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爱你只有我知道>

更新时间:2019-09-05 20:32:58

完本爱你只有我知道全章节在线阅读 连载中

爱你只有我知道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依柠萱分类:言情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不会让猫猫有事的!”金樽笑的灿烂,李琳还是没有拦得住他,早知道的,他想要做的,谁能拦得住? 我不是担心夏子诺,我只是在担心你,我不

精彩章节试读: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不会让猫猫有事的!”金樽笑的灿烂,李琳还是没有拦得住他,早知道的,他想要做的,谁能拦得住?

我不是担心夏子诺,我只是在担心你,我不明白,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出了门,金樽就开车直奔夏子诺家而去。

心中有些烦躁,李琳的那些话,一直萦绕在心头,他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心神不宁的烦,想了许久却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恍惚间却已经开车到了夏子诺家门口。

他真是老马识途了,竟然在这种时候还能没有分毫差错的,把车开到这里来。

刚准备按门铃,却看见大门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宽大的衣袍遮住她的身子,几乎看不出来这是一个有四个月身孕的孕妇。

她左顾右盼四下张望,金樽失笑,在自己家诶,怎么搞得跟做贼似的。

最后看着她安全抵达到自己面前,他好笑的看着她:“猫猫,你怎么会弄的这么狼狈?”

夏子诺瞥了他一眼,然后怒瞪自己的肚子:“还不是因为他!他老爹紧张他,我就无辜受罪了!”

沈君一紧张孩子?嗯,这句话,有待商榷,要是换一个女人坏了沈君一的孩子,沈君一可能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就直接把这孩子给弄死了吧,都说女人执着,对于男人要求一心一意,却少有人真的了解男人,若是遇到真心相待的女人,男人都是偏执的,一心一意只想着她,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与其说沈君一是在乎孩子,还不如说是在乎孩子他妈更为妥帖。

夏子诺戳了戳他的肩膀:“诶,别告诉我你是在想沈君一”。

一语中的,金樽无语了,这小丫头,什么时候眼力竟然这么好使了。

夏子诺一阵愕然,忽然错愕的看着他:“我家君一不会这么厉害吧,男女通吃啊,呜呜,那我可就惨了,我怎么抢得过你啊!”

明知她是玩笑,却还是忍不住赏了她一个白眼,她那煞有其事的表情,仿佛已经确定了他是断背山这件事情,拜托,他就算要断背也不会找沈君一好吧。

啊呸!他才不是断背。

“你个小丫头,什么时候脑子里多了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了”,金樽皱眉,这些事情都是谁教她的,真是的,把好好一萌妹纸变成了骨灰级腐女,作孽呀。

夏子诺翻了个白眼:“拜托,你别跟沈君一一样迂腐好不好,我在英国一年,那大街上男男拥吻的事情看多了,这样的场面,唯美着呢!”

金樽无语,还唯美,他都鸡皮疙瘩掉了满地了,金樽故作嫌弃,凝眉看了夏子诺好一阵。

夏子诺扁了扁嘴:“诶,我们走吧,被人发现就完了!”

金樽再次失笑:“猫猫,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暧昧,我还以为我们是在偷情呢!”金樽挤眉弄眼,好一个风情万种的美娘子呀!

夏子诺笑:“我才不是偷情,说得多难听,我可不会背叛沈君一!”

金樽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哎哟哟,真是鹣鲽情深啊,要是让沈君一知道,她老婆特意带电话给我,让我带她翘家,可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景了!”

夏子诺瞪他:“废话那么多,你到底走是不走,你走我就找别人了!”

说罢,转身就要走。

金樽一把将她拉住,这可不行,在别人手里,哪有在自己身边安心,黑鹰帮最近动荡太大,沈君一是担心夏子诺出什么意外才将她留在家里,他可不能让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

“别别,我不就开个玩笑嘛,别当真,我们走吧”,说着就把夏子诺塞进了车子里。

车子开到了某条街道,夏子诺一下车就大口的呼吸着,这让人酣畅淋漓的舒服的自由的空气啊,真是久违了。

金樽摇了摇头,笑。

看了,这丫头是被沈君一禁锢的太紧了,都没办法快活的生活,想来也是,以夏子诺那跳脱的性格,要她安安静静呆着怎么可能,能坚持两个多月已经实属不易了。

跟在她后面看她蹦跳的多么开心啊,金樽想,如果能够这样陪她,即便不是她心里的第一人,也算不错的,是吧?

两人一直从中午玩到下午,逛了一条又一条的街道,金樽倒也没喊累,他很乐意这样为夏子诺效劳。

不多时,夏子诺买到的战利品就塞满了整个后备车厢,一直开心的夏子诺,却始终没有发现,危险已经悄然降临了。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夏子诺捶了捶酸痛的腿,哎,毕竟现在是双身子,走点路都嫌累,更何况是逛了一下午街,夏子诺微眯着眼,看着金樽,他倒是没喊过累,像是一个机器人,身体好才是真的好啊,夏子诺真是彻底明白这句话了。

“金樽,我们回去吧!”夏子诺抬头看向天际,昏黄的夕阳拉长了两人身影,这个点了,再不回去,家里就该乱套了。

金樽笑:“你还知道要回家呀?”他还真以为这丫头是玩的乐不思蜀了呢。

夏子诺也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生气,也只是笑:“我要再不回去,我家里的那群人,可就要受罪了,上一次我跑去阳台晒太阳,结果一晒就忘了时间,干脆在楼顶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结果下楼的时候却发现,我家的那群人都不见了,只有管家陪着沈君一那张死人冰块脸,我就知道,事情大了,沈君一回来找不到我人,冲着家里的下人发脾气,把他们全赶出了家,还出动了战狼去找我,还好那群仆人没走远,被管家找个地方安置了下来,就等着沈君一气消再把他们接回去,那次我算是明白了,我要是不见了啊,沈君一就准备把天给掀了!”

金樽噙着笑意看着她:“原来你还知道呀,那你还敢翘家?”这妮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夏子诺摆摆手:“我是太无聊了啊,君一忙着又不能陪我,也不让我出来,我有什么办法!”

怀孕怀成她这样的,还真是少见了,出个门都要偷偷的。

金樽无奈的摇头:“好吧,你这丫头,总有理由!”

夏子诺甩了个大白眼:“你要不试试被人关着的日子,再有耐心都要疯掉好不好”。

金樽不说话了,盯着夏子诺看了好半响:“猫猫,你现在是幸福的吧?”

“什么?”夏子诺被这句话弄的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他们不是在批判沈君一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么?怎么一下子跳转到她幸福不幸福来了?

金樽摆摆手:“没事,没事,你还想吃点什么么?我去买”。

夏子诺托腮想了一会:“刚才过来的路边有一家奶茶店的奶茶我很喜欢,唔,就要一杯香芋奶茶好了”。

金樽点头:“嗯,那你等一会,我去买!”

夏子诺微眯着眼朝他挥了挥手:“快去快回哦!”

金樽临走时还回头,她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夕阳散落的金色闪耀出了美丽的光芒,将她的美衬托到了出尘的极致,这么美好的丫头,却终究是别人的妻子,他是该庆幸,她还在把他当成哥哥,不是么?

可是,金樽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回望,竟会是一次永久的定格。

夕阳下,黑暗渐渐涌动,慢慢的侵吞下整个天空,与此同时,阴暗的利爪也在悄无声息中慢慢的伸向了对此毫无知觉的夏子诺。

树后一阵松动,像是清风,却又不是,夏子诺正疑惑,却见树后的草丛中走出来一双铆钉靴。

靴子的主人盯着夏子诺的脸,像是恨不能一口吞了她的表情:“夏子诺,好久不见啊!”

夏子诺右手托腮,打量了来人好久,方才道:“嗯,好久不见!”

陈曼婷似乎是没有料到她这种处变不惊的表现,记忆中,她不在此时此刻叫起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你真的是夏子诺?”陈曼婷有些狐疑。

夏子诺浅笑:“如果我不是,你来找我干什么?”

这话像是玩笑,到了陈曼婷耳朵里却成了嘲讽,她在笑她有眼无珠。

“你这个样子,要是被沈君一看见得多伤心啊,他一向以为你是一只兔子,却没想到,你竟然是扮猪吃老虎,这般镇定,还真看不出来你就是那个遇到一点事情就会哭泣的夏子诺啊!”说道嘲讽,陈曼婷更自然不会输给夏子诺。

夏子诺动了动身子,然后像是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稳稳的坐了下来:“呵呵,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陈小姐,难道没有听说过这句话么?”

事实上,夏子诺是害怕的,她只是在故作镇定,现在金樽不在,这个公园又没什么人,心中暗骂自己怎么挑了个这个偏僻的地方,要是人多点,现在也不至于被陈曼婷盯上了啊!

陈曼婷扯了扯嘴角,走到夏子诺身边,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黑色的紧身衣包裹着曼妙的身躯,跟夏子诺形成了明显的区别。

陈曼婷一眼扫过夏子诺,然后眼神定格在夏子诺的肚子上,似乎是察觉到她赤果果的目光,夏子诺下意识的抚上了肚子,这眼神可危险得很,像是恨不得把她的肚子切开,把肚子里还未成型的孩子拿走一样。

夏子诺想,只要坚持到金樽回来就好,这样陈曼婷就不会是她的威胁了。

怎奈陈曼婷却像是知道了她的想法,笑的阴森:“你是在想金樽怎么还没回来么?我的几个兄弟跟他玩着呢,估计一时半会是抽不开身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