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狼刺之帝国崛起>

更新时间:2019-02-07 14:11:23

狼刺之帝国崛起免费阅读目录 狼刺之帝国崛起小说全章节 连载中

狼刺之帝国崛起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萌叔攻分类:历史

蒙义看向荣慧发现这孩子的确和以前大不一样,荣慧的样貌本就美艳,如今满脸的自信让她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谈笑之间颇有雍容之态,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位天之骄女。 此时

精彩章节试读:

蒙义看向荣慧发现这孩子的确和以前大不一样,荣慧的样貌本就美艳,如今满脸的自信让她的气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谈笑之间颇有雍容之态,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位天之骄女。

此时,荣慧手端酒杯正和对面席上的蒙继业互敬,继业端着酒杯看着荣慧在发愣。王亢发现之后用胳膊碰了碰继业,可能是力气大了一些,继业杯中酒洒了出来。继业连忙一口喝干然后扔下酒杯转身把王亢按在自己腿上猛捶,这个动作把商方逗得哈哈大笑,而荣慧则却把如水的眸光洒向继业,继业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举着拳头打不下去了。

王亢:“还打不打啦,不到我起来了,重色轻友,友尽!”

继业:“我没有,再说我打也不疼。”

王亢:“那不行,我好心提醒你你却以下犯上,不尊重长辈,我很生气。除非把狼刺借我玩两天。”

唰,狼刺塞进王亢手中,王亢兴奋地捧着狼刺都不知道怎么好了,若不是在酒席宴上,这小子一定会找一只羊来试试的。

蒙义摇着头对灵儿说:“这俩孩子看对眼了,拆是拆不开了。”

灵儿:“自从翟虹死后我明白一个道理,情之一字最难堪破,既然是你情我愿,我们做总长辈的为何要拦着。我看如今的荣慧面带福相和继业很是般配。夫君,不如成全了他们吧。”

蒙义:“你还会看相?”

灵儿:“你没拜师之前我可是师尊的大弟子呢,相术也有所涉猎只是不精而已,荣慧绝对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蒙义:“那么历妍呢?”

灵儿:“妍妍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荣慧大气妍妍精明。妍妍可为正妻荣慧为平妻,都是夫人。有这俩孩子帮衬继业不愁蒙氏一族不兴旺。”

蒙义:“嗯,也好。不过我得和荣鑫让量一下,毕竟荣慧是义渠公主,当平妻有些委屈了。”

灵儿:“夫君你不懂,只要能和心上人厮守一生,谁还在乎名分呢。”

蒙义:“说得不错,其实你就是这样做的。”

姬掘突的大脑袋插进夫妻俩中间说道:“我看合适。”

蒙义:“老三,偷听别人说话非君子所为。”

姬掘突:“我们是兄弟,啥君子不君子的,继业也是我侄子,我听听有何不可,难道你不想让我喝继业的喜酒?”

蒙义:“那怎么会,你们一个都不能少。”

姬仇和姬哀一起说道:“本应如此。”

荣慧此时已经看见上首的蒙义夫妇在指指点点,于是荣慧站起身来瞥了一眼继业随后来到到蒙义等人面前施礼道:“荣慧拜见秦公、灵夫人,拜见晋候、郑候、燕候。”

蒙义:“慧儿免礼,赐座。”

灵儿招招手示意荣慧坐到自己身边来,不料荣慧跪倒在地说道:“秦公、灵夫人,慧儿有一事相求。”

蒙义:“说吧。”

荣刚要说话,不料继业来到她身边跪下说道:“父君、三娘,继业要娶荣慧为妻,求父君成全。”

蒙义还没说话,允敦克起身来到蒙义面前拱手说道:“秦公,允敦克与公子继业颇有情谊,公子继业和公主荣慧年貌相当又是心心相映,故此允敦克斗胆请求秦公答应这桩亲事。”

姬仇说道:“金雕部为我晋国附庸,而秦晋之间亲如一家,允敦克所言也是寡人心中所想。二弟,你就答应了吧。”

蒙义哈哈一笑指着蒙继业说:“你小子若是不上前来抢先开口,为父对这桩婚事还有所顾虑,为父会认为你不愿和慧儿在一起。既然你抢先开口说明你心里还是喜欢慧儿的。准了!”

酒席宴上瞬间爆发出欢呼声,荣慧和继业跪在地上双手牵在一起四目相对含情脉脉,允敦克拍拍继业的肩膀说:“继业公子,现在拜堂早了些,还不快向秦公敬酒?”

蒙义哈哈大笑指着允敦克对姬仇说道:“这孩子,寡人喜欢。”

姬仇笑道:“这次不让给你了,寡人认允敦克为义子。”

允敦克也是伶俐,立即跪倒在地口称父君,商方和林泰站起身来到蒙义和姬仇面前大礼参拜,由此宴会的气氛达到了顶点。

大秦国都进贤宫内演武场,赢靖、张松、历平、蒙护、王无忧小哥五个身穿皮甲在狼牙卫的陪伴下重复着蒙继业他们做过的训练,不过这强度却不如继业他们大,毕竟哥五个最大的也就十一二岁,一下子强度太大也适应不了。

白猿子作为太傅自然要承担起教导大秦世子的重任,好在这帮孩子都很聪明又肯吃苦,总是能给白猿子以外的惊喜,训练的强度也在一点点的增加。

嘣,一只弩箭激射而出,蒙护举着盾牌赢了上去,叮的一声弩箭敲在盾牌上被弹了出去。借着这个机会,赢靖短期长矛冲向严阵以待的狼牙卫。看台上的白猿子满意的捋着胡子说:“不错不错,临阵指挥战术配合日趋默契,待到长大成人后又是一员骁勇的大将。”

正说话间,极速冲锋的赢靖突然脸色一变身子一顿,手中长矛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身体晃了两晃向前栽倒。对面的狼牙卫赶紧扔掉盾牌和狼刀上前几步抱住了赢靖。

“世子,世子你怎么了?太傅,世子晕过去了。”

白猿子一听急的纵身而起从看台上飞窜过来,一把抱住赢靖。只见赢靖面色发青,气息微弱,白猿子立即掏出一根银针扎进赢靖的穴位,随后抱着赢靖跑向进贤宫书房。蒙护等人紧追着白猿子而去,狼牙卫们也是如临大敌将进贤宫团团围住。

书房内的软榻上,商赢的面色好转了很多但依旧昏睡不醒。太夫人申怡、君夫人姬姜、闻君,国相历阳紧张的看着正在开药方的白猿子。

历阳:“太傅,世子如何了?可是受了暗算?我已经命人封闭了进贤宫,宫内人等禁闭屋中待查。”

白猿子摆摆手说:“不是遭人暗算,进贤宫内戒备森严,外有狼牙卫内有冷锋和墨门弟子守护,外人不可能混进来。宫中侍者都是君夫人和太夫人挑选的也是用熟的人,而且世子的饮食皆有专人负责不会遭暗算的。”

姬姜:“师尊,靖儿究竟怎么了?”

白猿子叹了口气说:“从靖儿出生开始,老夫每隔三日用药水为他沐浴,就是为推迟这一天的到来。掐指算来能撑到现在才发作已经算是侥幸了。这孩子先天不足,先天带着心痹之症。老夫一直以来以针灸按摩食疗的方法为其治疗,只是随着年龄长大效果越来越差。靖儿要强,凡事不甘落后,最近以来勤于练习武艺和战阵之法以致过于劳累不堪重负才会引起首次发作。这病目前没有什么好的医治办法,唯有多家修养,少吃荤腥,注意不要受凉。哎,也是老夫大意了,认为自己的医术就算不能治愈此病至少也可以压制,但现在看来还是不成。待老夫写下医嘱,你们照此办理。”

历阳:“太傅要做甚?”

白猿子:“我要走遍关中寻找灵药,若是关中没有我就去白狼城,白狼城没有我就去昆仑,无论如何也要找到能够治愈靖儿的灵药。”

申怡:“先生年纪大了,怎受得了风餐露宿之苦,这不行。我不能让先生受这个罪。请先生画出图形,我派别人去找。”

历阳:“太夫人所言极是,太傅若不在一旦世子发作,我等如何是好,恳请太傅留下找药之事就交给我们吧。”

白猿子想了想说:“也好。赢来从镐京废墟中找出的典籍中有一种叫做参的药,只是因为典籍残缺没有图形和产地记载,只知长于密林之内形似人形且多须。此药治疗心痹颇有奇效,就是找起来费时费力。国相可传令下去令各地驻军和百姓寻找此药,找到之后不仅能治靖儿的病,而且可以就只很多垂死之症,是件大好事算不得劳民伤财。”

历阳:“我这就去安排。”

历阳走后,白猿子对申怡、姬姜和闻君说:“从现在开始老夫将亲自照料靖儿,我要教他养气修身的功法,还要教他治国之道,兵法一道也会教授,只是他不能亲自上阵杀敌,也不可过于操劳。老夫以为,应尽早为靖儿定下婚事,待到靖儿成人立刻完婚。老夫的意思你们都明白吗?”

申怡三人垂泪点头表示明白,白猿子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最后的办法,我们尽量往好了做,即使不能靖儿留下血脉也可保大秦基业不断。”

申怡:“我明白,就依先生之策。”

赢靖慢慢睁开双眼,胸口处的疼痛和沉闷感已经好了很多,他看了看周围发现是在自己的书房内,当他看到趴在软榻边睡得口水滴答的百里芳华的时候,赢靖不由得伸出手摸着芳华的发髻。

百里芳华醒了,她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盯着赢靖看了片刻之后才明白过来。

“靖哥哥你醒啦。师尊,靖哥哥醒啦。”

白猿子端着一碗糯粥来到赢靖身边问道:“可还胸疼气闷?”

赢靖摇着头答道:“好多了,让师尊担心了。师尊,我这是怎么了?”

白猿子:“先把粥喝了,为师在粥里面加了药材都是益气补血的,对你有好处。”

百里芳华接过碗说:“师尊我来。”

白猿子把碗交给芳华之后把赢靖扶了起来让他坐好,又为他盖上锦被。

“靖儿,以后不可受凉也不可过于劳累,否则有性命之忧。”

赢靖:“师尊,那我今后不能和兄弟们一起练武了吗?”

白猿子:“最好别练。”

赢靖失望地说:“那我如何能做国君,我祖父战死疆场,我父君很小的时候就和犬戎西戎作战,今后我上不了战场如何能领着大秦将士征讨四方。”

白猿子:“为君者不一定要事事亲为,否则要公卿和将军们做什么?你父君跟我学的也不是武艺而是经天纬地之术,你看你父君就算他不亲自上阵也照样会把匈奴打得望风而逃,为师打算把这个本事交给你,你比你父君还聪明,将来的成就定在你父君之上。”

赢靖惊喜的说:“我学,求师尊教我。”

白猿子慈爱的摸着赢靖的头说:“好,以后要听为师的话不可逞强。”

“知道了,师尊。”

“靖哥哥快吃吧。”

芳华端着碗眨巴着大眼睛样子可爱极了。

“芳华你也是师傅的弟子吗?”

“是呀,师傅收我为徒,专门学习医术还让我好好照顾你呢。”

一对少男少女有说有笑,白猿子放心了。

草原上秦军正在行军,一匹快马来到蒙义身边,骑士递上一个牛皮信筒。灵儿验过印鉴之后打开交给了蒙义,没有看后随即名人取来羊皮和笔墨画了起来。

“传命下去,寻找这几味药材,人参在东北密林之中,党参和丹参关中和晋国就有,这是图形去找吧。”

“喏!”

待信史走后,灵儿担忧的问道:“可是靖儿的病发作了?”

蒙义:“是,我们得做好准备了,芳华已经进宫,师尊已经做好安排。此症,哎”

蒙义心中明白所谓心痹其实就是心脏病,这个病在现代都没啥特别见效的治疗方法,那么在春秋时期就更不用说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人事而听天命,蒙义知道历史从这一刻起又回到了原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