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这个皇帝是假的>

更新时间:2019-02-04 15:06:43

这个皇帝是假的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这个皇帝是假的阅读推荐 连载中

这个皇帝是假的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病猫四服分类:历史

聚仙阁内的儒士得知皇上要来,站在门口列队欢迎。 殷秀见此,在街头就下了轿子,一步步走了过去。 聚贤阁的儒士更是兴奋,没有想到皇上如此重视他们这些儒生。竟然下了桥子,

精彩章节试读:

聚仙阁内的儒士得知皇上要来,站在门口列队欢迎。

殷秀见此,在街头就下了轿子,一步步走了过去。

聚贤阁的儒士更是兴奋,没有想到皇上如此重视他们这些儒生。竟然下了桥子,亲自走了过来。

“草民,参加陛下……”

这些儒生都是没有考取过功名的书生,见皇帝如此,这些人也没有摆着清高的架子,赶紧跪在地上。

“快快请起。”皇帝环视一圈,将目光留在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此人气度不凡,而且站在众人的前面。他走上前将此人搀扶起来。

“多谢圣上。”他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诸位都起来吧,今日朕出宫是想和各位探讨诗词的,不比如此拘礼。”

说罢,他随着众人走进了聚贤阁,在众人的议论之中他也得知眼前这个人的名字,江疏影。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在配上江姓,江水之中三三两两的斜影,追求的是一种诗情画意的生活。好名字!”

江疏影微微一笑,弓着腰,说道:“皇上谬赞了。”

殷秀笑了笑,没有过多的纠结于此。而且又和诸位儒生聊天一些诗词。

殷秀望着渐渐西垂的太阳,打了一个哈欠,说道:“朕累了,到楼上小憩片刻,若诸位不嫌朕唠叨,稍微在叨扰你们。”

诸位书生听说皇上困了,不回宫中,还要在这个聚贤阁休息片刻更是求之不得,赶紧让出一条道来。

侍卫从楼梯口一直站到殷秀的房门口,殷秀推开门,见公羊治等人正襟危坐,在等着自己。

面露羞色:“朕来迟了,向诸位致歉。”

“皇上,万万不可。”众人一见皇上如此,赶紧跪了下来。

殷秀和颜悦色的走到这些人面前,一一将他们拉了起来,说道:“本就是朕来迟了,向你们致歉也是应当的。”

萧平弓着腰,走了过来,给每位大臣的杯子中添了茶水。

“朕约你们前来,不过是叙叙旧,而且你们之前也互相不认识,借此机会互相认识,后来都是朕的左膀右臂。”

公羊治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陛下,你没有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互相认识了。”

殷秀点了点头,望着众人,说道:“最近我们要度过一段低谷期。”

公羊低着头,用手不停的敲打着桌子,轻轻说道:“皇上的意思是现在的局势会变?”

“是的。”殷秀并打算对他们有所隐瞒,太后的事就在这几天了。不管自己说不说,到时候他们都会知道,不如现在提前告诉他们,心里也有个防备。

公羊治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简单的交流几句之后,殷秀让萧平安排众人从暗门出去。公羊治静静的坐在板凳上没有动,殷秀微微一笑知道他有话要和自己说。

“先生知道朕说的局势会有改变的意思吗?”

“难道不是太皇太后要重揽大权吗?”公羊治胸有成竹的说道。

“先生这么看出来的。”

“之前听家父提起了,太皇太后对权力本身非常热枕,现在太后独揽朝纲。现在皇上说局势要变,所以臣猜了一下,只能是太皇太后重新回归了。”

殷秀点了点头:“没错,没过几日太后将不会是太后。”

公羊治脸色一变,说道:“这么严重?”

“是的。”

公羊治沉思片刻,缓缓说道;‘不知陛下是否还记得在景山对臣说的那段话。”

“肺腑之言,岂能忘却。”

公羊治点了点头,望着外面的天空,说道:“起风了。”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风。”

“皇上说得没错。太后即将要倒,不知皇帝有何打算。”

“宫中还有一个颗大树可以依靠。”

公羊治微微一愣,太后是殷秀的母后,自己的母后即将倒下,皇帝竟然表现的如此大淡定,瞬间将自己准备好的安慰的话,咽了下去。

“臣……臣……”公羊治思量再三,不知该说不该说。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现在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

“是。”公羊治咽了一口吐沫说道:“皇上知道臣自幼看的都是一些兵法,说的话,可能有些直,还望陛下见谅。”

“说吧。”

“臣……”公羊治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殷秀说道:“臣小时候听祖父讲过一个故事……”

“我们只见不必如此。”殷秀笑着打断了公羊治的话。

公羊治点了点头,说道:“皇上您之前也说了,太后倒下已经是必然,那何尝不在太后未倒下之前,先除掉太皇太后一些触手。”

其实后面半句话,公羊治没有说,反正到时候,这笔账太皇太后只会算到太后头上,而不会算到皇帝身上。

“你有何计划。”

公羊治微微一笑。说道;“不知皇上是否知道冯必昌。”

“冯必昌?”殷秀念叨着,貌似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这个人好像是个地方官吧?”

“是的,他是徐州太守。”

“徐州太守?是距离金陵最近的一个州府。”

“他是太皇太后的人,而且手中有一万左右的精兵。这些兵马对太皇天后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就在天子脚下,越早除掉越好。”

听完公羊治的话,殷秀陷入沉思。目前自己动太小的官员,没有必要,太大的话,太皇太后决对不会让自己动的。这种目前既对太后不关紧要,又对自己有所威胁的人,才更应该除掉。

公羊治的想法不错,但是他毕竟是朝堂命官,而且手握兵权,想要搬倒这样的人,谈何容易。

“皇上,臣手中有苏必昌不臣的不法的证据。”

“噢?!”

“其实臣也有私心,冯家素来与我们公羊家有世仇。臣……”“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私心的。”殷秀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说你手中有证据。”

“是的。”公羊治从袖子之中掏出一本发黄的账本:“皇上请看。”

看来今天公羊治是有备而来,不管今天自己有没有说太后的是,他都会将这个东西交给自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