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问鼎记>

更新时间:2019-02-28 13:15:05

问鼎记无弹窗免费阅读 问鼎记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问鼎记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晗宝分类:历史

“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善来大师回身一指夏祥,“皇上,大夏国运昌盛国祚绵长,不破不立,若有磨难,有忠臣良将,必会遇难成祥。贫僧有幸和夏祥相识,得夏祥点化,就此西行

精彩章节试读:

“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善来大师回身一指夏祥,“皇上,大夏国运昌盛国祚绵长,不破不立,若有磨难,有忠臣良将,必会遇难成祥。贫僧有幸和夏祥相识,得夏祥点化,就此西行,恭祝陛下圣躬万福!”

皇上听出了哪里不对,一脸震惊:“大师是要舍朕而去不成?朕哪里做得不对,竟让大师如此嫌弃?”

“非皇上之过,是贫僧尘缘已了。”善来大师高声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善来者善去,善去者善来,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无所从来者,不生。亦无所去者,不灭。皇上春秋正盛,当大展宏图,励精图治,开创千秋之盛世。大夏即将有圣人出世,玄色其冠,龙彰其服,日月复明,处治万物,四海讴歌,荫受其福,贫僧去也!”

说话间,善来大师双腿一盘,结跏跌坐,双手合什,又高声念起了佛号,前四声声音很高,后面声息渐小,七声之后,声息全无。

皇上此时方知善来大师坐化了,当即悲中从来:“古人说麒麟出圣人现,大师乃是大夏国师,却坐化而去,莫非是朕德行有亏大夏国运将衰?”

皇上痛哭流涕,扑倒在地,不能自已:“大师,你让朕如何自处?大师一走,朕从此便再无依靠,孤身飘零世间,茫然无知……”

夏祥也没有料到善来大师竟然坐亡,也是悲痛无比,虽说坐脱立亡是佛家修为高深的象征,但眼睁睁看着大师在自己眼前西去,他也是无法抑止内心的伤悲,扑倒在大师面前,痛哭失声:“大师,弟子还未来得及向你请教佛法,你就西行了,弟子福薄,无缘成为大师的入门弟子……”

皇上一跪,众人都纷纷跪下,一时之间,龙船上悲声阵阵,就连滹沱河也发出了呜咽之声,仿佛在为善来大师送行。

景王、星王、庆王、云王和见王,也向善来大师跪拜。除了叶木平之外,船上百官,无论文武和官职高低,都五体投地跪倒一片。

皇上悲痛无比,声泪俱下,景王和星王上前扶起皇上,劝慰皇上不要过于伤心,大师西去本是喜事,皇上却难以抑制悲伤,抬头一看,看到夏祥俯到在地,顿时怒容满面地说道:“夏祥,你过来。”

夏祥忙上前几步,正要跪下,皇上摆手说道:“不必多礼,你且说说,方才你和大师说了什么,让大师舍朕而去?”

见皇上悲痛之余怒气冲冲,夏祥既心痛皇上病体未愈又多了伤悲,又心中惶恐不安,微一思忖说道:“臣和善来大师说起《楞严经》有言: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大师不解,问臣如何解答,臣也是不知。后来说话间,臣得大师点化,突发其想,将句式稍微改动一下,变为: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大师当下开悟。”

“只是一句话?”皇上不信,目光威严而冷漠,“大师会因你一句话而坐化?夏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君罔上?若再不说实话,朕定当严惩不怠。”

星王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皇上突然冲夏祥发火,是真对夏祥不满还是要敲山震虎?他偷眼一看,正好和景王四目相对。景王一脸平静,看不出是喜是忧,就更让他心中多了不安和猜疑。

崔象站在候平磐身侧,小声问道:“候相公,皇上为何对善来大师如此器重?大师坐化而去,本是好事才对。”

候平磐咧嘴一笑:“皇上一向听信叶木平之言,叶木平说,皇上若要找到妖女下落,非善来大师不可。如今善来大师突然西去,皇上的想法落空,怎能不迁怒于夏祥?夏祥要倒霉了。”

崔象见候平磐流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不由暗暗摇头,想了一想,又暗叹一声,附和候平磐笑道:“夏祥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谁让他故作高深,非要和大师谈玄说妙。”

候平磐得意地一笑:“你猜夏祥此次能不能过关?”

“怕是不能了。”崔象四下张望一番,“夏祥怕是会是第二个韩愈……”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候平磐点头,“昔日韩愈上书宪宗,力谏宪宗迎佛骨入大内,触犯宪宗,险些掉了脑袋。夏祥有今日之祸,也是自作自受,呵呵。”

夏祥自然听不到候平磐和崔象对他的议论,皇上雷霆一怒,他必须全力应对,稍有闪失,丢官流放还是小事,说不定性命难保。

“回皇上,臣所说句句属实,若是半点假话,愿追随大师而去。”夏祥斩钉截铁地说道,“请皇上圣裁!”

皇上冷冷一笑:“这么说,朕还冤枉你了?”

“臣不敢。”夏祥恭敬地答道,“臣和善来大师说话时,叶真人和金甲先生也在。”

“传叶真人和金甲先生。”皇上下命。

叶木平和金甲刚一过来,皇上就迫切地问道:“叶真人、金甲先生,方才夏祥到底和大师说了什么?你二人要和朕说实话。”

叶木平朗声说道:“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道德经》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皇上,贫道听夏县尊一番话,也是受益匪浅。”

金甲也说:“夏郎君和大师,确实只是在说《愣严经》,夏郎君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师破了知见障,没有了知见,就涅槃了,夏郎君不但没有过错,还功德无量。”

“这么说,朕也要夏祥点化一二了?”皇上余怒未消,忽然一拍扶手,“夏祥,朕因善来大师西去,悲伤无比,事情又因你而起,你若不能开导朕一番,朕还是不会饶你。”

皇上的话,近乎耍赖,只是他身为皇上,无人敢说他的不是,所有人都鸦雀无声,无人替夏祥出头。

夏祥知道他无路可退,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臣怎敢开导皇上,不过臣确实也有一些话要向皇上上奏。《易·观》有言: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臣虽以一言而惊醒善来大师,善来大师何尝不是以神道设教而让臣心悦诚服?也让臣忽有所悟。”

“你有何悟?”皇上怒容不减。

“圣人有言,朝闻道,夕死可矣,善来大师是世外高人,闻道而亡,我等凡夫俗子自然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夏祥悄悄看了星王一眼,见星王也在凝神聆听,不由暗暗一笑,继续说道,“善来大师说他曾卜得两卦,并说让臣在他西去之后转告皇上。臣以为善来大师只是一句戏言,不想大师早有西去之意。”

“什么卦?”皇上没想到夏祥话题一转,竟是还有后手。

“回皇上,大师所说的第一卦是:君非君,臣非臣。始艰危,终克定。颂曰,黑兔走入青龙穴,欲尽不尽不可说。惟有外边根树上,二十年中子孙结。”

此言一出,众人皆大惊失色。尤其是星王更是无比震惊,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目光如刀射向了夏祥。

景王、庆王和云王、见王也是一脸诧异加不解的表情,候平磐更是目光深沉如水,阴冷如冰。

皇上却是一脸淡然,轻描淡写地问道:“此话真是善来大师所说?叶真人和金甲先生可曾听到?”

叶木平答道:“回皇上,贫道未曾听到。”

“臣也不曾听到。”金甲嘿嘿一笑。

众人一惊,夏祥信口开河,又要欺君不成。

不料不等众人幸灾乐祸,金甲随即又说,“臣和叶真人过去之时,夏祥和善来大师已经交谈多时,他二人之前说了一些什么,臣和叶真人也不得而知。”

“正是。”叶木平也附和说道。

皇上脸色稍霁:“夏祥,此卦究竟何意?”

“君非君,臣非臣。始艰危,终克定……显而易见,是说如今朝堂之上,奸臣当道小人横行,皇上深居宫中,虽是九五之尊,却政令难行,有人狼子野心,有不臣之心。”夏祥铿锵有力地说出现今大夏皇权不振王权相权横行的现状,他不顾周围众人或质疑或不满或敌视的目光,继续说道,“君非君,臣非臣。始艰危,终克定。可见虽开始之时有些艰难危险,却最终可以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夏祥,不得胡言乱语。”星王不想夏祥继续说下去,厉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在皇上面前放肆!还不退下!”

候平磐则是和颜悦色地劝道:“夏县尊,皇上面前切莫乱说。大夏风清月明,哪里有什么君非君臣非臣之事?你身为朝廷命官,怎能听信出家人故弄玄虚之语?”

“皇上没有指责下官的不是,星王和候相公却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抢在了皇上面前,不知是皇上之意还是星王和候相公自作主张之举?”夏祥淡然说道,“下官是回应皇上之问,星王和候相公节外生枝,到底谁君谁臣?”

一句话噎得星王和候平磐哑口无言,星王还好,淡然一笑,故作大度不与夏祥计较,候平磐一脸的和颜悦色顿时变为铁青,他冷哼一声:“好一个狂妄自大的真定知县!”

“让他说下去。”皇上发话了,声音淡淡而威势十足,“三弟、候相公,不必和夏祥一般见识。”

星王和候平磐退到一边。

“颂曰,黑兔走入青龙穴,欲尽不尽不可说。惟有外边根树上,二十年中子孙结。”夏祥风轻云淡地回应了星王和候平磐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继续说道,“这几句话就颇有深意了,黑兔走入青龙穴是什么意思?北方属水,水为黑,东方属木,木为青,莫非是说北方的黑兔要走入东方的龙穴?不过也可能是另一层寓意,黑兔原本是青龙,只因身不由己,只好化身为温顺的黑兔,静待时机。臣斗胆问皇上一句话,皇上此去邢州,可是要去邢州之东?”

皇上脸色微微一变:“正是。”

叶木平微微一笑,连连点头,金甲不解其意,小声问道:“叶老儿为何发笑?”

叶木平悄声说道:“夏县尊先是点化了善来大师,马上就要点化皇上了。”

“夏郎君真有这么大的本事?”金甲不是十分相信。

叶木平呵呵一笑:“夏县尊所说的两卦,真是善来大师所留?”

“老夫哪里知道?”金甲大摇其头,“方才向皇上所说之话,是大实话。”

叶木平却会心一笑:“虽我二人过去之时,夏县尊和善来大师已经说话多时,不过依贫道猜测,善来大师并未对夏县尊说过卦象之事。”

“啊?”金甲大吃一惊,“夏郎君在欺骗皇上?”

“金甲先生说笑了,夏县尊在劝导皇上,是借事说事,怎会说是欺骗皇上?真正欺骗皇上者,另有其人。”

金甲摇头叹息一声:“老夫和你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差在哪里?”

“脸皮之上。”

“……”叶木平摇头一笑,不再多说。

“欲尽不尽不可说……是说黑兔前往青龙穴中,吉凶不定。不过却是另有收获——惟有外边根树上,二十年中子孙结——此话应该是应在了皇上的血脉之上。”夏祥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就鼓足勇气,大胆说出来。

皇上猛然站起,一脸惊愕:“夏祥,此话何意?”

“惟有外边根树上,二十年中子孙结……皇上虽膝下无子,但在民间,却是已然扎根,有了子孙后代。”夏祥虽知此话一出,必定引发无数人的议论和猜测,却还是一口气说了出来。

星王、景王和庆王、云王、见王,都惊呆当场。景王几人还好,惊呆之余,却还保持了足够的克制,星王却突然发作了,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夏祥的衣领,怒吼说道:“夏祥,你再敢胡说八道,本王定会将你斩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