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首席娇妻太难追最新章节阅读 首席娇妻太难追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12-04 15:53:52 作者:藏君怀

文凉闻言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对方,这种把自己的失败说成别人的卑鄙,一点都不正视自己的无能,这种人他见的多了,又何必浪费时间呢。 到是文昌还小,还年轻气盛的很,闻言立刻炸...

首席娇妻太难追最新章节阅读 首席娇妻太难追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文凉闻言连个眼神都没分给对方,这种把自己的失败说成别人的卑鄙,一点都不正视自己的无能,这种人他见的多了,又何必浪费时间呢。

到是文昌还小,还年轻气盛的很,闻言立刻炸毛了,直接一个箭步窜到对方身后,一脚踹在他的膝盖窝将他踹的直接跪在了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眼神愤恨,却因为膝盖疼而爬不起来的家伙,文昌冷笑着说道“自己没本事,就不要怪别人太厉害,机会收不住,连这点承认现实的魄力都没有,你注定一生碌碌无为,一事无成!”

“你——”咬牙切齿地看着文昌,这人忍着痛站起来就要回击文昌,这么多任务坐下来,虽然只是打下手,但文昌自不怕他,坦荡荡地直接迎战。

只是两人交手数招,对方到底仗着年长经验丰富,压制了文昌,眼看着一拳就要打在文昌的脸上,得以报刚才那一踹之仇。不过就在拳头距离文昌脸蛋越来越近的时候,文凉直接上前迅速一脚再次踹在了他的膝盖窝,对方便一个扑倒加跪地,直接划着跪了一米多的距离,让人看着就觉得膝盖疼。

将文昌拉倒自己伸手,文凉看着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的家伙,不咸不淡地说道“有本事就直接跟我打,没本事就给我立刻滚蛋!”

想着自己连蒋飞都打不过,更何况是完虐了蒋飞的文凉,要是真的硬钢的话,她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这人虽不甘,但也还算是有些自知之明,只是眼神愤恨地看了一下躲在文凉身后的文昌,最后什么都没说,忍着膝盖疼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等对方渐渐离开之后,文凉才转而看向面前的蒋飞,被这眼神看着一个机灵,蒋飞马上识趣地笑笑出口称赞道“你的飞踢真是快很准,看得我羡慕得不不得了呢,不过我既然都输了,就先离开了,不过在这里我祝愿文凉兄弟马到成功,旗开得胜,哈哈哈哈——”

哈哈着大笑离开,蒋飞觉得自己仿佛屁股着火了一般,走得格外迅速,直到他感觉自己彻底离开了文凉的视线,才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扶着墙喘口气。

堪堪喘了几口气,蒋飞觉得自己终于能缓过来一些了之后,才缓慢地转头去看看文凉那边什么情况。

只是他铺一转头就看见文凉似乎感应到他一样,立刻回头扫过来一个凉飕飕的视线,没忍住咽了一口唾沫,蒋飞立刻拔腿就跑,直直地冲出了比赛场馆,生怕文亮追上来也给他一个突破次元屏障百米滑跪,真是想想就觉得膝盖疼。

在飞奔离开的这一刻蒋飞终于明白什么叫装逼遭雷劈,他拿旭这事装逼也不是第一次,但还是头一次遇见文凉这样的正主,还是如此一个硬茬子。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蒋飞估计是不敢再随意那范勋装逼了。

蒋飞这边直接飞奔着离开场馆,那边宁采儿将事情发生的所有经过看得一清二楚,不过他什么也没说,既没呵斥蒋飞等人扰乱秩序,也没责罚文凉文昌出手打人。

宁采儿就这么像个看客一般,看看场上还在继续的比赛,又看看文凉他怎么解决这事情,虽然距离有些宁采儿听不见对方到底谈了什么,但只看文昌当时笑脸涨红气呼呼的样子,就知道蒋飞等人肯定没说什么好话,所以宁采儿直接断定那是他们咎由自取。

不过看着蒋飞这一路走过来的成绩,又看了看对方飞奔离开的速度,宁采儿对着一边维持治安的工作人员招招手,在他耳边吩咐了一番之后,就见工作人员立刻朝着蒋飞离开的方向跑去,而他原本守卫的位置则有另外的人代替。

林灵自然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过她不明白宁采儿的用意,也不敢妄自揣测宁采儿的用意,所以干脆装个傻乎乎的小女孩,站起来替宁采儿重新到了一杯热茶放在她手边,之后便安安静静地当个木头人,宁采儿没有需要就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挺直了腰板默默地坐着。

宁采儿拿起热茶喝了一口,随意地瞥了一眼林灵这刻意装出来的木讷表情,无奈地摇头失笑,却没要求她改,毕竟这样傻呆呆的表情看起来还挺有意思,宁采儿也乐得自在。

继续看着比赛进程,宁采儿到是无所谓,文凉却被她之前饶有兴致的眼神看得心里发闷。一般来说在这种场合闹事的眼,老板不在场也就罢了,既然在场怎么可能什么表示都没有,就这么直接任由事态发展,甚至到了结束也不出来表个态。

还有刚才被宁采儿吩咐出去的工作人员,如果他所料没错的话,一定是去找蒋飞的,至于之前先离开的那个人,文亮直接忽略了,毕竟对方从进入选拔以来成绩就不突出,长相也泯灭与众人,文凉自然不可能记住。

可是为了蒋飞而去,又是因为什么呢?难道说宁采儿是真的看上他了,所以想为他出气?这么想着,文凉虽然觉得有些荒谬,但又觉得意外的合乎情理和逻辑,眼神便越发奇怪而坚定地看向宁采儿。

并不知道文凉再一次脑补了全世界,宁采儿察觉到对方的事情,便也向他看过去,见他一张俊俏的脸似乎因为紧张而纠结着,尤其是那双紧锁的眉头,几乎被他皱成了一朵迎风招展的小雏菊。

这般喜感的表情看得宁采儿忍不住一笑,这家话真是很有意思呢,脑子里到底要想着什么东西,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啊,难道是因为紧张吗?

紧张自己因为之前的闹剧而不要他?这般顾虑着,宁采儿又想了一下对方的实力,基本上文凉进入曙光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对方不是另有目的,而她又很介意的话。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宁采儿最后还是决定释放一下自己的善意,便对着文凉温和地笑笑,只是这笑中到是是善意多一点,还是揣测多一点,那就是各人自有各人的看法了。

只是宁采儿如此另有他意的微笑,在文凉眼里却是果然如此,对方果然被他的外貌迷住了。以至于文凉没有松开反倒皱的更紧了,连被他护在身后的文昌都看不下去,直接走到前面跳起来用手指戳了戳他的眉头。

“丑死了丑死了,你要是觉得实在不爽的话,咱们现在追出去就不就好了,以对方的脚力现在肯定还在这个公司里面转悠,咱们只要跑得快一点,揍他一顿不成问题。”如此说道,文昌突然有些苦恼起来。

“就是这个公司里的监控摄像头多了点,我们得像个办法避开,不然到时候医药费也是一笔钱,毕竟师兄你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呢!至于我的那点钱,送你过来外加一顿午饭,液化的差不多了,诶,都怪师父太小气,师兄明明完成了好几单大任务,师父竟然一点钱都不给,太抠门!”

以对自家师父的抱怨结束这场自言自语的谈话,文昌抬起手指捏着自己的下巴,自顾自地用心思考到底怎样才能完美地避开摄像头呢。以前跟着梁家兄弟的时候都是电脑入侵然后破坏,但是跟着师兄的时候要么是直接暴力破坏,要么是灵活身体避开,他现在两点达成起来都有些困难。

这般顾虑着,文昌碰了碰文凉的手臂,直接说道“师兄,待会你在前面走,把摄像打掉,我在后面跟着,这样我就不会托你的后腿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冷声说道,文凉的思绪还是被不依不饶的文昌打断,他便也不再多想,反正这个工作他也是付出了不少努力才获得情报,并且最后决定过来,所以文凉对于宁采儿的态度暂且不论吧,全看以后的发展如何。

实在不行,大不了他继续换工作就是,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到是文昌,他竟然敢背着自己改了他的简历,现在必须好好教训一下才行,这般想着文凉便直接伸手提着文昌的后衣领,把他像是小鸡仔一样的拎起来往外走。

不知道自家师兄这是发什么风,文昌直接就双脚离地的开始和文凉动起手来,不过就以他目前这点功夫,实在不是文凉的对手,一路上都被文凉压制的死死的。

直到文凉带着他走到一个僻静的休息区把他放下,文昌脚一沾地便立刻撩起自己的衣服看看身上有没有青紫,不看还好,一看这肚皮上胳膊上青青紫紫的痕迹,立刻就觉得浑身发疼,好像连骨头都被打碎了一样。

虽然文昌其实一点都不疼,只是这伤痕看着吓人一点,但实际上只要回去好好睡一觉,没两天就能好,不过文昌还是嘴巴一撇,指着文凉就烦躁地开始抱怨“师兄,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我好歹也是给你提供车费饭钱的师弟吧,出手竟然一点都不留情,这让我回去怎么见师父啊!”

“他老人家要是看到我竟然被你打的这么狠,肯定又要说我不用功,加重我平时的练习时间了,明明我平时连睡觉的时间都是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他还一直不停地加加加,好像我是个只要拧紧发条就能跑的机器一样。”

本来只是抱怨一下文凉的,结果说着说着文昌觉得自己还挺委屈的,论有一个天才师兄的坏处是什么,那就是不管你做的怎么样,师傅都觉得你不够努力。

虽然文昌自顾自地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绪,但文凉可没心思和他玩这种细腻的情感交流,他只是果断地一巴掌拍在文昌的脑袋上,不咸不淡地说道“我的简历是不是你改的,范勋的私人保镖,总理的首席安全讲师,秦氏集团的第一安全负责人,你哪里来的那么多假话要说!”

首席娇妻太难追

首席娇妻太难追

类型:言情

手指在桌前上打着圈地轻轻敲了几下,一个小孩子都这么有能耐,那文凉的身手岂不是了的,那他身后的背景料想也是一定不可小觑的,只是这样的人要如何为己所用呢,还真是个难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