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我的妻子是鬼王>

更新时间:2019-03-22 17:48:56

好看小说我的妻子是鬼王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我的妻子是鬼王

玄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暖阳倾泄分类:玄幻

随着“蓬”的一声脆响,肖华应声倒地。 那个一直被我视之为魔界卧底的聂爽,见到肖华被楚江王刺伤,勃然大怒,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楚江王的衣领就想往死里打。不想楚江王只是轻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蓬”的一声脆响,肖华应声倒地。

那个一直被我视之为魔界卧底的聂爽,见到肖华被楚江王刺伤,勃然大怒,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楚江王的衣领就想往死里打。不想楚江王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聂爽便立刻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撞在一根木柱子上,昏死过去。

“肖华!”我撕心裂肺地呼喊着自己爱妻的名字,跑上去紧紧地将肖华搂入怀中。

一尺多长的匕首,有三分之一插进了肖华的腰部,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缓慢地从伤口中流出来,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同时也滴进了我的心窝里头。鲜血每滴一滴,我的心头就好像被刀割一次,非常的疼痛。

肖华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全身仿佛失去了生命力,没有一丝活气。

怎么会这样的呢?肖华可是堂堂的地府鬼王,怎么一刀之下就伤成这个样子?楚江王明明是十代阎君之一,可它为什么要向肖华下毒手?

我心疼地看着怀里的肖华,大脑一片混乱,完全无法思考,而只能像一部复读机那样,反复默念上面那几个问题。

尽管我的大脑无法判断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这并不代表事情不会水落石出。向肖华行凶之人,就是那个楚江王,清清楚楚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只听得那个楚江王不耐烦地说道:“好了!不要在那里哭哭啼啼的了!你再哭,你的那个鬼王爱妻也不会好起来的!”

“不!”我大声地说,“肖华可是鸿钧老祖的徒弟啊!怎么会只挨了一刀就无法好起来呢?”

“小子,你的智商不错,居然能想到这一层。”楚江王说道,“你说的没错,你的鬼王爱妻是鸿钧老祖的徒弟,区区一刀本来对她造不成任何伤害。但是如果她中了魔界四大魔皇的困法咒,就完全不是这样的了。”

“四大魔皇的困法咒?”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头不由得猛地一震,“难道魔皇一路上对肖华实行好几次偷袭,就是为了向肖华下诅咒?”

“你猜想得不错,小子。”楚江王说道,“没错,四大魔皇之所以不断地对你的鬼王爱妻进行偷袭,偷袭之后便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其目的就是为了在你的鬼王爱妻身上下诅咒,不然的话,以你的鬼王爱妻的实力,就算魔界的四大魔皇联手,也未必是她的对手。为了彻底打倒你的鬼王爱妻,我们魔界四大魔皇便玩了一出偷袭的好戏。”

“你们魔界四大魔皇?”我吃惊地说道,“你是魔皇?不是楚江王?”

“楚江王”听罢,哈哈大笑道:“你的猜测完全正确,不错,我的确不是楚江王,而是魔界四大魔皇之一的幻魔!”

“楚江王”说完,摇身一变,变成一个满身横肉,头部像鳄鱼,双手似霸王龙,背部有一双巨大的蝙蝠翅膀的怪物来。它像蛇一样,吐着红红的红信子,含混不清地说道:“这才是我本来的面目!”

“你果然不是楚江王!”

怪物现出原形后,肖华忽的“咳嗽”一声,慢慢的睁开眼睛道。

那幻魔见肖华苏醒过来,“咦”的一声说道:“你刚才是假昏过去的?”

肖华说:“这当然了,不然的话你怎么会现出原形呢!”

我惊喜地说道:“肖华,原来你没有事!”正想扶她起身,不料我刚一动手,肖华便吃痛地说:“哎呀,小杨,你这是干什么呢?”

我说:“你不是没事吗?我这是想扶你起身啊!”

肖华苦笑道:“小杨,我是假装昏过去没错,但是我身上的伤却是真的,请你不要乱动我的身体,好吗?”

那幻魔说道:“是啊,小子。你别以为我们魔界四大魔皇的困法咒浪得虚名,它无论施展在任何人身上,哪怕对方是大罗金仙,都会完全失去法力,和普通人没有两样。”

我问肖华道:“肖华,这是真的吗?你已经失去了法力?”

肖华点点头说:“是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被幻魔刺伤。”

我说:“你失去了法力,那我们岂不是再也无法斗得过魔界的四大魔皇?”

“小子,你说的没错!”

肖华正要回答我的问题,忽然刀锯地狱的天空传来三个声音,异口同声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紧接着,“嗖——”“嗖——”“嗖——”三声,半空中出现了三个黑影,仔细一看,正是我们之前遇到的确定为魔皇的黑影。

这三个黑影也学着幻魔一样,摇身一变,现出原形。

第一个是一个高约三丈的彪形大汉,它上身赤裸,下身仅仅缠着一条红布,全身血淋淋的,眼睛、鼻子、耳朵,都不停地流着血,那幻魔见到它,便喊了一声“血魔”。

第二个的原形和《西游记》里的牛魔王很相像,头上顶着一对大牛角,脸上长着一个大鼻子,大鼻子几乎占了黑乎乎的脸部的二分之一,很不好看,还不时喷出一口白气。按照幻魔的叫法,这个魔皇的确叫做“牛魔”。

至于第三个我们就非常熟悉了,它便是我们从孽镜地狱返回森罗宝殿时遇到的那个四大魔皇之首,阿罗德。

幻魔、血魔、牛魔,加上阿罗德,这便是魔界的四大魔皇。

四大魔皇齐集在刀锯地狱里,而肖华又中了它们的困法咒,看来我们,不,是整个阴曹地府都在劫难逃了。

肖华虽然身受重伤,但是面对着四大魔皇,依然面无惧色,她不紧不慢地说:“很好,四大魔皇都齐集在这里,这下我就不用再乔装打扮下去了。”

我和肖华一进入阴曹地府,肖华便用化身符将她自己和我变作两个普通的法师,只有在路上遇到了仍然对地府忠心耿耿的地府官员,我们才会以真面目示人,否则其他人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我们的真正面目。

阿罗德见肖华也现出本来的面目后,不禁赞叹道:“好一个莲花大帝!用了化身符后,连我这个四大魔皇之首,都看不出你的本来面目!”

肖华冷冷地说:“你看不出我的本来面目?不可能吧!你要是看不出我的本来面目的话,怎么会联合其它魔皇对我下困法咒呢?”

阿罗德耸了耸肩说:“幸运而已,也可以说是你一时大意。你在森罗宝殿的时候,曾经将我丢失多年的玉佩还给我,并且说是孟婆交给你的。我当时听了就心下狐疑,因为现在孟婆庄的孟婆,是我阿罗德命人假扮的。换句话说,是我阿罗德的人。是我的人的话,得到了我的玉佩怎么会不立即交还给我呢?我于是命令人去孟婆庄查个明白,结果发现我命令的那个人竟然在你们来到地府之前,就已经被人杀了。因此我怀疑你可能就是莲花大帝!”

肖华说:“所以你就联合其它三大魔皇,上演了一出偷袭大戏,在我的身上下了困法咒?”

阿罗德说:“是的,不然的话,我们四个加起来,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如今你已经身中我们的困法咒,再也无法施展你从鸿钧老祖那里学来的法术,只剩下死或者投降两条路。”

“死或者投降?”肖华重复着阿罗德的话,“你竟然想我投降?我小莲花可是堂堂的地府鬼王,你竟然想我成为你们魔界的爪牙,休想!”

阿罗德说:“你要是不投降的话,可以!那你、你的父亲、十代阎君,还有你在人间的丈夫,统统都得死!”

“这……”肖华被阿罗德截中了痛处,她可以宁死不降,但是却不能不考虑到我、酆都大帝以及十代阎君的性命。

阿罗德看出肖华在犹豫,于是对其它三位魔皇道:“把他们带到枉死城那里去!让他们在里面好好想一想!”

阿罗德一声令下,其余三个魔皇立即行动,分别将肖华、我和依然在昏迷的聂爽抓了起来,四大魔皇将我们挟持到一个黑气冲天的古代城池上空,然后往城下面一扔,直接把我们扔进城池里,然后扬长而去。阿罗德在临走之前,对肖华说道:“你的老子酆都大帝和楚江王都在枉死城里面,你们三个人可以好好的商量一番,决定你们的命运!”

枉死城位于阴曹地府的最深处,酆都大帝殿的右侧,是地藏王菩萨来到阴曹地府以后,特意为那些被人谋杀、自杀或者横死的亡灵而开辟的栖身之所。

亡灵在枉死城里忍受的痛苦,就像人间那些犯人在监狱里坐牢所忍受的痛苦一样。它们不能离开枉死城半步,即使每年中元节,也不允许和地府其它亡灵一起,穿过大开的鬼门关,返回人间享受凡人提供的供品,甚至它们在人世间的亲戚烧给它们的冥币和和纸扎祭品,它们都无法收到。

因此枉死城里的亡灵,是整个阴曹地府怨气最大的,就连十八层地狱的刀锯地狱里面的亡灵,也无法相提并论。要不是枉死城建在一座高高的大山上面,而不是像十八层地狱那样是一个大峡谷的话,枉死城积聚的怨气一定比刀锯地狱的怨气还要大。

正因为枉死城的亡灵怨气极强,所以它们的性格无不狂暴凶残。我和肖华以及聂爽被四大魔皇扔进来时,正好压倒了几个正在枉死城大街上行走的亡灵。这几个亡灵一被压,马上怒火冲天,一口气将我们三个人掀翻在地上,然后大脚小脚地朝我们的身上猛踢,一边踢还一边骂道:“你们几个活得不耐烦了吧,竟敢压倒大爷我!你大爷不好好教训你们一顿,便对不起自己!”

由于肖华被四大魔皇施展了困法咒,又受了伤,根本不能作战,而聂爽又昏迷不醒,就连我这个凡人,被魔皇扔下来后不小心崴了脚,因此我们三个人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只能任由那几个亡灵蹂躏我们。

或者是那几个亡灵蹂躏我们的动静实在太大,引起了枉死城其它亡灵的注意。那些亡灵,有无头的,有被汽车压扁了似的,有吊死的,有被开膛破肚的,全都是死得很惨的亡灵。可不管是怎么死的亡灵,都纷纷围上来,加入蹂躏我们的行列,搞得我们苦不堪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肖华压在自己的身下,让自己的爱妻少受点苦头。至于那个聂爽,只能听天由命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正吃痛地忍受着亡灵的蹂躏时,枉死城的大街上忽然出现一个年近八十的老者。他神采飞扬,迈着坚定的步伐,举手投足间都具有古代皇帝那样的威严。他在枉死城里似乎具有无可比拟的权威,就这么轻轻喝了一句,正在欢快地蹂躏我们的亡灵听了无不惊恐万分,一下子便鸟散了。

亡灵们一走,那老者便走上前扶起我说道:“年轻人,你没事吧?”

我苦笑着,好半天才从口里吐出一句感谢的话:“谢谢你!”然后忍着剧痛俯下身,将肖华扶了起来。

那老者见到肖华的模样,马上惊呼道:“是你,小莲花!”

肖华睁开眼睛,盯着那老者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对老者喊了一句:“父亲!”

父亲?我被肖华吐出的这两个字惊呆了。

肖华的父亲,不就是酆都大帝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