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好看小说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12-14 11:55:53 作者:南官若云

上弦走出宫殿的时候,辞镜正在倒药汤,她很仔细地闻了闻味道,还用筷子沾了一滴舔了舔,确定无误,这才站起身去送药。 上弦不由自主地往旁边挪了一步,挡住了辞镜的路,看到她...

好看小说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上弦走出宫殿的时候,辞镜正在倒药汤,她很仔细地闻了闻味道,还用筷子沾了一滴舔了舔,确定无误,这才站起身去送药。

上弦不由自主地往旁边挪了一步,挡住了辞镜的路,看到她迷茫的眼神,心头有些许的刺痛。

“做完就回去休息吧。”

“嗯,好。”

辞镜虽然觉得奇怪,但难得上弦没有刁难她,也很乖顺地点了点头。

上弦走出一步,像是想到什么又顿住了脚步,回头喊住了辞镜。

“还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为什么,辞镜总觉得今天晚上的上弦很奇怪。

他披着一件银白的大氅,一头银丝在月光的映照下,像是沾染了一层霜花。

背着光,辞镜看不清上弦的表情,但她隐约能感觉到气氛的微妙,就好像有一种悲伤的情绪在他身上渐渐散开一样。

辞镜难得柔和了语气:“你还好吗?”

“不好。”

上弦直接走到辞镜面前,轻轻把她拉进怀里,感受着辞镜身体上的僵硬,上弦心中悲凉。

“有什么事来找我,我会保护你的。”

看着渐行渐远的上弦,辞镜有些怔愣,对他突然的温柔只有满满的无所适从。

而且说什么保护自己……

他不是和魏银怜一起的吗?

奇怪了。

第二天一早,从皇宫寄出的秘密信件便落到了上腾手里,看着信件的内容,上腾神色大变。

信中乌名太妃详细说了她被禁足一事,也另外说了魏银怜重病缠身,宫中局势逐渐混乱,乌名氏趁机买通了宫中全部的侍卫。

并且表示只要上腾此时联合西部封地的郡王上麒出兵皇宫,有六七成的把握能在内外联合下夺得政权。

反复确认了信件的真实性,上腾也终于沉不住气了。

而这些都被躲在暗处的顾轩辰听了个清清楚楚。

回到隔壁院子那里,花重月和夜弑天两个人正在拆着信件,顾轩辰挑眉:“谁寄来的?”

“还不是凝他们。”

被收件人抓了个正着,夜弑天倒也脸不红心不跳,直接把信递到顾轩辰面前:“呶。怎么样?上腾是不是要动手了?”

“嗯。”

顾轩辰一边回答,一边快速浏览着信件,当看到信上用浓重的笔迹写下的一段文字时,脸色沉了下去,肉眼可见的难看。

“怎么了?”

花重月手上还握着剪刀,修剪发尾的动作停顿片刻,那一大段头发直接被剪断了,看得夜弑天心疼的不得了。

“还是我来帮你剪吧!”

夜弑天拿着剪刀,仔细地帮花重月修剪头发,后者也乐得轻松,桃花眸在顾轩辰那铁青的脸上流转着。

“难道是辞镜出事了?”

想到这个层次,花重月也淡定不了了,直接站起来,大步走到顾轩辰旁边,留下手里握着一把他头发的夜弑天在原地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意思?”

指着信,花重月疑惑地看着顾轩辰:“什么叫辞镜被上弦骗了?那个傻子王爷其实就是上弦?这都是在说什么?”

“上弦喜欢辞镜,想用这种法子来欺骗她,接近她。”

“那怎么办?”

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听到上弦也喜欢辞镜,花重月还是了解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虽然他们这些人本事不小,但现在毕竟是在西域,他们这些人没办法以一当百,更何况对手还是一国帝王。

“呵,你们还记得我当时和上弦定下的约定吗?”

“嗯。”

夜弑天凑近到花重月旁边,哭丧着脸看着他像是被狗啃出来一样的发尾:“上弦说只要我们帮他稳定局势他就会放了八王爷,还会让我们安全回到子翰国。”

“是啊,可他这个“我们”好像没有包含镜儿。”

顾轩辰嘴角勾起一抹凛冽的笑容,看得夜弑天和花重月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西域皇帝做什么不好?

偏偏惦记上辞镜了,这下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那怎么办?”

“西域离北国距离怎么样?”

顾轩辰这话一出,其他两个人立刻理解了,花重月回了一句:“是四国最近的。”

“北国是白修洁的地方,那个人本来就和西域有矛盾,这次西域大乱,不如我们卖他个人情好了。”

“……”

顾轩辰可没忘记白修洁当初的求助,一旦西域真的乱了,假的太子白天遥一定会派人过来帮忙,而白修洁可以趁机收渔翁之利。

他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么说不通知上弦了吗?”

“他不仁我不义罢了。另外通知血舞他们不要行动。”

“嗯。”

花重月点头,直接回房间写信,一封给白修洁,一封给崔鸣宇,而夜弑天则是乖乖跟着他一起继续替他修头发。

顾轩辰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像是想起什么,也给凝他们回了封信。

现在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他们这些人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

当天下午,上腾便在封地中心的祭祀台上主持了动员大会,他穿着一身五爪金龙的黄袍,戴着高高的金玉冠,在刺眼的阳光下,对着底下众多信徒般的奴隶还有士兵们倒了杯酒水。

“感谢诸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在封地的这几年,我和诸位一起努力,把这处荒凉的沙漠变成了牧场,农田,池塘。让这个必须靠别人救济才能生存下去的土地变成了一处世外桃源。我不会居功,因为没有你们就没有我现在的成就。而如今,我有些事情想请各位帮忙。”

“王,您尽管说!”

底下的奴隶士兵齐呼,对于上腾一直以“我”自称,心里感动不已。

也只有他们的王,才会如此平易近人。

“谢谢各位,大家都知道我的母妃乌名太妃还在皇宫,不久前她被皇上还有太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囚禁了。为此,我整日整夜的睡不着觉,心里满是对母妃的歉疚。她生我养我不容易,我如果不能保全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诸位说是吗?”

“是!王的母妃不能有事!”

“王你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说。”

看着底下密密麻麻尽是声援的人,上腾心里大喜,面上却还是端出一副谨慎认真的模样。

“诸位,走到今日,我有些话终于可以说出来。西域之所以一直没有繁荣昌盛一来是因为地域贫瘠,二来便是几百年来一直维系的奴隶制度。而到了这一代,皇上懦弱,太后当朝,局势越发混乱。我觉得,与其让西域一直这样衰退下去,还不如由我来亲自接替这千疮百孔的国家。到时我第一个就将废除奴隶制度,将土地分给诸位。还各位一个幸福自由的人生,各位觉得如何?”

听到上腾的话,底下人无不面露兴奋之色。

他们这些人被奴役了太久,而且是世世代代都无法翻身那种。

他们做梦都想过上和普通人一模一样的生活,而上腾的话,无疑给了他们一丝希望。

哪怕最后结果是坏的,他们也为了自由而奋斗过。

更何况上腾对奴隶的好他们都记在心里,他们很乐意为了上腾赴汤蹈火。

“谢谢王!我们这些人全凭王指挥,绝无二心!”

“绝无二心!”

“绝无二心!”

看着这样团结声势浩大的场面,顾轩辰默默把斗笠往下按了按,转身离开。

“真没想到这个上腾还有点本事。”

夜弑天颇有些感叹:“奴隶是最有革命之心的一群人,他们要是真被动员起来。一个打两个士兵可不难,因为他们最不怕死。皇宫那边怕是要受重创了。”

“这不是他们自己种下的苦果吗?”

想到上弦,顾轩辰除了厌恶,多少有些感慨。

这个男人不缺深谋远虑的智慧,不缺目光长远的远见,不然不会把人培养成北国的伪太子。

但这个男人被魏银怜控制的太深,完全没办法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

他要是有勇气反抗魏银怜的话,这个国家不会分裂至此。

君主无道,百姓自然不会纵容,一切不过是自食恶果。

“信应该快到了吧?”

“嗯。”

西域皇宫里,所有人依然懒懒散散地生活中,并没有察觉到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砰啪!”

太后宫里,这是这几天以来不知道第几次听到这种刺耳的瓶子破碎的声音。

辞镜跪在魏银怜面前,已经从一开始的各种忐忑不安,到现在习以为常。

魏银怜手中握着镜子,难以置信地看着镜子里白发苍苍的自己,不仅如此,她的脸已经衰老到看起来就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女人。

这甚至比她的真实年纪还要老许多。

“混帐!你对我的脸做了什么?”

一把抓住辞镜的衣领,魏银怜眼里充满着恐怖的血丝。

她这副样子就像是要生吞活剥了辞镜一样。

“太后娘娘息怒,”辞镜低垂着眼眸,像是害怕,像是思索,声音很轻却不虚:“这只是治疗过程中的正常反应。解毒过程中,太后娘娘体内原本的毒素也被清理了许多,难以维系年轻的容颜也很正常。”

“正常?你这个贱丫头该不会想让我就这样死去吧?本宫告诉你,我要是死了,一定会先拉你做陪葬!”

陪葬……

辞镜觉得好笑,让自己做陪葬干嘛?

就不怕自己在地府里继续为祸她吗?

“娘娘放心,你的身体现在好了很多,等黄杜鹃的毒清理完,你还是可以再用那两种毒让容颜变年轻的。”

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

冰山王爷的心尖妖妃

类型:言情

宁谦煜这一动手彻底看呆了其他人,倒是上弦表现得格外平静。 看来顾轩辰安排下来的人比他想的还要会看场合。 若不是辞镜命悬一线,这些人还不知道要隐藏到什么时候。 “王妃,..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