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一号人物小说在线试读版本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07-20 11:49:19 作者:陌路

可是马英来已经看光了王小丹,他和她之间清白得起来吗?不是把一个女人给睡了,就是真正的不清白,而是他和她之间的爱护,他和她之间 的暧昧,都无法让他敢真正理直气壮地说,...

一号人物

推荐指数:10分

《一号人物》在线阅读

一号人物小说在线试读版本

可是马英来已经看光了王小丹,他和她之间清白得起来吗?不是把一个女人给睡了,就是真正的不清白,而是他和她之间的爱护,他和她之间

的暧昧,都无法让他敢真正理直气壮地说,他和王小丹是清白的。因为他的内心就没有清白过,他还在洗手间里为这个女人打过手枪,这样的

事件存在于他的内心最深处,他没办法把王小丹完完全全的撇开,所以他除了含糊其词外,也无法真正地在易水清面前说得太多了。

“贴子的事情,我可以给黄波部长打招呼,只是这件事情的影响,恐怕没那么容易消除的。”易水清说完,就真的拿起了电话,当着吕浩的面

拨通了黄波的电话。

电话一通,吕浩听到易水清说:“是黄波部长吧,你让秦县政府网站的同志把那个关于吕浩副县长的贴子删掉,现在,马上。”说完,易水

清就挂掉了电话。

易水清的这个动作让吕浩更加的感动,他不由对着易水清说了一句:“县长的恩情,吕浩记住了。今后,只要用得着我的地方,请县长吩咐

好吗?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吕浩在这个时候,冲动地对着易水清表着态,而他偏偏又忘掉了欧阳兰的话,冲动是魔鬼。

易水清很淡然地看了吕浩一眼,不过很快,他一边拿着水杯喝水,一边换上很关切的表情问吕浩:“这件事是谁在你背后做了手脚?”

“县长,我猜是程县长。要换届了,五年一次的换届,很多人寄托着太大的希望,再说了,程县长他四十多岁了,要是这一次当不上常务副县长

的话,他就没有机会了。这可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他要搏取上位的愿望是最大的。而且我昨天在陪江老板吃饭的时候,在南都大酒店遇到过

他,他看到过我和王局长在一起。”吕浩没有保留地把他的猜测告诉了易水清,易水清“哦”了一声,不过,很快易水清就问了一句:“是程自

立县长吗?”因为在秦县还有一位分管文教卫的陈杰县长,陈县长是从教县界直接提拔上来的,为人很低调,易水清猜想,不应该会是陈县长,

所以就问了一句。

“对,我怀疑就是他。”吕浩点着头,急切地望着易水清,一副遇上知音的模样。

“难怪这一段程县长老往老操办公室里跑,而且一河两岸的工程,他可是老操的得力助手。如果他们这一次联手的话,就算我们把贴子删掉了,

可我们堵不住秦县人民的嘴啊。而且深夜上的贴子,现在整个政府大楼的人都知道了,我可是我的司机告诉我的,连司机都知道了这件事,你

想想,他们在背后下了多大的力气。这一次,我恐怕也帮不了你。”

易水清一边往老板椅子上靠了靠,一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样子确实是对吕浩的极大婉惜。

易水清的模样,让吕浩如坠深渊一般。他很有一种“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感觉,倒不是对王小丹的“失足”,而是自己的斗争经验太少,防人之

心太弱,而且自满,骄傲。如果不是这些臭毛病,他至如被程自立钻了这么大一个空子吗?这一招,程自立玩得漂亮,他不得不承认对手的手

段远远超过了自己。

“县长,我现在该怎么办?任他们宰割吗?缚手待毙吗?”吕浩极不甘心,可他又不知道如何反击,便把希望放到了易水清身上。

易水清扫了吕浩一眼,他才知道这年轻人还是嫩了一些,难怪操武文敢把莫老板的红人如此排挤,还是有道理的。吕浩缺乏基层的工作经

验,他所办功的事情,几乎是走了高层路线,而这个路线还是动用了莫老板的资源,离开莫老板,这个年轻人基本上什么都不是。而且他还自

恃与莫老板的关系好,张扬了一些。就拿这些活动来说,他可是先宰后做的,先请了省里方方面面的领导,再来请示汇报他和操武文。他当时

心里面很有些想法,认为这个年轻人抢功的心理太强了,不过他刚到秦县,他把这种想法压了下去。既然他有这种不舒服不痛快的念头,操武

文难道就没有吗?何况吕浩和操武文之间还有过结,至如这个过结是什么,易水清还不知道。而且吕浩一回到基层本身,就很有些措手不

及和被动。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帮了吕浩,吕浩会和自己拧成一股绳吗?

易水清在内心打起了自己的算盘,再说了,如果程自立进了班子,肯定是听命于操武文的,黄波这人是墙头草,哪里有风便会倒向哪里。而且

他听说操武文有心把黄波交波出去,换上李小梅出任宣传部长,所以黄波这一段时间拼着命地到处奔波着,如果操武文再帮他一把,黄波被调

走的可能性很大。副书记柯建强是秦县本土的老干部,干上这一届就到站了,他不会去得罪操武文的,而且他也不可能管多大的事情,混到点

就可以安全着陆,他干嘛去干得罪人的事情呢?这么一来,班子成员几乎是操武文的人了,他这个县长到时候也不得不听命于操武文,这大约

也是操武文在这个时候会联手程自立的原因,拒绝吕浩进入。吕浩这种在莫老板面前可以手法通天的人,说实在话,如果他是操武文,他

也不大愿意有吕浩这样的人在身边工作着,事情干得漂亮还可以,干得不漂亮,莫老板一下子就知道了,压都压不住。操武文防吕浩是应

该的,可他目前得把吕浩拉到他这一边来,否则,他在秦县可能就真的孤掌难鸣了。

易水清想到这里,便用一种实实虚虚的语气说:“要是我们也有老操的事件,捅一捅他,他就不敢拿你这件事大做文章了。再说了,你与王局长

又不是捉奸在床,有什么大不了呢?只要他愿意去压制这件事,在秦县也不过如一阵风而已,吹不了几天的。但是有人拿这件事大做文章的话

,就难说了。毕竟换届的票是要人一票一票地投出来的,强迫不了啊。而且我们也没有能力与老操他们抗衡是吧?”

易水清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吕浩的眼睛,他在试探吕浩到底知道操武文多少事件,据他到秦县的感觉,操武文既怕吕浩,又不敢真

正地得罪吕浩,那就证明,吕浩手上肯定有操武文的把柄,否则,就算吕浩是莫老板的人,也不至如让操武文这种态度的。

吕浩一听易水清这些话,眼晴亮了一下,是啊,他手上捏着操武文几件事情呢,为什么就不可以敲敲操武文,如果敢把他踢出了局,和程自

立联手演戏的话,他也不是好欺负的。既然操武文敢和程自立联手,他为什么就不能和易水清联手呢?他在这一刻有这种想法,不过内心还是

有些犹豫不决的,毕竟还没有到鱼死网破的时候,他还不清楚操武文到底是什么态度呢。

易水清从吕浩的眼睛里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这年轻人果然抓着操武文的把柄,于是站了起来,亲自去潜吕浩泡了一杯茶,这个动作让马英

杰仅有的一点犹豫不决全部瓦解掉了,他决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易水清。

“先喝点了水吧,吕浩,有些事情尽管可以用时间去解决,但是属于你的时间不多了,马上换届,你没办法去一点一点消除这个负面影响,而

且五年一届啊,你还年轻,错一站的话,接下来的路就要晚几个甚至多个台阶了。老哥是过来人,很清楚官场上的年龄优势意味着什么,而且

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大力提倡年轻化,对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来说,有着很大的舞台,所以你必须抓住一切机会,能进常务班子,就必须去

进,明白吗?”易水清这个时候语重心长地望着吕浩说着这番话,而且他此时的样子,此时的话,完全不再是县长,而是老哥式的,而是朋友

式的,如果吕浩在这种情况下,对易水清还有保留的话,他就是一个诚府极深的高人了,可他偏偏如易水清所看到的那样,没有基层经验,

而且阅人不深,玩道法的手段还不到火喉。当然啦,他还不到三十岁,对男人而言,三十才而立,四十才不惑呢。

吕浩面对易水清的这番真诚的话,感动得真想站起来对易水清叫一声大哥,但是这毕竟是办公室,不是酒桌上,他还没这种拍马屁不顾一切

场合的厚脸皮。

就在吕浩正准备把他手中的证据告诉易水清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竟是王小丹的,他起挂掉电话,易水清大约看懂了他,一

边拿水杯装作喝水,一边对着吕浩说:“接吧。”

吕浩便不好意再挂电话了,按下了接听键,王小丹的声音传了过来,“马哥,”王小丹在手机里叫了吕浩一声,吕浩的脸马上热了起来,

他担心易水清听见了,便把手机紧贴着耳朵,比较冷淡地问了一句:“有事吗?”

一号人物

一号人物

类型:都市

刘枫没想到,吕浩喊他来水磨房,居然把王小丹留给他照顾,看来吕浩确实是信任他这个当哥的,便端起茶杯碰了碰吕浩的茶杯说:“是 你的妹妹,今后也是我的妹妹,我会好好照顾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