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纨绔医妃:魔君大人请入帐>

更新时间:2019-01-27 12:12:52

完本小说纨绔医妃:魔君大人请入帐推荐 纨绔医妃:魔君大人请入帐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纨绔医妃:魔君大人请入帐

武侠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墨雨凌雪分类:武侠

风萤月微微一怔,回头视线落在妖王的身上。她大概知道他的意图,却偏偏不能说破,只得继续佯装亲昵地问道,“老爹,怎么了嘛?” “没什么,只不过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么老爹应

精彩章节试读:

风萤月微微一怔,回头视线落在妖王的身上。她大概知道他的意图,却偏偏不能说破,只得继续佯装亲昵地问道,“老爹,怎么了嘛?”

“没什么,只不过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么老爹应该替你好好款待他们才是。”说着,他便起身到了叶鸢与秦墨的面前。看似大度,实则却像是实施某种监视。风萤月走到哪,他几乎也要跟到哪。

尤其到了叶鸢面前之时,他仍旧拖着风萤月。

风萤月自是知道妖王的目的,可是毫无办法,若要得知自己亲生父亲的下落,那么就必须以他为引。

甲司到了妖王的身边,手指微微一动,席上的酒便已经到了杯中。妖王首先要敬的人,便是叶鸢,“既然你们不是这里的人,那我也应该以你们那儿的规则来。先前这位公子要敬酒,那我也敬酒于你们。”

说完,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叶鸢也跟着喝了下去,秦墨倒没有推脱。

风萤月正要敬酒,却顿感自己怀中的血玉明珠越发灼烫。她强行压了下去,却实在无可奈何。血玉明珠几乎要从她的怀中跳了出来……

风萤月无法制止,只能强行将明珠捏在自己的手中。以水术来安抚他灼烧的温度,然而她的举动却引起了妖王的注意,他回首问道,“怎么了?”

风萤月匆匆带过这个话题,“哦……没什么。”

妖王显然不信她的话,“哎,月儿长大了,喜欢有事瞒着老爹了……还是说,月儿根本不相信老爹?”

他的话一语双关,风萤月微微一顿,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答复。

墨亦恰逢时宜地替她解围,正在叶鸢对坐娇嗔道,“妖王殿下什么时候来陪伴小女子?小女子可想念妖王大人想念得紧啊。”

妖王本来还一本正经地,听了墨亦的话后更是脸色一青。

偏偏风萤月又在一旁附和道,“就是就是!老爹确实应该多陪陪新夫人。”

她在一旁促和倒是令妖王显得无所适从,他皱眉不说话,似是在思虑自己的决定,然而风萤月又是撒娇了一会,他只得败下阵来,显然是已经坐下决定——风萤月反正如今是他的女儿,如今也跑不了。

“行了行了,那我就让甲司陪你。”

说是陪,实则是监视。

风萤月点头,借以带着朋友观光的名义将叶鸢和秦墨带走了。

而待他们离开之后,墨亦才缓缓靠近妖王,眼里闪过一道微不可闻的精光。

此时,甲司带路,先替叶鸢他们安排房间。妖宫并没有所谓的昼夜,所以几乎整个宫殿都被雷电的紫光之中笼罩着。

此时,风萤月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对了,我想起来我房里有好玩的东西,可以拿来给你们看看。”

话是对叶鸢和秦墨说的,与甲司无关,然而他却当即挡在了风萤月的面前,“公主,万万不可!”

“有什么不可以的?你既然称呼我为公主,那我还不能做我想做的事了?”

风萤月一脸不满,双手环胸直接摆起了架子。

“妖宫之内岂是人可以随便走动的?”甲司说着,便带了几分严正言辞之意。

“我说可以就可以!他们都是我的朋友!”风萤月已然皱眉。

即便再争执下去,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道理。而事实是她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怀中的血玉明珠,她必须要将叶鸢与秦墨带到安全的地方,再与血玉明珠商量接下来的事宜。当然,商量之时甲司绝对不能在一旁。

“甲司,虽然你是我老爹的亲信,但是你也不能越矩,我难道不是公主吗?既然如此,你就该听我的!”风萤月一脸骄纵的姿态,落下这句话后便拉着叶鸢就走。

叶鸢与秦墨自然跟在她的身后,她青色的衣袖微微一晃,眼前的场景就变成了另一番样貌。一个满是青色的房间,有床铺,也有秋千,比起妖宫来说,这个房间看上去明亮无比,倒真有几分风萤月的风格。

“来,你们坐。”

风萤月一边招呼二人坐下,一边走到床铺之上。那里有一只翠绿的小鸟,长得倒有几分青鸾的味道,可它不是青鸾。

“你去给我守着门口,若是甲司来了,千万别让他进来,知道了吗?”

翠绿小鸟点头,随后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如今房中终于安静下来,风萤月适才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血玉明珠。当她用手捧出来的时候,血玉明珠的颜色已经到了黑红的地步。风萤月自己都看着发怔,有些不可置信道,“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主人,我感觉到了一种不知名的压制我的力量。现在、现在已经好多了……”血玉明珠并未显形,而是用他那副略带沙哑疲惫的虚弱声音说道。

“嗯,你没事的话就好了,对了,这个妖王不是我的老爹,对吗?”

她其实早已确认,可她仍然生怕自己有那么万分之一的错误。她绝对不容许她的老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所以在一切行动之前,她必须要将此事确认下来。

血玉明珠点头,“对,他的确不是妖王。”

风萤月点头问道,“那我可不可以直接杀了他?”

叶鸢正想阻止,不过血玉明珠却有了另外的想法,他焦急说道,“万万不可!我感觉到身上那压制我的力量就来自于妖王的身上。他虽然是人类,可是他的身上曾被人灌输了一种力量,而这种力量……很邪,似乎有种试图在吸走我身上力量的架势。”

他身上有其他的力量?

风萤月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察觉。

叶鸢低头沉吟片刻,“这种力量为什么不是来自他本身的?”

这个问题风萤月自己便能回答,“因为我老爹的能力远远不止这么一点……先前在门外等候的那位姑娘,以他的能力本来可以直接看到整个妖界的一切,可是他却询问了甲司。显然,他根本就没有老爹的能力。可是……一靠近他这边之后,血玉明珠又开始发烫发光,所以我才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他身上的力量极有可能是别人给他的,所以……”

“可是……照你这么说的话,背后操控他的人为何要给予他这样的力量?”叶鸢心中不解,壮大自己手上的傀儡,难道就不怕对自己造成威胁吗?

“这就不得而知了。”风萤月摇了摇头,“我把你们叫进来,其实是还想问问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她对叶鸢有几分信任,更何况叶鸢又比她更聪明一些。如今既然已经按照叶鸢所说的做到这个份上,那么也应该继续下去。她不知道要如何从妖王的身上得知自己父亲的下落,如今前途一片迷茫,她只能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叶鸢的身上。

“他想从你的身上得到宝物,那么便以宝物诱之,你告诉他,你知道宝物的去处在哪,但是需要借助你父亲的一样东西。这样一来,他一定会去见你的父亲,到时候我们只要小心跟紧他便是。”

风萤月听得双眸一亮,这倒的确是个好办法。

想到这里,她便迫不及待地要去妖王的身边。然而却被叶鸢拉住了,“你身上的血玉明珠同他身上的那股神秘力量相冲,若是你贸然前去,说不定也会被他察觉。照我看,还是等他来找你吧,放心,他按捺不了多久的。”

先前宴席上的情况,叶鸢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妖王根本不喜欢墨亦,所以他定然在墨亦那边待不了多久便要出来寻找风萤月。

风萤月点了点头,“好!”

叶鸢又说道,“不过还不能掉以轻心,接下来我们还要找出来,他身上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你可知道你的血玉明珠究竟从何而来?”

“不知道。”

“那有什么哪里可以查的?”

“有!”风萤月跃跃欲试,当即带路。

在她的房间边上有一道朱漆木门,看似普通至极,实则弹指便开。她走在前头,一边走一边介绍道,“以前我老爹喜欢我多看看书,所以一直在我的房间后面放了许多的书。兴许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关于血玉明珠的书籍,但是数量太多了,不好找……”

风萤月声音越发轻了下来。

她的脚步一顿,看着眼前一排又一排的书架。这些书摆放凌乱,再不似以往那般整齐,显然被人动过手脚。

应该就是那些人做的吧……

风萤月心中不快,却也没有办法。

“书都在这里了,他们有没有拿走我不知道,可是这里都被打乱了,若是要找的话,只怕还挺麻烦的样子。”

秦墨眯起了狐狸眼,将整个书房全都尽收眼底。很快,他走到角落里捡起了一本书。来到妖界之后,他似乎比原来更多了一些他前所未有的能力,只是这种能力与修为毫无关系而已。

叶鸢虽然心里犹疑,却并未点破。

她走到秦墨的身边,适才发觉他手上拿的是一本古籍。古籍开启之时,内容便印刻在了书架的上方。其中显现的正是一块血玉明珠的样子,只是看起来又有些不同——因为它虽然是明珠的形状,可是似乎要比风萤月手中的更大一些。

书上显现,血玉明珠并非凶物,虽是以血来养,但却是温润良血,而并非煞血。能够压制住血玉明珠的东西,一定会存有煞血。

风萤月看得云里雾里的,越看反而越是不明白了。

而古籍后来又有交代,说是良血为治病救人的血,并且每滴只会放一点,不会有任何性命之忧。可煞血不同,它是一种古老秘术,以引血之阵将人或者妖的血统统放光,以此来养成宝物。

而开出引血之阵的人,只有魔君!

猜你喜欢