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季先生的极品翻译官小说在线阅读免费全本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19-02-22 09:02:51

小七吓了一跳,只听季明渊站起身道:“你们留下来打扫,我先回去。”说着,他已经朝直升飞机走去。 小七反应了一下,差点吐血,“老大,你该不会又要丢下我们吧?!” “你很...

季先生的极品翻译官小说在线阅读免费全本

小七吓了一跳,只听季明渊站起身道:“你们留下来打扫,我先回去。”说着,他已经朝直升飞机走去。

小七反应了一下,差点吐血,“老大,你该不会又要丢下我们吧?!”

“你很聪明。”

“老大,这里可是XX森林!会出人命的!”

季明渊上了直升飞机,直接将门关上,道:“起飞。”

眼看着直升飞机起飞,小七胸中一口血已经到了喉咙。他不敢保证再这么下去,自己还能不能活到退休。

小八则似乎看出点苗头,猜测道:“老大好像对我们刚才的动静不满,所以刻意把我们留在这里,该不会……一会儿有训练吧?”

“怎么可能!乌鸦……”

小七“嘴”字还没有出口,直升飞机突然朝下一阵扫射,季明渊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特训开始。”

“靠!****你大爷的!”

这次是五个人异口同声开口。

每个人心里都把季明渊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随后找地方四处躲藏。五人如今站出来至少都是一个野战连的连长,被人这样突袭训练,别提多憋屈。

可是再憋屈又能怎么样,面对季明渊他们只能憋着!

而且还得心服口服地憋着!

经过一夜的东躲西藏,天渐亮,扫射声结束,小七等人终于可以停下来喘口气。五人靠在一起狼狈喘气,头顶直升飞机盘旋,季明渊的声音响起,“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爬上来我们就走。”

说着,五根绳子落了下来。

五人大骂了一声,立刻精神抖擞抓紧绳子爬。可是没等他们爬完,直升飞机已经开始飞行了。飞行员看着底下被吊着的五人,心中都忍不住替他们点了蜡烛。季明渊靠在后座上,腿架着,用着喇叭对下面道:“这里就是你们接下来的训练场,每个连派出一个队伍,历时一个月。训练方式随你们定,我只要结果。”

小七等人已经没力气骂人,用手齐齐给了季明渊五个中指,算是对他的回答。季明渊不在意,毕竟他有的是机会回报他们。

直升飞机落到基地,小七等人跟狗一样爬下来,随后坐在地上怎么都起不来。季明渊背对着阳光站在他们面前道:“刚才的命令都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小七等人完全是用骂人的语气回复的。

季明渊嘴角微弯,“嗯,我等着你们的结果。”说完,他转身自顾走了。

小七五人再次齐齐对着他的后背竖起了中指。可以预见,接下来C军的特种人员都要脱掉几层皮。

小七叹气幽幽道:“我原以为,老大只会折腾上头,没想到现在居然连下头的人都不放过。阿八,我们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这叫坐以待毙!我们必须想想办法!”

“啥办法?”憨厚皮实的小八也开始为自己的性命感到担忧。

小七想了半天,幽幽叹了口气道:“你说,有什么办法让边悦自己主动回来找老大?”

小八很诚恳道:“我觉得如果有办法的话老大肯定已经想到了。”

小七:“……”

小七将凌乱的自己拨正,道:“既然智取不行,那只能强攻了!我们绑了边悦,将她关进屋子里给老大!”

小七说完这句,小八和其它三人立刻整齐站起来远离小七,齐声严肃道:“祝你好运。我们先走了!”

小七:“……操!”

天亮。

边悦终究没有将江仲杰带回公寓,而是在酒店陪了他一夜。江仲杰醒来,看到沙发上的边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昨晚喝醉了。他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眼珠子转动着看边悦。

边悦醒来就看到江仲杰狐疑地打量着她,一副良家妇男受欺负的样子,边悦冷冷道:“我叫服务员替你换的。”

“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

“我喜欢的是女人!”江仲杰悲愤抱紧被子。

边悦脑海中闪现出昨晚江仲杰喝醉酒后哭泣的神情,风中凌乱了一下,怒道:“再叫我就真叫人强了你!”

江仲杰咳咳两声,放开被子,笑着道:“别这样,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这不是想让你笑笑嘛。你看你这几天都没笑过,眼睛还总红红的,都不好看了。”

边悦不理他,看了一下时间道:“我要回去换衣服上班,你是跟我回去,还是回江家?”

江仲杰意外,笑容灿烂道:“跟你回去!”

边悦好笑,“走吧。”

江仲杰立刻穿上鞋跟着边悦出去,却见她手里提着东西,忍不住好奇看了一眼,看到是衣服后,疑惑道:“边悦,这里头衣服好像有两件,一件我的,还有一件谁的?”

边悦别了他一眼,“安静,闭嘴!”

江仲杰看她这反应,直接猜测到了。

下楼出酒店后,江仲杰和边悦都明显感觉到他们身上有目光,江仲杰皱眉,“有人跟着我们。”

“不用管。”边悦自顾打车上车。

两人到公寓后,身后的目光又出现,只却能明显感觉到对方没有恶意。边悦先让江仲杰提着衣服上去开门,自己则朝着目光来的地方走去,“出来。”

那士兵犹豫一下,出来。

边悦看着那一脸新兵蛋子的憨厚样子,好笑又好气道:“你这样暗中保护人是不行的,目光太明显。”

“是……”

那新兵蛋子说完,目光又继续看着边悦。边悦竟然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委屈和可怜!边悦都要疯了,咬牙道:“我怎么你了吗?不然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小兵哥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石头,低头,黝黑的脸上有点发红,小声道:“战友们跟我说,你是咱参谋的人……嗯,就是,你,能不能跟咱参谋好好说话,别、别吵架。”

边悦:“……谁跟你说我们吵架了?”

小兵哥一脸迷茫,嘴巴张了张道:“他们都是这么说的,他们还说季参谋只要不开心我们就别想开心……现在大家都很不开心。”训练有点惨。

边悦被小兵哥的“开心”和“不开心”有些绕晕了,不过并不妨碍她再给小兵哥补上一刀,“我们没吵架,我们是分手了。祝你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