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

更新时间:2019-03-11 15:37:10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汝小月分类:历史

这一日,晨晨早起后,赶往冰儿的住处,想跟随唐继名继续学习针灸技艺。在唐继名的诊治下,冰儿的身体好了许多,每日里还需卧床静养。 刚走到院外,见几个下人围在一起不停的私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日,晨晨早起后,赶往冰儿的住处,想跟随唐继名继续学习针灸技艺。在唐继名的诊治下,冰儿的身体好了许多,每日里还需卧床静养。

刚走到院外,见几个下人围在一起不停的私语着。

“有什么事吗?”晨晨好奇的问。

其中一个下人见四下无人,走到晨晨身边,低声说道:“昨夜,不知道是谁将一个刚出生的婴孩放在了冰儿姑娘的房间里。”

“啊!”不会吧。晨晨大骇,忙追问:“怎么可能,唐先生不是也在吗,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几个下人同时摇头,纷纷表示不知具体经过。

她快步跑进院中,“唐先生,唐先生。”还没跑到门边,房门已从里面拉开,唐继名神情淡漠的站在门内。

“真有一个小娃娃?”晨晨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

唐继名后头看了看屋内,却没有回答。晨晨走进屋中,看到卞修哲正眉头紧皱的站在冰儿的床前,盯着床上的一团东西。

晨晨轻轻的走过去,看到冰儿身边果然有一个小小的婴孩。那孩子如一团粉嫩的布娃娃,睡得极为香甜。睡梦中的冰儿侧着身体,双手抓着小被子的一角,惟恐孩子消失了一样。

“好漂亮的娃娃。”晨晨忍不住感叹,伸手在婴儿的脸颊上轻轻的触摸。

沉默了许久的卞修哲沉声道:“这个娃娃出生多久了?”

晨晨不知道他在问自己还是唐继名,以她在医院妇产科学习的经历,这个孩子出生最多不过三天。

“脐带还没脱落,伤口尚未愈合。这个孩子出生最多不过三天。”唐继名回道。

“这么小,怎么养活他啊?”晨晨有些为难的说。在她的意识里,古代没有奶粉,新生儿是很难存活的。

“侍剑出去找奶妈了。”卞修哲道。

哦,对呀,古代还有奶妈这个职业。晨晨在内心中感叹。

“卞公子,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孩子?”晨晨很想知道这个孩子会怎么样。

“冰儿十分喜爱他,昨夜我就想让人将孩子送走,她抱着孩子不肯放开,只好先留了下来。冰儿身体虚弱,不适合被惊挠。”卞修哲冷静的说。

“可能是她太寂寞了吧,这个孩子可以给她解闷。”晨晨看了眼卞修哲,心道,给冰儿找点事做,正好离你远点。

“小白,将卓公子请来。”卞修哲头也不回的向房外喝道。

半个时辰后,卓不凡匆匆赶来。卞修哲客气的与他打过招呼,马上切入正题:“卓公子,麻烦你查出这婴儿的出处。”

卓不凡走过去,掀开婴儿的包被,仔细了看了片刻,简单的寻问了几句,才点头道:“公子放心。”

“你有眉目了?”晨晨兴奋的追问。

卓不凡淡然一笑,道:“在下告辞,三日后必然回复公子。”

晨晨追着卓不凡跑了出来:“卓不凡,你找到线索了?”

卓不凡笑而不语,带着晨晨一路走到一处繁花的街头停了下来。他从怀里取出些碎银子,找了几个乞丐低声交待了几句,乞丐拿着银子一溜烟的跑了。晨晨笑道:“原来你是让乞丐帮你去打听,还真是个好办法。但是,你什么都没有,你要他们找什么?”

卓不凡手指前面的酒楼,笑道:“汇仙聚,杭州城最好的酒楼,不如我们去那里等等。”

几个时辰后,晨晨盯着摆满桌子的饭菜,有些为难的皱着眉,:“卓不凡,我实在吃不下去了。”

卓不凡似没听到一般,只顾着看着窗外的风景,片刻才回道:“差不多了。”

“怎么了?”晨晨忙追问。

“人到齐了。”卓不凡手指窗外的街头。晨晨凑过去,原来是拿了银子的几个乞丐正聚集在街头,不停的切切私语。

晨晨随着卓不凡走到街头,几人马上围了上来。卓不凡笑着制止几人七嘴八舌的汇报,指着其中一人示意他先说。

第一个乞丐说他将东城的客栈都走了个遍,没有人孕妇和其他人住在那边。第二个乞丐也是一无所获,第三个乞丐说他在城外的一处偏僻客栈打听到了,前段时间有个孕妇孤身一人住在那里,她出钱让老板娘给做了几床婴孩的被子。就在前几天,一个长得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来找她,之后这个妇人就结了账走了。

第五个乞丐说他在城外打探到,就在昨天晚上,有人看到一个仙人一样的公了带了一个姑娘救了一个孕妇,并带着她去了北山的庙里,之后的事就不知道了。

“仙人一样的公子!”晨晨小声的嘀咕着,马上脱口而出道:“西门……。”

卓不凡手急眼快的制止她,笑道:“晨晨果然聪明得很,马上就猜到了。”

晨晨想起数日前西门陶华带着受伤的唐胜雪离去,天下除了他,还有谁配向上“仙人”二字。转念又想到,难道他们没有离开杭州?那个孕妇到底是何人。

“我们走。”卓不凡唤醒沉思的晨晨。

“去哪?”晨晨追问。

“北山。”

一路上,晨晨喋喋不休的追问卓不凡到底是怎么回事。卓不凡只是淡然的笑着,却不肯再多说。

北山的寺庙叫做“白云庵“。卓不凡捐了二百两银子才从主持的嘴里得到一个消息,两天前夜里一对神仙般的壁人带着一个孕妇来到了庙里。孕妇半夜里生了个孩子,第二天晚上那对壁人和孩子都不见了,只留下了些银子,让帮忙照顾孕妇。

卓不凡又拿出来一张银票,主持才同意他们去后院见那位孕妇。

在去后院的路上,晨晨有些不确定的说:“卓不凡,我怎么觉得主持说的那对壁人就是胜雪和西门陶华呢。”她停住脚步,低声道:“我怀疑栽脏胜雪的人是卞修哲。”

卓不凡淡然的问道:“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感觉。”

带路的小尼姑将二人领到一处偏僻的小院外停了下来,告诉二人那个妇人就住在屋中。二人谢过后,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院内并不大,一套石桌石椅就已经占去了大半个院落。紧闭的门窗没有一点生气。寂静的院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说不出的味道。

“好象血的味道!”晨晨脱口而出。

“糟了。”卓不凡快步走到门前,推开虚掩的房门冲了进去。

晨晨紧随其后,走进屋中。一股血腥之气立时冲入鼻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凌乱的衣物,抛散得到处都是。一个瘦弱的女子卷缩在床前地的上,一大滩暗红的血水在她四周扩散成一副诡异的画面。

女子面目朝里,一头长发散落在身侧,盖住了她的脸颊。身上厚厚的衣服被血水染成了暗红色。

卓不凡蹲下身,撩起女子脸上的头发,一张没有面皮的脸显现了出来。女子的眼睛没有了眼睑的遮挡,而呈现出骇人的样子。

“啊!”晨晨随然是医科生,还是忍不住被眼前的景相惊呆了。“是谁这么狠心,扒下了她的脸皮。”晨晨扭过头不想再看。

“晨晨过来帮忙。”卓不凡淡定的喊她过来帮忙。

晨晨忍住胸口翻涌的作呕感,走了过去。卓不凡示意她试试女子的肚子。晨晨会意,伸手在女子的肚子上按了按,触手之处皆是松松软软,示然是刚生了孩子不久,子宫还没有完全收缩恢复。

“死了应该不超过一天一夜。”晨晨避开女子直视的眼睛。

“出去让主持派人去报官吧。”卓不凡说。

晨晨知道他是支走自己,免得看见尸体难受。

回去的路上,晨晨一直沉默着,直到进了杭州城,她才开口:“卓不凡,如果那对男女是胜雪他们,为什么他们要扔下这个姑娘离开呢?”

卓不凡无奈的摇摇头,道:“不要再想这些事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晨晨知道他想引开这个不快的话题,便随着他来到一处干净的小店坐了下来。

因为还没到饭时,小店里的人并不多。晨晨只顾着低头想着心思,胳膊被却卓不凡轻轻的碰了碰。她好奇的抬头看到卓不凡示意她回头。

晨晨好奇的回头向窗口望去,原来窗边坐着一个姑娘,她低着头,不时的将手中的酒送入口中。

晨晨心道,这个姑娘有点眼熟呢。仔细看了看,才小声的喊道:“秦文尧?”

转头见卓不凡制止的眼神,马上闭嘴。片刻,她才忍不住小声问道:“她也来杭州了。”在等菜的空隙,晨晨忍不住再次回头观望。心中却蓦然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秦文尧的身影总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吃过饭,晨晨没有看望冰儿,而是随着卓不凡回到住处。忙碌了一天,累得她只想上床睡觉。

因为白天受了惊吓,睡觉时,一直点着烛火。睡到半夜时,晨晨总觉得屋中有人,睁开眼睛,赫然发现厅中的椅子上果然坐着一个。

“谁?”她立马惊醒,惊叫着坐了出来。

“晨晨,是我。”那个坐在烛火映射不到的地方,只留给晨晨一个幽暗的轮廓。

在看到那人有些熟悉的身影时,晨晨紧张的大脑里似乎想起了什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