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盛宠再恋>

更新时间:2019-03-22 17:51:53

盛宠再恋免费阅读目录 盛宠再恋小说全章节 连载中

盛宠再恋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灵酃分类:言情

安北酒来到了一家酒吧,却在门口前停下了,在心里纠结了好一会,最后咬了咬牙,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五颜六色的灯光在人们的脸上扫过,舞池里扭动的身躯配上重金属音乐,安北酒

精彩章节试读:

安北酒来到了一家酒吧,却在门口前停下了,在心里纠结了好一会,最后咬了咬牙,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五颜六色的灯光在人们的脸上扫过,舞池里扭动的身躯配上重金属音乐,安北酒一开始是不适应这样的环境的,可她的适应能力好,没多久就习惯了。

一眼扫过去,宋清黎在人群中无疑是最耀眼的,即使在人堆里,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一下子就吸引了安北酒的眼球。

可下一秒,她就看见一位穿着十分暴露的女人走到了宋清黎的身边,手里端着一个酒杯,笑得花枝乱颤,似乎在和宋清黎说这些什么。

宋清黎似乎没有搭理她,自顾自地喝着自己的酒,就连头也没抬起来看女人一眼。

女人见他如此冷漠,索性将身子都贴了上去,不料宋清黎将她推开了,并且警告:“别靠近我,滚远点。”

摔倒在地,女人“嘶”的一声叫了出来,脸色一变,也不再自讨没趣,哼了一声后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踩着高跟鞋走开了。

看到这一幕,安北酒心中竟然有些欣喜,她意识到自己的异样后,不予理会,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呼出来,才朝着宋清黎的方向走了过去。

来到宋清黎的身边,安北酒看见他这副模样,有些颓败的感觉,轻轻皱了一下眉头,稍稍提高了音量喊道:“宋清黎。”

熟悉的声音仿佛具有穿透力似的,宋清黎抬起迷离的眼睛,注视着安北酒,随后站起身子,贴近了安北酒的脸庞,往她的脸上吐出了一口酒气,低哑开口:“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他拖长了声音,听起来别具诱惑,俊俏的脸庞上出现了一抹绯红,似乎是,喝醉了酒……

“你喝醉了,我扶你回去吧。”安北酒皱着的眉头还未舒展开,小手就已抓住了他的胳膊。

谁知宋清黎如一座大山似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也不动,那双看起来格外撩人的桃花眼始终盯着安北酒的脸颊。

“你干嘛不走?”安北酒问道。

注意到他的目光定格在自己的脸上,安北酒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可思议的问道:“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宋清黎摇了摇头,勾唇低低的笑着,缓缓说道:“没有,我只是看你特别合我的胃口。”

安北酒没有心思在这和他说这么多,催促道:“你快起来,我扶你回去,你看看你,醉成什么样子了,我是谁你还知道吗?”

“唔,你是我老婆,安北酒是我老婆,我不要走,我要抱抱。”宋清黎张开手臂,做出一个索要拥抱的动作,不满的撅起了嘴,撒娇似的看着安北酒。

安北酒“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滑稽的他,心里想着平常极为高冷,不易近人的宋清黎喝醉了酒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的脸上划过一抹震惊,随后淡淡的说道:“我不是你的老婆,你现在先跟我回家。”

一把将安北酒搂在了怀里,宋清黎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喃喃道:“你好香。”

一股浓烈酒气扑面而来,安北酒皱起了小脸,更加断定了宋清黎喝醉了,并且醉得神志不清了,她心里竟担心起来,想要带他离开酒吧的意识也越来越强烈。

“你知道吗,我心里一直只有一个女人,她叫安北酒。”宋清黎搂着安北酒的手也紧了紧,生怕她挣扎开来似的,贪婪的埋在她颈项里不愿将头抬起一秒。

眸子不再迷离,反而越发深邃起来,他看向前方,目光坚定,与方才那个醉酒的模样截然不同。

闻言,安北酒错愕,可一想,说不定这是他喝醉酒后胡乱说的话,可心里又有另一种想法,酒后吐真言,她思绪很乱,不知道怎么理清。

安北酒极力推搡着他,感觉被他抱着快要呼吸不了了,小脸憋红,十分艰难的说道:“你……你快放开我,再这样下去,我会被你抱死的。”

蓦地,宋清黎松开了她,安北酒才得以喘气,她愣愣的看着宋清黎,试探性的问道:“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安北酒,我爱你。”宋清黎坚定的回答道,旋即捧着安北酒的脸,看着她那如花瓣般鲜红的嘴唇,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附身亲了下去。

安北酒一个扭头,只让他亲到了脸蛋上,宋清黎不解的问:“怎么了?难道你不相信吗?还是,你的心里压根就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她的星眸里水光潋滟,红唇轻启:“你喝醉了对不对,刚才说出的话也是假的。”

“对,喝醉了。”宋清黎没有否认,转瞬又变成了醉酒的模样。

安北酒扶着宋清黎一步步走出了酒吧,晚风迎面吹来,将她的发丝吹乱,在空中飞舞,宋清黎看着她的侧颜,眼里尽是复杂难辨的神色。

一路走回了宋清黎的别墅,安北酒扶着他进了房间,想要将他弄到床上的时候,却和他一起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宋清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勾起了一个邪肆的笑容,大手在她身上游走,最后落在了她衬衫的纽扣上。

“你……你要干嘛?”安北酒惊呼出声。

很不温柔的解开了她的纽扣,不给她挣扎的机会,直接将她的衣服脱了个光,吻住了她的唇。

一室旖旎……

不知过了多久,宋清黎才停了下来,躺在安北酒的身侧。

安北酒的头发半湿,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总觉得宋清黎没有喝醉,反而很清醒,看着身上被他弄出来的痕迹,懊恼的问道:“你没喝醉是不是?”

四肢酸痛,仿佛被车子碾压过一般,安北酒皱着眉头,与宋清黎对视。

宋清黎也不再隐瞒,点了点头,“没喝几杯,怎么可能会醉,刚才在酒吧都是我在装醉。”

心中的火腾地起来了,安北酒恼羞成怒,忍着疼痛下床穿好自己的衣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太过分了!”

随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