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更新时间:2019-02-03 11:14:44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小说免费阅读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最新推荐章节 连载中

师父我想娶大师兄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纸寒分类:历史

合荒被宁婉儿的法宝扣住已经一个多月了,颜晓棠听从召南的建议,不断修炼自己的神识,她跟合荒犹如一体二灵,从来没有被隔绝过,一开始,合荒在罩子里闹腾得厉害,后来察觉到

精彩章节试读:

合荒被宁婉儿的法宝扣住已经一个多月了,颜晓棠听从召南的建议,不断修炼自己的神识,她跟合荒犹如一体二灵,从来没有被隔绝过,一开始,合荒在罩子里闹腾得厉害,后来察觉到它本体在蓬勃生长,明白颜晓棠在用心修炼,对它的关心并没有减少丝毫,才安静下来。

合荒不会说话,不过木灵灵识开得早,懂了颜晓棠的意思后,它就整天把头放在自己的脑袋上,一动不动了,看过去就像个黑黑的小山包。

宁婉儿经常装作不在意的到合荒附近逛一逛,自以为不动声色,落到旁人眼里明显无比地得意着。

三坟对宁婉儿颇有微词,在三坟看来既然这位“六小姐”不是真人诚心收的,不如撵走就算对她够意思了,颜晓棠却笑笑不做回答——她可不是心胸开阔的人,把人撵走了,难不成以后还得特意找回来?这小姑娘动了伯兮的份,颜晓棠还没跟她讨。

整整一个月,颜晓棠用掉四块星砂,合荒桃木的生机越发旺盛,但大小不再变化,以前有过的快要突破的感觉也渺渺无踪,让她的心情烦躁起来。

伯兮看她像少了触角的蚂蚁一样在眼前兜圈,揉揉额头道:“别绕了,头晕。”

颜晓棠忙坐到他身旁,人是坐下来了,可心情还躁着,伯兮朝她头发上看一眼,蓬得很。

“芽沙、瀔水,还有皮卷给师父看过了?”

颜晓棠一怔:“忘了。”

伯兮微微偏下头:还不去?

颜晓棠“呜”的一声,满脸委屈,听话无比地去找召南了。

但凡伯兮有点随性的举动,哪怕偏下头这种小小的动作,都会“击中”颜晓棠——冰雪再好看,看多了也就没兴趣了,还扎眼,可如果露出一丝融化的迹象,就有无数的惊喜惊艳了双眼。

他越“枯燥刻板”,这些轻微的动作出来时,就越能达到目的……

有月出在,颜晓棠什么也干不了,委委屈屈的走了。

“颜颜怎么了?”月出毫无自觉问道。

伯兮低头落子:“不知。”

月出一看棋局:“大师兄,你要输!”

伯兮平淡道:“未见得。”

月出捏一粒棋子重重地“按”在棋盘上:“嘿嘿!”

伯兮身体虚软得很,轻飘飘放下一粒:“做梦。”

月出一看,长挺威风的脸露出小孩似的惊吓表情:“圈套!你开始的弱势都为引我入瓮!”

“呵!”

轻蔑之情溢于言表。

石楼里取出来三件东西,一个葫芦,一个袋子,还有一卷似皮似麻的东西。

葫芦里装着瀔水,至今不知用处,颜晓棠唯恐像浪费芽沙一样浪费了宝贝材料,没有敢随便尝试。

袋子里是芽沙,整个郁离宫就是一小捧芽沙“造”出来的。

同这两件东西放在一起,那一卷似麻似皮写着一百来鬼画符的皮卷一定很重要,但最近事情一桩接着一桩的来,伯兮不提醒,颜晓棠根本把它们忘了。

宁婉儿有一件能扣住合荒的法宝,就得意到满太极道宫都知道,颜晓棠不比她大两岁,身上宝贝众多,当然更得意,不过得意得不动声色,装着装着的还真忘了。

照她估计,皮卷上的鬼画符要是连召南都看不懂,就永远没法搞懂什么意思了。

召南接过皮卷看了一会,眉头一点一点的就挑高了——颜晓棠在一边纳闷,这是看懂了还是没看懂呢?

召南一看她瞪圆的眼睛,笑了:“弑神之战前的东西,世间遗留不多,竟落到你手里了。”

颜晓棠很想说“别废话了”,没那胆量,耍赖道:“师父又不是不知来历……”还故意捡着废话说,看她着急很有意思啊?

召南弹下指头,一样的,隔着老远颜晓棠就被嘣了一下脑门,抱住头鼓圆了腮帮控诉道:“不能动真元,还偏要用真元打我。”

“罗嗦。”抬起手给徒弟脑门一下,召南还真做不出,居移气养移体,这么多年的仙宗掌教不白做。

颜晓棠急死了,她知道是好东西,可她更关心两位师兄那盘棋下完了没有,要是完了,月出滚回这边来,她就能回去对伯兮这样……那样……反正伯兮反抗不了,撑死拉长脸。

召南一眼看出她肚子里装着什么,拿太微仙宗规矩来讲,一来不合适,二来颜晓棠有反骨,讲了可能适得其反,只好当不知道,将皮卷完全展开,指头点点:

“这上面说了两种材料的用法,一为瀔水,一为芽沙,这两种东西以前太微仙宗也曾有过。”

欸,那就不是很少见的了,颜晓棠隐约有点失望。

召南的手指头还在点个不停,带着丝疑惑道:“芽沙为死物,遇瀔水而活,二者相合,可再塑肉身,有还魂之效。”

颜晓棠“啊”的一声,早知道是这个作用,早拿出来给伯兮用了,她近乎绝望的时候,手里就有能救回伯兮的东西在,却等到现在才知晓。

“师父,不必重塑肉身,能恢复气海吗?”

有气海便能修炼,颜晓棠不求什么灵体,退而求其次了。

召南放开皮卷,那皮卷经年日久的折卷起来,他一松手就裹了回去,在灯下晃。

“难在只能重塑肉身,如果要给主人用,就得让主人再死一次,元神与现在肉身彻底分离,毁肉身,再以瀔水芽沙养神,重得吞月剑体。”

郝旭悄悄在窗外听了一会,忍不住为颜晓棠做了说明,芽沙瀔水这两种材料,珍贵异常,浩无仙宗有也不奇怪。

颜晓棠嘴巴一闭,难了,这里头何止涉及到一重选择,不是她一个人能做的,影响也远不止伯兮能不能修炼的问题。

重塑回来的是吞月赤髓剑体,伯兮依然要沦落到器物一般被争抢的地步。

郝旭搭胳膊趴在窗沿,脑袋一晃一晃道:“芽沙瀔水对神魂也有用,真人神魂不是有伤吗?四公子是你徒弟,要来用了吧。”

颜晓棠猛抬起头,召南看来是不会跟她要的,正不悦地看着郝旭。

这还有什么说的,剑灵肯定说对了,颜晓棠立即把葫芦和袋子往召南面前推:“徒儿的,就是师父的,师父尽管用,能让你神魂恢复的话,我们只有跟着沾好处的。”

这话太实在,虽说有情分在,还特意把“好处”给带着一起说,召南小小赏个白眼:“你先放着,怎么用还需慎重,由谁用,更要仔细。”

召南能恢复,固然是要紧事一件,但伯兮不能修炼一样是很严重的事情,这其中的衡量,别说颜晓棠一时想不清楚,召南也需要深思。

颜晓棠道:“师父伤好了,卜算出哪里还有芽沙瀔水,我们去弄来,那伯兮也能好转。”

郝旭一脸鄙夷:“你以为这是到处可见的?弑神之战前也没多少。”

颜晓棠摆手,她当然知道能塑身养魂的东西珍贵,芽沙能够造出郁离宫,就很不得了了,再跟瀔水一搅合活过来,更不得了,越稀罕的东西越难找,谁不知道?可她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优先伯兮,伯兮会被抢,还不如优先给召南养神魂。

这话有些道理,召南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打开袋子和葫芦分别看了一下,太微仙宗以前有过的东西,够不够数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一看问道:“以前的修者收藏,一份一份等例才是,怎么芽沙少了许多?”

颜晓棠笑,干笑。

召南看她。

颜晓棠摊手:“这郁离宫……”

召南恍然,哀叹:“好生浪费!”

颜晓棠委屈:“我也不是故意的。”

召南摇头,从葫芦里倒出瀔水,颜晓棠大吃一惊:“师父,不是要混着用吗?”

“不遇芽沙,瀔水毫无用处,既然郁离宫是芽沙生塑出来的,这些瀔水不用可惜了。”召南说着一挥手,手里清亮亮的一捧瀔水变成了一片水雾飞扬出去。

不一会,水雾渗透,形迹消散。

颜晓棠惊恐莫名,浑身戒备地四下望:“师父,郁离宫会活过来!?”太吓人了吧!!

“活而无魂,有何可怕?”召南招招手:“过来坐下,它要活还需时日,今天咬不到你。”

“哦。”颜晓棠放心了,过去坐下。

随即召南教了她另一种分神的用法,简单来说等郁离宫真正活了的时候,空有一个躯壳,本身是没有灵魂的,分神进入后,这一座郁离宫就是她身外的又一“化身”。

指挥郁离宫咬人什么的……发白日梦,最开始颜晓棠想的就是一座精美的行宫而已,不是有四肢有嘴巴的活物,所以以后只能动动门窗,非得咬人的话,可以用门扇和窗扇夹。

颜晓棠一明白过来就看郝旭,郝旭打个冷战,急忙从窗口逃开。

无大用,可不就是被她浪费了么。

最后,颜晓棠也没有把芽沙瀔水拿回来,全放在召南那。

七天后,稷菽城云霞生辉,明耀千里。

三品真人、湛寂真人联袂而来。

这二位至尊修者的修为境界也受天地乾坤限制,被压制到炼虚期,大乘期神通还能施展,威力却只有十之一二。

撇去鹖央,三位炼虚期修者在城上空中见面,互致问候,吓呆了满城的“走马贩子”,稷菽城本城的百姓反而与有荣焉,太极道宫才是个不入流的小势力,别说炼虚期,就是化神期的卫伍峳还曾把他们胆子吓破过,竟然汇聚了几位炼虚期前辈,不论是人是鬼,是妖是怪,个个抖擞得只会用鼻孔看人,也是奇景。

要是真相被周知,太微仙宗、寒琼仙阙、无极仙宗、浩无仙宗,上界的四仙宗掌教都在稷菽城这一个小城里,不知又会变成什么景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