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总裁的野蛮娇妻>

更新时间:2019-02-17 11:15:00

免费小说总裁的野蛮娇妻全文阅读 总裁的野蛮娇妻全本小说 连载中

总裁的野蛮娇妻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萌小新分类:言情

听见肖湘说话,唐心的脸立即被拉下来了,眸光带着逃避,“现在你最主要的就是好好休息,别的不要想那么多。” 看见唐心表情,傻子都知道事情并不好,肖湘心里不由自主抽了一下

精彩章节试读:

听见肖湘说话,唐心的脸立即被拉下来了,眸光带着逃避,“现在你最主要的就是好好休息,别的不要想那么多。”

看见唐心表情,傻子都知道事情并不好,肖湘心里不由自主抽了一下。

“心儿,严翰宇呢?”肖湘眉毛拧得紧紧的,问不到她就不甘心。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人呢?”她一刻都不等,只想快点知道严翰宇怎么了.

记忆中,他满身是血,还拼命保护他,他千万不能有事,想到这里,肖湘双手撑起身体,蹒跚坐起来。

“肖湘姐,你要做什么,快躺下,你才刚醒。”唐心着急了,这种情况她从未遇到过,这到底要怎么说出口。

“那你告诉我,严翰宇在哪?我要去找他。”肖湘苍白的笑脸,一双装满乞求的眼神望着唐心,冰冷的双手无力捉住唐心的手臂。

事情总不可能瞒天过海。

“他还在深切治疗病房,人没有醒过来。”唐心淡淡跟她说,她那么执着,迟早也会知道的。

“肖湘姐,翰宇哥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倒是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你好了,才不让翰宇哥担心你啊。”

唐心说这话一点不假,严翰宇在那么紧要的关头里,还想着去保护她,这样的男人,够了。

肖湘一下子漏了半拍,“心儿,你现在带我去看看他好吗?”她不放心,她要见他,看看他怎么样了。

唐心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

“心儿,我求你了。我就带我去见见他,不然我自己也会一间间房子找的。”

是的,她会去找严翰宇,如果不是为了就她,这事情许是没那么严重。

唐心只好点点头,扶肖湘起来,找了一张轮椅,把吊瓶挂上,把肖湘推了出去。

肖湘并无大碍,就是感觉全身软绵绵使不上劲,一颗心提在喉咙里,说不出一句话。

此刻的她,只想尽快看到严翰宇。

唐心把肖湘缓缓推进去,此刻是饭店,病房只有护士在看守。

肖湘坐在轮椅上,看着床上那个人,心里紧紧的,那个人,跟原来的严翰宇不一样,脸上俊容荡然无存,惨白干裂的嘴唇轻轻闭着,脸上还残留有斑驳的血迹。

一双眼轻轻闭着,了无生气,尽显沧桑。

肖湘心里狠狠一抽,想起那天在车上,严翰宇满身是血松开安全带爬到她身上,紧紧抱着她的情景,一横泪缓缓流下。

她被推到病床旁边,抬起一只手拂过严翰宇没有温度的脸孔,轻轻拂过,每一寸肌肤都藏着冰冷,刺痛肖湘的心。

“护士,病人是什么情况?”肖湘淡淡开口,喉咙中似乎有什么顶着咽不下去。

她表情很平淡,很平静,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病人脑部瘦了严重的撞击,还在昏迷中,脑部有轻微的淤血,还有大腿和腰部的神经被挤压,就算醒来,有可能行动起来有些困难。”护士小姐说得小心翼翼。

这几天来看严翰宇的人不少,这专配的护士都不知被骂过多少回,受过多少气了。

总之,情况就是不好,有可能醒不来,有可能瘫痪。

肖湘的心沉到谷底,像被别人用尖刀往心上狠狠插着,一刀两刀三刀,血不停往外溢出。

疼吗?疼,那又如何。

眼前这个男人,誓死都要护她周全,她再不坚强,懦弱给谁看。

肖湘用手支撑自己的身体,缓缓站起来,轻轻在严翰宇眉宇间吻了一下,当她的唇触碰到严翰宇冰冷的皮肤时,肖湘的心,就像被人紧紧捏着,快要爆碎掉了。

此吻,胜过千言万语。

若不是为了救她,她怎么能安然无恙坐在这里,既然严翰宇要她续命,那她这条命,就应该更加坚强走下去。

眼泪仅仅是在眼泪打转,这辈子,这个男人,她认定了。

“心儿,你推我回病房吧,我有些累了。”肖湘淡淡对唐心说,异常冷静。

唐心心里想不明白,原本以为肖湘姐看见严翰宇时,会忍不住大哭,没想到只是轻轻滑过一道泪,也没有停留多久,就回病房了。

像唐心这样多愁善感的人,看见翰宇哥这样,都哭了好几回。

肖湘姐到底在想些什么?

唐心没说话,只是安静把肖湘推回到病房,肖湘静静休息着,萍姨也把饭菜给准备好了,她倒是胃口很好,把补汤喝了一大半。

接下来几天,肖湘恢复特别快,医生都有点惊讶,很少有病人意志这么坚强配合医生治疗。

她每天都会去看严翰宇,只是表情异常平静,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一直牵着他的手,默默看着他。

也许,这是她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吧。

“你这个害人精,你还脸来这里?”接连几天都没有碰上季宛英,今天这个点竟碰上了。

季宛英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高挑的身材,大波浪性感头发自然垂落,这女人,不不陌生,唐嫣,回国第一天,在机场上遇到的那个女人,唐心的姐姐。

唐嫣神情不太友好,眼神装满仇恨,却没有过多表露,这就是她的厉害之处。

她没有说话,看了一眼肖湘,跟着季宛英身后走过去。

肖湘并没有说话,也没有畏惧,淡淡打了声招呼,“季阿姨。”

“别叫的那么好听,看见你我就觉得恶心,我儿子怎么就喜欢上你这个扫把星。”她经过肖湘身边,戾气看了她一眼,排斥和反感。

肖湘表情淡漠,换做以前,或许她会为自己做辩解,此时此刻,她真的不想再说太多。

季宛英是悔青了肠子,这几天来的愤怒,伤心,全都撒在肖湘身上。

“我不想看到你在这里,你给我滚出去,若不是为了救你,翰宇会变成这样吗?”

季宛英怒斥着,满身带着仇恨看向肖湘,恨不得当场就把她撕了。

“我们翰宇上辈子是欠了你什么。”说完,季宛英嘤嘤哭起来,这一双红肿的双眼,这段时间经历不少的眼泪。

第一百五十一章:

肖湘静静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望着严翰宇,承受季宛英咄咄逼人的辱骂,这是她应该承受的,那就让她把这一切都承受下来吧。

季宛英抹了抹眼泪,来到病床前,嫌弃看着肖湘,“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还不快点离开?”

季宛英仇恨的眼神带着红肿,既然这样,留下来也没有过多意义,只会引起没必要的战争。

“季阿姨,那我先回去了。”肖湘礼貌说完,手上转动轮椅推出去。

“等等。”经过季宛英身边时,她把肖湘叫住了。

“如果严翰宇有什么事,请你把严家的继承权交出来,你们的婚一定要离,我会让律师通知你。”

这个季宛英对肖湘下的最后通牒,冷漠,绝情。

可以理解,躺在病床上的,是他唯一的儿子,一个已经失去丈夫的女人,还有什么比儿子更为重要。

肖湘顿了顿,没有多说,转动轮椅出去了。

站在一旁的唐嫣,嘴角浮起一抹让人让人看不到的微笑。

肖湘回到自己的病房,以她的恢复的速度,过不了两天就可以完全康复出院了。

她拿起手机,拨通电话,眸里深邃,带着不明的光。

严翰宇整整睡了半个月,并没有苏醒,肖湘出院后每天都巧妙避开时间去看他,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左右,每次陪他,只是牵着他的手,心事重重的样子。

肖湘沉默着,看着憔悴的严翰宇,整个人没了形,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肖湘出院后,并没有去公司,此时的公司,在短短的数十天,就被严国邦一手统领,原本他就有残留的势力在里面,没想到的是,他一接手,公司变动如此之大。

肖湘仿佛经历过什么似的,对生活没了兴趣,整天面无表情重复着吃饭睡觉的动作,像机器人,按键就动。

倒是唐心每天都来陪伴她,日益变大的肚子,行走也不太方便。

从那以后,肖湘就没有去见过肖靑辉,翟元熙好像失踪一样,住院那么多天消失无影踪。

这时,肖湘的手机响起来了,她看着屏幕上方的名字,按下接听键。

“少奶奶,我已经把肖总安排出来了,已经安置好。”

池孝天在电话那边说到,自从那天在医院知道严翰宇出事,肖湘就联系池孝天,让他想办法把她爸爸带出来。

她知道翟元熙有问题,爸爸在他手上,就是一个筹码。

听到爸爸已经安全,肖湘心里缓缓松下一口气,既然爸爸的事情解决了,那就是严国邦的事了。

“知道了,按照我说的去把剩下的事情给办了。”

肖湘挂掉电话,透着玻璃窗看向远处,心渐行渐远。

还要有池孝天这个得力助手在,不然第一步都无从做起。

在严氏公馆的日子,季宛英早已对她视而不见,而唐嫣早已利用陪伴季宛英的借口住下来,奶奶的丧事由于碰上严翰宇的事,简单操办了一下。

这是肖湘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奶奶的。

陪伴在奶奶身边的梅姨,在法医做出坚定结果后,自己也招了,说是自己长期给奶奶吃的保健品中有大量红糖份在,那一晚牛肉粥,已蓄谋已久的。

梅姨把全部的责任都揽下来,她的理由竟然是伺候奶奶一辈子,她累了,一下子想不通才做的傻事。

也因此这样,她受到应有的惩罚,可肖湘并不是这样想,这件事有幕后。

严国邦终于忍不住,召开股东大会,要把公司一般的股权卖出去,理由是公司股票大跌,资不抵债。

肖湘淡然,她已经知道公司在严国邦的带领下,一直在走下坡路,这不过是他一个手段而已,如果公司清盘,那肖湘这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将要承受巨额债务。

到时候,傻子都会把产权让出来,这一步棋,是严国邦走的最很的一步,把家业了结,逼肖湘退出。

严氏集团,高层会议室。

严国邦召开股东大会,除了严翰宇和肖湘之外,全体大小股东全都来了。

公司要清盘,这都引起不少股东不满,但奈何自己只是个小股东,跟着严氏吃香喝辣那么多年,走到这一步,也不是能控制的。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就把手上的转让合同给签了。”严国邦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这些小股东想必是有什么把柄在手上,才能让他们乖乖签协议。

一旦把这些小股东的股权聚拢到一起,再加上严国邦和她母亲的,那整个严氏,他就是总裁了。

以前严翰宇在,小股东有靠山,现在严翰宇半死不活,他们难道还死守这些将要破产的股权吗?万一破产清盘了,那自己还要背上一屁股的债,这数目,傻子都会算。

就在小股东们左看右看,准备下手签合同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等下.”这时,肖湘推门进来,一身正气出现在大伙面前。

严国邦看见她,脸色立马暗沉起来。

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自从出院后,她不是不管不问跟傻子一样不理事了吗?

“你来这里做什么?”严国邦低声怒斥。

“严副总,你召开股东大会,我是不是也有权利来参加?说什么我也是奶奶钦点的继承人。”

肖湘说完后,迈着自信的步子走过去,理所当然坐上总裁的位置。

严国邦一边,气得脸都绿了。

“你有什么资格坐这个位置?”这个总裁之位,是严国邦等各股东签了协议再坐的,没想到这个黄毛丫头,一来就坐上了。

她是猴子派来气人的吗?

严国邦狠狠握着拳头,控制自己情绪。

“我没有资格坐,难道你严副总有资格坐吗?”肖湘不削撇了他一眼,一股强劲的气场让人刮目相看。

这时,台下的小股东窃窃私语,不明白严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严翰宇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严奶奶转让股权的所有人,我丈夫现在躺在医院,这次的股东大会,由我来主持。”

肖湘一字一句说完,面对所有人没有半点紧张,也没有半畏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