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全文完整版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在线阅读推荐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07-20 15:13:33 作者:江南草色

蔺静半下午刚刚睡醒,正准备找点东西吃,而后房门被拍的砰砰作响。 她一颗心立刻悬了起来,以为是席煜和晏行又打了起来。 “谁?”她睡意消失,紧张的询问道。 “开门!” 是席...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全文完整版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在线阅读推荐

蔺静半下午刚刚睡醒,正准备找点东西吃,而后房门被拍的砰砰作响。

她一颗心立刻悬了起来,以为是席煜和晏行又打了起来。

“谁?”她睡意消失,紧张的询问道。

“开门!”

是席煜的声音。

蔺静听出来,他的口吻和往常不一样。

带着点紧张,还有急切和郑重。

蔺静不敢耽搁,立刻把房门打开,竟然见席煜和晏行都在。

不等她问出声,他们两个人居然默契的把她往房间里面带,然后紧紧关上了房门。

席煜拉着她的手腕,快速走到屏风后,不多大会,晏行也跟了过来。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后,晏行问,“你的人呢?”

“在外面。”席煜道。

“我的也在。”晏行听闻后,面上的凝重并没有消减分毫,他接着问,“现在怎么办?”

“等。”席煜回答,拳头捏的紧紧的,“大不了杀出去。”

听了半天的蔺静,闻言总算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她打断二人,皱着眉头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海盗。”二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蔺静微微一顿,喉咙里的话卡在嗓子眼。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海盗会真的出现在自己世界里,以前只觉得很遥远的词汇,到现在忽然就发生在身边。

半天后,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闷闷的道,“哦。”

两个男人朝她看过来。

蔺静的眼神有点慌乱,茫然的看着对面的他们,“海盗来了的话,会怎么样?会杀人吗?”

晏行的眸色动了动,而后走上前,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膀上面,“小静,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说着,他将她往怀里拉了拉,正要抱住她的时候,忽然横空出来一只胳膊。

那只手毫不犹豫的拉过蔺静,将她拖到自己怀里,不由分说的抱了抱,“等下来我身后。”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抬起头来,声音清晰可闻,“放心。”

字很少,可莫名的给予人安心。

蔺静深吸口气,看看席煜,又看看晏行,哭丧着脸道,“反正我是跟着你们两个人的,要是我出了什么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两个。”

晏行勾了勾唇,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完全无视了旁边席煜冷飕飕的眼神。

三个人之间的和谐,难得维持了一段时间。

然而很快,这份得之不易的平静就被打断了。

房门外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紧跟着是刀剑打斗的声音,蔺静缩在床脚,不知道该怎么办。

席煜蹙眉,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一般来说,海盗抢劫过往船只,都是为了钱财和资源,只要拿到之后,就会撤走。

杀人放火对他们来说,没有意义。

然而此刻听着外面的声响,已经持续了有段时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晏行最先按捺不住,他看着蔺静,说道,“你在里面好好待着,我出去看看。你不要乱跑。”

话音未落,他递给席煜一个眼神,席煜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晏行转身出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关好门。

说不紧张是假的,蔺静平日里都是些小打小闹,现在能不害怕吗?

她坐在床上,手紧紧的攥着,眼神时不时的朝着席煜飘去,然后气馁了。

无论什么时候,席煜都是那副冷淡的脸。

“看什么?”正出神吐槽之际,蔺静听见耳边的声音。

她抬起头,见席煜正盯着自己看,不自在的瘪瘪嘴,“都怪你。”

席煜挑挑眉,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笑了,顿时惊艳了许多,“怎么都怪我?你仔细说说?”

妖孽啊!

居然冲着她发笑,居然使用美男计!

蔺静觉得席煜很有心机,她赶紧偏过头,不去看他,而是道,“要不是你拉着我跟你谈什么劳什子的生意,我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听你这么说,的确是我错了。”席煜平静的道,口吻温柔。

这么快就承认自己的错误,倒是让蔺静吃惊。

不过她从来都没弄懂过席煜,对此也懒得去深思,他的变化。

“那你错了的话,得道个歉吧!”她蹬鼻子上脸的道,想着无论如何有机会占便宜,不能白白浪费。

“嗯。”席煜点头,“我会补偿你的。”

蔺静来了兴致,尽管外面时不时的响起各种吵闹声,“你打算怎么补偿?不如煜爷给点钱花花?”

席煜摇摇头,“把自己补偿给你。”

别啊!

您这是要吓死我啊!

蔺静连忙向后挪了好几步,后背紧紧的贴着墙壁,看向席煜的眼神古怪又警惕,“你是一个假的煜爷吧?怎么忽然之间说话这么骚气,我一个人承受不来啊!”

如果不是外面有海盗,蔺静现在一定会去找晏行。

相比较起来,晏行还是正常点的。

蔺静这番话,席煜并没回答,他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再也没吭声。

“……”

成吧。

不吭声就不吭声。

蔺静眼观鼻,鼻观心,发誓要把这床底坐穿,等她各种胡思乱想回过神来之际,耳边的嘈杂声减少了许多。

难道是摆平了?

心头隐隐浮现出期待,她听见外面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立刻支起了身子。

与此同时,席煜更快一步的走到房门口,神色严肃的等待着。

房门被人打开,他猛然出手,下一秒听到了晏行的声音,“是我!松手!”

“晏行?”蔺静从床上跳下来,“怎么样了?”

被问的晏行,神色不怎么好看,他看先她,眉头的川字更深,“遇到麻烦了。”

正如之前他们担忧的一样,这帮海盗此番前来,抢掠钱财只是第一目的,还有一个目的是要在船上找人。

找的人是席煜以及她。

蔺静吃惊无比,“为什么会找我!”

她一个小小的女人,在江南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社会关系相当简单,更不要说和人结仇结怨了。

晏行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把视线落在席煜身上。

片刻后,蔺静懂了。

“难道是因为席煜,所以才找我?”蔺静小声的揣测,见没人吱声,她推了推席煜的胳膊,“你到底背着我做了什么?是不是用我的名义做的坏事?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我要是倒霉了,我告诉你席煜,你也别想好过!”

越说越觉得倒霉,越说越觉得可怜,积攒多日来的怨气,一股脑的全部都被她倾倒出来。

“我不管你到底做了什么,反正这事我没做过,到时候人要把你抓过去,你身为男人,就应该一把承担起来。”

席煜一直没说话,看得旁边的晏行都干着急。

他把蔺静拉到自己身边,拍着她的小手,安抚道,“没事了,有我在。”

蔺静瘪瘪嘴。

之前她还觉得席煜可靠,现在只觉得,席煜这个人心思深沉。

她所了解的他,只是冰山一角。

船上的海盗这回来的特别多,他们将船劫持下,而后源源不断的从小船上送过来人,那些劫匪很快就将整艘船占领。

不仅如此,他们手上有炸药。

一旦惹恼了对方,一个炸药下来,他们全都得玩完。

现在正在漫无边际的河面上,援救几乎不可能。

席煜听完了手下的汇报,立刻做出决定,暂时先顺从,然后走一步看一步。

整艘船陷入了悲哀之中。

海盗们将众人从房间里往外赶,一个个的赶到正厅开阔的地方,蔺静和席煜晏行,混在人群之中,闷不做声,尽量将自己的存在无限缩小。

所有的人,都挤在正厅,闹哄哄的,有人哭喊,有人吵闹,无数道声音,充斥着耳膜。

“蹲下!”海盗们大声喊道,“全部给我蹲下!”

他肩头扛着一把大刀,在灯光照耀下,明晃晃的发亮,看得人心头发寒。

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有计较,总之,海盗的吩咐之后,全部人都照做。

席煜拉着她的手,三个人挤在一张桌子后面。

“席煜!煜爷在哪里!”海盗很满意大家的配合,又问道。

晏行看向席煜,席煜抿唇。

“我再问一句,席煜!煜爷在哪里!”

依旧没有人回话。

海盗一把抓起来最靠近他的一个男人,拎着衣领就把他给拽了起来,那男人哆哆嗦嗦,忙求饶不已,“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我不是席煜!我我我…我真不是席煜!”

那海盗听完哈哈大笑,连带着肩头的那把刀都颤抖不已。

“大爷!大爷饶命啊!我真不是!”

“爷知道你不是!”那海盗呸了声,“爷还知道,那席煜就在这人群里!不过他既然不肯出来,那爷就只能把你给杀了!让你做替死鬼!你别怪爷,要怪就怪席煜,谁让他不出来!”

海盗声音未落,居然迅猛的抽出那把大刀。

刀锋凛然,空气之中寒意骤现,有人啊的惊呼。

眼看着那大刀就要落到那人头上,忽然席煜站起来,将手中的折扇丢出去。

折扇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堪堪砸在那大刀上,哐当一声响,海盗虎口发麻,居然将大刀丢在了地上。

“我是席煜。”他掷地有声的说。

那海盗揉着酸麻的手腕,半眯着眼睛看过来,而后挥了挥手,立刻跳出来十几个海盗小弟,朝着席煜而来。

“煜爷,我们主子请您到船上一叙,当然还有您旁边的这位姑娘。”

蔺静:……

席煜扬了扬下巴,“我自己去便是,和她没有关系。”

“这可不行。”海盗摸了摸下巴,“她要是不去的话,那小的只有杀到她去,毕竟小的也是奉命行事!”

蔺静无力吐槽,除了杀就是杀,还能有点新意吗?

她怕了还不成!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不良王妃:让爷贱笑了

类型:言情

席煜是故意的。 他一提喝酒,让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以前的旧事。 和席煜吵架的次数太多了,她已经忘记那次是因为什么而吵的,总之席煜总是那副看她各种不顺眼的死人脸,而且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