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特工王妃:王爷有种来战>

更新时间:2019-03-22 17:11:13

完本小说特工王妃:王爷有种来战推荐 特工王妃:王爷有种来战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特工王妃:王爷有种来战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上官熙儿分类:言情

第二日辰时,路笙箫按照前一天的约定,来到了城郊小树林,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十天半个月都看不到一个人影,她想,就算有人死在了这里,也不会被发现吧。 “路笙箫,没想到你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辰时,路笙箫按照前一天的约定,来到了城郊小树林,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十天半个月都看不到一个人影,她想,就算有人死在了这里,也不会被发现吧。

“路笙箫,没想到你还挺准时的啊。”这时,璟盛出现在了她的身后,笑了笑。

路笙箫回过头来,语气淡淡:“既然许下承诺,自然要遵守了,就是不知道,王爷会不会遵守承诺,告诉我一切呢?”

“呵呵。”璟盛冷笑一声,立马就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你偷听了不该听的话,现在还来问我实情,你有什么资格知道实情。”

路笙箫后退了几步,事先知道他会变脸,却没想到变脸得这么快,简直是猝不及防:“这可是咱们昨天约定好了的,你要反悔吗?”

“真是笑话,路笙箫,我说你也够天真的,那个约定,只不过为了引你出来罢了。”璟盛只觉得她太愚蠢,“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上当了,那可就怪不得我,本来我是不想杀你的,可是你偷听了不该听的话,就必须死!”

璟盛话落,从一边的草丛里,跳出许多杀手,瞬间将路笙箫团团包围住了,果然,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他不带人才是不正常的。

“枉我如此相信你,你竟然用这么卑鄙无耻的手段。”路笙箫忍不住骂了他这么一句。

璟盛笑了笑,笑得很是得意:“路笙箫,你可别忘了,有一句话叫做兵不厌诈,哦,我忘了,你只是个女人,怎么会懂兵法,总之,这一切怪不得别人,都是你自己作的,若是你不去偷听,今日这条小命或许还能保住。”

“哼,你倒是先威胁上我了?”路笙箫的语气,不屑一顾,“不过,你没那个本事,真以为就你带了人来吗?”

“什么?”在璟盛的诧异中,一群黑衣杀手跳了出来,璟叡初也随即现身,那人数之多,直接将璟盛的手下都包围住了。

璟叡初直接飞身来到路笙箫身边,关切问道:“箫箫,刚刚没有受到惊吓吧?”

路笙箫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你出场了。”原本还以为,自己要跟璟盛僵持一会他才会跟自己翻脸的。

璟盛看到眼前这场景,顿时就傻了眼了:“路笙箫……你使诈,咱们昨天不是都说好了,就我们两个,谁也不准带人。”

“可是,你也带人了啊,而且,是你自己先违反规定的吧。”路笙箫只觉得他的话听起来有些可笑,“我带人是为了防身,若是你不动手的话,他们就不会出来,可惜啊,你还是太耐不住性子了,唉,沉不住气啊。”

被路笙箫这么打击,璟盛气不打一处来:“简直就是谬论,来人,把他们两个都给本王抓起来!”

“是。”杀手们得令,纷纷动手起来。

然而,因为人数差别,璟盛的手下很快就占了劣势,璟盛见势不妙,连忙想偷偷逃跑,好在璟叡初眼疾手快,飞身上前去抓住了他:“我看你还能往什么地方跑?”

“你放开我!”璟盛想还击,被璟叡初轻盈一个勾腿踢倒跪在地上,动弹不得。

很快的,璟盛那边的人就败下阵来,一个个像丧家之犬一般,死的死伤的伤。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意识到自己输了,璟盛索性破罐子破摔,问他们道。

“我早就说了,老老实实说出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惜,你非要耍这种手段。”路笙箫缓缓走到了他身边,冷冷嘲讽道。

璟盛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哼,要不是你给本王使诈,现在你已经死了!”

“可没有如果,现在输的人是你,你要搞清楚了。”路笙箫伸手托起他的下巴,“老实交代吧,我想听听,你跟元淑仪,你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究竟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是她一直缠着我,是她不守妇道,跟我有什么关系?”谁知,璟盛将一切罪过全部都推到了元淑仪身上。

不过,他本来就是一贯的落井下石,所以路笙箫也没有太多的诧异:“事到如今,你还是不肯跟我们说实话吗?”这个家伙,真够嘴硬的。

“这就是实话,你们爱信不信吧。”璟盛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呵呵,可怜你,连你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还来多管闲事,我都为你感到可悲啊。”

一提到母亲,路笙箫就有些不淡定了:“璟盛,难道你知道些什么吗?”

虽然路笙箫是穿越过来的,但是原主的记忆也都有,对于母亲,还是有一些感情的,当年,她母亲死的扑朔迷离,那时候自己还太小,什么都不知道,父亲也不让多问,所以并没有深究,可是,这也是她一直想弄明白的。

“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你的母亲那么年轻,怎么会突然暴病身亡呢,很明显,他就是被人杀害的啊。”璟盛说完了之后还笑了笑,仿佛对于她母亲的死很兴奋。

说到这里,路笙箫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仔细想了想,璟盛说的话确实是经得起推敲的。

见她神情有些慌张,璟叡初连忙抱住她躁动不安的身子,轻声安慰道:“箫箫,不要听他胡说,他是故意想转移你的注意力。”

这时,因为璟叡初分心,璟盛趁机一把推开了璟叡初的兵刃,转身就跑了,璟叡初想去追,奈何总不能丢下箫箫,只能任他走了:“唉,让他跑了,箫箫,是我的疏忽。”

“王爷,我想,璟盛他肯定知道我母亲的死。”而路笙箫此时的心思,全然都在自己母亲身上了,“不行,我要亲自去问问他。”

璟叡初这时却一把拉住了她:“他肯定不会告诉你的,就算你去了也无济于事的。”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突然间,路笙箫想到了什么:“对了,元淑仪一定知道这件事,王爷,我们去找元淑仪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