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全文免费狐君在线观看 全章节狐君推荐阅读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07-20 10:27:45 作者:火火

天亮了。 昨天过去的一切都将沉寂。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这一路走了很久很久,草叶上还沾染了露珠,甚至有青蛙跳到了荷叶之间,到处都充满了清晨的气息,唯有我们这么一群...

狐君

推荐指数:10分

《狐君》在线阅读

全文免费狐君在线观看 全章节狐君推荐阅读

天亮了。

昨天过去的一切都将沉寂。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这一路走了很久很久,草叶上还沾染了露珠,甚至有青蛙跳到了荷叶之间,到处都充满了清晨的气息,唯有我们这么一群人,身上满满的都是血腥气。

就这么到了宿家的营地。

现在还早,远远地只能望见绿色的帐篷,以及外面散落着的一些东西,人们都还处于沉睡的状态,尚未醒来。

魅离将大拇指和食指放在唇边,吹起了响亮的口哨,这么一来,执勤的人率先警醒过来,浑身都为之一动,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一眼望见这么多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揉了揉眼,确保自己没有看错,瞳孔渐渐散大,随着他双手的抬起,嘴巴也逐渐张开:“你们……”

话没说完,就被魅离以手腕砍了一记,嗷了一声,后面便是没有了尾音。

另一名守卫觉察到了动静,这才从睡梦中幽幽地醒来,比之前那个更惨,还没有出声就被打趴下了。

我们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宿家的领地。

魅离一声令下,当即死士弄坏了帐篷,目的很简单,只是为了让那些高层人士知道我们已经来了。她从来都是这么简单粗暴。

果然不久之后,宿家人立刻禀告了大祭司宿音。

宿音来的时候,穿着一身红裙子的魅离正坐在的凳子上吃东西,又卷又翘的睫毛更衬得那一双眼镜灵动之极,她正在旁若无人地嗑瓜子,对于一袭黑衣而来的宿音,完全不理不睬。

只是扔瓜子皮的动作轻微顿了一下。

不过一秒钟的工夫,她继续嗑瓜子,宿音却是从来都受不得冷落,在旁边站了不过一分钟,就沉不住气了:“你是谁?”

真不知道她是真不认识还是装的,居然能问出来这么一句。

魅离也不生气,将嘴里的瓜子皮啐出来,淡定地拍了拍手,道:“我是谁不重要,只不过听说今天是宿家的煞仙竞选,就跟着来了。”

听这阴阳怪调的语气,好像宿家这么大的事情,就会出现差错,而她无疑是来看笑话的。

宿音一听是这样的,当即抱起了双臂,唇角翘起轻蔑的弧度,分明是明眸皓齿的姑娘,却非要戴着兜帽穿一身黑衣,浑身上下散发着阴郁气息。

她做大祭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知道如何去应对这样的场面:“不好意思,煞仙竞选是宿家内部的事情,外人无权参加。”

一句话就把魅离怼了回去。

然而魅离也不是吃素的主儿,嗑瓜子的动作还是没有停,除此之外,一只脚翘在了石墩子上面,可谓是优哉游哉。

而且宿音在这里,就意味着宿家的其他人也都在,她这副模样,分明是做给宿家人看的。

有意为之。

宿音当然也知道,于是一只手撑石桌上,眼风瞅着魅离那不停地剥瓜子壳的白皙手指,下了第二道逐客令:“现在还有三个小时,煞仙的最终竞选就开始了,闲杂人等请尽快离开。”

闲杂人等。

这四个字似乎对魅离没有造成任何刺激,她仍然是一脸淡定地将瓜子扔进嘴里,不紧不慢地说:“真不知道谁是闲杂人等呢。”

“当然是你。”宿音想都没想,直接反击回去,反正这么多宿家人都在,对付一个外人还不成问题。

魅离却好像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终于停止剥瓜子,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魅离居然抓起一把瓜子皮就往宿音的身上扔了过去,瓜子皮挂在了宿音的发梢上,粘在了她的黑袍子上,原本尊严满满的大祭司突然之间狼狈不已。

旁边的人当即受不住了,对着魅离就拔出了刀:“找死吗?”

“哗——”

无比整齐的声音响起,魅离身侧的死士也纷纷拔刀而起,一个一个横眉怒目,恨不得用眼睛都能将宿家一网打尽。

魅离的表情很是平静,看不出一丝一毫生气的意味,她拍了拍手掌,有两个死士从后面窜出来,在我的身前经过,他们的手中,提着宿恩泽的尸体。

现在的他已经死透了,浑身僵硬,双眸微微合着,身上的伤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紫红色。现在才死亡不到四十八小时,还没有开始长尸斑。

宿恩泽的出现,惊到了其余的宿家人。

女人纷纷大张着嘴巴后退,双手捂住孩童的眼眸,不想让他们看到这么血腥的场景。

“如果祭司大人今天铁了心不让我参加,那么很好,这就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魅离的语气依旧是不急不缓,字里行间却是都透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话音刚落,死士就将宿恩泽往前一扔。

偏偏扔到了宿音的脚下。

宿音再怎么说也是个女人,秀鼻微皱,只是看出来有那么一点点不悦,但是没有动地方,水眸盯紧了魅离:“你是谁的人?”

没等魅离答话,宿家人里面显然有人认出了她,男子浑厚的音色传来:“聂无期的人。”

这人拨开人群渐渐上前,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刀尖之上,稳稳的,又危险之极。

钟一杭。

起初我只是觉得他的身影有些熟悉,当这人抬起脸来,我就彻底惊住了,从脚趾尖刀头发丝都好像被冰冻住一样,动弹不得。

怎么会是他?

不过几天没有见到钟一杭,感觉却像是过了几年一样,钟一杭的脸有了皱纹,甚至发间也掺杂了点点白色,他不是……不会老的吗?

顺着他的身影望过去,我努力地寻找着宿槿的影子,然而观察了一阵子愣是什么都没有看到,莫不是被别人给挡住了?

思索之时,就已经有人在议论钟一杭了:“你都不是宿家人,还敢出来说话?”

那人这么一说,立刻又有其他人认出了钟一杭,眼风从他身上淡淡扫过,便是横眉冷对:“哟,这个人居然还在?没有被逐出宿家?”

“真是的,怎么能老让这种人待在宿家,都不是宿家人,真是没资格发言!”

这些人张口闭口都是宿家人,好像这世界上只有宿家是最为高贵的血统,而其他人,都只是劣等品。

魅离自然是认识钟一杭的,修长的指节从石桌上滑过,红唇轻启:“好久不见,聂遥大人。”

狐君

狐君

类型:科幻

说来也怪,神木自从受到了鲜血的浇灌,越发的生机勃勃,甚至枯黄的树叶也渐渐恢复了绿色,焕发出深浅不一的光泽。 神木从枯萎重新活了过来,宿家就像是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喜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