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20-02-10 15:48:00 作者:依小派

化妆师和造型师请的都是从桐城最顶级的工作室请来的,花了高价钱,做出来的效果也是杠杠的。 至少,夜羽凡看着化妆镜里的自己那张顾盼生辉的漂亮脸庞,觉得很满意。 “哇,亲...

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化妆师和造型师请的都是从桐城最顶级的工作室请来的,花了高价钱,做出来的效果也是杠杠的。

至少,夜羽凡看着化妆镜里的自己那张顾盼生辉的漂亮脸庞,觉得很满意。

“哇,亲爱的凡凡,你今天实在是太美丽了,别说是羁男神,我都想变成男人把你娶回家。”

韩臻臻目光灼灼地看着夜羽凡,明艳的凤眸里面流露出惊叹的神色。

就连夜安念和羁晓翼也跟着一起拍掌叫好。

夜安念,“亲爱的妈咪,你太美太美了!”

羁晓翼,“妈咪,你真美!”

夜羽凡伸手轻轻地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脸蛋,无奈地笑道,“宝贝们乖啊,别跟着你们的臻臻干妈起哄。”

一架婴儿车摆放在夜羽凡一米开外的地方,夜安思小包子挥舞着两只小手,眼睛眯着,咿咿呀呀地笑个不停。

小包子穿了件粉粉嫩嫩的鹅黄色连体衣,配上红通通的小脸蛋,非常招人喜爱。

韩臻臻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夜安思,在她的小小额头亲了一口,笑眯眯的说道,“哎哟,我们的思思小公主也认为妈咪今天最漂亮,对不对?”

夜羽凡更加无奈,“思思才刚刚满两个月,哪里懂什么是漂亮,臻臻你也太夸张了吧。”

韩臻臻差点笑抽了,“哈哈,凡凡,那你说说看,思思干嘛一直盯着你看?”

夜羽凡看着自己的小女儿睁着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看过来,忽闪忽闪的可爱模样,心都快萌化了,忍不住也跟着笑道,“大概……因为我衣服比较闪闪发亮吧。”

新娘化妆室里,一片喜气洋洋。

九点半的时候。

外面传来一阵阵巨大般的轰鸣声,排山倒海似的,动静非常大,能听出来到场的车子应该不少……

韩臻臻小心翼翼地把夜安思放进婴儿车里,站起身往化妆室外面走出去,一边走一边笑着开口,“凡凡,估计是羁男神率领新郎团来了,我下楼去瞅瞅啊。”

站在走廊上,韩臻臻看见以羁景安为首的一群男人,穿着都是黑色系的西装西裤搭配衬衫和蝴蝶结领结,一个个飒爽英姿,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总之一句话,怎么看怎么帅,帅呆了!

“哇塞,凡凡快出来,我家羁男神太俊了,有木有?老夫的少女心啊,几乎要炸裂了。”

夜羽凡听着韩臻臻咋咋呼呼的叫囔声,只觉得身体里每一个细胞,仿佛都荡漾着欢喜的因子,心脏在这一刻跳动得无比悸动欢快,咚咚咚咚地跳跃着,犹如擂鼓一般。

坐在椅子上,她竟然浑身紧张得直冒汗,站了好几次,才站稳了身体,双手拎起白色蕾丝婚纱长长的鱼尾下摆,踩着同色系的高跟鞋,走到了门口,强装镇定地静静等待羁景安上楼。

水晶灯璀璨的光线照射下,男人一身纯黑色礼服,脸上的妆容一丝不苟,乌黑的发丝做了头油,黑亮顺滑,配上他精致的五官,越发显得迷人清俊。

脚下踩着一双手工定制的黑色皮鞋,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踩在红色波斯毛地毯,手里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鲜花,朝她微笑而来。

夜羽凡一向都知道这个男人皮相很好,却怎么也想不到,经过了造型师一番精心的修饰装扮,他的颜值,几乎呈现几何倍数的增长。

正如韩臻臻所说的,这一瞬间,她夜羽凡的少女心也炸裂了!

夜羽凡略略张开红润的嘴唇,愣怔地看着羁景安,心跳异常活跃,砰砰砰地跳得极其厉害,传说中的小鹿乱撞,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老婆,我来接你去婚礼现场。”

羁景安注意到夜羽凡看他差点看呆了的样子,心情大好,狭长的眼眸里涌动无限醉人的情意,波光潋滟,无尽光华自在其中。

夜羽凡紧张地攥紧了拳头,等着他向她走来。

下一秒,韩臻臻反应迅速地把夜羽凡推进了新娘化妆室,然后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嚣张架势,挡在了外面。

笑眯眯朝羁景安开口说道,“羁男神,想要接凡凡出门,也不是不可以,先过了我这一关。”

“嗯。”

羁景安沉着地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夜羽凡就告诉过他,她的伴娘只请了韩臻臻,为了给彼此的婚礼留下更多美好的记忆,韩臻臻差点想破了脑袋,才想了好几道关卡的题目。

其目的,就是不能让羁景安轻轻松松就带走了夜羽凡。

过程有些艰难,才会更懂得珍惜!

韩臻臻从皮包里摸出几张白纸,上面写了几行黑字,笑容满面地说,“既然羁男神懂得规矩,那行,我开始了,请听题……”

房间内,夜羽凡靠在门板上,听着韩臻臻把题目念出来,莫名地心脏提在了半空中。

既担心韩臻臻的题目过于容易,以至于羁景安没多大的挑战性,又担心题目太难,导致羁景安答不出来。

一颗心,矛盾纠结得不得了。

羁晓翼牵着夜安念走到夜羽凡面前,黑亮的眼睛神采飞扬,“妈咪,臻臻干妈就是考考爸爸的智商,你不用太担心。”

夜安念非常崇拜羁晓翼,很听他的话,像个小尾巴似的,认真地附和自己的哥哥,“哥哥说的太棒了!妈咪,你别担心,爸爸和哥哥是一样棒的,一定能过关。”

“嗯,妈咪没有担心,妈咪是在高兴。”

夜羽凡弯下腰抱了抱两个小家伙,身心都充满了幸福的感触。

顺其自然吧,她应该对羁景安的能力有信心。

然后,夜羽凡就听见韩臻臻欢快地问道,“羁男神,请问你爱我家凡凡什么呢?身体,还是灵魂?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

爱身体还是灵魂,什么乱七八糟的鬼问题?!

羁景安拧了拧眉头,把深幽沉冷的目光看向了站在他左边的倪威。

倪威很识趣,立马掏空口袋里的红包,厚厚的一叠,一股脑全部塞在韩臻臻的怀里,笑得非常谄媚和讨好,“臻臻宝贝,你就行行好,高抬贵手吧!别玩得太过火,以后遭罪的可就是我啊……”

现在韩臻臻把羁景安得罪完了,轮到两年后他们两个人结婚的时候,羁景安还会客气吗?

光想一想,倪威就觉得头疼极了。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羁景安,来自于他这么多年亲身经历的泪与血的教训。

韩臻臻收红包收到手都快抽筋,哪里还有空去管倪威的幽怨,笑容比鲜花还要灿烂,“行,第一关看在红包的份上,就勉强算羁男神通过,但第二个题目,不允许再用红包收买我。

听好了,题目就是羁男神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一夜七次狼?”

这题目一念出来,倪威两腿发软,真心就想给这个不省心的女人给跪了。

管羁景安一夜几次,关你韩臻臻毛事啊。

这么私密的问题,用膝盖头想一想,就知道羁景安铁定不会回答的。

倪威不断地朝韩臻臻挤眉弄眼使眼色,“换掉,快换一个。”

韩臻臻傲娇地没理他,视而不见。

而房间里的夜羽凡听了第二个问题,脸庞立即飞起了绯红。

早知道韩臻臻放得这么开,什么话题都敢问,说什么她也不会同意这么个小环节……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羁景安的身上。

顾司迦挤开众人,朝韩臻臻温雅一笑,“这道题能不能再用红包解决?”

韩臻臻大义凛然地一口拒绝,“不能!事关凡凡的幸福,我必须坚守原则,坚决不被你们用钱收买。”

众人:……

静默了大概几分钟,羁景安眉眼沉沉,终于还是开口说了,“最激烈的一夜,不止七次。”

不止七次,那是几次?

韩臻臻感觉有点方,还想追问下去,但瞅见了羁男神越来越冷峻的面容,悄然咽了口口水,很没有骨气地宣布通关圆满成功。

她从皮包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蹭地一声窜了进去,短时间内不敢再出现在羁男神的眼前晃荡了。

夜羽凡站在房间中央,对上羁景安笑意昂然的俊脸,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放。

就在她脸红耳热心跳加速中,整个人被羁景安拦腰抱起,两人紧密地贴在一块,一起走出化妆室,走下楼,最后被他轻轻地安放在车里的副驾驶位。

夜振远牵着夜安念和羁晓翼,韩臻臻抱着夜安思,几个人站在台阶上,兴高采烈地看了过来。

夜羽凡摇下车窗,就听见自己的父亲喜极而泣地笑道,“凡凡,今天是爸爸最高兴的一天,你和景安一定会幸福,越来越幸福。”

夜羽凡忍住眼睛里激动的泪意,点着头说道,“爸,我会的。”

等羁景安上了车,夜羽凡扭过头对视他深邃的眼眸,就看见男人慢慢地凑到她的耳旁,温柔低喃,“老婆,幸好遇见你,此生只有你!”

“羁先生,余生请多多指教。”

夜羽凡回了他一句网络经典语言,主动伸手握住了男人的大掌,十指相扣,心底不断汨汨地冒出甜蜜蜜的滋味。

到了结婚典礼现场,在司仪的卖力主持下,夜羽凡挽着羁景安的胳膊亲密地走完红地毯,走上了高台,两人互戴了戒指,并且甜蜜地拥吻……

最后,LED视频画面定格在拥吻的这一幕,温情而美好!

整场婚礼都是由婚庆公司一手安排,和很多新人一样,仪式大同小异,但不变的,是双方彼此那颗不顾艰难险阻都要结合在一起的心。

夜羽凡的新娘捧花,被韩臻臻接在手里。

脸上的震惊和兴奋还来不及消褪,韩臻臻抬眸就看见倪威衣冠楚楚地朝她这边疾步走过来,伸手不容抗拒地搂紧她的腰肢,把她带进了载歌载舞的人群中。

耳畔,除了缠绵悱恻的结婚进行曲的曲调,还有倪威郑重其事的声音,“臻臻宝贝,两年后的今天,我会给你一场比今天还要更声势浩大的婚礼,我要让你成为这世上最最最幸福的女人。”

韩臻臻缓缓地闭上双眼,任由倪威带着她翩翩起舞。

她朝朝暮暮期盼的,不就是找个她爱的也爱她的男人,在这样的婚礼中,彼此发自内心地宣着山盟海誓吗?

只要两年之后倪威还对她有这份心思,他敢娶,她就敢嫁!

旋转中,韩臻臻眼尖地发现,顾司迦牵着一个短头发冷艳的女人,站在自助餐桌边,一边吃着蛋糕,一边亲密地聊天。

看来,顾医生迟迟不来的春天也来到了,真好!

……

陷入欢乐海洋中的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本应该呆在精神病院的韩远川,不,又或者是宸梓枫,悄无声息地隐在一处角落里,目光平静无波地看着高台上相拥相偎亲密拥吻的夜羽凡和羁景安,只觉得心脏像是被刺了千千万万个血洞,疼到了麻木。

眼睛刺痛,喉咙也痛,就连呼吸,也带着尖锐的刺痛……

他曾经愚蠢地丢失了的心爱的女人,就这样毕生都错过了。

而他只能像只灰溜溜的老鼠,躲在阴暗的角落,悄然地祝福她!

一转身,一放手,错过她,就永远都错失了心头挚爱!

余生,再无岁月可回头!

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

步步成婚:老婆,离婚无效

类型:言情

等到安晓北的父亲安伟良下班回来,曾红摆上碗筷,嘴里头还不时地抱怨煤气费贵,水费贵,买菜也贵的话。 安伟良五十多岁,只是一个普通的修车厂工人,早年从南方搬到了北方,第..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