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

更新时间:2019-02-20 11:19:46

无弹窗全文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 在线小说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阅读 连载中

宦妃有喜:千岁,劫个色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浮烟若梦分类:历史

花慕青眨眨眼,“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才发现嗓子有些哑。 慕容尘听着心疼,凑过来,摸了摸她的手背,“我没怎么,倒是让你又受了惊吓,都怪我,护不住你。” 花慕青想

精彩章节试读:

花慕青眨眨眼,“你……这是怎么了?”

说着,才发现嗓子有些哑。

慕容尘听着心疼,凑过来,摸了摸她的手背,“我没怎么,倒是让你又受了惊吓,都怪我,护不住你。”

花慕青想起之前在宫中的情形,连忙问道,“你没事吧?”

慕容尘摇头,“我若有事,此时还能好好地出现在你跟前儿?”

花慕青一想也是,不过却有些疑惑,“何嫔下了那么大剂量的药,结果什么也没做?”

慕容尘笑了笑,还没说话。

外头,听到声音的春荷与苏锦几人都跑了进来。

一看花慕青这个样子,立马欢天喜地,“小姐醒了!太好了!”

“小姐您终于醒了!”

终于?

花慕青疑惑,“我睡了几天?”

慕容尘笑着看他,“并没有睡多久,从你中药昏迷,今日是第二日。”

花慕青愣了愣,这也蛮久的了。

只是看这些人的脸色,怎么就跟她重活了一遍似的?

目光在周围人喜不自胜的脸上扫了一圈。

花慕青最终将视线定格在今日尤其情绪外露的慕容尘脸上。

仔细看过去,才发现,他的脸上,有几道细微的伤口。

皱了皱眉,伸手过去,刚要碰上。

手却被慕容尘再次抓住。

他笑了笑,“一点小伤,不必在意。”

说着,还转脸吩咐春荷和苏锦,“去给小姐端点吃的东西来,还有林萧才开的那个药,赶紧煎好。晟儿那边也说一声,他娘醒了,叫他安心。嗯……”

絮絮叨叨说了一串。

花慕青真的快要以为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慕容尘了。

等到所有人都下去后。

她才拽了拽慕容尘,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慕容尘似乎不想回答。

转身要去给她倒水,却被花慕青又一拽。

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花慕青大惊,她明明没有用力啊!

匆忙起身,“你怎么了……”

话没说完,眼前一昏。

慕容尘立刻坐了回来,将她扶住,“你当心些,你现在的身子不不比从前,可要仔细……”

没说完,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什么。

朝花慕青看了一眼。

花慕青定定地看着他。

慕容尘张了张嘴,又朝旁边瞥了瞥。

花慕青忽然伸手,死死地掐住他的手背。

“嘶!”

慕容尘吃痛,却没有躲开。

花慕青咬牙,“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慕容尘咳嗽一声,终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却是凑到花慕青的耳边,轻轻声地说道,“你有喜了,娇娇,两个月了。”

两个月,难道是从药王谷回来前的那一晚?

花慕青慢慢地瞪大眼,看向慕容尘。

慕容尘高兴的眼睛都弯成一条缝了,就差没哈哈大笑起来。

却看花慕青的眼睛里,泪水如决堤之洪般,滚滚落下。

他大惊失色,又要擦泪又去掏帕子,“这怎么,你怎么哭了?哎呀,别哭啊!你可别哭啊,娇娇,娇娇,你哭什么啊?”

花慕青却一头钻进慕容尘的怀里,抱住他的腰,颤声问:“尘哥哥,你说我有孕了?我怀了你的孩子,是么?”

你的孩子。

慕容尘的眼里,绽开一道几乎灼目的斑斓。

他再次无声地笑起来,抱住花慕青,用力点头,“对!我的孩儿,你怀了我的孩儿,娇娇!”

“呜呜呜。”

花慕青募地放声大哭起来。

慕容尘顿时也眼眶发红,抱着花慕青,垂下头来。

门外。

春荷与苏锦对视一眼,然后又一起低头,擦了擦眼睛。

林萧蹲在院子门口,嘀咕,“怀孕要心情愉悦啊,这样才能生出漂亮的宝贝呢!锦儿,你以后可不能这么哭啊……哎呀!”

被鬼十从树干上扔下来的牛肉干给砸中。

他抬头瞄了瞄,又看了看地上的肉干,捡起来,拍拍灰,啃了一口。

屋子里,花慕青的哭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屋外,众人静悄悄的。

或蹲在墙头,或站在墙角,或藏在暗处。

每个人,却都是欢喜无比的。

秋天的日头,依旧高照明朗,万里无云。

风清气爽。

雨过天晴。

往日的种种苦难,在这哭声中,终于是,翻篇了。

……

花慕青在后来才得知。

那天,何嫔将她带走后,本要带出去给皇后的人,做祭祀河神用的供品。

却被景如月的人,给拦了下来。

以一个谋害皇妃的罪名,直接将何嫔当场打死,而礼部尚书家,因参与此案,满门抄斩。

众人都不知她为何设计了花慕青,又反过来将礼部尚书一家子撕咬了个彻底。

皇后方楚荣,在大闹了秋日祭的宫宴后,以为大权在握风光无限时,却被帝极一道圣旨打进冷宫。

她还意图联合羽林卫进行谋反。

却不想,帝极竟然直接将羽林卫全部格杀,彻底清洗!

手段之残酷血腥,令那一段时间的龙都,简直人人如履薄冰噤若寒蝉。

等一切渐渐归于风平浪静之时,已经是到了年关之际。

花慕青也已经怀胎六月,肚子已经明显地显怀了。

这一日,大雪刚停。

宸王府正在准备年关要用的东西,兰英与宋蕙也在这里,宋明与晟儿在院子外跑来跑去地欢声闹腾。

灵二掀帘子走进来。

恭声道,“王妃,宫里传了一道圣旨。”

花慕青正在编络子的手停下来,疑惑地看向灵二,“圣旨?”

“是。”

灵二躬了躬身,“帝极请您进宫一趟。”

兰英立时就变了脸,“这个时候,他又想干嘛?不去!”

宋蕙也担心地看过来。

花慕青放下打了一半的络子,想了想,问:“王爷怎么说?”

灵二摇头,“王爷最近刚刚夺了镇远侯手上的军权,昨儿个刚刚去巡视去了,要到明日才能回。”

花慕青还没说话。

兰英却不满地沉了脸,“这都什么时候了,青儿肚子这么大了,他还到处乱跑……”

没说完,被宋蕙拽了一下。

花慕青笑着看她,“姨母,他可是王爷,还有咱们这一大家子,若是不出去忙活,难道咱们坐着喝风么?”

兰英却依旧不高兴,“那就算他要忙正经事,可你们的婚事呢?不是正经事么?你见过哪家王爷娶正妃,连个亲都不成的,直接上了金册玉蝶就完事了?”

花慕青失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