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首席娇妻太难追最新章节阅读 首席娇妻太难追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03-24 15:43:01 作者:藏君怀

至于蒋飞,要不要并没有多大关系,进来额就稍稍压制一下文凉,不进来宁采儿自己也会想办法给文凉增加一下压力,所以蒋飞的存在还真的不甚重要。 吩咐几个总监好好把关讨论,宁...

首席娇妻太难追最新章节阅读 首席娇妻太难追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至于蒋飞,要不要并没有多大关系,进来额就稍稍压制一下文凉,不进来宁采儿自己也会想办法给文凉增加一下压力,所以蒋飞的存在还真的不甚重要。

吩咐几个总监好好把关讨论,宁采儿便回自己的办公室了,此时的林灵正好帮宁采儿把晚饭拿过来,看见她回来立刻站在休息室门口对着她招招手,说道“晚饭已经给您订好了,是现在吃,还是等一会儿再吃。”

“现在吃,一会儿还要工作,对了,让你去办的事情怎么样了。”淡淡说道,宁采儿脚步一转便向着休息室走去。

林灵闻言一边帮宁采儿把晚饭拿出来,一边说道“办好了,定的是附近一个四星级酒店的晚餐,最近他们正在做周年庆,所以价格非常便宜。不过员工第一次入职都会有庆祝仪式,但最近公司事情很多很忙,估计是不可能在专门给他们开一个入职庆祝仪式了,所以我便让酒店也顺便送些酒水饮料过来,顺便让大家也跟着放松一些,就当给他们一个入职庆祝了。”

“可以,大家最近确实挺忙的,给他们放松一下可以暂时提高工作动力,不过要等他们手里的工作忙完才可以,不能本么倒置,知道吗。”淡淡说道,宁采儿去洗漱间死了个手便坐到位置上,刚要拿起筷子就听见自己兜里的电话响了。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宁采儿微微蹙起眉头,林灵见到迅速摆完晚饭之后就退出房间,顺带把房门关上了。接通电话,宁采儿直接开了免提,一边拿着筷子吃饭,一边淡淡说道“有什么事情你该去找绝,我可帮不了你。”

被宁采儿这句话噎了一下,许梦云往身后的沙发上一座,温言说道“都说几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我听你这语气脾气到是真是长了不少呢,竟然都敢直接和我呛着来了。”

“你要是说这些的话,我就挂了,最近很忙。”随口说道,宁采儿端起小米粥喝了一口。

“确实,公司刚起步的时候,总裁都很忙,不然可是拉不到几单生意的。我们许家的势力虽然重点不在京都,但认识的朋友还是有几个的,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温和地说道,许梦云完全没有诋毁宁采儿的意思,只是她很明白一个公司最艰难的时候除了破产那就是刚起步了,所以她也是真诚实意地建议。

但是当她说完之后,手机那边完全没有人说话,许梦云就知道自己这话说得突兀了。突然想起来之前有段时间宁采儿被黑很厉害,但是她和凌天一开始什么都没管,任由事态发展,而等后来他们相关想管的时候,事态以及舆论都发展的很成熟了。

无奈地笑了笑,许梦云颇有些尴尬地伸手戳了一下身边凌天的腰间,解释地说道“宁采儿啊,你不会是在生气了吧,其实那一次我和凌天只是想给欧阳绝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好挽回你,只是没想到后来事态会进展的那么快,我们后来想插手都不行了,你就别别生气了。”

“生气,生什么气?我和你最近有什么矛盾吗?”被许梦云这话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宁采儿嚼着嘴巴里的米饭有些奇怪,许梦云最近都没喝她联系过,能有什么事情惹她生气啊?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宁采儿一向脑袋聪明,只不过是一瞬间的是思考,便想到之前自己被秦一之泼脏水的那件事情,当时闹得还挺严重的,她还被一群记者围追堵截地采访。

不过由于事情最后宁采儿遇见了罪魁祸首的秦一之,又亲眼看着她那一段时间过得比她还悲催,宁采儿也记恨不起来,所以干脆就抛在脑后,到现在许梦云不提她自己都快忘记了,感觉起来好像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一样。

这般想着宁采儿随手夹了一块鸡丁放在嘴里,淡淡说道“如果你说的是之前那件网络上爆红的事情,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又何谈什么生气。再者说了,这件事情本来是我自己的事情,又何必把你们一起拉下来趟这趟浑水,何况你们是绝的朋友,又不是我宁采儿的朋友,不管怎么做那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也没什么资格生气不是。”

“……”这话说得,许梦云就是在玲珑八面能说会道,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扭头一转看向凌天,许梦云默默努了努嘴巴,示意他说点什么,这么尴尬的气氛实在有些让人难受。

自家亲亲老婆的要求,凌天怎么可能拒绝呢,虽然他也没想好说什么,但还是顺手结果了手机放在耳边。想了想这次打电话的原因,凌天先是简单地结束这个话题,直接道“你说的对。”

闻言隔着手机许梦云都能感受空气一瞬间的尴尬,刚想伸手去敲凌天的脑袋,便见他握住了自己的手放在嘴边轻轻亲了一口,然后继续对着宁采儿说道“不过我们没能第一时间站出来也是我们的错,一个能让欧阳绝一路追到京都的人,估计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你宁采儿一个了,所以你不用妄自菲薄。”

“更何况这件事情我们虽然做的策略上有些失误,我承认但最后的效果还是很也不错,起码你回心转意了,也和欧阳绝那家伙重归于好,不是挺好的吗?”

见凌天几句话把尴尬化解,许梦云才放心地呼了一口气,但仍旧有些不解气地伸手拧了一下凌天的腰部。凌天则是忍痛对着许梦云笑了笑,还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凑近她的额头亲了一下,虽然被许梦云推搡了一下,但他最后还是得逞了,嘴角的笑便也更加畅快了一些。

并不知道这一边的凌天正在和许梦云打情骂俏,宁采儿闻言只是撇撇嘴,直言说道“我们确实和好了,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只不过是当了一回看客而已,还想邀功不成。”

筷子直接戳在了一块肉上,宁采儿继续冷酷无情地说道“我从不妄自菲薄,也不觉得能让欧阳绝爱上自己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爱情,从来不能衡量一个人的能力,能用来衡量的只是相爱之人彼此的社会地位,你觉得欧阳绝身份比我高,所以我占便宜,我便是能耐大。”

“对于你这样的说法,我无能为力,毕竟我的社会地位就是比不上欧阳绝。不过以前的我被爱情糊住了眼睛,看不清现实,现在我洗了把脸,也看的清楚多了。其实啊,你们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屁话。”这般说着,宁采儿看着自己筷子上夹着的肉,突然有些不想吃了,反正她也没碰过,索性直接放回了碟子里。

只是随着这块肉的放下,宁采儿的食欲也一并被放下了,明明肚子一直叫的那么欢唱,她现在却连拿起筷子的欲望都没有。

淡淡看了一眼还在接通的电话,宁采儿嘟囔了一句扫兴,直接将筷子放在碗上,拿起开着手机放在兜里,一边往窗户边上走去,一边继续说道“凌天,有一句话我之前不会说,但现在必须提醒你,我对你和许梦云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所以麻烦你们也对我的事情也少操一份心。或者说有兴趣的话,请你们从欧阳绝的渠道获得情报,而不是给我打电话,明白吗。”

说完便直接把电话挂了,宁采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为什么这么的不耐烦,明明之前面对无理取闹的秦一之她都有十足的耐心。

抬手打开窗户想要通通风,顺便让风吹灭自己内心的烦躁感,可惜夜晚的凉风却像风助火势一般,将她的烦躁越吹越旺盛。忍不住用手不断地敲打着墙壁,宁采儿的心中无比烦闷,为什么过去的事情,至今影响着她的情绪,让她耿耿于怀呢?

是的,耿耿于怀。宁采儿和欧阳绝的曾经就像是一叶扁舟浮在缥缈的大海上,不知什么时候会被突如其来暴风雨掀翻,但凌天和许梦云却像是一对豪华游轮上的贵客,看着她和欧阳绝在海浪间挣扎,翻涌,却不曾搭把手,拉她们一把。

曾经她无比地羡慕过,也曾无比怨恨过,可是这世界谁又能对谁的人生负责呢,连父母都没办法这么说,何况只是一介她自以为是朋友的人呢!而且凌天和许梦云不曾拉的人是她宁采儿,而不是欧阳绝,所以也只有她一个人在耿耿于怀。

说到底,凌天和许梦云都是欧阳绝的朋友,不是她宁采儿的朋友。这种关系就像是隔着一层纱在看世界,模模糊糊地看不真切。

既然做不成朋友,又心生厌恶,那么便干脆断了联系,不要再来往。或许是宁采儿的想法极端了一点,起码凌天和许梦云对她的关怀是真心的,可那又能如何呢,她最后不还是选择了一个人默默离开吗?

为什么,因为宁采儿很明确地知道一点,在那个世界里的人,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离开了欧阳绝的宁采儿,就像失去了登天唯一的梯子,她上不去对方也不会下来。

有人常说,轻易得来的,不会懂得珍惜。宁采儿觉得这句话不对,轻易得来的,你会害怕失去。因为自己挣来的,更可贵的是你获得它的能力。而从他人处攫取的,你会恐惧失去,一心想要牢牢握在手中。

欧阳绝之余宁采儿就是如此,她一直觉得对方的喜欢就像是天边的飞鸟,说飞走,就飞走了。所以面对夏婉茹的磨搓,面对众人的嘲讽,宁采儿选择了从前的她最不会选择的忍,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她告诉自己,没关系,这是她应该的。可事实是这样吗?不是的,只因为她不够门当户对,只因为她没有后台,所以她就必须承受着些来自他人的恶意吗?

首席娇妻太难追

首席娇妻太难追

类型:言情

手指在桌前上打着圈地轻轻敲了几下,一个小孩子都这么有能耐,那文凉的身手岂不是了的,那他身后的背景料想也是一定不可小觑的,只是这样的人要如何为己所用呢,还真是个难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