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完整版免费小说狼性总裁惹爱成瘾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20-02-10 13:39:58 作者:芳若

柏然看她的表情笑了笑,手摸摸鼻尖笑着在沙发里坐下来:“看来大嫂很爱大哥嘛,不过你放心,他见的不是老婆,是自己的妹妹。” “妹妹?难道姚雪婷也来这里了?”刘艳茹不解的...

完整版免费小说狼性总裁惹爱成瘾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柏然看她的表情笑了笑,手摸摸鼻尖笑着在沙发里坐下来:“看来大嫂很爱大哥嘛,不过你放心,他见的不是老婆,是自己的妹妹。”

“妹妹?难道姚雪婷也来这里了?”刘艳茹不解的反问。

“呵呵,算了,我也跟你解释不清,你跟大哥之间的事,还是让大哥自己跟你解释吧。”

刘艳茹看了一眼沙发里的男人,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想不通:“你刚刚说你是姚文磊的三弟?他只有一个妹妹,哪里来的弟弟?”

“有些事我跟你解释清,你还是耐心等大哥回来,让他告诉你们之间的恩怨吧。”

“恩怨?我跟他有什么恩怨?”刘艳茹听的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柏然看着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干脆从沙发里站起来:“既然大嫂已经醒了,那我也该回去了。大嫂,回头见。”柏然说完不等刘艳茹开口就快步的走出了客厅。

“喂,你给我站住。”刘艳茹追着他跑到客厅门口,刚踏出一只脚,眼前就突然闪出两个穿着黑衣,戴着墨镜的男人,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们想干什么?”刘艳茹怒视着眼前的两个人。

“小姐请留步,这是大哥吩咐的。小的也是按规矩办事。”

“大哥?姚文磊?”刘艳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怎么也无法相信。

“是。请小姐耐心等待。大哥会来看你的。”

“我要见他。”刘艳茹生气的道。

“请小姐还是进屋吧。”黑衣人根本不理会她的话。

刘艳茹看看眼前的两个人,明白自己现在是在异国他乡,便哼的一转身,抬脚又回了楼上的卧室。

刘艳茹原本以为,当天晚上就可以看到姚文磊,可是没想到,她这一等,就整整等了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已经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时差也早就倒过来了,虽然这里是异国他乡,但是别墅的装修和国内基本没什么差别,除了她不能出别墅,里面的一切姚文磊都给她安排的很舒适。每天吃过早饭,她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卧室很大,她每天就坐在阳台边,看着别墅前的马路上,有没有车子要来。

因为昨天柏然来了,说是今天上午姚文磊就回来了。这让刘艳茹有些激动,但更多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疑问。

想知道他为什么把自己带到这里来?他为什么要骗自己?很多很多,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已经被折磨坏了。

大约上午的十点钟,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刘艳茹立即紧张的盯着那辆车子,姚文磊在国内的时候,也喜欢坐这种车,看着车子最终驶进了别墅的大门,在别墅前再慢慢的停下来,刘艳茹紧张的盯着从车子上走下来的人,果然是姚文磊。

她的眸光一热,迅速的转身跑出了卧室,蹬蹬蹬的跑下了楼,走到一楼的客厅里时,看到姚文磊刚刚走进了客厅,一眼看到了从楼梯上跑下来的刘艳茹。

姚文磊站着没动,只是对身后的柏然缓声吩咐:“让所有的人全都下去。”

“是。”

客厅里的佣人立即全都退出了客厅,看着客厅的门关上,姚文磊这才微眨了下眼眸,向着她缓缓的走了过去,在她面前停下脚步。

刘艳茹看着他那张脸,抬手想也不想的给了他一个耳光。

啪。

姚文磊站着没动,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为什么带我来这种地方?为什么要骗我?”

姚文磊沉默的看她一眼,转身去了厨房,很熟练的开始煮咖啡。

刘艳茹跟在他的身后,被他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姚文磊。你能不能别这样?快点儿告诉我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说带我去登记结婚,可是当我醒来的时候,却跑到了这种鬼地方?告诉我。。”说到最后,刘艳茹快要歇斯底里了。

姚文磊看着眼前的咖啡壶,终于缓声开口:“我最喜欢喝的,就是黑咖啡。很多人不喜欢它的味道,觉得它太苦。”说到这里他扭头看了一眼刘艳茹:“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喝吗?”

刘艳茹愣了一下,听着他不着边际的话,想发火,可是看他那一脸淡然的表情,了解他这个人的性格,如果他不说,你就是再怎么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咬着唇沉默的看着他。

“因为黑咖啡,就像是我的人生一样,它每时每刻都在提醒我,我身上背负着什么样的责任。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是为自己的父母而活,为自己心爱的人而活,或者为了自己的孩子而活……”姚文磊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着身边的刘艳茹:“我只为仇恨而活。”

刘艳茹有点紧张的看着他,从来没听说过他说这样的话:“文磊……你今天怎么了?”

姚文磊收回视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关了火,拿出两个杯子,倒了两杯咖啡放在一边精致的托盘上,端起来走出了厨房,接着上了楼。刘艳茹不解的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了他的脚步。

姚文磊一直上到三楼刘艳茹的卧室里,他走进房间,把咖啡放到阳台上的茶几上,这才转回身看着她。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一份资料走到她面前,递到她的手上。

“艳茹,在我告诉你一切之前,你先把这上面的新闻看一遍吧。之后我就告诉你一切。”

刘艳茹不解的看看姚文磊,这才把视线落在手上的资料上,标题上几个醒目的大字:二十年前惨绝人寰的惊天大案。

记者的敏感让她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她拿着资料走到沙发前坐下来,开始认真的看手上的资料。

当她看到四里屯这三个字时,她的眼神激烈的闪了闪,其实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并不是很陌生,她曾经从一些前辈的口中听说过一点,但事情的真正始末并没有人真正的知道。她一行一行的看下去,只是看到一半时,她就已经气愤不已。但她还是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坚持看完了所有的资料。

“文磊,你为什么让我看这个?这上面的事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姚文磊走到窗边,看着天空下那连绵起伏的山脉缓声道:“因为我就是四里屯的孩子。”

刘艳茹震惊的张了张嘴巴,看着他的背影半天说不出话来。

“在那场矿难中,四里屯就活下来四个人,我的弟弟妹妹,还有一个是村里的五爷爷……”

“可是……你不是姚家的孩子吗?”刘艳茹吃惊的反问。

“我之所以去了姚家,那是因为二十年前的那场矿难,姚万根是主谋之一。”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跟那场矿难有关?”听着这样的消息,刘艳茹再一次被震惊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的背影。

“其实在那场矿难中有两个主谋,除了姚万根,还有一个人叫陈学军,但他二十年前的名字,叫陈万银。他跟姚万根当时是拜把兄弟,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好,因为利益的驱使,这两个人根本不顾及四里屯一千多老百姓的死活,把整个四里屯给挖空了,这才造成了那场矿难。矿难发生后,陈万银害怕有人来找他报仇,他跟着姚万根去了W市,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也许是做贼心虚的心理,他把自己唯一的女儿送了人,并告诉她那个人才是她的亲生父亲。其实他这么做,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女儿。知道他把自己的女儿送给谁了吗?”

“送给谁了?”

“他就是W市的市长——刘长荣。”

听着这个熟悉的名字,刘艳茹瞪大了双眼,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她震惊的看着姚文磊:“那,那……那他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明明知道他说的是谁,她还是无法相信。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姚文磊回过身,看着沙发里的刘艳茹缓声开口:“她叫刘艳茹。”

刘艳茹再也受不了的站起来,手握着双拳激动的反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的父亲就是刘长荣,怎么可能会是什么陈学军?你弄错了,你一定是弄错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说到最后,刘艳茹歇斯底里的大喊起来。

“我当初也希望自己是查错了,但我给你和你的父亲做了一份DNA检测,最终结果显示,你就是他的亲生女儿。在民政局带你去登记的时候,我原本是想拿你来要挟陈学军,我想让他也尝尝,失去女儿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刘艳茹再次惊愕的看着他:“你想杀了我?”

“那倒没有,你的父亲虽然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但你是无辜的……”姚文磊边说边走到她的对面,伸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把乌黑的手枪。

刘艳茹立即惊慌失措的看着他:“你……你想干什么?”

姚文磊沉默的看她一眼,把手枪放到了她的一只手上,再伸手拿出了一张机票放到她的另一只手上,这才看着她缓声开口:“你父亲现在已经入狱了,而且被判了死刑。二十年前四里屯的冤案也终于沉冤得雪,我就是现在死了,也对得起那一千多的父老乡亲了。”姚文磊拿起她握着手枪的手,把枪口抵在自己的胸前,淡淡的看着她:“我欠你的,今天就可以还清了。”

刘艳茹抬头看着他,眼里的泪水不停的涌出来,握着手枪的手在激烈的颤抖:“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跟我交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那么那么相信你。我把你当成神一样的男人,甚至把第一次给了你我都在所不惜。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喜欢你。爱你。哪怕这一辈子不能嫁给你,我也觉得自己很幸福……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刘艳茹说到最后崩溃的放声大哭起来。

姚文磊沉默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不知哭了多久,刘艳茹再次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你不是说想拿我来要挟我的父亲吗?那为什么还要带我来美国?为什么?”

姚文磊看着她满是泪痕的脸眼神微微闪了闪:“我想给自己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

“一次被爱的机会。”姚文磊说完缓缓的抬起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我这二十年里,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不该明知你是仇人的女儿,还是喜欢上了你。在姚家的日子里,我的身边出现过很多女人,但没有一个人像你这么执着。过去的二十年里,我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幸福……从你闯进我生活的时候,我才开始明白。虽然我知道我们之间永远也不可能,但我还是想留住你,所以我才把你带到了这里,因为我想赌一次!现在看来……我输了……”

刘艳茹的眼泪不停的滚落下来……

姚文磊看着她淡淡的一笑:“在这里你肯定也住的不习惯,我已经吩咐了所有的人,就算你杀了我,也会有人把你送到机场。”说完他转过身子向门口走去。

“姚文磊——。。你给我站住。”刘艳茹看着他的背影崩溃的大喊,握着手枪的手也在空中不停的颤抖,但她还是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手枪,对准了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

姚文磊停在原地,没有回头:“艳茹,如果有下辈子……记得千万别再遇到我。”

刘艳茹控制不住的哭出声:“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刘艳茹崩溃的大喊,紧握着手中的枪闭上双眼,狠狠的扣下了扳机。

呯。

一声刺耳的枪响在别墅三楼的卧室里响起来。

一楼的柏然听着这一声枪响,身体猛然一怔,接着心痛的闭上了眼睛。

门外的保镖,迅速的冲进来,就要往楼上跑。

“全都给我站住。”柏然一声喝斥,喊住了所有的人。

“三哥。”

“大哥早就吩咐过,谁也不许上去。”

所有的人,全都担心的看着楼上却一动没动。

枪声响起的一刻,姚文磊的身体跟着一僵。接着缓缓的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刘艳茹,满脸崩溃的看着自己。

“文磊。”刘艳茹扔下枪哭着向他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他。

那一枪,她打在了房顶上。

亲手打死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姚文磊伸手抱住她,低头亲吻着她的发丝:“知不知道这样做……你会后悔的?”

刘艳茹在他的怀里用力的摇了摇头:“不会。我不后悔。”她边说边抬起头来,决堤的泪水不停的涌出来:“文磊,我爱你。”说完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喜欢他。即使他告诉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她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姚文磊的眸光激烈的一闪,她的唇吻上来的时候,他紧搂着她的腰,轻启双唇跟她激吻在一起。

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看到他,她早就已经发疯似的在想他了,他的激情像是一把火,把她的身体快速的燃烧起来,她探出舌尖,跟他火热的龙舌激缠在一起。

片刻之后,他离开了她的唇,看着她哭的红肿的双眼,伸手轻轻的抚去她眼角的泪花。

“如果原谅了我,你以后……很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刘艳茹期待的看着他:“那你会养活我吗?”

“只要你愿意……”

“我愿意。为了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姚文磊的眸光激烈的一闪,直接打横抱起她,大步走到了床边,把她轻放到床上,身体也跟着压了上去。

(此处省略一万字……)

激情过后,刘艳茹靠在他的怀里,嗅着他身上特有的男性气息,抬起头来看着他:“文磊,你是不是算准了我不会开枪?”

姚文磊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你的性格不比其他女孩子,你敢做敢当。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的身世,为什么我今天只告诉你一次,你就相信我了?”

“因为你这个人做事,一向都很沉稳,那种没有确定下来的事,你肯定不会告诉我,何况四里屯的案子太大了,就算你真的想骗我,也不至于编那么大一个谎言,因为那要很多人去帮你圆这个谎,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绝对不会做那种事。所以我才相信了你。”

姚文磊伸手轻抚着她的脸庞:“恨我吗?”

“一千多条人命,无论是谁,都要为二十年前的那场血案谢罪。如果我父亲真的做过这种事,那有今天的惩罚也是他罪有应得。可是文磊,我能回去看看他吗?”

姚文磊淡淡一笑的点点头:“今天下午的飞机票。不过你要是回去的话,能帮我做件事吗?”

“什么事?”

“帮我去四里屯看一看,顺便拍一些照片回来,我想看看……”老家他暂时回不去了,但是二十年的思念,一直是他心头的结,很想知道现在的四里屯,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好。我一定去。”

姚文磊说到做到,当天下午的四点,刘艳茹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一回到W市,刘艳茹就在各种新闻媒体上看到了四里屯惊天惨案的报道。对于二十年前的那场惨案,所有的人谈起来,都是说不出的愤怒。恨不得把那些人,全都撕成碎片……

刘艳茹回到了自己养父的家,在失去女儿后一个月的日子里,刘长荣过的并不好,因为他也或多或少牵扯一点当年的案子,所以他已经从市长的位子上撤了下来。在看到女儿突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激动不已。

“艳茹呀,你真的还活着。太好了。爸还以为你……”刘长荣看着眼前的女儿眼眶跟着红润了。

“爸,陈学军真的是我的亲生父亲吗?”刘艳茹看着对面的养父直接开门见山。

刘长荣愣了一下,接着重叹了一口气:“艳茹,你都知道了?”

“他什么时候被执行枪决?”

刘长荣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那我现在能见到他吗?”

“应该可以吧?”

“你也参与了二十年的事?”刘艳茹审视的看着眼前的养父。

刘长荣心虚的低下头去:“爸当年只是个随行的记录员……”

刘艳茹摇了摇头,有点感叹的看着他:“爸,我离开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您想过我吗?担心过我的安全吗?”

刘长荣立即看着女儿猛点头:“艳茹,爸怎么能不担心你呢,你失踪的这一个月里,爸每天都睡不好觉,茶不思,饭不想,天天想着你到底是活着还是遭遇了不测。”

刘艳茹听着他说的话,直视着他的目光:“爸,我只是失踪了一个月,您就担心成这样,我从小到大的记忆里,您一直都对我很好,我觉得您是最慈祥的父亲,可是二十年前四里屯那么多的孩子哭着喊着救命时,你怎么就那么冷酷无情呢?为什么眼睁睁看着那么多的人掉进煤窑里都无动于衷?为什么那么冷血无情?一千多人呀,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你每天晚上都能睡的着吗?你就不受到良心的谴责吗?您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爸这二十年过的也不好,可是爸有什么办法?如果真的揭发了,很多人都得去死……”

刘艳茹听养父的话冷笑了一下:“爸,你过的再不好,会有姚文磊难吗?二十年来一个人背负着那么沉重的包袱,怪不得他从来都不笑,我现在才明白,他怎么能笑的出来,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要有什么样的心脏才能活到今天?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刘艳茹说完站起来,不想再跟他谈下去,抬脚向门口走。

“艳茹。”刘长荣看着女儿的背影喊住了她:“你要去哪儿?”

刘艳茹没有回头:“你如果能见到陈学军,就帮我捎句话吧,他曾经犯下的罪,我替他偿还……爸,您保重吧。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女儿。”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艳茹。”刘长荣听着女儿的话,跌跌撞撞的从沙发里站起来,追到门口,看着女儿的身影越走越远,他忍不住老泪纵横:“艳茹呀,爸错了。爸知道错了……”

狼性总裁惹爱成瘾

狼性总裁惹爱成瘾

类型:言情

因为安莫琛的假失忆现形,四大金刚和知夏都说不出的开心,再加上于文珊的加入,原本就热闹的公寓里更是笑声不断。勿庸置疑,安莫琛作为这次失忆的罪魁祸首,再加上这段时间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