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游戏 > 大神,要点脸成不?>

更新时间:2019-02-14 13:10:30

大神,要点脸成不?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神,要点脸成不?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大神,要点脸成不?

游戏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李再兴分类:游戏

黄苓回来了,但她没告诉齐悦和陈小言具体日期,而是在她到达D市,休息好后才联系他们,而且约人的方式还很诡异。 她跟齐悦说有东西寄到D市,地址写错了,让齐悦去取一下。 跟陈

精彩章节试读:

黄苓回来了,但她没告诉齐悦和陈小言具体日期,而是在她到达D市,休息好后才联系他们,而且约人的方式还很诡异。

她跟齐悦说有东西寄到D市,地址写错了,让齐悦去取一下。

跟陈小言说的是有一张施华洛世奇的优惠券,全场65折,如果不用就过期,让陈小言去用了。身为节俭贤惠的陈小言,自然不放过任何打折的机会,尤其是这种百年不见一次折扣的奢侈品牌。

然而,陈小言去了施华洛世奇专营店,人家却根本没有折扣一说……

正要发微信责备黄苓的时候,黄苓本人站在了陈小言的面前。

手里还拿着一枚施华洛世奇戒指,是新品,价格不低。

“送你的,结婚礼物。”黄苓头发剪短了,身材也苗条了,一点都看不出曾经是个胖子……而她整个人看起来干练很多。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陈小言等着一双大眼,“你回来居然不告诉我们?”

黄苓拉过陈小言的手,将戒指戴到她的手指上,“刚回来没几天,不告诉你们是怕你们告诉他。”

“……”陈小言默,她说的没错,只要知道她的消息,她们就会告诉程樊。

不为别的,只因结婚那天,搞了个大乌龙。

以为黄苓会守诺来参加婚礼,没来就算了,还爆出她交了外国男友的事情……

当着不少熟人的面,打了程樊的脸。

“这次回来,不打算走了吧?”陈小言问。

“我在国外学习,参加完悦的婚礼就回去,还得拿毕业证呢。”黄苓笑笑,回来才知道,多么留恋这个地方。

陈小言叹口气,抬眼发现齐悦正进门来,看到她们的时候顿住了脚步。

黄苓转过头去,朝来人笑了笑。

可当她看到齐悦身后的人时,面容上的笑僵住了。

千算万算没算到齐悦会带着他来。

“你回来了。”齐悦走上前开口,“唔……见到他很意外吧?我也很意外。”

黄苓蹙眉,目光从他身上转移到齐悦身上,询问齐悦,“你带他来的,你还意外?”

“人是我带来的……但我意外的是,他居然猜对了。”

“……”黄苓默。

“遇到一个懂你的人,挺不容易的,别逃避了,面对吧。就算你在国外有男朋友了,也得给他一个死心的理由,ok?我认识的黄苓,可不是只会一味逃避,也不是想不通就遁的人。”

齐悦心里虽满是惊讶,但还是挺佩服程樊的。

自打上次手机事件之后,程樊就要求齐悦,只要黄苓有一丝异常,就告诉他。

其实,齐悦没这么做。

而这次被他知道完全是因为昨天和杨君泽去他们家时,手机放在桌上被他看到了。所以他强烈要求今天跟着来取所谓的寄错地方的东西……

没想到,真被他预料到了,某人真的偷偷摸摸的回国了。

搞得跟游击战似地……

黄苓叹口气,把准备给齐悦的结婚礼物拿了出来,递给齐悦:“礼物,这次我会参加完你的婚礼再走,其他的事情……我也会处理好的。”

齐悦接过礼物,和陈小言的同款,也是当着大家的面儿,让黄苓给自己戴上,“现在,我和小言,就等你的婚礼了,不管你是在国外还是在天上地下,我们都会去参加。”

黄苓扯了扯嘴角笑了,“好,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齐悦摇头:“不是给我们,是给你自己,人生是你的,不是我们的。”

黄苓怔怔的看着齐悦,不过小一年没见,却觉得她更加成熟了。

“知道了。”

“今天呢,我们就先不叙旧了,你们先把问题解决一下……ok之后,不管结果怎么样,都算是给这件事情画个句号,然后我们再畅快的约。”齐悦拉住黄苓的手,身子微斜,附在她耳边说,“说实在的,程樊一开始跟疯了没区别,满世界找你,甚至动用某些关系。若说他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我不信,他知道却没去打扰你……说明什么,你心里应该清楚。”

黄苓怔怔的,越过齐悦看向他。

依旧那么容光卓越,还是那么傲然凛冽。

只是那双眸子,装满了奇怪的神色,似喜似怒更似悲。

这眼神,叫人心里一痛……

齐悦和陈小言看着黄苓程樊一前一后的走了,她们俩心里不知什么滋味。

可能因为,造化弄人吧。

如果当初,黄苓和程樊是正常情况下见面,事情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你说……黄苓是真不喜欢程樊么?可我怎么看这眼神有点不对劲呢?”陈小言低语。

齐悦也是一叹,“不喜欢是假,只是她心里纠结吧……你知道的,天秤座总是摇摆于左右之间。”

“……”陈小言默了默,再看看手上的戒指,很是满足,“我不介意黄苓在我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也不来,只要礼物到位就行。”

“……”齐悦别了眼陈小言,“小财迷。”

陈小言哈哈一笑,抱着齐悦的胳膊离开施华洛世奇专营店,“走着,今儿心情好,本女神请你吃饭。”

齐悦抬手看了看时间,“饭就不吃了,喝杯咖啡吧,一会儿杨君泽来接我。”

“哟,这才几分钟没见面啊,这就想着了?”陈小言打趣。

“没有,我下午准备去趟医院,时间有点紧,就让他来接我了。”

“医院?”陈小言眨眼,看了看齐悦的肚子,“去医院干嘛?”

“还能干嘛?体检啊。”齐悦叹息一声,“说实话吧,我觉得我身体有问题。”

“……”陈小言顿住脚步,“你别瞎说啊,谁还诅咒自己身体有问题的?”

“我跟杨君泽在一起时间不短了,我们那什么的时候,从来不做措施,我也更没吃避孕药……但丝毫没见有动静,我这才觉得身体可能……”

“不会的啊,我跟桂圆8月开始计划要孩子的,到现在四个多月了,也没动静,我们没吃避孕药也不做措施,这都正常啊,该来的时候,他会来的。”陈小言安慰道:“何况,你俩都还没计划呢,操什么心?”

齐悦隐隐觉得有问题,“还是坚持要去医院看一下,图个安心呗。”

“那行,我也去看一下,反正我和桂圆也准备要孩子了,做个备孕检查也好。”

齐悦无奈的看了眼陈小言,“你可真是说风就是雨,平常怎么不想着点?我要检查,你也要。”

“哎哟,这不是趁着有免费车坐么,要没车,我是打死都不要去的。”

“……”齐悦无语,杨君泽那车倒成公交车了。

一杯咖啡的功夫,杨君泽就接了两位去医院。

陈小言纯属打酱油的,做了常规检查,然后医院医生又建议她第二天空腹再来做一次。

陈小言应了医圣的话,带着做好检查的单子,也就跟齐悦打了招呼离开了。

而齐悦这边,医生做了详细检查。

而关于齐悦的经期和排毒量,全都是杨君泽报给医生的,她虽然觉得很羞,但内心还是被满满地幸福感充斥着。

而医生最后做出结论是,齐悦宫寒,不容易怀孕。

齐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满满地幸福感顿时消失,犹如遭受了晴天霹雳。反应过来后反复问医生,不容易怀孕是什么意思,到底能不能怀孕。

医生说好好调理,会怀上的。

齐悦心里这才有些安下来。

医生又问,是不是经常在经期碰了凉水或者饮用凉水。

齐悦摇头,“经期我饮食很注意的,一般都是用热水洗。不过……我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宫寒了。”

医生和在她旁边的杨君泽齐齐看向她。

齐悦想了想道:“有一年冬天,在经期的时候我下河救过一个孩子,自打那以后我例假就不是很正常了,而且经常痛经的厉害……”

医生一脸“难怪”的表情。

而杨君泽则是阴沉着脸,低低的开口:“能不能怀孕无所谓,我们不要孩子都没事。只是医生,你能确保我妻子只是宫寒,而没有别的问题?”

医生点头:“没有别的问题,你放心,宫寒好好调理就行。你媳妇这身子骨也算是好的,要是差点儿的,冬天在经期下河救人,上岸后没有及时处理的话导致闭经或者不孕不育是很有可能的……”

杨君泽这才松了松面皮,算是给了医生一个笑。

在他眼里,有孩子是惊喜,没有两个人过日子也会幸福。

但他不允许她的身体出现问题,不允许她承受病痛之苦,他要一个健康的她,一个快活的她。

医生从抽屉里找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册子,“这里有几页记录调理宫寒的方法,你拿手机拍一下,回去按照这个来调理你媳妇吧。”

杨君泽照做,不仅拍照,还每看一页记一页,三四页看完拍完,他也差不多记了下来。

离开医院上了车,齐悦有些闷闷不乐。

杨君泽倒是很轻松的样子,笑道:“上天一定是看我为你做的太少了,给我出了道题,让我耐心的做。”

“什么题?”齐悦撇撇嘴。

“照顾好你的题目啊,为了拿满分,我必须拿出十二万分的精力来照顾你。”说着说着,声音沉了,“还是那句话,我只要你好好的,不希望你被病缠身。我要你跟我一起,见证以后的每一天。”

“万一……我不能怀孕怎么办?”

“没有万一。”杨君泽启动车子,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你会怀孕。”

“……你哪里来的自信?”

“对你夫君最起码的信任总该要有吧,我的夫人?”

“……姑且信你。”齐悦心情稍微好了一丢丢,“手机给我看看,刚才你拍的有哪些我自己可以做到的方法。”

杨君泽把手机递给齐悦,而她迅速打开照片看了起来。

没多会儿就看完了,原本内容也不多,不过字儿比较大,所以才写了好几页。

“泡脚驱寒这个我自己就能做哎,好简单。”

“嗯,宫寒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好好调理会好的。”

“嗯哼~”齐悦应着,心慢慢的放宽松了。照她的性格,负能量最多只能在她身上呆一个小时,一般一个小时后她又恢复如常了。

这世上,没有什么难关过不去的,也没有什么坎儿难跨的,只要有心,什么都会过去,只要有爱,分分钟就是天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