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夜妻撩人:老公爬上床>

更新时间:2019-09-05 20:22:21

夜妻撩人:老公爬上床免费阅读目录 夜妻撩人:老公爬上床小说全章节 连载中

夜妻撩人:老公爬上床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楚清轻
分类:言情

睁开双眼,眼前是漆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安妮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此刻正在哪里。 她无法回忆起昏迷之前的事情,只觉得脑子很晕,隐隐作痛,大脑

精彩章节试读:

睁开双眼,眼前是漆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安妮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此刻正在哪里。

她无法回忆起昏迷之前的事情,只觉得脑子很晕,隐隐作痛,大脑像是失去了控制,混乱的画面夹杂着各种喧闹声,轰炸着她的脑海。

酷似段允安的男人,酷似她的女人,她看到了他们正在教堂举办着婚礼,可是下一秒,画面就转到了一条热闹的街道,男人和女人正手牵手的逛着街,脸上都是幸福甜蜜的笑容,他们交换着对彼此的承诺。

下一秒,画面转到了医院,她看到了一张有着与她一样面孔的女人,在产房大喊大叫着,伴随着婴儿的哭叫,一个新生儿降生了。

最后画面停在了一个陌生的码头,萧杀之气蔓延,她被一个男人拖着一起跌入海中,耳边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珺瑶——”

脑海的画面似乎在眼前浮现了,恍惚之间让她分不清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那些情绪都那么准确的传给了她……

耳边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讲她的思绪全部拉了回来,脑海中混乱的记忆被打断了,混沌的脑海开始逐渐清醒,可是那些遗失的记忆,似乎也开始慢慢苏醒了。

以往那些破碎的片段,梦境,似乎在这个时候都开始重组了起来,原本支离破碎的电影,开始逐渐形成了一步完整的电影。

当这部电影被拼凑成功之时,她的内心感受到了强烈的震撼,一幕幕的场景开始让她连呼吸都感觉到痛苦,眼泪犹如断线的珍珠,不知不觉间就开始泪流满面,伴随着无法缓解的痛苦。

干燥的喉咙,连嘶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此时此刻,仿佛只有无声的痛苦才能显示出她的悲伤与难过。

世界仿佛在一瞬之间崩塌了,这四年来信赖的人,引以为傲的人生,都一一被击溃,被打破,从前那深刻痛苦的记忆,开始席卷她的脑海。

她现在知道了自己是韩珺瑶,并非安妮。

她爱的人,叫做段允安。

他们结过婚,在神的面前立下过誓言,他们深爱着彼此,他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这些刻骨铭心的人生,这段缠绵入骨的记忆,为什么会被她如此轻易的就忘记了?

他一开始见到她之后那种复杂而又欣喜若狂的神情,在这一刻,她才能切身体会到……

蒙在头上的黑布被揭下了,她的眼前逐渐变得清晰,刺眼的灯光逐渐适应之后,她认出了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人。

“安德鲁!”她挣扎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手脚因为捆绑时间太长,已经变得麻木起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用愤怒的眼神望着安德鲁,期望他能给她一个解释,可是此刻安德鲁的眼睛却发着血红的光芒,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癫狂,犹如陷入了绝境的狮子,正在狂怒中暴走。

“你想起来了是不是?!”他用力抓住了她瘦弱的肩膀,情绪激动的摇晃着她的身子。“你看我的眼神变了,你一定是已经想起来了!”

他简直要疯了,空荡的房间里满是她的咆哮,即便是与他相处了四年的她,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暴怒的模样从来没有。

她怔怔的看着他:“安德鲁……”

“你给我住嘴!”安德鲁红着眼睛瞪了她一眼,而后放开了她,焦虑的在房间来回走动。“我早该想到了……你脑海里的血块已经开始渐渐消失,再加上那混蛋一直陪在你身边,你一定很快就会恢复记忆的……我早该想到了!”

“但是我明明有预防……为什么事情还是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那些废物那么晚才向我报告,事情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境地……”

他语无伦次的说着一些什么,但是她并没有听懂,但她试图安抚此刻情绪激动的安德鲁,“安德鲁,你冷静一点……你想干什么?快点放了我,我们好好谈谈……”

安德鲁忽然安静了下来,双目定定的看着她,“放了你?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我如果放开你,你一定会去找那个混蛋的是不是?!”

“你休想!”

她皱起了眉头:“安德鲁,你在说什么?什么叫什么都想起来了?你怎么知道呢?”

“你别想忽悠我了,也别想在我面前装傻!”安德鲁冷笑,扭曲的面孔全然没有往日的温柔,英俊,和风度。“我不会放了你的!我怎么会轻易放了你?你是我的!”

“安德鲁……”她有些不可置信,平日里温柔幽默的安德鲁,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极端的样子?“不要让我恨你,安德鲁。”

“恨我?”安德鲁冷笑,“我已经不在乎你恨不恨我了,我只在乎你在不在我的身边。”

他从小个性就要强,尤其是在继承了家族的势力之后,更是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性格,他想要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这次,也不例外。

“安妮,我不想伤害你。”安德鲁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只要你乖乖的待在这里,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安德鲁离开了房间,这个偌大的房间顿时空寂了起来,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头还有些隐隐作痛,但是她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关于过往,过于承诺,关于段允安……她很庆幸她在这个时候想起了段允安,但现在有些棘手的是,安德鲁恐怕不会轻易让她离开。

安德鲁忽然将她抓到这里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她觉得他肯定要做些什么,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将她囚禁起来那么简单。

明明则个时候,她最应该出现在段允安的面前,与他衷诉情怀,但她却偏偏被抓到了这里,不知道段允安知道之后,会着急成什么样子。

她是韩珺瑶,她不是安妮。

……

“找到了没有?”段允安问手下。

两个手下面面相觑之后低下了头,低声道:“还,还没有找到……”

一个杯子被猛地扫落在地,发出了尖锐的破碎声,在书房显得异常的响亮,仿佛摔碎在众人的心中。

从韩珺瑶被掳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现在已经是上午了,他们虽然已经加派人手去找,却还是没有韩珺瑶的消息。

安德鲁的住宅段允安也派人去监视了,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并且他留在法国那边监视安德鲁的人,也报告说安德鲁没有任何异常。

没有任何异常,才是最不正常的。

韩珺瑶的失踪让段允安焦虑无比,他只要一想到韩珺瑶落到了安德鲁的手中,就止不住心中的焦躁。

打发手下再去打探消息,段允安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他掏出手机拨通了钟桓尧的号码。

钟桓尧还不知道韩珺瑶被人掳走的消息,他此刻正忙着在巴黎给安德鲁制造各种麻烦和混乱。

他的手段甚是高明,但是也隐藏不了太久,再过些日子,安德鲁肯定就知道了背后搞鬼的人是他了,到时候他没有别的办法能够拖住安德鲁。

电话响了没多久就被接通了,段允安直接道:“珺瑶不见了,我怀疑是被安德鲁的人掳走了,你帮我查查,安德鲁现在是否还在巴黎。”

钟桓尧听完他的话,大惊,焦急的问道:“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段允安将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了他,钟桓尧听了之后不由恼火,语气很冲对段允安道:“你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段允安,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你都没能护得了他!”

这话可真是无情,像把利剑直接插进了段允安的心脏,疼痛几乎让他不能呼吸。

钟桓尧的话是对的,的确是他没有保护好韩珺瑶,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他痛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痛恨自己的无能。

然而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要先把韩珺瑶找到了。

以安德鲁那向来狠辣的手段,再晚一点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指责的话就到此为止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将珺瑶找到,否则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钟桓尧道:“我会帮你留意这边安德鲁的动静,有消息了马上告诉你,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

段允安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就目前这种程度已经是段允安的极限了,作为男人的自尊和要强个性的使然,再加上对方也是自己的情敌,段允安并不愿意更多的依靠钟桓尧的力量找到韩珺瑶。

他现在只能等钟桓尧将消息传过来,在得知安德鲁的行踪之前,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知道安德鲁在哪里。

安德鲁走进书房,在书房的中央,有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男人,正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在他的两侧都站在两个面无表情的保镖。

贝克狠狠的瞪了安德鲁一眼,不满的说道:“我已经答应了帮你了,你究竟还想怎么样?你现在这样是什么意思?”

自从他被这群人抓住了之后,不管他是屈服还是不屈服,他们对待他的方式都粗暴不已,简直让他摸不着脑袋,这群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安德鲁脸色阴沉的走到贝克面前,忽然用力的一拳砸在他的脸上,那巨大的力道直接让贝克嗷叫了一声,脸孔都扭曲了。

“你他妈的……”

贝克破口大骂,在看到安德鲁又冷了几分的脸色之后,他才不甘心的住口了。

这个男人的拳头简直野蛮而暴力,他只是一个文弱的心理医生,并不想吃太多的苦头。

“贝克医生既然已经答应了帮我,就请你做好准备。”安德鲁冷笑,“就在这两天,你就会派上用场。”

贝克半信半疑的看着安德鲁,问:“只要我帮你完成了这件事,你就会让我安全的离开是吧?”

安德鲁哼了一声:“当然。不过,如果你没有尽心尽力的帮我完成的话,你的下场就不用我多说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