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

更新时间:2019-09-05 20:24:03

无弹窗全文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 在线小说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阅读 连载中

只婚不爱:老公晚上约!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放牧瀚海
分类:言情

嘉念心想,这可是霍家大宅院子里,青天白日的,怎么能这样耍流氓? 当眼睛看到头顶的星空时,又憋屈的想,不对不对,夜黑风高的,他会不会真的吃了她然后又不认账? 吃了她不

精彩章节试读:

嘉念心想,这可是霍家大宅院子里,青天白日的,怎么能这样耍流氓?

当眼睛看到头顶的星空时,又憋屈的想,不对不对,夜黑风高的,他会不会真的吃了她然后又不认账?

吃了她不可怕,可怕的是傅景深不认账就完了。

偏偏,傅叔顶多是揍他,揍了他也不会听傅叔叔的不是吗?依旧我行我素,想干吗干吗,要是他真听傅叔叔的话,恐怕早就把她娶回家了,不过,那也就不是她厉嘉念所喜欢的那个傅景深了。

她喜欢的傅景深,乖张阴戾,桀骜不驯,不按套路出牌。

叶倾倾刚出霍家,人刚走出来,便瞧见大院子里,傅景深和厉嘉念在接吻!

就在傅景深放开嘉念时,眉眼里含着一抹戏谑,“只准你耍流氓,不准别人耍流氓?”

她正要反驳,她什么时候耍流氓了,此时,叶倾倾便老远的喊了他们一声,“景深哥哥,奶酪,原来你们在这里啊,我找了你们好半天了,厉叔叔和白阿姨那辆车不够坐了,让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嘉念咬了咬还在发烫的唇瓣,微微侧过身,用手捂了下嘴唇,有些尴尬。

也不知倾倾看见她和景深哥哥接吻没,要是看见,就太尴尬了。

傅景深眸色深深的注视了嘉念一眼,也不知是在跟谁说话,只道:“上车吧,走了。”

傅景深在前面开车,嘉念和倾倾坐在后座,一路上无话。

平时,嘉念话最多,可今天,她实在说不出话来,脑子里,全是傅景深刚才那两个鬼迷心窍的热吻。

她还感觉过这样的激吻,只是和嘉泽偶尔年少无知,不小心撞见厉靳廷和白橘默亲热,她和嘉泽一直都知道爸爸妈妈很相爱,所以经常亲热,也就习以为常了,可看过归看过,到了自己这里,还是小鹿乱撞,手忙脚乱。

叶倾倾看了一眼坐在窗边的嘉念,笑着问:“奶酪,你今天怎么了,平时就你话最多,今天怎么不说话了?”

傅景深从后视镜里瞧了那丫头一眼,耷拢着脑袋靠在车边,一副被亲蔫了的样子,薄唇微勾。

嘉念随便找了个借口,“今天吃太撑了,没力气说话了。”

等到了梧桐苑,傅景深将车开进去,嘉念和叶倾倾下车后,嘉念的胳膊被傅景深拉住。

嘉念挣扎了两下,挣扎不开,叶倾倾看着他们一眼,有些吃味的道:“奶酪,厉叔叔他们肯定在等我们了,快进去吧?”

傅景深冷声道:“你先进去吧,我跟念念说几句话。”

叶倾倾握了握拳头,面上笑道:“好啊,那我先进去了。”

等叶倾倾进了屋子,嘉念小脸通红,“你干吗,我爸妈还在家呢!”

“以后不要跟霍衍那小子走太近。”

嘉念以为自己耳朵出错了,“什么?”

“再不听话下次我会做更过分的事。”

嘉念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我跟霍衍玩儿怎么了,霍衍只是弟弟而已,你、你不是还跟倾倾玩儿的挺好的吗?”

哦,只准他跟别人玩,不准她和霍衍玩儿?

而且,霍衍和嘉泽一样,算是家里弟弟,这有什么的。

“霍衍喜欢你,你看不出?”

“你胡说!我比霍衍大六岁呢!霍衍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我比你大七岁呢,你不还是天天粘着我?”

嘉念被说的一脸尴尬,脸蛋红扑扑的,眉头清浅皱着,水眸气呼呼的瞪着他,“我什么时候天天粘着你了?你胡说!”

傅景深将她扯进怀里,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念念,听话。”

嘉念在他怀里,一下子就怂了,小手软乎乎的偷偷的抱了下他的腰,等他松开她时,嘉念垂着水眸,支支吾吾的道:“那、那我先进屋了。”

嘉念从他怀里跑开后,又转头看见他站在车边,月光和星光下,身姿挺拔卓卓。

“你不要想多了,霍衍不喜欢我,他只是喜欢我当他姐姐而已!”

她又跑了回来,踮脚在他脸颊上吻了下,“我也要耍流氓!”

亲完,又迅速跑掉,像只做了坏事的小老鼠一样,跑进了屋子里。

站在月色与黑夜下的傅景深,双手抄兜,瞧着嘉念跑进屋子里后,薄唇微勾,从西裤兜里摸出一枚戒指,戒指内圈,刻着四个潦草的中文字。

……

嘉念小脸通红的跑回家里,厉靳廷和白橘默正坐在客厅里等着她,白橘默刚好切了水果,叶倾倾已经坐在沙发上和他们一起看电视了,嘉念刚想偷偷摸摸的跑上楼,被白橘默叫住。

“念念,过来吃点水果,我和你爸有话要问你。”

嘉念只觉得头皮发麻,“爸,妈,我今天好困,我想洗澡睡觉去了。”

可她这点小心思根本瞒不过白橘默,“你哪天不是快十二点才睡觉,今天怎么就困了,过来。”

嘉念只好慢吞吞的走过去,坐到厉靳廷和白橘默身边,道:“爸,妈,你们干吗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最近好像没犯错吧?”

每次厉靳廷和白橘默用拷问犯人一样的眼神审视着她时,她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尤其是厉靳廷,感觉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倾倾,你先上楼洗澡睡觉吧。”

“好的,叔叔阿姨,你们晚安。”

等叶倾倾上楼后,嘉念正拿了几粒水果盘里的葡萄丢进嘴里,厉靳廷便道:“念念,爸向来不反对你自由恋爱,但是你得有个度,你还没成年,爸希望你以后跟景深接触有个底线。”

嘉念难得看厉靳廷对她这么严肃的样子,她还以为要说什么呢,没想到就说这种事,“爸,你放心吧,我有底线的。”

白橘默眉心一皱,“我看你遇到傅景深根本没底线,从明天开始,不,就从今晚开始,这个暑假,你在家好好看书,就别总是跟傅景深见面了,念念,你这样,我真的不放心你和傅景深在一块儿。”

“妈,我到底干嘛了,你们要这样担心我?”

厉靳廷起身看了一眼嘉念,拍了拍嘉念的肩膀,“念念,这次爸也帮不了你,我觉得你妈这次说的对。”

嘉念在心里鄙视,妻奴啊妻奴!

等厉靳廷去了卧室,白橘默便将手机的照片递到嘉念眼前,“你老实跟妈说,你跟傅景深到底到哪一步了?”

白橘默甚至担心,在去年圣诞节嘉念跑去英国时,就把自己给了傅景深,去年念念可才十五岁,傅景深这算什么?

嘉念又羞又恼,“妈!你哪里来的照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