬手挠挠脑袋,摇了摇头,“马局长,你的意思是当政府工程来搞?”

“那当然。”马东道,“还不是一般的政府工程,照旧打民生的旗帜。”

“不懂。”丁新华摇摇头。

“那地方咱不叫农贸市场,还叫街。”马东笑道,“不过叫法有学问,得叫再就业一条街!”

“再就业一条街?”丁新华一听,眼睛一亮,“这下懂了,马局长,为下岗职工专门辟出的地方,让他们重新上岗自食其力!”

“就这意思。”马东道,“你说就这样的事情,谁敢说不同意?谁不同意就是要造反了!关注下岗职工温饱问题,那可是民生大事,谁反对谁就是要造反,哪个有这样的胆!”

“对,不错,是这么回事!”丁新华道,“而且县里肯定百分百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