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一纸婚约,荒凉如梦>

更新时间:2019-03-22 17:13:07

一纸婚约,荒凉如梦全文完整版 一纸婚约,荒凉如梦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一纸婚约,荒凉如梦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百陌寄篱分类:言情

“听我说孩子。”老夫人扯过我的手,拉着我坐在床边,徐徐说道:“你的前半生和你妈妈的整个人生,都被我们那家给耽误了。这是我唯一能补偿给你和你妈妈的东西。以前是我想不

精彩章节试读:

“听我说孩子。”老夫人扯过我的手,拉着我坐在床边,徐徐说道:“你的前半生和你妈妈的整个人生,都被我们那家给耽误了。这是我唯一能补偿给你和你妈妈的东西。以前是我想不明白,但是现在我才明白,一个女孩子对于我们那家来说多么重要。我珍视你,对于以前的过错幡然醒悟。我知道你妈妈已经去世了,我后悔也都晚了,但我和你爸爸都会尽力弥补,能补偿你的我们都给你。”

我看着老夫人一张真诚的脸,和蔼可亲,想象不到当年他们不要我和我妈妈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该有多坚定,多残忍。

时至今日其实我没有多少仇恨,对于那家,我的原生家庭,我主要是替妈妈鸣不平。

他们一句不要我们的话,彻底毁了妈妈的一生。

我盯着手心的翡翠镯子,我说:“我还是不能要。能补偿妈妈的,唯有爸爸的真心和肯定,并不是这些物质的东西可以补偿的。”

“你收下吧。”老夫人耐着性子跟我说:“就当是补偿给你的,这是我对你和你妈妈,在这个家庭里后知后觉的肯定,可以么?”

我摇摇头:“奶奶,这东西太贵重了,你还是三思一下比较好。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还要回家。客厅里已经有很多贵重礼物了,我已经很高兴很满足了。就这样足够了。”

我站起身,跟老夫人告别:“奶奶,以后你要是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有时间就回来看你……”我犹豫着,吞吞吐吐的说道:“家族太庞大了,这个地方我想我还是应该少来几次。我走了。”

老夫人怀里抱着金子,她叹了口气点点头:“你说的对,没关系,以后我去找你就是了。你回去吧,叫老张送你回去,路上小心。”

我笑着走出房门,轻声叹气。

楼下众人还在热闹,大哥在那边弹钢琴,水心在喝红酒,他们也没发现我的去留。

我顺着娄底往下走,想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却被水心拦住去路。

“你想干什么?”我警惕的问着。

“不干什么,就是想跟姐姐你说几句话。”水心挑挑眉,拦在我眼前,一双胳膊环绕在胸前,身材真是苗条。

“小姑娘长得挺好看的,就是心胸太狭窄,你想跟我说话,我却对你无话可说,让开。”我错开水心的肩膀,没想到她耍无赖一般把我封在原地。

“姐姐,你可知道你身上穿的这身衣服,是谁留下来的遗物?”水心挑衅的看着我。

我一愣:“你说什么?遗物?”我看着身上崭新的羊绒裙子,什么遗物,胡说八道!

“怎么就不是遗物?你不知道么,在你来那家之前,你可以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而这身衣服,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留下的遗物!”水心眉头一皱,双眼阴森的盯着我,盯的我后背冒凉风。

“你瞎说什么?”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水心。

“我没有胡说!”水心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信,随便问一个人都能给你真相,这件事,上到奶奶,下到成杰,每一个人不知道的。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因为难产而死,而她的丈夫,则是你的前夫秦牧之!哈哈哈!”

“什么?!”我受到震惊,整个人没有站稳,一屁股跌在楼梯上。

楼下的人听到动静这才注意到我和水心,我脑袋嗡嗡作响耳朵里全是杂音。

我恍惚看到那老爷子和老张冲上来,然后水心被那老爷子狠狠扇了一巴掌。

水心虽然挨了打,却十分得意的看着我,然后冲了出去。

我只看到那老爷子和老张张着嘴,说的什么我全然没有听进去。

老张讲我扶起来,我瘫软的挪着步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楼。

耳朵里全是刚刚水心说的话,我的衣服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留下的的遗物,她生前因为难产而死,丈夫就是我的前夫秦牧之……

秦牧之,秦牧之!

“啊!”我仰头长长地尖叫一声,耳朵里的杂音顷刻间土崩瓦解。

世界恢复了清晰,我眼泪扑簌簌掉下来。

那老爷子抱着我,晃着我的身姿:“访蓝,访蓝!你怎么回事,不要吓唬爸爸!”

我看着那老爷子,一脸的褶皱,担心的双眼正盯着我看。老张也在我身边,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生怕我怎么样。

我忽然一笑,冷冷的说道:“爸爸,所以你是因为死了女儿,才将我认回那家的对不对?其实那家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就是同秦牧之商业联姻的妻子,但没有人告诉过我,世界上竟有这样的巧合,我也嫁给了秦牧之。你们都把我蒙在鼓里,看来这一次,我倒要好好谢谢水心。”

那老爷子心痛的看着我,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不是的访蓝,我们不说,就是怕你觉得尴尬,我不是有意隐瞒你,我只是,只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也没机会跟你解释这些啊。”

我冷笑一声:“那你呢?老张,你跟我独处的时间最多,每次接我送我都是你,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这件事情难道我没有权利知道么?!”

老张愧疚的看着我说:“我,我……老爷不说的事情,我哪里敢说!?”

“是啊,你说得对,你们说的都对!好像错的人只是我,永远是我!”我大声的咆哮着,狠狠推开老张的胳膊冲出家门。

“快跟上去啊!”我远远地听到那老爷子着急的吼叫,命令手下的人跟着我。

可是我哪里肯?受了这么大的刺激,我第一个想找的人,就是秦牧之。

他一定也知道这件事,当我在记者发布会上,被公布了真实身世的时候,我分明看到台下秦牧之错愕又紧张的眼神。

我当时以为,他只是被我的身世惊到了,但现在才明白,他那不可思议的表情里,包含了很多秘密。

那家的人不告诉我,秦牧之也不告诉我,他们分明就是因为死了大女儿,才想起我这么个还活着的二女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