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若情满目狰狞>

更新时间:2019-03-22 17:31:25

免费小说若情满目狰狞全文阅读 若情满目狰狞全本小说 连载中

若情满目狰狞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路飞大大分类:言情

李金凯被日夜折腾,白天吃不饱饭,晚上被强行要求值夜。 值夜,是监狱的特殊规矩。为了避免囚犯在夜间发生意外,每个监室每晚都要安排专门的人员,不能睡觉,睁着眼盯着其他人

精彩章节试读:

李金凯被日夜折腾,白天吃不饱饭,晚上被强行要求值夜。

值夜,是监狱的特殊规矩。为了避免囚犯在夜间发生意外,每个监室每晚都要安排专门的人员,不能睡觉,睁着眼盯着其他人。通常会安排两个人,上下半夜轮流替换着。

自从那日室长从管教办公室回来,这个规则就变了。

“3350号,今晚记得值夜。可不能再睡着了,如果再被夜间巡逻的管教看见,我们监室可会被扣分了饿!”室长粗声粗气地命令。

“怎么又是我,室长,我已经连续值了5天夜了。”李金凯哀嚎。

听见李金凯竟然敢反驳,室长爆吼:“你他妈敢顶嘴!”说完,一个眼色,监室其他人蒙着李金凯又是一顿猛打。

“告诉你,你再敢闭眼,连累我们被扣分,年底拿不到减刑资格,有你好受的!”室长恶狠狠地威胁!

其他人一听减刑资格,仿佛是被打了鸡血,一拥而上将李金凯团团围住。

“3350,你今晚敢睡老子不打死你!”

“你他们敢连累我们减不了刑,你就别想好过!”

“3350,好好儿地值夜,别担心,只要你做好了,他们不会对你怎样。”

一干人等,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

李金凯白天进行高强度的劳动,晚上又要值夜,几乎得不到休息。没两个礼拜,他就感觉头重脚轻,脑袋里空白一片。

如果是才进来监狱还摸不清门道,那么快半个月了,不用想也知道这群人在故意整他。

他开始以为是人家要给他一个下马威:“大哥,求求你,放过我。我有哪里做得不好,您尽管批评!”

“哼哼,你得罪的可不是我!”没人理睬他的求饶,折磨他的手段反而变本加厉。

终于,李金凯想明白了,在这里他是没有出路了,背后有人整他,这群人的行为都是有人操纵的。

魏广明!一定是魏广明!除了他,李金凯想不出还有谁能如此神通广大。

于是,他一改才来时谨小慎微的模样,而是得空就爬在监室那小如狗洞的通风口上大喊大叫:“魏广明,你尽管对付我!不管你怎么对付我,也改变不了你的女人被我玩过的事实!你脑袋上永远都会带绿帽子!”李金凯脸上带着癫狂。

李金凯得到了罪有应得的惩罚,而被他祸害的余咪,情况并没有比他更好一些。

“余咪,来,吃饭了。”魏广明轻轻牵着余咪的手,带她到餐桌旁坐下。

“我可以自己来。”余咪淡淡地说。

魏广明不在意余咪的拒绝,殷勤地为她介绍着桌子上冒着热气的饭菜:“咪咪,这是李敏特意给你做的糖醋桂花鱼,说你从前在家里的时候最爱吃。”说着,拿起筷子给余咪夹了一块儿。

可没将筷子伸到余咪碗里,就被她毫不留情地打掉了:“我说过,我可以自己来。”余咪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

如是从前,谁敢这样对他,魏广明一定会勃然大怒,可如今,已不同于往时。今天早上,李敏还专门给他打了电话。

“魏先生,咪咪又坐在阳台,呆呆地看着外面,快三个小时了,喊她也不答应!”李敏担忧地说。

“你带她下楼去走走吧。”魏广明生意很忙,可余咪的事对他更加重要。

“她哪里肯去,我劝了好几次,根本不理我。”李敏无奈。

魏广明拿着手机,愣神片刻,说到:“我马上回来。”挂上电话,魏广明简短地向秘书交待了几句,便匆匆驾车飞驰回家。

看着余咪日渐消瘦、精神萎靡的模样,魏广明急在心头,却无计可施。

他只有尽可能推掉一切应酬,多争取些时间陪着她。

余咪从被救回来,除了面无表情,最多的就是无声落泪。

“咪咪,你别这样啊,魏先生丢下工作专门回来陪你。“李敏也在一旁劝说。

可这些话似乎都没进入余咪耳中,她机械性地夹菜、吃饭,像个提线木偶,完全没有情绪。

吃完饭,余咪木然地回到卧室,“砰”地一声关上门。

魏广明和李敏面面相觑。

“魏先生,这样下去不行的。”李敏的担忧溢于言表:“你看咪咪,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精气神儿全都没啦。”

魏广明颔首,微微点头。

“要不,您带咪咪出去玩玩,换个地方呆一段时间?”李敏试探地问,她知道魏广明很忙,可对余咪的担心让她忍不住提出这个建议。

“也好。”魏广明爽快地答应了:“我去给她说。”

魏广明轻手轻脚来到余咪的房间,小心翼翼地开口:“咪咪,等我忙完这两天,我带你出去放松一下吧,你想去哪里?”

余咪冷漠地瞥了魏广明一眼,没有答话。

“咪咪,你不能这样把自己封闭起来,你要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魏广明耐心地劝诫。

余咪睁着圆而大的黑眸,眼中一丝波光也没有,就像蜷缩在洞穴里冬眠的刺猬。

”咪咪,如果你愿意,你还是可以回去工作的,你什么也不用怕,一切都有我呢。“魏广明仍不放弃。

这句话让余咪再度落泪:“从我们认识,你说得最多的就是别怕。”魏广明的劝说起到了效果,撩动了余咪心头的那根弦。

魏广明激动得冲上前一把抱住余咪:“咪咪,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魏广明深深自责,眼眶微微泛红。

“是我太任性了,广明,我们今后好好的,好吗?”余咪流着泪,眼中带着乞求。

在魏广明心中,余咪一直是一个独立坚强的女人,如今这卑微乞求的模样让他心头一阵刀割般的疼痛。他用力将余咪搂住,双臂不住收紧,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好,好,我们好好的,好好的。”

月是故乡明,露从今夜白。多日来笼罩在这个家里的阴霾终于逐渐消散,余咪试着放下那段不堪的经历,而魏广明也暗自下定决心要守护怀里的佳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