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刁蛮悍妃:本宫不承欢>

更新时间:2019-03-22 17:08:32

刁蛮悍妃:本宫不承欢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刁蛮悍妃:本宫不承欢全本小说 连载中

刁蛮悍妃:本宫不承欢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靑条生分类:言情

淳晴儿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身子,瞪了那个“不好好端茶”的宫女一眼,随她来的侍女赶紧扶着淳晴儿,盛气凌人地斥责她:“你是怎么端的?若是我家主子有个什么好歹来,你十个脑袋也

精彩章节试读:

淳晴儿摇摇晃晃地站直了身子,瞪了那个“不好好端茶”的宫女一眼,随她来的侍女赶紧扶着淳晴儿,盛气凌人地斥责她:“你是怎么端的?若是我家主子有个什么好歹来,你十个脑袋也不够赔的!”

“算了,今天可真是晦气,咱们走!”淳晴儿摆了下袖子,破天荒地没有追究,没和这里的主子凤筱琬打声招呼便想回去。

“是!”她的侍女赶紧扶着她往外走去。

那个宫女茫然地站在原地挨完训,明明自己端得好好地的,怎么就……

“且慢。”凤筱琬和慕儿互看了一眼,最后凤筱琬上前一步拉住她,不紧不慢地出声挽留:“淳妹妹在我这出的事,怎么能不宣太医过来瞧瞧呢。”

说完她就吩咐那个宫女:“你赶紧去太医院,叫太医过来给淳贵人看看。”

话虽是对着那个宫女说的,她却看向淳晴儿,故作关心地将人往房内带:“晴贵人快进去坐着,若是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看太医……那怎么行!

淳晴儿有些不耐烦,一把甩开凤筱琬,一双秀眉皱起:“我的身子我自己知道,就不劳贤妃操心了!真出了事,你自然是脱不了干系的!”声音大到守在外头的宫人都能听得见。

慕儿若有所思地看着淳晴儿的肚子,这个时候了她还不忘威胁,还真是胆大啊……

“还是瞧瞧吧,也确保万一。”凤筱琬不着痕迹的挡住淳晴儿的去路。

一屋子人都站着,气氛显得剑拔弩张。

一旁的宫女一时有些为难,究竟自己是去,还是不去?这晴贵人要是不愿意看,那自己不就白跑一趟了,德妃娘娘对这淳贵人并不喜,要是淳贵人真的又流产了对于自家德妃娘娘倒是一件好事儿。

因着这一份原因,她就没有去请。

“不用你来多事!”淳晴儿一时心急,推了凤筱琬一把就要往外走。

“怎么回事?你们这是在干嘛?”淳晴儿的声音太大,正巧让别院外的魏厌颖听见,于是她便走进来瞧瞧,为何晴贵人会在贤妃的住处大呼小叫的。

一进来,她便看见淳晴儿推开贤妃要出去,顺便就拦了下来:“你这是怎么了?怀着龙子可得当心着走。”

魏厌颖?她怎么也来了,真是碍事!

淳晴儿看见又一个人来挡着自己的路,心里愈发慌乱。

凤筱琬看到淳晴儿那眼中透露着的不耐烦,就又走了过来:“淳贵人快坐下,方才宫女那么一扑可不得动了胎气。”

这话也是说给魏厌颖听。

“哟,这可不得了,碧桃,你快去叫皇上过来,淳贵人上回就落了一胎,这次可不能出什么差错。”魏厌颖拍了拍自己的贴身宫女,让她去找皇上。

淳晴儿有心想叫住她,奈何碧桃走的太快,拦不住了。

她着急地咬了下嘴唇,事已至此看太医是躲不过去了,要是太医一把脉,那自己假怀胎的事不就暴露了?!

“你,去请太医院的李严箐李太医来!平日里我的安胎药都是他开的,比较熟悉。”

她吩咐了一下自己带来的宫女,让她去请,宫女知道了她的意思,赶紧趁着凤筱琬的人还没去太医院之前过去。

“是,淳贵人。”

“太医待会就来,这下你满意了吧?”淳晴儿拽着自己的袖子看了凤筱琬一眼,率先进了屋子。

凤筱琬没有说什么:“慕儿,我们也进去坐吧。”

“好啊。”慕儿提着裙子,跟着她走了进去。

一旁的宫人们赶紧拉起了帘子,按着男女授受不亲的理,太医身为男子替后宫的贵人们看病是需要隔帘的。

魏厌颖的人许是去了御书房请皇上,没有太医院近,是以李太医来的时候皇上还没到。

她也跟着走了进去,看到凤筱琬那么淡定的样子感觉有些奇怪:淳贵人是在她的别院里出事的,为什么她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不怕皇上待会来了迁怒于她么?

谋害龙子,可是大罪!

淳晴儿的人在回来的路上就和李太医说了一下情况:

“我家主子今天被贤妃娘娘院子里的宫人不小心给冲撞了,待会你把下脉,皇上也会在那,你知道怎么办了吧?”她低声说着。

“我自有分寸。”李严箐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人来了。”慕儿远远地看见李太医走了过来,提醒大家。

“臣李严箐见过贤妃娘娘,见过淳贵人。”李严箐按例行了礼,抬头看了帘子后面的人一眼,复又微微低头。

.“李太医,方才本贵人受了点惊吓,您帮我瞧瞧,我怀着的龙子……可会惊着。”淳晴儿压住心中的慌乱,故作镇静地让李严箐来把脉。

演戏就得演足,自己并未怀胎的事李严箐是知道的,他若是不帮自己瞒住,都对不起自己之前派人塞给他的银子。

“是,淳贵人。”李严箐打开自己带来的医箱,从里面拿出托布,让淳晴儿把手搁在上头,装模作样地把起脉来。

凤筱琬和慕儿坐在正堂内的椅子上等结果,魏厌颖也跟着坐了下来。

说起来魏厌颖也好些日子没有见到过皇上了,主动派人去请也是起了一个邀功的心思,顺便在皇上面前晃一晃,让他也对自己印象更好些。

凤筱琬端起一旁快凉了的茶,轻抿了一口。

那李太医八成是淳贵人的人,看来今天是不能让那淳晴儿现原形了,罢了,今天也不过是试探试探,以后总有揭穿她的机会。

她思考了一会,就不再去想。

“皇上到……”太医来了没一会,一个尖细的太监嗓子就在外头响了起来,提醒里头的人出来接驾。

凤筱琬扬了扬眉,他倒是来的挺快,对淳晴儿还真上心。

但她没有说什么,和众人一样动作迅速地站了起来,可还没等她们出去跪拜,一个高大的身影便大步迈了进来。

“又是出了什么乱子?!”慕容宸一来就十分生气,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儿,他皱眉看着这一屋子的人,环视了一圈。

淳晴儿听到皇上的声音,连忙让自己的人把帘子拉了起来:“皇上~”她故意用一种受了大委屈的声音说话,吸引慕容宸的注意力:“您可算来了~”

慕容宸看向淳晴儿:“你说,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地上那些茶杯渣子还在那,凤筱琬意识到不妥,吩咐着下人:“去,赶紧把这收拾了,真是没眼力见的。”

淳晴儿刚要和慕容宸说话,可是凤筱琬先出了口:“是臣妾宫里的几个宫人,来了没有几日,不懂规矩冲撞了淳贵人。”

她望了一眼正在把脉的李太医:“现在太医正在查看,应该是不会有事儿的。”

淳晴儿注意到慕容宸顺着凤筱琬的视线看了一眼太医,不由得心慌起来,心里反复地安慰自己:他们不知道,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可还是将头微微往一边侧了侧,另一只手在袖子里心虚的握着。

慕容宸又看向凤筱琬,眼神淡漠,带着一丝怀疑,他没有说话,走到了淳晴儿身边,安慰一般拍了拍她的肩膀。

凤筱琬看出了他的怀疑,对于慕容宸的不信任,凤筱琬已经习惯了,面上淡若无波,但是看到那眼神还是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他为何总是不相信自己,难道自己在他眼中就是一个会为了恩宠不择手段的女子么?

一边慕儿看出不对劲儿来,连忙帮腔:“是德妃那看这人手不够,新送了几个宫人过来,做事有些不利落。”

说着她靠近凤筱琬,挽住了她的臂弯,一副保护式的姿态。

看到慕儿替凤筱琬说话,慕容宸也不好多说什么,淡淡地“嗯”了一句,叫人看不出他的态度。

淳晴儿倒是恨的牙痒痒的,要是没有被凤筱琬抢先的话,她完全可以说这宫人是凤筱琬指使的。

但是现在慕儿都说话了,她只好忍着自己的不快,点头说:“是。”

这个慕儿为什么这么护着那个凤筱琬呢?!

淳晴儿心中暗恨。

“李太医,淳贵人她的身子怎么样了?有无大碍?”魏厌颖见慕容宸没有注意到自己,主动开口问。

“受了些惊吓,胎气有些不稳,不过无妨,待微臣去开几副安胎定神的药方,淳贵人按方子喝几次便可无事。”李太医看了淳晴儿一眼,然后向慕容宸行了个礼说道。

“无事就好。”慕容宸站着不动:“来人,把那几个新来的宫人带回德妃的宫中,幸好此次淳贵人无碍,否则朕要她们的脑袋来给朕赔罪!”

宫人的错,慕容宸只好让人把那些宫人给去了。

“从今往后,没有需要的话不要再有新宫人送来别院。”

慕容宸身边的公公应了一句,连忙吩咐下去。

淳晴儿感觉有些不甘心:这样也太便宜凤筱琬这个贱人了!

这里没李太医什么事了,他就收拾好东西,借机告辞:“太医院里还有事要忙,微臣先回去了,药方子待会淳贵人派宫女过来取便行。”

“嗯,去吧。”

慕容宸淡然开口,李严箐提着医箱赶紧出去。

等回到了太医院他才松了一口气,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在天子面前撒谎,这可是要杀头的死罪。

顿了一会儿,他倒真的写了一张平常给怀胎妃子用的安胎药方出来,万一皇上日后问起追究就不好了,还是得装装样子。

慕容宸只是带走几个宫人,这样的安排倒让凤筱琬有些安心:这样一来别院里的眼线就可以少一些了,成日里接受着别人的窥视,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

但是转念一想:要不是因为淳晴儿,那些人根本不会被谴走,凤筱琬又觉得有些难受。

凤筱琬看着慕容宸的侧颜,又转过头去:他对那个女人果真上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