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资讯 >

情予你,妙不可言小说免费阅读 情予你,妙不可言最新推荐章节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时间:2020-02-10 15:51:52 作者:菜豌豆

赶到叶展白公司的时候是一个小时后,慕小西在楼下迟疑一阵才进入了大厅。 五年多没有回来,公司还是和从前一样,她乘坐电梯直接去了总裁办。 叶展白不在办公室,她进入后给他...

情予你,妙不可言小说免费阅读 情予你,妙不可言最新推荐章节

赶到叶展白公司的时候是一个小时后,慕小西在楼下迟疑一阵才进入了大厅。

五年多没有回来,公司还是和从前一样,她乘坐电梯直接去了总裁办。

叶展白不在办公室,她进入后给他打了电话,几分钟后叶展白回来了。

进门就从头到脚的打量了慕小西一遍:“我让你打扮漂亮一些,你就这幅样子来见我?”

“时间来不及,我担心你等急了。”

“是吗?你可真是会为我着想啊。”他阴阳怪气的坐下,“慕小西,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

“如果我和沈博文同时遇到你危险,你能救我们其中一人,你选择救谁?”

这不是脑子进水才提的问题吗?慕小西心里腹诽,嘴上却回答:“当然是先救你。”

“是吗?看来你很爱沈博文啊?”

“什么意思?”慕小西莫名其妙,她都说救他了为什么他还是这样一副阴阳怪气的样子?

“因为你想陪着他去死啊?”

“你莫名其妙。”

“这是我刚刚看的一个故事,就是说的这个,你看看这个。”

他递给慕小西一张报纸,里面一个脑残的提问,有人问了一个问题,说母亲和爱人一起掉下河只能救一人时候你会选择救谁。

一个网友的回答是救自己的母亲。

问他理由,他说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自己的母亲,但是他要选择和自己爱的人同生共死。

“那我救他行不行?”慕小西要疯了,叶展白怎么变得这样神经质了。

“马后炮有什么用?”叶展白一脸不高兴,“慕小西,沈博文真的有那么好吗?他那么花心,外面那么多情妇床伴,你为什么就对他死心塌地?”

“男人不都是一个样子吗?”慕小西没有好气。

“我不一样……”

“得了吧?你有什么不一样的?”慕小西想起录音就生气。

“我他妈就你一个女人。”像是为了证明他在说谎,叶展白的电话应景般的响了。

他随手接通,陆馨儿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展白,吃过午饭了吗?”

“吃过了,有事吗?”叶展白心里厌烦,不过为了应付所以特意放缓了声音,慕小西在旁边看到他那副样子活脱脱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她气得起身去了落地窗边。

“没有事,就是想问问你晚上回不回家吃晚饭。”陆馨儿温温柔柔的,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知道她是那么恶心的一个双面人,叶展白对陆馨儿是半丝情意也没有了,他敷衍着回答:“看情况,可能会回来。”

“是吗?那我让阿姨准备你喜欢吃的菜。”陆馨儿甜腻腻的笑着。自从知道叶展白和慕小西藕断丝连她就安排了人盯着,听说慕小西去了叶展白的公司,她马上打电话过来恶心一下她们。

陆馨儿猜测慕小西现在一定就在叶展白身旁,她娇滴滴的:“展白,宝宝现在在踢我呢,他最近越来越调皮了。”

“是吗?”叶展白皱了下眉头看向慕小西,她人已经走到落地窗前,背对着他看着外面。

看她的样子好像无所谓自己和陆馨儿之间的一起,叶展白心里不爽,凭什么他总是因为她和沈博文的关系气半死,而她却是云淡风轻的?

他放缓声调,语气又柔和了几分:“是不是很难受?辛苦你了?”

陆馨儿有些惊讶,叶展白这是吃错药了吗?怎么会突然这样关心自己?

难道他是故意刺激慕小西?她马上娇滴滴的:“我辛苦没有什么,可是你也不能不管咱们宝贝,孩子也需要父爱的。”

“我知道了,我会抽时间陪你的。”叶展白顺着她的话说。

慕小西站在窗户旁听着两人柔情蜜意的对话肺都要气炸了。

这个不要脸的负心汉,一边和陆馨儿卿卿我我,一边还来招惹她,她恨得牙根痒痒得,真想回头抽他。

叶展白敷衍几句后终于挂了电话,慕小西转过头看着他,“你让我过来有什么事情?”

叶展白慢条斯理的放下手机:“没有事就不能叫你?”

“叶总不是那么闲的人,我也有孩子要照顾,你有事说事,没有事情我走了。”

叶总两个字让叶展白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他差点跳起来,声音一下子冷了三分:“我没有让你一定要来,而且好像是你主动要过来的?”

“是啊,是我自己犯贱,可是因为什么叶总您不清楚?”慕小西顶回去。

“你就那么不情不愿?”叶展白怒了,目光森寒的看向慕小西。

慕小西也看着他,“但凡要点脸的人都不会像我这样下贱吧?”

“下贱?你跟我在一起很下贱?”叶展白脸越发的青了。

“难道叶总还认为我这样很高贵不成?”慕小西顶回去,“你知道吗?我感觉自己像是出来卖的,不对,比出来卖的还贱!”

“呵呵!”叶展白脸色铁青的看着她,“既然是这样那你还等什么?脱光了到里面等着!”

慕小西静静的看了他几秒钟,一言不发的起身去了休息室,关上门她开始脱衣服。

叶展白推开门的时候她已经脱光了,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展白:“叶总,要做前戏还是直接上?”

她语气平淡说得粗俗叶展白不怒反笑,笑容寡淡得紧:“不错,毕竟是沈博文调教的人,我倒是忘记了他最擅长勾引女人,想来你也跟着他学了不少,既然要来前戏,就做足全套吧。”

慕小西也不管他语气里的讽刺,走到他身旁就去脱他的衣服。

叶展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控制住自己想抽他的冲动,很快解开了他的衣服扣子。

他一动不动的站着看着她,慕小西很快脱下了他的裤子拉链。

每次他看见她急吼吼的横冲直闯像是一直吃不饱,可是今天他的那个位置没有丝毫的动静。

慕小西伸手握住他的那个位置开始动作,他还是冷冰冰的看着她。

动作了好一会没有反应,她也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了,叶展白在冷笑,“怎么,沈博文就只教会你这点东西?”

慕小西气得想打他,忍住怒气,嫣然一笑:“他教我的东西可多了,叶总你瞧着就好。”

说完她低头含住了他的那个位置,叶展白非常生气,他想控制住自己不为所动的,可是实在是控制不住,她的小嘴火热,把他浑身血液都点燃了。

他沙哑着嗓子:“你也这样为他做过?”

慕小西冷笑:“他没有那么变态。”

“呵呵,这是变态吗?”叶展白一把把她拎起来,毫不留情的扔在了大床上,自己跟着扑过去,慕小西惊呼一声,他的头已经到了她两腿间。

她下意识的要并拢双腿,叶展白强制分开,吻了上去。

她心里是怨恨他的,可是无法抵挡身体的感觉,即使死咬着嘴唇,但是细碎的声音还是从齿间溢出。

叶展白逗弄得差不多了,这才抬起头狠狠的顶进去。

他的声音带着恨意,恶狠狠的:“慕小西,我是喜欢你才这样对你,你他妈别过分,老子要是变态,能找成千上万个女人心甘情愿为我变态。”

慕小西咬着嘴唇顶回去:“我很荣幸吗?可是叶总,我不要你的临幸。”

“你他妈敢说不要?”他猛的用力,“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坚不可摧。”

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袭来,慕小西死死的揪住床单,不想让自己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可是叶展白怎么可能会让她得逞。

他一边用力一边恶狠狠的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要还是不要?”

她被折磨得要疯了,耻辱和欢快得感觉充斥着她的神经,慕小西拼命的摇头,到最后她开始哭泣。

叶展白噙住她的唇,把她的呜咽和眼泪全部吞下,最后抽身而退的时候他还不忘记羞辱她:“你的身体永远比你的嘴更诚实!”

完事后他去了浴室洗澡,慕小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恨自己,被他这样羞辱为什么到现在还爱着他,为什么会被她撩拨得溃不成军,她不是应该怒目相向,不是应该和他拼命的吗?

叶展白冲了澡出来看见她一动不动的躺着,他伸手抱起她去了浴室。

他在给她洗澡,慕小西一直的默默的掉泪。

看她一直在抽泣,叶展白又火了:“你是水做的吗?老子也没有强迫你,是你自愿的,现在和死人一样,你他妈到底要什么?”

慕小西不说话只是流泪,他又恶狠狠的加一句:“你要么把老子杀了,让我变成一具尸体就不会再纠缠你,舍不得得动手就必须从了我!”

“你不要脸!你无耻下流,你和她在一起做的时候难道就不觉得内疚吗?你怎么好意思这样左右逢源得?”

慕小西抽泣着用拳头去砸他,叶展白一动不动仍由她打,发泄好一会后她住了手。

叶展白抱住她:“不打了?不打了听我说,我他妈没有和她做过,我最后再说一次,我没有!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水性杨花?见了男人就张开腿?”

这话让慕小西一个嘴巴扇过去,他眼疾手快一把握住她的手,“你又打我?当老子的脸是什么?”

“叶展白,你再侮辱我别怪我不客气?”慕小西白着脸瞪着他。

“我说错了吗?你和沈博文孩子都有了,难道没有做过?别他妈装纯情,也只有老子能忍受你,换个男人试试看,沈博文能让你打他嘴巴?”

“你以为我愿意打你啊?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嘴巴又毒,还无耻,你那么嫌弃我离我远一点啊?为什么非要纠缠不休?我欠你的啊?”慕小西骂着又开始掉泪。

叶展白烦躁的看着她:“你说对了,你就是欠我的!这辈子老子不放手你别想逃开!”

“你也算男人啊?威胁我算什么本事?有能耐你把事情搞清楚再来找我啊?你这样不要脸的纠缠我算什么?你自己答应我的为什么要反悔?”

“我答应你的事情不再做吗?是你先反悔和姓沈的勾勾搭搭,我他妈都不嫌弃你你有什么脸哭?”

“你不也和陆馨儿搞在一起?你自己什么干净货色啊?睡了她又来睡我,臭不要脸!”

叶展白愣了一下,“我什么时候睡过她了?你没有发疯吧?”

“前天晚上,你前天晚上睡了她又来找我,恶心死我,不要脸!”

“你吃错药了?”叶展白一头雾水。

“你别装,我都听见了……”慕小西想起音频里的东西还恶心,

“叶展白,你要我伺候你可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只有我一个女人,你要是碰陆馨儿我绝不会理你!”

闹半天是因为这个在吃醋,叶展白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陆馨儿又搞幺蛾子了。

“什么音频,你让听听看。”

“手机都被我砸了,哪里还有音频?”慕小西没有好气。

叶展白本来很生气的,突然忍不住笑起来,慕小西被他笑懵了:“你笑什么?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他越发的忍不住了,放声大笑,好一会才止住笑:“你吃醋了?”

“谁吃醋了?我只是恶心。”

“恶心啊?沈博文不也睡了别的女人吗?你怎么不恶心?”

“你和他不同。”

“怎么不同?”

“他是……他是我男人,你算什么?”慕小西咬咬嘴唇也恶心了一把叶展白。

叶展白脸色沉下去,盯着慕小西看了很长时间,取了浴巾把她擦干身子抱出浴室。

两人面对面的坐在床上,叶展白很郑重的开口:“小西,我和陆馨儿没有什么关系,不对,从前我的确和她爱过,但是后来有了你我和她之间再无男女之情。”

“谁信?”

“你必须相信我,我告诉你,她和从前的陆馨儿不一样,好像变了一个人,很可怕……”

叶展白的话没有说完,楚飞再外面喊:“叶总,老夫人过来了。”

“什么?”

“她已经到前台了。”

“该死!”叶展白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慕小西吓一跳也慌乱的穿衣服。

叶展白三下两下穿了衣服,转头看着慕小西:“你就呆在这里别作声,我先把门锁了,等我把老太太给哄走你再出来。”

慕小西想起五年前好像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微微的叹口气,叶展白快速锁了门去了外面。

他整理好坐在椅子上装模作样的开始办公,叶老夫人进来了,“你不是在公司吗?我打你那么多电话怎么不接?”

“手机可能没有电了。”叶展白笑了一下,“妈,你怎么了了?”

“我到附近有点事情,馨儿打电话和我说你晚上要回家吃饭,我想着时间也不早了,过来和你一起回家。”

“我晚上还有一个聚会,可能回不去了。”叶展白推辞。

“你别和我扯这些,一个大男人既然答应了别人就要遵守承诺,这答应了又反悔算什么?我告诉你,馨儿肚子里可是你的孩子,你这为了孩子怎么也得回家?”

“妈!我真有事!”

“我不管,你必须和我回家,赶紧的!”老太太说着就来拉叶展白。

叶展白一个头有两个大,“这样好了,你先回家,我办完事再回去你看怎么样?”

“你别想糊弄我,等你办完事不知道又是哪天了,今天你必须跟我走。”

叶展白被老太太拉着离开了,慕小西松口气,伸手开门,门被叶展白用钥匙反锁了,她打不开。

慕小西只好给楚飞打电话,楚飞拿了钥匙才把她放了出来。

慕小西没有停留急匆匆的回了家,回到家中发现沈博文回来了。

正和两个孩子在客厅玩,看见慕小西进来沈博文对着她招手:“小西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慕小西担心沈博文问她到哪里去了,心里还有些惴惴的,“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沈博文看着她:“小西,你当初被人暗害的事情还记得吗?”

“记得。”慕小西点头。“二哥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是这样,现在警方在破获另外一启案件的时候犯罪嫌疑人交代当年曾经在建阳游轮上加害一个女人,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他就是当初害你的人之一。”

”是吗?他为什么要害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招认有人出钱指使他对你下手,但是他没有接触过指使的人,警方现在没有办法锁定那个背后的人,我特意回来问问你,你当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本身没有去招惹过人,但是总有人要害我,就比如说叶静妍,还有顾少辰他妈和妹妹,其他的我暂时想不到。”

“这样啊?那就先锁定叶静妍和顾家展开调查吧。”沈博文说着突然手机响了,他接通说了几句话脸色变得很难看。

挂了看向慕小西,“我出去一下,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

“二哥,你不回来吃饭?”慕小西也站起来。

“不回来了。”沈博文说着急匆匆的出门而去。

出了别墅门沈博文得脸色瞬间阴沉下去,他快步走到自己得座驾前,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开始拨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了,沈浪的声音传来:“二哥?”

“我问你,叶展白这王八蛋是不是又去纠缠小西了?”

沈浪沉默了一下:“二哥,不是展白去纠缠她,是慕小西她本身就不要脸……”

“你放屁!小西哪里不要脸了?”沈博文打断沈浪一下子骂过去。

“她早背着你和叶展白勾搭在一起了。”

“什么?”沈博文愕然不已,小西怎么会和叶展白又牵扯上了?

沈浪叹口气:“二哥,我知道你被她迷住了,听不进劝告,但是我还是要说,慕小西这个女人水性杨花,她背着你早和叶展白在一起了,你是我哥,我不想看着你被戴绿帽子,展白也是我兄弟,被这个狐狸精迷得晕头转向的我也没有办法劝说,你们两人总得有一个要放手吧?展白不肯放手你放手吧,反正你外面那么多女人!”

沈浪的话让沈博文气得直喘气,要是叶展白在面前他早拳头招呼上去了。

“姓叶的竟然如此欺负人,等着看小爷怎么弄死他!”

“二哥你要干什么?这事情和展白没有关心,是慕小西勾引他的。”

“放屁,小西不是那种人,一定是姓叶的强迫她的!”

“不是,我说的是真的,二哥,就拿上次慕小西回京城的事情来说,你知道她和谁回去的吗?和展白,回去时候和展白乘坐私人飞机回去的,来的时候带着两个孩子乘坐私人飞机,只有你被蒙在鼓里,我告诉你,你赶紧想办法把孩子给我弄到手自己带,以免有这样一个母亲教坏他们。”

反正都说了沈浪也不顾忌,完完全全都告诉了沈博文。

沈博文气得咬牙切齿,“沈浪,你他妈给我闭嘴,你要是再敢说小西一句不好听的话,老子过来打烂你的嘴!”

沈博文暴怒的挂了电话,沈浪那头拿着电话一脸懵逼,“是你女人出轨,你怎么骂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沈博文挂了电话,马上上了车,车子嗖的一下冲了出去,汽车使出南城山庄,他英俊的脸上带了一丝阴冷,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他一直以为慕小西回南城是为了奶奶生病,现在看来压根不是这么回事。

肯定和姓叶的有关系,慕小西的性格非常柔弱,又那么喜欢叶展白,叶展白那王八蛋只要用点手段就能吃死她。

家里有老婆孩子,还想祸害慕小西,是可忍孰不可忍,沈浪眉宇间带了狠色,叶展白,既然你这样不死不休就不要怪我。

他抓起电话拨出去,“马上安排两个好手过来,我要找叶展白算笔账!立刻马上!”

情予你,妙不可言

情予你,妙不可言

类型:言情

陆馨儿住院第四天的早上,陆振宇急匆匆的来了医院,关上病房的门压低声音告诉陆馨儿:“沈博文出事了!” “是展白动的手!”陆馨儿想起叶展白的那个电话非常肯定。 “对,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