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大结局剑行渐远小说推荐试读章节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07-19 17:52:18 作者:阮轩轩

136 死别 “你知道这次地威郡派来截杀司马豪的人是谁吗?你的老熟人,白羽秋!” 想到小铁锤所说的话,愁眉紧皱,揽住小夕,霍凡一骑绝尘。 如果真是这样,司马豪就危险了。 白...

剑行渐远

推荐指数:10分

《剑行渐远》在线阅读

大结局剑行渐远小说推荐试读章节

136 死别

“你知道这次地威郡派来截杀司马豪的人是谁吗?你的老熟人,白羽秋!”

想到小铁锤所说的话,愁眉紧皱,揽住小夕,霍凡一骑绝尘。

如果真是这样,司马豪就危险了。

白羽秋在先天境界中都是高手了,区区中天境界的司马豪哪里是他的对手。

想起当日应下龙长老的诺言,霍凡希望金叶孤城外的那些铁骑,只能交由霍天光他们三大望族的武者应付吧。

【无定河边】

“大将军,兄弟们快支撑不住了。”

南城一城的兵力,抵挡不住地威郡的锋锐。

“再等等,宋信天会赶回来的,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承诺!”

飒飒西风,无定河边迎来了沧澜的第一场雪。

不过是秋末,沧澜的寒意就已经深入骨髓。

雪落纷纷,每一瓣雪花,从最先出现的纯洁开始,都会以鲜血染红收尾。

没错,在无定河,没有一个角落不会被血液浸染。

鲜血擦过司马豪身侧,本相化形后金黄色毛发组成的铠甲,黑色的刻着“巨力”天资刻纹的“虎噬”战斧。

血河仿佛在为司马豪开路,司马豪所过之处,血海开始分开,鲜血在他战斧两侧绽放,仿佛是这片血海被司马豪撕裂而开,开出一片血途,无人敢触其锋锐。

无定河的另一端,冰天雪地,白羽秋赤裸着上半身,同样是本相化形后银白色的毛发如钢针一般,形成一道刀枪不入的铠甲,

以看不清的路数快速飞舞着长枪,像着身侧连点数枪,向着白羽秋冲过来的沧澜义士们忽然如同恶鬼上身般顿住了身形,然后悄无声息地倒下,没有血液,仿佛,只有白羽秋的那一片天地的颜色是白色的,他的身上也从来没有沾染血腥味。

只是那倒下的数具尸体上,头盔忽然崩裂开来,变成碎块淹没在雪里,只是多少雪都抹不去,那些倒在地上的士卒眉间逐渐展开的红蕊。

看着那些被吓得瑟瑟发抖后退的沧澜剑客,白羽秋的嘴角泛起邪笑,一步步向前逼近,撕毁懦弱者们最后的心理防线。

远远的山丘上,将小夕的小脑袋拥入怀里,霍凡看着这一片血海,胃里酸水翻涌,强行忍住呕吐的欲望。

相信我,只有真正看到战场上的这一幕时,才会真正震撼你的灵魂,战争,不是一个建功立业的童话,而是由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亲手编织的噩梦。

一山不容二虎,司马豪和白羽秋也早已注意到了彼此的存在。

白羽秋的面皮扭出一条挑衅和不羁的邪笑,让得司马豪眉毛紧锁出一个王字,雪花在他的咆哮声中颤抖。

同是虎的本相,似乎这本就是他们宿命中的对决。

“不要——”雷声炸响,霍凡闪掠而至,

可惜已经太迟了,

之间白羽秋长戟向着司马豪刺斩而去,竟然是将司马豪的整个长剑连带头盔都是平整的切开,

在霍凡绝望的眼神下,切面光滑的断斧头盔晃荡掉落在地,司马豪眉骨出现一模红蕊,然后眼神呆滞缓缓倒下。

先天境和中天境,他们的修为差距太大了,加之蛟龙戟本就是一柄不下于八荒名剑的神兵。

自己还是负了龙长老的嘱托,辜负了柳颖对于司马豪的期待,是青龙长老早已看出司马豪此情此性必有此劫吗?

径直走到司马豪身侧,细细看来,除了眉心的一点血丝,他的脸上还残留着点点自傲,双目怒瞪,眼角残留着点滴被这寒冷和残酷冻住了的泪水和悲戚,仿佛他早已知道了这一次交锋的结局。

蹲下,随着颤抖的手,霍凡用一个刻有繁杂刻纹的玉瓶,划过司马豪的脸颊,将那颗冰冻的泪水,装进瓶子。

瓶子里,一颗冰冻的泪水,一颗血色的泪水,一直凝固着。

晶莹的玉瓶是湛蓝色的,其上刻着一个巨大的轮盘和数不清的纹路,细细看来哪怕霍凡都会感到头晕。

这是霍凡的师父给的,那个垂钓老者曾说,总有一天会需要这个【聚魂瓶】,用来盛放逝者的泪水。

“白羽秋,你,不可原谅。”

星空般的眸子让人沉沦,天雷劫遗留下来的苍白的头发给这冰天雪地再添了几分残忍和冷酷,血红的皮肤,还有此刻显得极为狰狞的左手将碧青剑柄牢牢地按在剑鞘中,空洞的右手袖袍在冷风里颤抖。

可是不经意间泄露的剑意让得周围的雪花纷纷避散,洁白的大地上出现一道道划痕。

精明如霍凡,却也斗不过天雷的天机,也有看不明白的昔日朋友如今的天阙剑主,有算不到司马豪的死劫。

看着霍凡一路走来,小夕看来,历经无数比剑的胜负,逆境灾劫的磨砺,霍凡似乎更加迷人了,他的气场也变得更加让人窒息了。

“原谅,怎么,就许他杀了我,不许我杀了他?”白羽秋扭了扭脖子,宛如一个地痞无赖,右手却紧紧握住蛟龙戟。

很像司马豪,白羽秋同样是只是一个上阵杀敌的年轻一辈,锋利带着狂意的眼神,灼热的战意,毫不留情的枪法,不屈的虎类本相。

霍凡知道,白羽秋实际上就是司马豪的镜中人,同是英杰,也同是这场战争的刀刃,从一开始他们就一模一样,区别就只是立场的不同而已。

可是,

“嗤——”

还未等白羽秋话音落下,他的身上突然出现百道血痕,而那些织成铠甲的银白刚毛寸寸断裂,霍凡紧紧掐住白羽秋的脖子。

“是《百截斩》,白色的剑气,剑痕藏在雪花里!”白羽秋瞪大瞳孔,看到一片“雪花”擦过他的眼角,划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曾今名震地威郡的《百截斩》,如今竟然被霍凡用到这种地步。

这个人到底藏得有多深,他的剑道天赋到底有多恐怖,一股深深的寒意弥漫上白羽秋的心头。

“先天境,在我这儿不值一提。”同样是实力的差距,白羽秋知道,和他瞬杀司马豪一样,霍凡,这个看似寻常的中天境,却有着瞬杀白羽秋的能力!

“霍凡!你这是在可怜我吗?来,杀了我,杀了我呀!”

充血的眼眶和择人而噬的牙齿,白羽秋的羞辱与愤怒,只换来了霍凡无情的漠视。

“我不用你可怜,成王败寇,你打败了我,你就应该杀了我。霍凡,他们都说你剑道没有圆满,实际上是你的武学没有圆满!”

“你会和你眼中的蝼蚁一样,失去修为,和你瞧不起的人一样活着,感受着强者的蔑视和凌辱!”霍凡岿然不动的眼神,判决着白羽秋的最后的命运。

“剑,就是为了杀人而存在;武学,就是为了屠戮而创造。你剑学不全,那是因为你优柔寡断,没有杀性,和沧澜郡表面上将大道理,暗地里一个比一个龌龊的废物一样。败在你这个废物手里,是我一辈子的耻辱!”白羽秋被卡住喉咙后,只能夹杂着“嗬嗬——”的杂音道。

刀剑乃凶器,天下要仁道。

霍凡抖了抖手中的剑,剑道和天下面前,自己还是放弃了剑道吗。

“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会按着我的道,走到它的尽头。停战止戈,这是武学和剑道的归宿,天下人需要这个归宿。”霍凡的瞳孔变回星空的颜色。

剑行渐远

剑行渐远

类型:武侠

144 骨王 “嗷——” 霍凡的左臂变得充血通红,渗人的嘶吼传遍这片血色荒野,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般让人胆寒,青色的碧青剑上都被映上些许血芒。 此时的霍凡和寻常完全不一样,没..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