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不羁少年>

更新时间:2019-02-12 14:38:28

无弹窗全文不羁少年 在线小说不羁少年阅读 连载中

不羁少年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奴家白分类:历史

“剩下的这一成机会留给了在下并未想到的第三种可能。”韩山道,“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在下所做出的这两种猜测也许都是错的,这一件事情的过程其实决非在下所言,那么自然就

精彩章节试读:

“剩下的这一成机会留给了在下并未想到的第三种可能。”韩山道,“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在下所做出的这两种猜测也许都是错的,这一件事情的过程其实决非在下所言,那么自然就会有那在下想之不到的第三种可能了。不过这第三种可能并不太容易出现,所以就算只留一成机会给它,在下也稍嫌多了。”

丁佑争道:“那么咱们该如何去断定究竟是哪一种情况?难道还要从孔畅的口中才能知晓不成?”

韩山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不过因孔前辈的病症之故,他说的话咱们总还是不太放心。在下倒有一个法子,可不可行还请各位决定。”

丁佑争道:“什么法子?”

“在说这个法子之前,在下想先请诸位陪在下共同思考一个问题。”韩山道,“孔前辈若得到了天月门秘笈,他在召开这争笈大会之时,会将这两本无价之宝放在什么地方?”

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但因这一件事情关系之大,众人还是考虑了一番才下了定论。

丁佑争道:“若是老夫的话,老夫只会带在自己身上。”

任不智道:“以孔兄的身手,相信对他而言他身上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应该不会担心别人敢来明抢他身上的东西的。”

赵东礼道:“得病之人总有些敏感,尤其是得了这种并非一般小病之人。孔先生得病之后的思想肯定要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他必会对一切人和事都生出一种不太信任之情,况且这天月门秘笈实非凡物,所以在下也认为他只会带在身上,因为他只信得过他自己。”

“阿弥陀佛!”净赚合十道,“三位施主所言老衲持赞同之意。除了带在自己身上外,老衲实想不出孔施主还会将这天月门秘笈置于何处。”

韩山不禁微笑道:“显而易见,思索事物的方式因人而异,不过还好咱们的观点完全相同。在下也认为孔前辈若得到了天月门秘笈那么只会带着这两本稀世之技前来京城。刚才已听说了,他家里只有三名仆从,而这位老先生还随着他一起来了京城,莫说孔前辈一个得了病的人,换了任一个正常之人也应该知道放在家里已不算十分稳妥。就算孔前辈家中有极为安全之处供他妥善收藏这两本秘笈,这争笈大会却也不容他再将这两样东西放在家里。难道最后得笈之人产生后,还要随孔前辈回家方能得到自己费了千辛万苦才争来的东西么?孔前辈既有心将天月门秘笈售给他人,必不会多费这一道手续,所以可以肯定孔前辈一定会带着这两本秘笈同来京城。葛府主人、召开这珍珠大会的葛砚羽葛先生虽曾得孔前辈相救,这却是至少十多年前发生的事,这一点从孔前辈于江湖排行榜产生之后十余年未出家门一步之事可以看出,而且从这件事上还可得出孔前辈救了葛先生后双方并未有过太多的礼尚往来之举。不论葛先生是否到孔府走动过,反正孔前辈是没有来过葛府的了,由此可断定孔前辈对葛府并不熟悉。对于一个比较陌生的环境而言,孔前辈自不肯将天月门秘笈这样重要的东西随处置放,自然而然,他一定是带在身上的了。”

众人听得已然禁不住感慨起来。韩山所言其实和丁佑争、任不智、赵东礼、净赚几人辞意相同,只不过韩山描述得更为详尽细致而已,但由此众人却已然看出净赚说韩山反应之快捷、虑事之准确而确非虚言!

韩山道:“现在该说一下在下所提到的那个鉴别孔前辈是否得到了天月门秘笈的办法了。或许大伙儿都已想到了,不错,如果孔前辈得到了天月门秘笈就只会带在自己身上,那么咱们只要在他身上搜上一搜,这两种情况孰真孰假自然就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了。”

说到此处,场子四周的人已然乱纷纷地大叫起来:“搜他的身!搜他的身!”

韩山微微一笑,道:“虽然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搜人之身是一件非常不礼貌之事,但由于事关重大,咱们却也未必不可以权宜行事,更何况众位英雄又是如此地同口一声,在下自当遵从。不过咱们最好还是请示一下净赚大师和丁老前辈,此间当以他们二人位份最尊,侠风最盛,由他们来为咱们做主自最合适不过。”

在得到净赚和丁佑争的点头后,韩山向杜爱国一望,杜爱国已知其意,走到孔畅身边蹲下,伸手摸进了其怀中。当他收手又掏出来后,却竟真的拿着两本小册子!

刚刚韩山所言孔畅得到天月门秘笈有不到五成的可能,但现在众人见到杜爱国手中这两本小册子之后还是大吃一惊,都有一种料不到孔畅竟真的得到了天月门秘笈的感觉──除了天月门秘笈外,这两本小册子又会是什么?

杜爱国瞟了一眼这两本小册子的封皮,不禁一呆,而后忍不住笑了一声,快步走过去将这两本小册子递给净赚。

净赚接过后朝封皮上看了一眼,竟也是一愣。

原来第一本的封皮之上用正楷体端端正正地写着“骗术大全”四个大字,旁边还有“东陵散人著”五个小字。那第二本却竟是这东陵散人所著的骗术大全的续篇!

净赚递给丁佑争一本,提高声音将名字念了出来。

听到之后场中之人顿时为之愕然。

净赚翻开看看,拣几处向场中人读了读,之后叹道:“身为江湖顶尖高手,却身怀此等东西,孔施主当真是疯了。阿弥陀佛!”将那本骗术大全合于双掌之间一阵揉搓,而后松开手掌,那本小册子已成了一堆纸末,洒落一地。

丁佑争虽面不改色,心里却也愤怒了,随手将那本骗术大全续篇抛起,一把抽出长剑“刷刷刷……”照之连削十余剑,“呛啷”一声还剑入鞘,便见一堆碎纸片纷纷扬扬飘落下来。

四周之人没有什么表示,大伙儿沉浸于被**的感觉中还未反应过来。

不用再找任何证据,不用再做任何推论,现在已可敢肯定这在武林中引起了喧然大波的天月门秘笈争夺大会乃是孔畅一手所设的一个大骗局而丝毫不用再有任何怀疑。

本来众人对韩山的推测还有两分不信,听了这东陵散人的骗术高论,哪还会再有一丝怀疑之心?

那名老仆忽地走过来两步,鼓起勇气道:“那东陵散人……小人知道。”

闻言众人皆一动,净赚、丁佑争、韩山等都向这老仆望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