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我记得我爱过>

更新时间:2019-03-22 17:07:47

我记得我爱过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我记得我爱过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我记得我爱过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粽子mi分类:言情

“敏儿的笑容不正常。”——这是韩有容心中第一反应。 韩有容别有深意地凝视着她,这也是他第一次认真审视这个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子。 康敏儿并没有发现韩有容的异样,她心中

精彩章节试读:

“敏儿的笑容不正常。”——这是韩有容心中第一反应。

韩有容别有深意地凝视着她,这也是他第一次认真审视这个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女子。

康敏儿并没有发现韩有容的异样,她心中还在做着韩家少奶奶的春秋大梦。

“有容,你今晚看上去很累了,我炖了些燕窝雪梨,我去呈给你尝尝。”她深知,要抓住韩有容这种男人的心,紧靠美色的一时吸引是长久不了的。

韩有容看似温和地点点头,可看着她婀娜身姿的眼神却越发黯黑,他突然发现,发生了这么多变故之后,他对待康敏儿的态度也更加理智了。

深夜,韩有容看着身旁女子的睡颜,他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翌日

韩氏集团总部,明亮宽敞的总裁办公室。

“伊彦,你来一下。”韩有容想了想最终还是拨通了内线电话,让好友兼助理来办公室。

虽然他之前一直让手下去调查,但比起能力他更信任的还是自己这位故友。

“有容。”一个同样英俊的男子沉稳低调地走进门来,从他对韩有容的称呼就能看出两人交情匪浅。

“帮我调查一下那次事故。”韩有容开门见山。

伊彦听了这话,直视韩有容,双眸一亮:“你终于要睁开眼了。”他明白韩有容口中的那次事故是指什么。

韩有容皱了皱眉,有些不理解地说:“怎么你们都这么说!”

“那是因为你被恩情蒙蔽了双眼。”伊彦直白地道。

韩有容眼光移向窗外,看往远方,似乎要穿透云层般幽深:“那时候,我真的以为会死在山洞里。”

这句话,无疑表明了“救命恩人”对他的重大意义,也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他不曾对康敏儿深究的原因。

伊彦作为他的得力助手,又是从大学时期就结下生死之交的朋友,十分清楚那次事故对韩有容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他理解地点点头。

但最终还是觉得应该尽到朋友的义务,他硬着头皮提醒:“有容,有一句话早就该提醒你——当年的事,秦家其实没有动机。”

说完,他就感到韩有容凌厉的视线向他扫来。

话已开头,他不得不继续下去:“你想想,这件事到现在,究竟是谁得到了好处?而且,如果当初真的是秦家给你下药,害你失明的话,他们会将独生女送入虎口?”

韩有容低头沉吟片刻,伊彦的话,他不是没有想过。当年的事故,秦家确实差点儿动机,可是,如果不是秦家,那其他家族就更加没有可能。

莫说安城只有秦家和韩家双雄并大,就是周边其他地方的势力也会忌惮秦韩几分,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来招惹他韩家。

“好处......”他的声调低沉有力,今天,伊彦的话,给他提供了另一种思路。

这场事故之后,并没有人真正获得了什么利益。如果硬要说好处,那也只有......康敏儿。她从秦半夏身边的小跟班儿,从一个不入流的三流家族,一下子获得了他的宠爱。连带的他们康家也从韩家这里捞了不少油水。

“顺便查一下康家。”韩有容俊美的嘴唇轻轻开合,说出了这个将能左右一个家族命运的决定。

“另外,找个医生,我要一点能够让声音沙哑的药。”他向伊彦交待:“对了,要不容易被发现的那种。”

伊彦有几分困惑地看着他,他不明白他要这种药要做什么。

感受到伊彦打量的眼神,韩有容略显烦躁地抿了抿嘴角,冷声到:“你别管,找来就是,我自有分寸。”

伊彦点头离开,他相信韩有容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是会有周全的打算。

当韩有容拿到他需要的白色粉末时,不禁盯着这个小纸包愣神了好半晌。似有谜底揭晓前的紧张,却也有想要知道答案的急切。

这一天,韩有容早早地回到了韩家老宅。康敏儿没有在家,自从以少奶奶的身份自居之后,购物成了她每日的必修课。

康敏儿与身后的随从提着大包小包走进大门,脸上有被欲望和金钱左右的神采飞扬。这些奢侈品,是她在没攀上韩有容前,想也不敢想的。每年总是等着秦半夏赏赐一二,如今总算是扬眉吐气,自己也能当一回贵妇了!

她口中哼着轻快的小调儿踏进了客厅,当她看在端坐在沙发上的韩有容时,不禁一愣。立即转换了神情,一副温柔婉转的模样:“有容,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嗯,想早些回来看看你在干什么。”韩有容温柔地笑着。

可康敏儿却觉得这笑容跟以往似乎有点儿不同,可究竟哪里不同,她也说不上来。她一个眼神让下人赶紧将她的战利品拿走后,才坐到韩有容身后。

刚刚落座,却又立即起身,站在了韩有容背后,替他揉捏双肩:“累了吧,我听人说这样按摩会很舒服,这几天特意去学了学,你试试看舒不舒服?”康敏儿一脸天真的笑容。

如果不是刚才在她进门时,从她脸上看到了真真切切的贪婪,他一定会以为现在这纯真无邪的笑容,才是真正的康敏儿。

一旦怀疑开始发芽,就无法控制地会疯狂生长,直到被扼杀,或者长成大树。

韩有容沉静地想着从认识康敏儿到现在的一切经过,可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哪里需要你做这些,你好好休息,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养好身子。”他拉过她的手,将她从身后拉至怀中。

他修长的手指挑起康敏儿的下颌,用拇指在她脸颊轻轻刮蹭:“都瘦了许多,看来,还得再多吃点儿。”

“杨妈,把桃胶燕翅羹端上来。”韩有容扭头对下人吩咐。

康敏儿被韩有容亲昵地抱在身上,故作娇羞地低下头,声音甜腻地道:“有容,谢谢你,能遇见你,真好!”

韩有容接过下人递上的骨瓷玉髓碗,小心地舀了一勺燕翅羹,放在嘴边轻轻吹气,直到温热合口了才喂到康敏儿嘴边:“敏儿,来,多吃点。”

就这样,一勺接着一勺,直到喂完这整整一晚,他才放下了碗和康敏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