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三国之水浒乱入>

更新时间:2019-03-09 09:51:25

三国之水浒乱入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三国之水浒乱入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三国之水浒乱入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云沐晴分类:历史

刘铄看着被马超、辛从忠、杨志合围的吕布,想起了老将王焕的仇恨,也想起了系统精灵的任务。同时,刘铄也知道吕布是不能留的。于是,他面色一沉,双腿一夹马腹,并将手中的嗜

精彩章节试读:

刘铄看着被马超、辛从忠、杨志合围的吕布,想起了老将王焕的仇恨,也想起了系统精灵的任务。同时,刘铄也知道吕布是不能留的。于是,他面色一沉,双腿一夹马腹,并将手中的嗜血枪紧紧握住,驱马冲杀向了正被围攻的吕布。

刘铄越来越逼近吕布,他将手中的嗜血枪对着吕布径直刺去;只见寒光一闪,嗜血枪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冰冷的轨迹。

正奋力与马超、辛从忠、杨志相斗的吕布,不愧为武勇100的猛将,他将手中的方天画戟奋力挥舞护住了全身,并一击挡开了刘铄的嗜血枪。

乱军中,马超、辛从忠、杨志都注意到了突然加入的刘铄,可他们现在没有时间多说什么,只是将吕布围在了中间;四人在吕布的前后左右不停将手中的枪对他挥刺而出。同时他们四人的武力都超过了90,更何况还有武力值达到99的马超。

刘铄知道只要手中的嗜血枪能扎到吕布身体一下,就算一时间不能将他毙命;可时间一长就能让他失血而亡。刘铄咬紧了牙关,奋力的将手中的嗜血枪对着吕布不停的挥刺而去,只求能刺中他一下。

此时的吕布面对刘铄四人的夹击,他现在只能奋力招架,无法反击,明显看得出吕布的锐气完全被压制住了,只怕在过个数十合,吕布就很有可能毙命在他们四人的手上。

吕布也看出了他自己正身陷险境,于是吕布将手中的方天画戟奋力招架开了马超和辛从忠的攻势后,就虎吼一声,对着刘铄奋力直刺而去。同时,吕布也双腿猛的一夹马腹。

这一击惊得刘铄急忙挥枪格挡,嗜血枪和方天画戟撞击哎了一起,随即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响。刘铄只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道透过手中的嗜血枪冲击着他的双臂,让他感到了一阵隐隐作痛。

可让刘铄没有想到的却是吕布一击之后,居然纵马从他的身边一冲而过,还顺势将手中的方天画戟又对着他的身后横扫而来。

“主公小心!”杨志和辛从忠大叫一声,同时将手中的长枪和蛇矛挥舞向了吕布的方天画戟。

这时,马超手中的虎头湛金枪也一击疾刺而出,铛的一声鸣响就挡开了吕布的这一击,而吕布也趁势纵马逃去。

“吕布休走!”马超怒吼一声,继续纵马挺枪急追。

刘铄调转了马头看向了逃去的吕布,还有急追而上的马超,大声的说道:“追,别让吕布逃了。”刘铄就催促座下的白鹤急追而上,杨志与辛从忠也随后紧紧追上。

曹军的兵马看到英勇威武的吕布败逃,刘铄军又凶猛难挡,瞬间都斗志丧失,纷纷掉头跟着吕布就向后逃窜;而刘铄军也更加的凶猛的追杀而上。

杜袭和徐宣指挥的曹军也渐渐挡不住卢俊义、林冲、花荣等人的冲击,同时他们也听到了刘铄率兵来援的消息,使得心中渐渐不安。

赵云和石宝突然看到了前方败逃而来的吕布,石宝面色一沉,大吼一声:“吕布,石宝在此!”

石宝双腿一夹马腹,右手紧握劈风刀就迎着吕布而去。一旁的赵云也握紧了手中的龙胆枪,直奔吕布而去。

此时对于吕布来说是前来有堵截后追兵,可吕布却丝毫不惧,他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握紧就纵马迎着石宝与赵云而去,口中并大声的喊道:“挡我者死!”

石宝面色一沉,握紧手中的劈风刀,他的口中也发出了一声爆喝,他对于吕布也丝毫不惧。

铛的一声,两骑相交而过,石宝手中的劈风刀不断在嗡嗡鸣响。同时,石宝的右手也是阵阵发麻作痛,就连手中的劈风刀也险些被吕布的这一击震得脱手而落。

石宝看到了前方追袭而来的马超,随后还紧追着主公刘铄,还有辛从忠和杨志。于是,石宝咬紧牙关,一扯缰绳,又调转了马头追着吕布而去。

赵云看到了吕布一击冲过了石宝,又向他冲来。赵云面色一沉,借着战马的冲击力将手中的龙胆枪对着吕布迅速刺出,在空中带出了一道冰冷的寒光。

铛的又是一声鸣响,吕布一击将赵云的龙胆枪狠狠的荡开了,他仗着赤兔的冲击力与速度一下就从赵云的身边冲过。吕布又面对着一众刘铄军的兵马根本毫不畏惧,他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挥舞得犹如鬼神乱舞,横冲直撞,无人能挡,杀得刘铄军的兵马鬼哭狼嚎,纷纷逃避。

赵云看着吕布从自己的身边冲过,他注意到了紧追而来的马超、刘铄等人,他也勒住了战马,又随后紧追而去。

刘铄没有想到吕布一下就冲过了石宝和赵云,这“人中吕布,马中赤兔”真不是浪得虚名。刘铄也只能不断的催促着座下的白鹤向前紧追而去。

刘铄军不断的追袭败逃的曹军,杀得他们惨叫连连,丢盔弃甲。卢俊义与林冲、花荣、燕青也驱马沿着大道一路向东紧追而来;甄俨和姜囧也在乱军中不断追杀着败逃的曹军。

不一会,刘铄就追上了马超、赵云、石宝,而没有好马的辛从忠和杨志就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刘铄看着前方一团鲜红如火的吕布正不断纵马败逃,而刘铄等人也不断挥枪将挡在路上的曹军刺死紧追而去。

不知不觉间刘铄等人率军紧追了吕布四十余里,只见前方道路狭窄,左右两边皆是山林。

赵云对着刘铄大声的说道:“主公,道路险峻不易再追了。”

刘铄听到了赵云的话才注意看了看周围的地貌,心中也一下警觉起来,并勒住了战马停止了追袭,并大声的喊道:“全军停止追袭。”马超和石宝,还有随后的骑兵都停止了追袭。

“为何不追?”马超面现不悦的看向了刘铄。

刘铄眉间一皱,并没有急着回答马超的问话,而是看向了狭窄的道路,还有左右两边的山林,心中想到曹军驻守在弘农城的兵马这一战基本都派出来了,战将也都安排出来,难道真会有伏军在此地吗?

就在刘铄考虑要不要继续追袭的时候,两侧的山林间射出了一波铺天盖地的箭矢只往刘铄和他身边的众人射来。随即一阵马嘶人嚎之声不断响起,刘铄军的骑兵不断有人中箭落马,甚至被射成了刺猬。

刘铄一惊,没有想到曹军在此地居然还有埋伏,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也没有在军师许贯忠的意料之中。刘铄只能急忙将手中的嗜血枪挥舞开来,挡开了一支支的箭矢,并大声的喊道:“撤退,快撤退!”

刘铄就调转了马头一路向着西面逃去,赵云和马超、石宝也挥舞着手中的兵刃挡开了一支支射来的箭矢。

突然,一旁的石宝闷哼了一声,只见一支利箭穿透了甲胄,扎入了他的背部之中;而他也只能强忍着伤痛,继续后撤。

这时,两侧山间响起震天的呐喊声,只见飘扬的旗帜在林间竖起,而那黑色的旗帜上,写着鲜明的夏侯两个大字。还有密密麻麻的曹军犹如山洪般一下就从山林冲出,直奔刘铄而去。就连那吕布也再次调转了马头,返身向着刘铄等人冲去。

埋伏在山林间的正是曹操麾下的大将典军校尉夏侯渊,他得知了儿子夏侯衡战死后就向曹操请战,率领着秦明、纪灵、陈兰、刘勋,还有一万兵力离开了官渡大营直奔弘农而来,并接受了司马懿的建议在此地埋伏。同时,驻守在孟津的于禁也率领着五千兵马前来支援。

夏侯渊一箭射中石宝后,他手持虎头点金枪就纵马冲出,向着败逃的刘铄军追去,他的身后还紧跟着孙立和陈兰;另一侧于禁也率领着刘勋从山林中杀出。

刘铄、马超、赵云、石宝,还有一众骑兵向着西面急奔,突然一支兵马直接杀出,拦住了刘铄等人的退路。领军的正是已投降了曹操,原袁术麾下的大将纪灵,跟在一旁的还有手持狼牙棒的霹雳火秦明。

纪灵挥舞着手中三尖刀连砍落了三名骑兵,并将手中的三尖刀指向了白马银甲的刘铄,并大声的吼道:“逆贼刘铄,你已中了我家夏侯将军的埋伏,还不快快下马受降。”

刘铄微微一愣,看着突然又杀出的曹军,还有领军的两员战将,更听到了夏侯之名,只是不知是夏侯惇还是夏侯渊,于是急忙吩咐系统精灵查询眼前两人的能力。

“纪灵,统率81,武力87,智力57,政略52,三尖刀武力加1。”

“秦明,统率87,武力90,智力30,政略36。”

刘铄听完了系统精灵报出的数据微微一愣,完全没有想到纪灵和秦明会突然出现在战场上。这也让刘铄的心里更加的不安,他不知道曹军还派遣了何人来援?也不知道又来了多少兵马?可刘铄现在已不能多想,他知道唯有突杀而出,并与随后的卢俊义等人汇合在一起才能击溃这突然又出现的曹军。刘铄面色一沉,将手中的嗜血枪握紧,就奔着领军的纪灵而去。

纪灵看着一马当先冲来的刘铄,也将手中的三尖刀握紧,纵马冲出,并大声的喊道:“将军有令,擒杀刘铄者,重重有赏。”

随即,曹军斗志激昂,大声呐喊的向着奔逃的刘铄等人冲杀而上。秦明也是狂吼,抡起手中的狼牙棒就向着刘铄冲杀而来。

刘铄听到了纪灵的叫喊,看着冲杀而来的纪灵、秦明,还有一众曹军,也是大喊一声:“杀!”

同时,刘铄也坚信武力值87的纪灵和90的秦明是拦不住他的,更何况身边还有武力值达到99的马超和赵云,还有武力值达到96的石宝,随后赶来的辛从忠和杨志武力也在90以上,想要拦下他们简直不可能。

刘铄逼近了为首的纪灵,将手中的嗜血枪对着他一击疾刺而出,带出了一道冰冷的寒芒。并大声的说道:“纪灵,就凭你也想拦下我!”

铛的一声鸣响,两把兵刃撞击在了一起,刘铄手中的嗜血枪被纪灵一挡就荡开了。

随后的石宝忍着箭伤也冲了过去,一刀挥砍向了纪灵,并大声的喊道:“主公,快走,这厮我来拦着。”

铛的一声鸣响,纪灵一刀又挡开石宝的一击,他也抖擞起了精神,沉着应对石宝与刘铄的攻势。可他还是倍感压力,被压制得无法反击。

一旁的曹军也呐喊着围杀而上,人人都想夺得斩杀刘铄这份功绩,使得刘铄身边的骑兵是越来越少。一旁的马超与秦明斗在了一起,赵云则不断挥枪将围杀上来的曹军兵马连连刺死。可他们的身后也不断传来更加嘹亮的喊杀声,而那勇猛的吕布和骁勇的夏侯渊也是越逼越近。

而刘铄与石宝一面合斗着纪灵,一面还要应对着不断围上的曹军。数合后,石宝奋力一刀荡开了纪灵的三尖刀,刘铄也看到了纪灵的破绽大开的前胸,于是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嗜血枪对着纪灵疾速刺出。

锋利的枪头一下贯穿了甲胄,扎入了纪灵的左肋下,而纪灵也面现痛苦之色,并狂吼一声,左手紧紧的抓住了刘铄的嗜血枪,右手紧握三尖刀对着刘铄奋力挥砍而去。

面对纪灵如此拼命的一击,刘铄还真被吓到了,急忙想抽回嗜血枪,却发现已被纪灵死死的握住了。

就在这时,寒光一闪,铛的一声强烈鸣响,石宝一刀就挡开了纪灵的三尖刀。而这纪灵也一下就伏在了马背上拔马就逃,而鲜红的血液也不断从那三棱型的创口处翻涌流出,打湿了纪灵的内衫。

刘铄看着嗜血枪枪头上的鲜红血迹,还在不断的滴落,他知道纪灵也是必死无疑了,也就不打算在追赶。而是提枪又杀向了秦明,刘铄现在可不管秦明是不是天罡三十六星,他只能杀退秦明尽快撤离,如果秦明真要拼命那也只能取他的性命了。

一旁的秦明也敌不过马超,他看到纪灵败走,刘铄和石宝又直奔他而来。秦明也不敢在恋战,立即拔马就走。只留下了一众兵马围杀堵截刘铄等人。

马超本想在继续追杀秦明,而刘铄则大声的说道:“孟起快走,不可恋战。”

随后,刘铄、马超、赵云、石宝在乱军中奋力冲杀。而随后赶来的辛从忠和杨志也率兵杀入了曹军之中。

一团鲜红如火,满腔怒气的吕布转眼也突杀而来,离刘铄等人不过三十余步。那夏侯渊也紧追在吕布的身后,他的心中也同样布满了怒火,向要为长子夏侯衡报仇。孙立也纵马而来,他也同样想为兄弟孙新和弟妹顾大嫂报仇。

“刘铄小儿,留下姓名!”一声狂吼穿透了乱军,传到了刘铄的耳中。刘铄急忙回头一看,只见吕布离他们不过十余步的距离了,就连吕布那脸上的怒容也看得一清二楚了。

刘铄看着前方阻截的曹军,还有身后追杀而来的吕布,眉间一皱,没有想到今日会陷入这样的险境。

突然,刘铄只见前方的曹军陷入了混乱,两名战将在曹军中奋力冲杀,并大声的喊道:“主公,主公……”

刘铄松了一口气,认出是辛从忠的声音,于是决定冒险和吕布死战,和曹军死战。

刘铄对着身边的马超、赵云、石宝说道:“我们的兵马来了,可与曹军死战。”

这话正是马超所想听的,他一扯缰绳,就调转了马头准备迎战吕布。刘铄却也调转了马头,跟着马超一起冲向了吕布。赵云则紧紧护在刘铄的身边,生怕他有何闪失。石宝杀退了则将一旁的曹军兵马杀散。

整个山林道路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也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鲜红的血液也将道路染得一片殷红,就连空气中也布满了浓重的血腥味。

马超截杀住了吕布,刘铄也纵马冲上一旁合击。而夏侯渊也纵马冲而来,赵云则驱马迎上截杀下了夏侯渊。随后赶来的孙立也加入了战团,与夏侯渊一起合击杀弟仇人赵云。

两边都是以二敌一,吕布面对马超和刘铄毫不畏惧,甚至还攻得刘铄连连吃力防守;另一旁的赵云也是沉着应战,完全能挡下夏侯渊与孙立的联手。

这时,辛从忠与杨志也率兵杀入了战团,而曹军中的秦明也去而复返。

石宝知道吕布的厉害,就提刀纵马冲杀而上,与刘铄、马超一起合击吕布。辛从忠则前往协助赵云,助他拦下了孙立;杨志则与秦明战到了一处。一旁的两军兵马也在混乱厮杀。

刘铄、马超、石宝三人合战吕布斗了十余合,而吕布连番作战,却依旧神勇威武,完全能挡下他们三人的攻势。

突然,一声狂吼,一击挡开了石宝的攻势,并将他手中的劈风刀狠狠荡开,撕扯着石宝背部的箭矢一阵隐隐作痛,同时双手臂也阵阵发麻疼痛。

这时,吕布顺势将手中的方天画戟对着石宝破绽大现的胸前奋力直刺而去,吓得石宝面色一惊,背脊发凉。一旁的刘铄也急忙挥枪挡向了吕布的方天画戟准备救援石宝。而马超则一声大吼,将手中的虎头湛金枪就对着吕布的腰间刺去。

铛的一声鸣响,刘铄奋力一击,终于挡开了石宝的方天画戟,救下了石宝;而吕布也不敢如此拼命,为了斩杀石宝而将自己的性命置于险地,他也顺势用方天画戟的枪尾一挑,就挡开了马超的虎头湛金枪。可吕布的攻势并没有停止,他又将手中的方天画戟对着眼前的刘铄横扫而去。

这一下可真的吓到刘铄了,他没有想到吕布能在挡开马超的一击后,又那么快做出了反击,这动作是何其的迅速。刘铄只能奋力双手紧握嗜血枪招架。

铛的一声鸣响,震耳欲聋,刘铄感到了一股千斤之力撞击在了他手中的嗜血枪上,震得枪身不断嗡嗡作响;同时双手一阵震痛,虎口崩裂。

可吕布这一击的力道太过凶猛,并没有完全被刘铄挡下。刘铄手中的嗜血枪一下被冲击得贴近了头盔上,那方天画戟也顺势砸在了刘铄的头盔上,那银白的头盔一下就被冲击得飞落而出。

刘铄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十指一松,嗜血枪脱手而落,身形也剧烈一晃,摔落马下。失去头盔保护的他,落马时头部又正好撞击在了地面上的一硬石块上。

刘铄随即双眼一黑,耳边听到的只是,“主公,主公……”还有系统精灵那嘀嘀嗒嗒的声音,并提示道:“系统出错,系统出错……;王寅乱入,柴进乱入,索超乱入,阮小七乱入,徐青娘乱入,云天彪乱入……”

刘铄渐渐的失去了意识,他也听不到一旁的喊杀声,也听不到那系统精灵的提示声,鲜红的血液也从他的头部流出,将周围的地面染红。

刘铄落马惊吓到了一旁的马超和石宝;吕布还想对着落马的刘铄在补上一击是,马超一枪拦下吕布的方天画戟。石宝也顺势一刀攻向了吕布,并说道:“孟起快带主公走,我拦住这三姓家奴。”

马超此时也知刘铄的生死事关重大,也不敢在与吕布缠斗,顺势一把将刘铄提上了战马,就纵马向着北面冲杀而去。

吕布大吼了一声,“逆贼刘铄已被我诛杀,尔等还不速速下马受降。”

这一吼,将周围的刘铄军诸将惊吓到了,他们纷纷看向了吕布,确实不见了主公刘铄,也不见了马超,只有那石宝奋力挡住吕布。

一旁的刘铄军兵马也同样被惊吓到了,其中也有人看到马超带着一人向西冲去,这也更加让他们相信了吕布的话,使得斗志与士气瞬间衰退。而曹军兵马的士气与斗志则变得更加的高昂。

这时,赵云一声大吼,逼开了夏侯渊后就纵马冲到了石宝的身边,只见主公刘铄的白鹤还在原地,嗜血枪也掉落在了一旁。看到了这些,让赵云的心中更加的不安,他知道此时事态严重,不能在与曹军硬拼了,于是大声的喊道:“撤退。”并侧身挂在马上,一把拾取了主公的嗜血枪。

这时的辛从忠和杨志也无心恋战了,他们也分别撇开了孙立和秦明,拔马就走。

孙立大吼一声,“赵云,休走,还我兄弟命来。”

赵云右手握住了龙胆枪,左手握住了嗜血枪,左右开弓,奋力挡住了夏侯渊孙立,并不断大声的喊道:“快撤。”

这时,于禁、刘勋、陈兰也冲杀而来,也大声呐喊着加入了战局。

刘铄军的兵马开始不断后撤,辛从忠和杨志也奋力协助刘铄断后,挡住曹军的追杀,且战且走。

石宝也渐渐挡不住勇猛的吕布,于是也拔马而走,并大声的喊道:“子龙快走。”

吕布看到石宝想逃,大吼一声,“哪里逃!”就纵马而上,一戟挥出,就将石宝打落马下。

赵云见状,急忙撇开了夏侯渊和孙立,就纵马去救石宝,右手中的龙胆枪一击对着吕布直刺而去,逼得吕布急忙挥舞方天画戟相迎。铛的一声挡开了赵云的龙胆枪,顺势又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攻向赵云。

这时,落马的石宝急忙爬了起来,顺势将手中的劈风刀也挥砍了吕布的赤兔马。

赤兔一声嘶鸣,后脚撑地,前脚立起,避开了石宝的一刀;同时也让吕布对赵云奋力的一击攻了一个空。而赵云则一声大吼,左手所持的嗜血枪对着吕布疾刺而去。

嗜血枪带出了一道寒光,让吕布避无可避,穿透了他的甲胄,刺入了他的腰间。受伤的吕布,怒眉倒竖,一声狂吼,在赤兔落地的时候,方天画戟对着赵云一挥。

赵云急忙俯身一避,躲开了这一击;而赵云也记得刘铄说过的话,只要被嗜血枪刺中,那就是必死无疑,赵云也不打算在与吕布纠缠。抽回了嗜血枪准备救起石宝的时候,只见秦明突然从吕布的身后纵马冲出,手中的狼牙棒一击就砸在了石宝的胸膛,将他砸到在地。

赵云面色一惊,心中一凉,只看到倒在地上的石宝面如死灰,口冒鲜血,并大声的喊道:“别管我,快走。”赵云看着身边的曹军越来越多,只能一咬牙拔马就走。

吕布并没有意识到他的生命正在流逝,还强忍着腰间的伤痛,继续纵马追袭赵云。

秦明纵马来到了石宝的身边,正举起手中的狼牙棒准备给石宝最后致命一击的时候,夏侯渊大声的喊道:“秦明住手。”秦明收住了狼牙棒,不解的看向了夏侯渊。

夏侯渊一跃下马,走到了只有一口气的石宝面前,弯腰拾取了石宝的劈风刀,看着石宝说道:“你就是用这把刀斩杀的子廉吧!”

石宝口中不断的冒出鲜血,他想要说什么,却已经无法说出来了,只能用凶狠不屈的目光看着夏侯渊。

“今日我就要为子廉报仇,为死在你刀下的曹军将士报仇!”说完,夏侯渊将劈风刀对着石宝的脖颈一挥。可怜石宝最终死在了自己的刀下,也变得尸首分离。

夏侯渊大声的说道:“将他的首级带走,祭奠子廉在天之灵。”说完,夏侯渊收起了石宝的劈风刀,再次上马继续追杀刘铄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