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小说在线阅读免费全本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07-20 15:09:32 作者:燃果儿

“董事长,少爷现在被派送到边境一个小镇去捣毁一批毒贩去了,那里的形势异常艰巨凶险,基本通不上信号,平时很难联系到他,我们的人是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找到的。”允家的书房...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小说在线阅读免费全本

“董事长,少爷现在被派送到边境一个小镇去捣毁一批毒贩去了,那里的形势异常艰巨凶险,基本通不上信号,平时很难联系到他,我们的人是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找到的。”允家的书房里,一个黑瘦精明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轻声汇报道。

允泽强一手拿着放大镜看着书桌上面一张密密麻麻的地图,一边果断地说道:“黑胡,你立即带着一班兄弟,带上陈辛,用直升机,务必这二天之内把少爷给我平安带回来,不能出现在任何意外,能做到吗?”

允泽强的脸色严肃,语气严厉。

“能。”黑胡大声答应一声,“董事长,您放心吧,这点小事包在我们身上。”

“好,马上就去。”允泽强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眼睛盯着地图上的一个地点,重重吩咐道。

黑胡答应一声,立即转身走了。

一轮艳丽的晚霞笼罩在天边,傍晚再度来临。

徐厉容铭疲惫不堪地回到了西海岸别墅。

“老爸,爸爸,妈妈呢?”晨晨和小巴迪终于看到徐厉容铭回来了,二个小家伙屁颠颠地朝着他跑来,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面对着他们期望的眼神,徐厉容铭心中一绞,竟然不知道要如何来回答他们。

“爸爸,妈妈呢,我想妈妈了,她回来了吗?”晨晨奶声奶气地追问道,眼睛不停地朝着他的身后瞧去。

从小很少离开妈妈的晨晨最受不了见不到简初了,昨晚上,她和小巴迪守着这个空空的大房子就已经害怕极了。

她想要妈妈,特别是黑夜来临时,特别想要妈妈!哪怕只要妈妈呆在这里就好!

徐厉容铭喟叹一声,摸着她的脸,一手一个抱起他们姐弟俩朝着客厅里走去。

该要如何告诉他们,他们的妈妈也许不会再回来了,她会要嫁给另一个男人呢!

如果孩子们知道这个消息后会要如何伤心啊!

“晨晨,巴迪,你们吃饭了吗?”徐厉容铭抱着他们边走边亲切地问道。

“没有。”二个小家伙几乎是同时摇头说道,“我们要等爸爸妈妈回来一起吃饭。”

徐厉容铭心中一痛,脸色发白。

“妈妈这几天有事不能回来了,你们要听话,好好听家里阿姨的话,好吗?”他轻柔地对他们说道,边说边把他们带到了饭桌边,保姆已经做好了饭菜。

“妈妈为什么不回来了?”晨晨的眼圈一下就红了,似乎敏感地嗅到了什么,伤心地问道,“爸爸,妈妈是不是不回来了,不要我们了?”

小巴迪虽然习惯了简初不在身边,但这几天也是明显感到有妈妈在身边的好处了,再说,就算那些年妈妈不在身边,可总有个精神寄托,那就是妈妈是爱他的,会要他的,这一乍听到晨晨这样说,脸色也变了,立即也追问道:“爸爸,妈妈会不要我们了吗?”

“这……”徐厉容铭面对着二个孩子的逼问,突然感到胃里一阵翻天倒海的痛,他靠着饭桌坐下来,艰难地说道:“傻孩子们,你们永远都是妈妈的乖宝贝,妈妈怎么会不要你们了呢,快不要这么想了,先好好吃饭,早点睡觉,到时妈妈回来看到你们瘦了会不高兴的。”

说着,他强撑着站起来照顾二个小家伙吃饭。

二个小家伙没有看到妈妈,神情落寞,不开心的扒着饭,吃得很少。

保姆带着他们去冲凉时,也因为不习惯很不配合。

“爸爸,我想吃妈妈炒的菜,我想妈妈陪着我们睡觉,给我们讲故事,妈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呀?”睡觉时,徐厉容铭把二个小家伙送到床上去时,二个小家伙就缠着他没完没了的逼问着。

徐厉容铭只能敷愆着说道:“放心吧,妈妈马上就会回来看你们的,先好好睡觉做个好梦。”

好不容易把他们哄着睡着了,徐厉容铭坐在床边看着这一对可爱的儿女,心里异常的苦闷。

用手扶着头,又觉得胃里翻涌着痛。

慢慢回到卧房里,望着这张超大的欧式软床,站着出神,别样的落寞袭上心头,又仿佛看到了那个女人穿着他特意买的粉色睡衫躺在床上朝他微笑。

心中益发的难过,朝着后花园里走去。

海浪声声,拍打着西海岸,空气里是海的新鲜气息,头脑也清醒了许多。

自从回来后,只顾着照顾二个小家伙,连衣服都没有换。

不知不觉间,一个亭子出现在了面前。

亭子里挂着彩灯,光线迷离。

他有些怔神,慢慢朝它走近去。

典雅的古筝正静静横卧着。

依稀间,美丽的音符飘荡在耳边,美人坐在古筝边弹奏着动听的音符,那琴声令他如痴如醉。

痴痴站着,渐入佳境时。

琴音突然停顿,琴弦断裂。

徐厉容铭全身震了下,这才发现只是幻觉!

可那天傍晚时分的情形又在脑海里浮现出来。

难道琴弦断裂,真是不祥之兆!

有轻微的脚步声朝着这边走来。

“少爷,有人过来找您。”佣人终于在这后花园里发现了他,立即赶来轻声说道。

“谁?”徐厉容铭奇怪不已,缓缓转过了身来。

这么晚了,竟然还有人过来找他么!

这里可不是南城,他并不认识多少人的。

“少爷,是一男一女,说是要找您,女的叫您‘哥’呢。”佣人微笑着答道。

“哦,知道了。”徐厉容铭恍然,看来是厉思晗和乐辰逸来了!

“哥,终于找到你了,你什么时候在这里买了套房子呢?”徐厉容铭走进去的时候,厉思晗正好奇地在屋子里到处瞧着,见到徐厉容铭走进来,立即迎上来问道。

“思晗,你怎么会找到这儿来了?”徐厉容铭与乐辰逸握手寒暄后,朝着厉思晗地问道。

“哥,太不够意思了,你在这里买了房子也不告诉我一声,害我到处找,幸亏阿辰找到了这里来了。”厉思晗表示很不高兴,嘟着嘴。

“思晗,这里是我以前买下来度假的,这段时间事情较多来不及告诉你,你呢,现在怎么样?在沈飞飞公司还习惯么?”徐厉容铭带着他们来到接待室里坐下后,这才开口问道。

听到问及工作的事,厉思晗看了眼乐辰逸,脸上一红,她又回到乐氏集团工作的事还没来得及跟他说呢,当下只是笑笑,敷衍地说道:“还行吧。”

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急问道:“哥,听说嫂子给你生了一儿一女,是一对龙凤胎来着,太开心了,那小侄子现在哪儿呢,快让我去看看。”

厉思晗兴致很高,当听乐辰逸说起简初替哥哥还生了个儿子时,她真的太兴奋了,恨不得立即就要见到他们了,现在当然是迫不及待了。

“思晗,他们睡着了,别吵醒了他们。”徐厉容铭担心冒失的她惊忧到了二个小家伙,忙在背后叮嘱着。

“放心,哥,我只是看看他们啦,不会吵醒的。”厉思晗按奈不住地朝着儿童房里跑去。

厉思晗走后,室内就只剩下了二个都关心着简初的男人。

“她呢?”乐辰逸自进来起就一直在注意着,并没有发现简初的影子,知道一定是还在允家,于是求证似的问道,他是真担心允家会答应了Lissom的求婚。

徐厉容铭当然知道他问的是谁?苦笑一下,落寞的摇了摇头。

乐辰逸皱起了眉头。

“你到现在还没能见到初初的外公吗?”

徐厉容铭心中一跳,提到允泽强,脸色一暗,摇了下头又点了下头。

“那你提亲了没有?”乐辰逸看他这落寞的样子,心里预感知了什么,不由得追问道。

徐厉容铭呼了口气,嘴角处是苦笑,摇摇头:“提了,但被拒绝了。”

“拒绝?”乐辰逸拧着眉,沉吟着分析道:“被拒绝是很正常的,拒绝了那就再提,允家是豪门大户,你提一次亲,他们是不会随意答应的,更何况还有前车之鉴呢,你要在适当的时候再加把劲,现在初初都已经为你生儿育女了,我相信他们终究是会接受你的,只是你的诚意要足够。”

徐厉容铭脸上黯淡,苦苦一笑,在外人看来,理性分析,该当如此,可他心里明白,那是难如上青天的。

“哎。”他叹息一声,无奈地说道,“你是不会懂的,现在的简初早已不是以前在南城的那个小女子了,她现在是身份高贵的女总裁,是允泽强的外孙女,有大把像Lissom那样的富家公子向她提亲,她根本就不愁嫁,而我呢,只是内陆一个小公司的老板,我的公司比起允泽强来说真算不得什么,现在是我配不上她了,我是到了该要学会放手的时候了。”

他的神情落寞悲伤,心灰意懒!

乐辰逸只听得皱起了眉来:“什么意思?你要放弃简初?”

“不是我要放弃,是我根本没得选择。”徐厉容铭的手握紧了,痛苦,辛酸,而又无奈地说道,“她是我二个孩子的妈妈,我爱她,为什么会要放弃呢?”

乐辰逸听着他这丧气而又无奈的话,剑眉挑得高高的,突然严厉地说道:“徐厉容铭,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的一个熊种,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难道你真要放弃她,看着她嫁给Lissom那个阴险的小人,跳入火坑么,这你也太混蛋了。”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

婚色醉人:前夫太嚣张

类型:言情

简初当然懂他的意思,脸更红了,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么?” “哟,我有想什么吗?你怎么会那么清楚?”徐厉容铭故意满脸怪异表情,把头附在她的耳边呢声说道:“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