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重生之我当皇帝>

更新时间:2019-02-04 15:36:46

重生之我当皇帝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重生之我当皇帝在线全目录推荐 连载中

重生之我当皇帝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林曼洁分类:历史

关羽点了点头,道:“今日无事,我便随将军走一趟吧!” 聂阵抱拳应诺,随即当先出了营帐。关羽、乐阳、庞德三人跟了出去。 片刻后,一队数百人的骑士离开军营朝西面奔去。关

精彩章节试读:

关羽点了点头,道:“今日无事,我便随将军走一趟吧!”

聂阵抱拳应诺,随即当先出了营帐。关羽、乐阳、庞德三人跟了出去。

片刻后,一队数百人的骑士离开军营朝西面奔去。关羽、......

乐阳、庞德和那位聂阵都在其中。

大约两刻钟后,一行人来到一处所在。面前座落着一座马蹄形的高山,山下因此形成了一座山谷,远远望去,山谷内是一片葱郁之色;一条小河从山脚下穿过蜿蜒向东流淌。

一行人在小河边停下来,关羽向山谷中张望了一眼,问道:“这山谷并不深,可为何不见其中有人的痕迹!”

聂阵淡然道:“隐匿心中是我们‘龙牙’的基本训练科目之一!”语落,催动胯下战马当先朝对岸驰去。关羽几人立刻跟了上去,此刻他们的好奇心更加浓厚了。虽然‘龙牙’是同乐阳、庞德的军队一道来的,但是他俩也只是看见了聂阵,并不曾见过聂阵麾下的‘龙牙’部队。

一行人渡过小河,来到山脚下的一片葱绿草地之上。就在这时,关羽眉头猛然一皱,握着青龙偃月刀的右手紧了一紧,左手勒住战马;而一旁的庞德和乐阳却没有什么反应!

突然,众人周围的草地动了,随即出现了百余人,这些人浑身上下都裹着绿草,涂抹着绿色的染料,手持一种非常精巧的短弩,双眼注视着关羽等人,气势冷冽至极,众人都有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

关羽扫视了一眼这些突然出现的士兵,心中惊讶万分,既为他们所表现出的气势惊讶,更为近在咫尺了才发现他们的存在而惊讶!

关羽放下青龙偃月刀,对前面的聂阵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士兵便是所谓的‘龙牙’吧?”

聂阵点头道:“正是!”

关羽眉头一皱,沉声道:“聂阵将军你突然来这一手是什么意思?”语气非常不悦。也难怪关羽如此,刚才要不是他在紧要关头强自忍住了,只怕现在已经有人倒在了他的青龙偃月刀之下。

聂阵仍然面无表情,挥手对那些士兵扬声道:“不得无礼,这位就是关将军!”那些士兵闻言,立刻收起短弩,朝关羽行了一礼,随即散开,很快就消失在了一片绿色之中,就像变魔术似的。

关羽等人不由得咋舌。

“聂阵将军,以后还是少来这一套!否则出现了无伤,我们谁也没法向主公交待!”关羽皱眉道。

聂阵朝关羽一抱拳,一脸平静地说道:“将军误会了!刚才那并不是末将特意安排的,他们只是按照条令行事罢了!”

“条令!?”关羽面露疑惑之色。

聂阵点了点头,解释道:“‘龙牙’不同于其他军队,他的任务是遂行特种作战,因此‘龙牙’的士兵在任何时候都必须保持最高的戒备状态!”

关羽不禁动容道:“你们能受得了吗?”

聂阵淡然道:“我们早已经习惯了!”

这时,乐阳问道:“那些士兵明明看到了你,可为何还要如此反应?”

聂阵回答道:“因为我很有可能是被挟持了!当然他们也判断出了刚才的真实情况,但是他们要做以防万一的准备!只有在确认目标不存在威胁之后,他们才会撤销对目标的警戒!这是条令中明确规定的!”

关羽、庞德、乐阳三人不禁面面相觑,他们觉得这‘龙牙’的军规条令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这种条令就近是谁制定的?”关羽皱眉问道。

聂阵停下脚步看了关羽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狂热之色,淡淡地回答道:“这是主公为‘龙牙’制定的军规!”

关羽等人吃了一惊,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样的军规条令竟然是秦牧制定的。

关羽一行人在聂阵的引领下径直朝山谷中走去,一路上又经过了几处‘龙牙’的警戒区,不过并没有再发生刚才那样的情景。

来到山谷中一片......

茂密的树林中,关羽等人终于见到了传说中‘龙牙’的真面目。眼前的情景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数百名‘龙牙’竟然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书,没有一点彪悍的气势,相反倒有一种儒雅的书卷气,跟刚才路过‘龙牙’的警戒区时遇到的情景截然相反。

“这,这是怎么回事?”关羽指着面前正聚精会神看书的‘龙牙’士兵,一脸诧异的神情。乐阳、庞德他们也因为前后反差太大而显得无所适从。

聂阵淡然道:“将军何不去看一看他们正在读什么书?”

关羽急步到一名正看书的士兵面前,用命令的语气说道:“这位兄弟把你的书给我看一看!”

士兵立刻站立起来,洪声应诺道:“是!”同时行了一个很有气势的军礼,然而这种军礼关羽等人然根本就没有见过。此刻这名士兵的气势与刚才迥然不同了,如果说刚才的他就像一柄藏锋于鞘中的宝剑的话,那么此刻的他就像一柄锋芒毕露的利剑,彪悍的气势令关羽等人不禁心中感慨。

关羽有些发傻地从士兵手中接过那本用宣纸装订的小册子,翻开一看,关羽立刻愣住了,这小册子上的文字跟汉字很像,但是关羽却一个都不认识。

“这是什么东西?”关羽不禁问道。

聂阵淡然道:“这些是高句丽的文字!”随即露出一个罕有的嘲讽的微笑,继续道:“高句丽的文字其实都是仿照汉字创造的!”

听到聂阵的回答,关羽不由得一愣。随即问道:“你们为何在读这些胡蛮的书?”

聂阵解释道:“我们不是在读胡蛮的书,而是在学习他们的文字和语言!”

“这又是为何?”

聂阵从怀中掏出一张宣纸呈给关羽,说道:“这是主公命人传给我的命令!”

关羽微皱眉头,“这是主公给你的命令,我怎好观看?”

聂阵解释道:“这命令虽是给末将的,但也是给将军的!”

关羽微感诧异,接过那方宣纸。细看之后,面上的诧异之色更浓了。关羽将秦牧的命令交还给聂阵,问道:“你们要潜伏到高句丽的丸都去?”

聂阵点了点头,说道:“主公希望我们‘龙牙’能够将高句丽人的后方搅得天翻地覆!”

关羽微皱眉头,扫视了一眼面前这些仍然在聚精会神学习高句丽文字的士兵,点头道:“难怪你们要学习高句丽人的文字和语言了!不过,你们这一队人进去只怕很难有所做为啊,而且还有可能会身陷重围!”

聂阵平静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自信之色,“将军,末将及‘龙牙’所有将士这两年所接受的训练就是如何在敌后孤军奋战,我们定能完成主公赋予的使命!”

关羽不禁面露佩服之色地点了点头,问道:“你有什么须要我帮助的?”

聂阵抱拳道:“多谢将军!不过末将并不须要任何帮助!”顿了顿,继续道:“末将在正式行动前会派人通知将军!”

关羽使劲一拍聂阵的肩膀,笑道:“我等你们的好消息!”聂阵注视了关羽一眼,一点头。

离开龙牙的营地,关羽一行人径直返回大营,龙牙的督教官聂阵并没有随他们一起。

――――――――――――――――――――――――――――――――――――――

丸都是高句丽人的王城,在辽东郡以东近三百里处,在现在集安市以北数公里处,坐落在起伏险峻的丸都山中,城市规模并不是很大,也就相当于中原的县城级别,不过却非常坚固易守难攻。在丸都以南数里处,还傍依着一座规模更大的城池——国内城,国内城坐落在通沟平原上,位置大概就是现在的集安市;国内城的规模很大,相当于中原郡府级别,是高句丽人的经济文化中心。

目前高句丽的国王名叫李元拓,五十几岁,膝下有五子三女,在高句丽历代国王中,这位李元拓算得上是罕有的英明之主,先后击败北面的夫余、挹娄和东面的沃沮,使领土面积向北向南扩展了一倍不止,随即趁汉朝内部动荡之际,果决挥兵西进南下,先后夺得玄菟郡等汉朝东北边境的七郡。李元拓在国内的威望可谓如日中天,高句丽在他的率领下也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时代。然而这样的辉煌还能够持续多久呢?

这天,高句丽国王李元拓站立在丸都中央王宫的最高的阁楼之上凝望着丸都山下的一片美丽山河,心头不由得感慨万千壮烈满怀。突然想此时正在西边征战的大军,李元拓不禁皱起眉头。

正在这时,一名披坚执锐的中年将军来到李元拓身后。这位中年将军名叫李元罡,是李元拓的胞弟,掌管着负责丸都及王城安全的三万禁军,对李元拓极度忠诚。

“陛下,公主有急报传来!”李元罡轻声禀报道。

正在沉思的李元拓收回思绪转过身来。李元罡立刻从怀中取出一方竹简呈给李元拓。李元拓接过竹简,不由得想:青儿难道也遇到了什么困难之事?

李元拓细看了一遍竹简,眉头紧皱起来。

“陛下,公主说了什么?”李元罡不禁问......

道。

李元拓背手望着阁楼外,沉声道:“青儿问我是否还要继续西进征伐?”

李元罡一愣,疑惑地问道:“公主为何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呢?”

李元拓道:“青儿还问,如果征北军主力军团加入战场,她该如何应对?”

李元罡一惊,“难道公主已经知道征北军的具体情况了?”

李元拓转过身来,淡然道:“这些情况她迟早会知道的!我也没打算瞒她!”随即眉头一皱,“我只是没想到青儿竟然同我的想法完全相左!”

李元罡连忙道:“公主才华出众,而且就算她有什么想法,也一定会遵守陛下的号令!陛下完全不必为此事烦心!”

李元拓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担心这一点,我是在考虑自己的想法是不是错了!”李元罡没有作声。

李元拓看着李元罡,问道:“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李元罡抱拳道:“末将不懂得这些!末将只知道,只要陛下颁下命令,末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元拓呵呵一笑,叹了口气感慨道:“还是你们比寡人快活啊!”随即面露思忖之色对李元罡道:“去把国师叫来!”李元罡应诺一声,立刻离开了阁楼。

李元拓望着丸都山下的苍茫大地,不禁叹了口气。

片刻后,一位身着汉服的中年人在李元罡的引领下来到阁楼之上。这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陛下!”汉服中年人拜道。

李元拓猛地转过身来,急步上前将汉服中年人扶了起来,“寡人不是说过,国师在任何场合都不必向寡人行礼吗?”原来这个汉服中年人就是高句丽的国师,不过这个人难道是汉人吗?

国师淡然一笑道:“礼不可费!”李元拓感慨地摇了摇头。

“陛下唤微臣可是遇到了疑难之事?”国师微笑着问道。

李元拓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随即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国师听完李元拓的叙述,神色依然如常。国师笑问道:“陛下难道认为此时我们撤兵罢战,将来征北军取得天下后就会放过我们吗?”

李元拓眉头一皱,缓缓地摇头道:“只怕不可能!如果我之前没有趁中原内乱之时对辽东七郡用兵,也许征北军将来会放过我们!”

国师却摇头道:“陛下的想法错了!”

李元拓面露疑惑之色,“寡人哪里错了?”

国师走到阁楼边望着天空上炙热的烈阳幽幽地说道:“这征北军就如同这天空上的烈阳,他绝不会允许有曾经威胁过他的势力存在,同时还会将自身的威力完全展现出去!”

李元拓紧皱眉头,问道:“国师的意思是……?”

国师皱眉道:“根据征北军这几年的表现看,征北军将是比当年的秦军更具侵略性的存在!凡是他兵锋所及之处,只怕都逃不掉他的铁蹄兵威!”

现场沉默下来,三人的神情都显得有些凝重。

“这么看来,我们高句丽只有硬着头皮将这征伐之路走到底了!不是他征北军灭亡,就是我高句丽彻底毁灭!”李元拓沉声道。

国师点了点头。突然展颜一笑,“陛下也不必太过忧心!目前征北军还只是占领了五州的底盘,而中原还有许多实力强横的诸候!”

李元拓心头一动,对国师道:“我们是不是可以同那些与征北军有隙的势力取得联系?”

国师笑道:“陛下英明!微臣也正有此意!”

李元拓立刻兴奋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事不宜迟,我要立刻派出使者出使中原各诸候势力!”

李元拓随即问道:“但不知该派谁去出使好呢?”

国师回答道:“我有三位学......

生,颇为机敏,可以担纲此任!”

李元拓当即点头道:“好!就由国师的三位高徒前往中原!”

“多谢陛下!”国师拜谢道。李元拓紧握着国师,一脸真诚地感慨道:“应该是寡人谢国师才对!”见李元拓说得真挚无比,这位国师不禁升起士为知己者死的情怀。

国师朝李元拓抱拳道:“陛下,您既然已经如此决定了,就应该考虑增援西边的事宜!”

李元拓面露难色,“国师啊,我现在那还有兵力增援西面啊!”

国师思忖道:“可以在全国范围了征召壮丁,将他们组织成军队开赴前线!我国的国民多是打猎为生,生性悍勇,只须稍加训练便能成为士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